分节阅读_64

作品:《昏嫁(完结 全部番外)

    病房的那些小丫头差了,要是穿上她们的护士服……”

    另有人接茬:“是,要穿小一号的那才够劲。”

    旁人笑骂:“流氓,”又指着楼下说:“你们说的就是那个小药代?”

    先前那个同事往楼下看了一眼,兴奋的连连称是,继而众人全趴在栏杆上咂巴着嘴瞧,陆程禹往下一瞅,看见涂苒正风风火火的往大楼里走,寻常模样,寻常神情。那天,她仍是没来找他,这么久一个电话也无。

    晚上,他躺在床上想起白天的事,忽然开始想象她穿着小一号护士服的模样,黑暗里,他发现自己可耻的有了生理反应。这反应来的极其迅速,顺带着一股强烈的占有欲,致使他急切地想剥开那件并不存在的护士服,如同剥开一枚嫣红荔枝的外壳,他知道其中的味道必定鲜美。他想把她藏于身下,听她在动情之时的低声叫唤,看她双颊酡红,用晶亮的眸子注视自己,只有那会儿,她才是认真而投入的。

    他忽然有给她打电话的冲动。

    他若是真冲动了,指不定就会隔着话筒对她说:过来吧,我想和你上床。如果真要那么做,他当然会把话说得婉转些,女人爱听。只是,他到底没打那个电话,因为当时除了上床,他就没想过别的,这样一来,以后的问题多半不好处理,当小问题变成大问题,麻烦就来了。

    最后,他睡意全无,只得起来拎一会儿哑铃,顺便看看书,但是书也难得看进去,他点了支烟,慢慢吸了一口,将打火机扔回书桌上,听见打火机撞在玻璃烟灰缸上“叮”的一声脆响,他不由嘲笑自己,大概是太久没正儿八经的交过女朋友,好不容易吃了回荤腥,心里就开始惦记上了。

    夜里,躺回床上翻来覆去的时候,他在枕头边发现了两根黑亮的发丝,很长,微卷。他一时无聊,把它们慢慢绕在自己的右手食指上,一圈又一圈,渐渐地他捏着那几丝细软的发圈睡着了。

    隔了几日,他仍是给那丫头去了个电话,没有选在难以忍耐的晚上,而是阳光普照的大中午,他那会儿才忙完,忽然就想着给她打了个电话,如果她正好在医院或者是附近什么地方,也许他们可以一起吃个午饭。

    电话拨出去,单调的信号长音一遍遍回响,很久也没人接听。

    正巧雷远那天来找他,一见着面,就笑嘻嘻的说:“我才和李初夏一起吃饭了,”他开门见山,“人对你还有想法,这几年一直单着,你们俩的事,现在就看你的意思了。”

    陆程禹那会儿没做声,他从露台上面往下看,正好看见了那个小药代,她正站在花坛边上和人说话,有说有笑。

    雷远轻轻搡了他一下:“想什么去了,和你说话呢。”

    他这才应了句:“我再考虑考虑。”

    雷远斜了他一眼:“别考虑了,也该那啥了,女人等不起。人又是这样的条件,能一心一意等着你,不错了。”

    小药代和人道了别,高高兴兴的往外走,步伐轻快,一脸的神采飞扬。

    陆程禹想了想:“还是不行。”

    “怎么不行,权衡利弊,怎么都行啊?”

    小药代边走边从包里翻出手机瞧了两眼,停下来又瞧了瞧,末了仍是搁回去,再然后,她出了住院部大门,身影消失在路旁绿蒙蒙的树荫下头。

    陆程禹转身靠在栏杆上:“这事你以后少管,就这样吧。”

    雷远瞪他一眼:“哪样,我跟你说,你这是不听老人言,离婚那档子事我见得多了,好男人不多,好女人也少,好不容易逮着一个,你他妈的还不抓紧点,想那么多做什么?”

    陆程禹只得照实说:“李初夏这人是挺好,人也单纯,就是对感情的要求比较高,我当初达不到她的要求,现在就更不能了,何必害人。”

    雷远一愣,继而笑起来:“别扯这些有的没的……你小子就是又看上别人了呗。”

    陆程禹笑一笑,没答话。

    雷远嘻嘻哈哈地问他:“你总得告诉我一声,那女的是谁啊,我认识么?”

    陆程禹说:“你不认识,已经分了。”

    雷远又是一惊:“够神速呀,都没听你说过,怎么着就分了?”

    陆程禹直接答:“不合适,不是一路人。”

    雷远有些整不明白:“合适的就搁在跟前你不要,不合适的你又想着,你真他妈没事找事儿。”

    陆程禹懒得多讲,瞄了眼手表,“就这样吧,我一会儿还有手术,你没事别在这儿呆了,赶紧滚吧。”

    雷远也骂了他一句,仍是忍不住问:“诶,长什么样啊?有那谁漂亮么?”

    陆程禹已经走去露台门口,听见这话便转身过来,又气又笑的点了点他:“你他妈才没事找事呢,滚!”

    傍晚下班,又碰见李初夏,两人同一部电梯,电梯上人多,互相点点头打了个招呼,没怎么说话。

    陆程禹一直记得数年前两人闹分手的情形,那会儿才二十出头,二十出头的年轻男人总是为自己考虑得更多,又冲动又莽撞,总觉得这世上多少事得等着自己做啊,爱情是什么,有时候很重要,有时候又什么也不是,不能当饭吃不能当水喝更加不是空气,总之,它也许只是某年某月里的一部分。

    李初夏和他提分手的事也不是一回两回,只是到了最后一次,他开始认真了,或者说是倦了,分就分吧,那么多事要操心,他不想再把精力耗在这上头。后来过了几天,李初夏又来找他,一如往常。以往两人吵架,多数是他去找她,只有少数几次,没见着他去她才率先示弱,然后两人又和好如初,周而复始。

    只是这一次,他什么也不想说了。

    李初夏含泪看着他:“你就一直等着这天是吧,你就一直想和我分手呢,你不说,就是等着我开口。”

    他仍是没说话,他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女孩儿最后言语哽咽:“我爱你,永远比你爱我要多。”

    每每想起这话,多少年后,他仍是觉着内疚。

    年轻的时候,总是缺少把握幸福和改变困境的能力。

    他欠她的,总不能一直就这么亏欠下去,不如狠狠心转身走开。也许他这样的人,原本就不值得她认真对待,他不想亏欠她更多,人情债,最难抵还。

    他觉得自己有些儿没心没肺。

    可是现在,他觉得那个小药代才是更没心没肺。

    这样也好,两不相欠,各不相干,生活还得继续,除了心里难免有些空落。

    空空落落的,犹如三四月密密麻麻的雨,分明已将天空填满,仍让人觉得冷清。

    就是在这样一个下着雨的清晨,许久不见的小药代忽然冒出来,她来找他。

    她站在住院部顶头的窗子旁等他,脸上的神情很是肃穆,又像是无可奈何。

    她的身后,是一窗子的雨,衬着湿漉漉的青灰天色,像是有人提笔往宣纸上淡淡地抹了几笔,这寥寥数笔,勾勒出一番风景。

    就在这个瞬间,他心跳加速,犹如雷鸣。

    就是这个瞬间,他脑海里闪过不祥的预感,只是这一切不足以遮掩某种愉悦情绪的诞生,它们正从心底骤然地升腾而出。

    这种认知突如其来。

    待得明白过来,连他自己也觉得惊讶……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