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134

作品:《惩罚军服 (1-5+番外)

    的侄儿,据说是为了纪念在战场上失踪的父亲,所以也起名叫艾尔?洛森。犯下罪行,被冰冻二十年后,重新光明正大地在军部露面,连名字都不用改。我真不明白,修罗那老混蛋为什么会支持洛森家族。」

    凌涵打量着显然愤愤不平的凌谦,「你这么生气,恐怕不止是为了这些无聊的事吧?有什么不好的消息,还是直接说出来吧。」冷静地催促。

    果然,真正糟糕的消息在最后。

    凌谦用很快的语速吐露,「军部要委任这位所谓的艾尔?洛森准将,作为凌卫号在大后方的支援联络官。」

    「你说什么?」凌涵脸色一沉。

    对于长时间遨游在无尽宇宙中的舰艇来说,大后方的支援联络官非常重要。

    遇到危急关头,不论是兵力救援,还是物资供给,以及第一手情报的传递,都需要支援联络官全力配合,假如舰艇是远飞的风筝,军部所指派的支援联络官,就无异于牵制风筝的唯一的线。

    所以,这个消息无误的话,就相当于把凌卫号上所有人的咽喉伸到了艾尔?洛森的掌中。

    要放生,还是要让众人窒息,全看艾尔?洛森一时的心情了。

    「军部怎么可能做出这样荒谬的决定?」

    「既然能做出了让艾尔解冻的决定,还有什么更离谱的决定做不出来呢?」凌谦冷冷地反问,并且提醒,「不必寄望爸爸了,如果可以阻止,他肯定会阻止的。但是,现在看起来……只要修罗家和洛森家继续联手,凌家就只能让他们为所欲为。」

    凌涵沉吟片刻后,淡淡地说,「这个联盟,必须破坏。」眼神更趋凌厉。

    电子锁被启动的声音忽然传来,吸引了两兄弟的注意力。

    两人回过头,盯着大门的方向。

    「我回来了。」凌卫的身影出现在打开的门前,入目的情景让他微微一怔。

    明明是两个脱下黑色军装外套,身着熨帖的衬衣,还系着领带的英武军人,为何乍然给他的感觉,却像两只在家里等待着主人回来的虎头猫?

    一只站着,一只坐在沙发上,眼睛都直指地盯着门口,肚子饿了的样子。

    对于自己脑海中猛然冒出来的可爱画像,连凌卫这个一向严谨的人也不禁笑了,「原来你们都已经回来了呀。」一边走进客厅。

    「哥哥笑得这么开心,看来是知道军部嘉奖的好消息了。」凌谦立即把刚才的话题隐藏起来,露出俊美的笑容。

    「是已经知道了。不过副参谋官说,具体如何嘉奖,还要等军部另行通知。」

    「不用说,哥哥一定会连升几级。」d_a

    「这是军部才有资格决定的事,作为军人,我只要等待并且接受就是了。」凌卫一边说着,一边解开军装上的钮扣。

    凌谦走过去,以体贴的姿态殷勤地帮忙,把凌卫脱下来的外套认真地搭在沙发扶手上。

    「谢谢。」

    「别客气,伺候凌卫号的舰长,这可是我这个下属的专利。」

    凌涵打量着凌卫。

    「哥哥不舒服吗?」他忽然以笃定的平淡口气发问。

    「嗯?没有吧。」

    「脸色不对劲,」凌涵估计,「是在外面遇到什么不愉快的事了吗?」

    「有人欺负哥哥?是不是伍德那个老头子?」凌谦也加入进来,口气不善地追问。

    「凌谦,小心你的措词。」

    瞪了凌谦一眼。

    这不长进的家伙,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尊重长官呢?伍德准将那种完全靠自己争取到现在官阶的军人,更值得任何年轻人敬仰。

    「是身上太脏,有点不习惯。巡查凌卫号时到底层电机房去了,那里油烟熏人,我正打算洗个澡。」不想提起自己被刑讯场面吓得浑身难受的窝囊事,凌卫敷衍着说。

    听了他的回答,凌涵忽然把手头的文件放下,踱步到他面前。

    最近,弟弟们似乎又长高了。

    从前还依稀比自己矮一点点的,现在,却觉得对方正以居高临下的视线打量着自己。

    不过,这也可能是因为凌涵的目光太有压迫力而造成的错觉。

    被这样能直刺人心的视线盯着,让人无法不作出某种希望可以缓和气氛的回应。

    「怎么了?一声不吭地盯着我看?」凌卫不自在地微笑,「是我脸上沾了机油吗?」

    「哥哥刚刚说的是真的吗?」

    「什么?凌涵,你不要总是有意无意地指责我对你撒谎行吗?这真是……」

    「如果是真的,那么就来吧。」

    被凌涵的手扣住腕口,凌卫莫名其妙地跟着凌涵往里走,「到底要干什么?」

    「当然是洗澡呀。」看来凌谦比他早一步体悟到凌涵的打算,笑嘻嘻地在前面引路,打开浴室的门,「凌卫号虽然设备先进,但空间有限,连舰长休息室的浴室也只有巴掌大。既然这里有大浴室提供,我们当然要尽量多享受几次。」

    「可是……等一下!现在还不是洗澡的时候吧?」

    「是哥哥说要洗澡的。」身后的浴室门被凌涵随手阖上。

    滴!密码锁启动的轻微声音,好像触及了某根淫靡的神经线。

    灼热的细流在凌卫肌肤上迅速掠过。

    「好久没有和哥哥在浴池里狂欢了,好怀念呀。」凌谦在这种时候都显得格外勤劳,主动去调节了浴池的温度要求,把水量调整到最大。

    热水从安置在浴池四个角落的高贵天鹅形水龙头里哗啦啦地狂涌出来。

    瞬间,水蒸气把浴室里的一切都模糊了。

    「蒸汽这么厉害……水温,有点高吧?」

    「高温也是情趣的一种,放心啦,不会真的让哥哥被烫到的。」

    和凌谦对话的时候,凌涵的手从背后探过来,解开凌卫衬衣上的钮扣,领带也被取下来。军裤的拉链拉下来后,却没有立即往下剥,而是把手伸进去,恶劣地隔着白色内裤一下一下轻捏。

    身为男性的本能,顿时就被尴尬地唤醒了。

    每次被弟弟玩弄到半勃起状态,凌卫都会胀红了脸。

    「凌涵……」

    「知道了,哥哥。」凌涵还是一贯的风格,毫不拖泥带水,一边说着,一边把占了一点小便宜的手抽出来,老练地把军裤连着内裤往下拉到膝盖以下位置。

    「呵,哥哥的小弟弟很有精神。」站在前面的凌谦盯着那个地方发出笑声。

    骤然暴露在亲密的男性面前,不管经历了多少次,仍会产生强烈的羞耻感。

    凌卫情不自禁用双手护在身前,纯洁如初的反应叫两只大色狼忍俊不住——这么好的身材有什么不敢让人看的?哥哥真是没自觉。

    雾气中,颀长优美的男性身躯呈现出完美的线条,令人血脉贲张。

    光想到可以肆意抚摸亲吻这个躯体,让他发出欲仙欲死的呻吟,胯下的雄风就已经暴起了。

    「到浴池里去吧。」凌谦迫不及待。

    足够五六个人共浴的大浴池已经装满了水,三个人一下去,热水从水池四周荡漾着溢出来。

    有点烫……不适的高温让凌卫微微蹙眉,他在水里转了转身子,却正好和凌涵正面对上,已经脱去上衣的凌涵身体非常精壮,肌肉线条甚至在水面下也折射出危险的蓄势待发。

    「啊,哥哥的体温也变高了。」现在变成身后的人是凌谦了,双手一个劲地乱摸。

    说起来,孪生子似乎很喜欢一前一后地夹击目标,是天生形成的狩猎习惯吗?

    为了更好地控制猎物?

    「唔唔——」

    前面的黑影覆盖过来,唇舌被凌涵占据,口腔被探进来的舌头翻搅,溢满甜美的酥麻感。而在后方,臀部被用力掰开。

    热水猛然涌入羞耻的地方。

    「啊!」凌卫烫得浑身一颤。

    「呵呵,哥哥可爱的肉穴被热得很爽吧?不过,更热的东西在后面哦。」两根指头戳进充满热水的秘部,让里面的热水无处可去,只能挤到身体更深的地方。

    「啊——凌谦……好难受,呼——」d_a

    「哥哥的里面,肠壁蠕动得比平常更激烈,快把我的手指夹断了。啧啧,这都是热水的功劳。」

    凌谦贪婪地揉搓探索,玩弄得差不多后,好整以暇地抽出手指,用火热的硕大代替着顶入深处。

    「——!」凌卫猛然睁大眼睛。

    粗大的伞状部把里面撑到几乎要裂开的地步,痛而甘美的挣扎却被凌涵执着的吻完全封在喉咙里。

    「感觉真是太棒了,只有哥哥才能给我这样的快乐。」凌谦喘着热气,啃咬凌卫的后肩。

    「好疼,混蛋……」

    被哥哥用不成调的诱人声线责骂,凌谦唯一的感觉就是愉快。

    「赤身**的哥哥身上,印着我的名字,这一幕,实在是太涩情了。以后我只要想起哥哥的肩膀就一定会勃起的。」

    湿漉漉的黑髪被男人一把抓住,用力后拉,脖子被迫凄美地高高后仰。感到嫉妒的凌涵,一脸平静地咬上猎物脆弱的喉结。

    「啊————」

    仿佛被吸血的痛楚,成为醺醺热浪中奇妙的催情剂。

    「讨厌,哥哥不许被凌涵吸引注意力!」舌头和牙齿对那个烙印着「谦」字的地方竭尽所能挑逗,凌谦同时也挺动年轻的腰杆,攻击秘道里最容易得到哥哥激烈反应的小凸点。

    「啊啊——呜——你……你一定,非要这么……唔——!凌谦……」

    「非要这么性急吗?也对,应该和哥哥玩点情趣才行。唉,可惜莱科米克星这个破地方没高级的情趣商店,现在也只能玩点老土的花样了。」

    胀大的分身毫无预兆地完全抽出来。

    开拓过的**暂时无法闭合,热水再次涌进,洗刷经过一轮激烈摩擦的黏膜。

    「呜!你这个……混账……」肠壁一阵无法控制地抽动,凌卫被离乱颠倒的灼热快感弄得濒临崩溃。

    凌谦在他耳边发出悦耳的笑声,雄风重新插入**,骤然全力顶到最深处。

    「呀——!」被掌握在凌涵大手中的花茎,因为刺激而猛然一跳。

    四个角落的水龙头还继续开着,因为水池已满的关系,龙头嘴浸入水线下方,不再发出哗哗的声音,但水蒸气的力量越发厉害,整个浴室氤氲湿热的淫靡,伴随着凌谦的菗揷,水面上涟漪一圈圈激烈荡漾开。

    虽然被恶劣地对待,但涌入体内的热水有如**,滋润着贪求的肉壁。

    凌卫一面对自己的反应感到羞耻,欲望却被淫邪地煽动,不由自主扭动身体承受更重的鞭挞,像水面上的石油被点燃,无法扑灭,只能眼睁睁看着熊熊火光肆虐。

    眼前视野一片模糊。

    「唔唔……啊————不要……受不了……嗯————!」

    「让哥哥爽到受不了,这是我的义务呀。」凌谦说着甜蜜的话,更用力地往深处操弄。

    好热!什么都是热的!

    包围身体的热水,狠狠蹂躏内部的发烫的**,被摩擦到几乎燃烧的肠壁,这一切快把他逼疯了。

    抽动的频率达到最厉害的地步。

    「哥哥,要和我亲亲密密地一起快乐地射哦。」凌谦亲吻着后肩上美丽的古地球象形文字,把手探到前面。

    按照一向的规矩,在凌谦插入时,这应该属于凌涵的范围。

    但凌涵并没有小气地在这种时候让孪生哥哥扫兴,默默地让开,转而拢住根部两个沉甸甸的肉球,用指尖加以刺激。

    多个敏感点遭到玩弄,凌卫更加陷入癫狂。

    **在体内的撞击不曾松懈,深入地抽动几下后,猛然穿透到最里面。

    滚烫精华一倾如注。

    「啊啊————!」凌卫嘶哑地发出呻吟,在空白的意识中达到高潮。

    水温使高潮的余韵久久不散。

    膝盖支持不住微微打着快感哆嗦的身体,只能向前微倾。

    如凌卫所料,凌涵很稳当地把他给接住了。

    「哥哥。」

    平淡中却蕴含着跃跃欲试的期待,里面的意思很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