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111

作品:《惩罚军服 (1-5+番外)

    军校指挥系以培养优秀的指挥官而闻名,实际上,凌谦和凌涵就曾是此校的学生。

    「这么说对镇帝军校不公平,难道镇帝就不能培养出优秀的指挥官吗?」凌卫喝着汤,语气平和的为自己的母校说话。「还是你觉得平民出身的军人就不具备统领的能力?所以才这么惊讶?」

    「嗯?我可没有这种意思。」

    况且,哥哥你的出生比我们更不一般。

    后面这一句,凌谦当然打死也不敢泄露。

    「可是,你的话有给我这种感觉。别忘了,我可也是平民血统,同时还是镇帝军校的毕业生。你看不起这二者的话,那就是看不起我了。」

    凌卫的血统和出生这样敏感的问题,是孪生兄弟目前最希望回避的。

    凌谦也对凌卫不经意地把话题扯到这上面而措手不及。

    在一旁默默进餐的凌涵,警告的目光立即扫到凌谦脸上。

    「我只是想表达一下对舰长你的仰慕罢了,为什么要疑心到这种没意思的地方?」凌谦把碟子里薄薄的羊肉片匆匆地塞进嘴里,囫囵吞下肚,「话说回来,其实我也很好奇,哥哥自从当了舰长之后,决断起事情和往常似乎有些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凌卫被他成功的转移了话题。

    「问也不问别人的意见,独断独行的拒绝支援令,已经够令人惊讶了。刚才发布全舰公告的时候,说的话也非常强硬。」

    「很强硬吗?」凌卫露出一点疑惑的表情。

    认真反问的脸庞,军人气质干净而清新,还带着一点无辜的求知欲。

    十分诱人。

    「嗯,尤其是那句不会容忍破坏凌卫号军心的任何行为,还有,严惩不贷。连说话用的力度都非常震撼。」

    凌卫会想了一下,有些赧然,「以势压人的感觉吗?」

    当面对着镜头时,就有这种要强硬的冲动,下意识地觉得必须拿出坚决的态度,才能让下属们不敢掉以轻心。

    但是,自己刚刚才成为舰长,对全舰人用这种强悍语气,会不会弄巧成拙?万一激起他们的反感就糟了。

    「做军官就要有这种以势压人的气势啊。」凌谦理所当然地说,「我们是长官,可不是什么幼稚园的保姆,看见看见硬朗的哥哥真是太叫人欣喜了。」

    「凌涵觉得呢?」凌卫对凌谦近乎无原则的放纵和赞同感觉贴心,不过,这也显得凌涵的看法才更具客观性。

    级别最高,排行最小的弟弟一直坐在一旁听他们讲话,保持老成低调的作风。

    听见凌卫针对自己的询问,才动了动唇,「嗯,全舰公告的举动非常正确。」

    能得到凌涵的褒奖,真是很让人欣慰的事。

    「只是一件小事,却被你们当成什么了不起的事来说。」凌卫不好意思地说。

    「也不可以这么讲,从选择的时机,现场直播做出的态度,所选的言辞,警告的着重点,都无可挑剔。越简单的事,往往越容易出错。而且这是哥哥第一次作为舰长的公开发言。」

    「多谢夸奖。」

    凌涵只说了两句话,却可以得到哥哥的微笑,让凌谦颇不是滋味。

    「说起来,凌涵你也应该反省。」凌谦咳嗽了一声,「今天在后备控制室里振振有词地责怪哥哥,还口口声声说要惩罚什么的。现在看起来,哥哥的决定远比你高明。如果换做你来发号施令的话,我们应该和那两千多艘倒霉的舰艇同一命运了。是哥哥的决定救了你的小命,看你以后还敢动不动就摆出一副自己永远是对的拽样。」

    孪生兄弟间似乎又要挑起战火了,这次发动攻击的是抓住凌涵马脚的凌谦。

    凌卫恰好刚刚喝完最后一口蔬菜汤,「都吃饱了的话,凌谦,你去把新的航线规划做出来,然后拿来给我。」

    凌谦不满地叫起来,「哥哥太偏心了,为什么要帮着凌涵?」

    「我谁也不帮。」凌卫说,「第五空间既然发生了宇宙沙暴,需要一定时间才能恢复秩序,凌卫号接下来的长途跳跃会被取消,你不是刚刚被提拔为驾驶官吗?重新设定一条新的航线是你的责任吧?还是你打算让莎莉驾驶官提交出新方案时,自己只站在旁边发愣?」

    「好啦!知道啦!我这就去舰桥上继续工作还不行吗?」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凌谦站起来把餐巾丢在桌上,嘀嘀咕咕埋怨着离开了。

    原本呱噪的休息室,仿佛一下子安静下来。

    凌涵好像领会到什么似的眼神打量着凌卫,一瞬间,凌卫莫名其妙局促起来。

    「别误会,我一点也没有帮你解围的打算。只是,确实需要凌谦去做他的事情而已。」虽然对方什么也没有说,却不由自主地开口解释。

    凌涵没有表情的脸,却因为听见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话,而忽然逸出了一丝玩味的笑意。

    发现他双唇轻轻张开的时候,凌卫似乎以为他要嘲笑自己了。可是,钻进耳膜的,却是低沉而悦耳的男声,「抱歉了,哥哥。」

    「嗯?」

    「对于你拒绝支援令的事,先入为主地一口断定你的决策失误。事实证明,我太自大了。」

    本来还以为凌涵说的是反话,但仔细看凌涵的表情,就知道他是认真的。

    凌卫凛然。即使是将军的亲生子,又是少年得志的高级军官,这样的人自尊心都异常强烈,可是,居然能够如此迅速的反省自己,而且坦诚道歉……

    在凌涵身上,总可以不断发现他过人的地方。

    「有时候,你真的很自以为是,不过,既然你自己已经认识到这一点了。」凌卫当然不想伤凌涵的自尊心,但如果不借这难得的机会警戒一下他的话,又太可惜了。他瞥了凌涵一眼,尽量用轻松的语气说,「总之,就算你是军部长官,也请你以后在军舰上注意一下自己的行为。也不管时间场合,动不动就把军舰指挥官的军服剥下来……这种肆无忌惮的事,比较像凌谦的行为。」

    「呵,凌谦在哥哥心目中就是这种形象吗?」

    「我并没有在说凌谦不好,他就是有点孩子气。」

    「哥哥被蒙骗了,他是知道比较宠溺孩子气的人,所以做出那副样子。」

    「好了。」凌卫加重了语气,「我们现在说的不是凌谦。」

    凌涵沉默了一下。

    「哥哥在意的,是军服被剥下来这一点吗?」凌涵双唇慢慢地一合一张,从容不迫地盯着他,」嗯,也对,代表威严和阳刚气的军服被一件件剥下来,完全的赤身**,然后受到同样穿着军服的男人的疼爱,像哥哥这样纯净的人,一定会产生强烈的羞耻感。」

    「闭嘴!」凌卫的脸上蓦然发烧。

    身体不争气地自动回忆起白天的事,就像凌涵所述说的,舰长军服凌乱地丢弃在控制室的地板,不着一缕的身体,被衣冠楚楚的两个弟弟只解开拉链的深入到体内。

    「既然白天是我错怪了哥哥,就由我亲自向哥哥赔罪吧。」

    「我才不要你赔什么……」凌卫的声音忽然淹没在喉咙深处。

    站起身的凌涵解松领带,随手丢在地上。

    修长指头往下移,一颗一颗解着黑色准将级外套上的纽扣。

    「凌涵你……在干什么?」

    「用直接的方法向哥哥赔罪,同时,也让哥哥了解一下,我们喜欢脱掉哥哥军服的原因。」凌涵淡淡说着,施施然把外套脱下来。

    既不炫耀,也不扭捏,以大方优美的姿态,如同做着最自然的事情一般,将烫得没有一丝皱褶的衬衣,笔挺的黑色军裤,一一脱去。

    即使是内裤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犹豫。

    「还可以吧?」真让人惊讶,直到此刻,凌涵的表情还是如往常那样淡定。

    「什么……什么还可以?你到底要干什么?」

    反而是凌卫,既震惊,又不知所措,明明知道不应该,眼睛却似乎有自我意志,不断地往凌涵一丝不挂的身体上投去视线。

    「我对哥哥赔罪的态度,还算得过去吧?」

    「……」凌卫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

    如果还是一个两人关系间的反攻计划,那么,凌涵绝对是彻底成功了。

    「现在情况已经调转过来了,哥哥衣着整齐,而我赤身**,在哥哥眼中,会是怎样的感觉呢?是恶心或者讨厌吗?」

    当然不是——凌卫在心里迅速地回答。

    失去衣料地种种遮掩,凌涵充满阳刚味的身体不但不显得猥琐,反而予人更强的压迫感,清楚地看见皮肤下埋藏的经过锻炼的肌肉线条,使人情不自禁心跳加快。

    就连鼻尖也仿佛可以闻到像阳光下的干草一样,来自男性的强壮的气息。

    凌涵毫无窘迫地镇定微笑着,」看着比自己官职高好几层的准将脱得精光地站在面前,而自己依然穿着光鲜的舰长服,很刺激对吧?哥哥一直眼都不眨地盯着我呢,开始兴奋了吗?」

    「别胡说。」凌卫难堪地涨红脸,匆忙别开眼。

    「没什么好害羞的,大家心态都是相同的,不管是凌谦还是我,只要想到把哥哥身上的舰长服剥下来,很自然的就会兴奋地难以自抑。看见哥哥羞耻得无地自容的样子,也是很有情趣的。」

    「闭……闭嘴!」

    「今天,不妨调换一下角色,让哥哥也享受一下欺负人的乐趣。」凌涵一边说着,一边缓缓走前几步。

    高大的身影覆盖在坐着的凌卫身上,接着,压力忽然消失了。

    凌涵以一种可以形容为心平气和的姿态,**裸地跪在凌卫穿着军裤的两腿之间。

    「凌涵!你干什么?」凌卫惊叫着想站起来,但被温和而坚定的按住了。

    凌涵仰起头。

    「让我伺候你吧,哥哥。」他浅浅地微笑,松开凌卫的皮带扣,银色的军裤拉链被拉下来。

    从白色的内裤里,宛如对待圣物一样双手捧出已经变得坚硬的男根。

    柔软的手指熟练地动作,随着快乐被一点点挑逗出来,理智也一丝丝被剥落。

    「啊啊……不……不可以……」敏感部位受到故意摩擦,凌卫无力地抖动腰肢。

    「原来光是看见我的**,哥哥就勃起了。看来我的身体还挺有吸引力的。」

    「才不是!」凌卫羞愧满脸地矢口否认。

    猛然大口抽气。

    舌头在硬挺的分身上轻轻滑动,讨好似的动作,让凌卫下腹抽紧到几乎痉挛的程度。

    「啊……不……不要这么做!凌涵……嗯……唔——!」气息完全凌乱了。

    控制欲望的神经,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洗礼。光是舌头舔舐敏感的内侧部分让人受不了,裹住灼热的根部的双唇和偶尔鼓起又收缩的腮帮,彻底把凌卫抛进地狱般的快感漩涡。

    并不是没有试过被含住那个地方挑逗,但从没有试过这样颠倒背德的禁忌。

    一直都高高在上,仿佛无所不能的凌涵,竟然正一丝不挂地跪在自己的胯下,温驯乖巧地做着**的侍奉。

    从凌卫所处的位置视线往下,可以清晰地看见凌涵棱角分明的脸,总是淡定说出命令的坚毅薄唇收缩成圆形,努力含着自己的男性器官。

    权威感的巨大反差,变成最强烈的催情剂。

    「停下来!不然……不然我……嗯嗯——我……」我会在你嘴里释放出来的!

    凌卫在心里拼命大叫,双腿却无法控制地张得更开。

    凌涵所给予的性感香甜过于浓烈,让人根本无法抗拒,身为高级军官的弟弟一边悉心吞吐着硬物,一边斜斜往上的,带着淡然的矜持眼神,把欲望燃烧到最高点。

    「唔!凌涵——哦哦——这太……啊——太激烈了……」

    被侍奉的尖端渗出蜜汁,立即被男人用舌头舔舐掉了。

    然后需索更多似的用力吮吸。

    「不!不要!唔……」

    凌卫断断续续地呻吟,头渐渐微微昂起,忘乎所以地挺动腰部,从腰部开始往下,每一个细胞都随着唇舌的动作而簌簌抽搐。

    凌涵眼眸下泛起难以察觉的微笑,伸手抚摸着两颗饱满的果实,张开唇,纵容哥哥深入到自己喉部,焦急不堪地频频摩擦。

    虽然感觉呼吸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