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59

作品:《惩罚军服 (1-5+番外)

    涵。

    凌谦回头瞅了他一眼,”哥哥这种时候就不要逞能了。再说,哥哥这么漂亮的身体如果留下伤痕,我就损失更大了,不但看着难受,摸起来也不够舒服。**的时候也讲究手感的嘛。”

    后面的话越来越不堪入耳,令凌卫内疚自责的感觉几乎瞬间消失,全部化为脸红尴尬,”你......闭嘴。”

    凌谦露出一个邪气又俊美的笑容,手往后搭在哥哥肩膀上,低头咬了可爱的锁骨一口后,才抬起头看着凌涵,叹一声后放软了语气,”把皮带放下来,好吗?我明白你是为我感到不值,想不到你还有孪生兄弟爱的,不过,也不能用皮带抽心爱的哥哥啊。”

    “我可没有为你感到不值。如你所言,这件事会发生也有你自己的责任。只能说是活该。”凌涵冷冷地反驳。

    沉默一会,他把手里的皮带丢到一边,靠过来,一只膝盖压在床垫上。

    刚才的剑拔弩张,奇异的迅速转变为充满暧昧的邪恶气氛。

    察觉到什么似的凌卫立即转头寻找后方退路,不过处于两只恶狼的包围下,双手又失去了自由,不可能有逃跑的机会了。

    手臂被人抓住,很快,身体就被压进软绵绵的床垫,头仰天的躺着。

    “你看,居然把哥哥打成这样。”

    被皮带抽过肿起来的肌肤格外敏感,凌谦用指尖轻轻抚摸,沿着伤痕的轨迹从胸膛往下移动。

    带着半麻痹的微痛,好像若有若无的电流一样刺激着神经。

    “肿的好厉害,从皮肤上凸起来了。多抽几下的话,一定会皮开肉绽。不过,鞭打之类的刑罚,其实也是床底情趣之一,按照这个观点来看,伤痕还是很性感的。”开始十分怜惜的凌谦,居然一边抚摸着,一边流露出兴致勃勃的口吻。

    凌涵注视着自己亲手造成的伤痕,一直没有说话。

    对于军人来说,这种小伤根本不足一提,但是出现在哥哥身上,却令人有惨不忍睹的心疼的感觉,而且是自己亲手打的......

    又爱又恨,还有懊悔参杂在一起的心情,像味道叫人受不了的酸酒一样。

    沉默了一会后,才勒令自己恢复到往常的冷静状态,学者凌谦的样子,用指尖触碰红肿的地方,缓缓抚摸。

    原来是想抚慰伤口,可触及微热的,楚楚可怜的伤痕时,欲望却在体内不可理喻地蠢蠢欲动起来。

    连日都强行忍耐着的渴望,从内心深处高声催促。

    凌涵忍不住俯下身,探出舌头,舔着受过伤的脆弱肌肤。

    被两人各用膝盖压制着的凌卫一直无法坐起来,伤口被热舌刷过的感觉,猛然扯动了一根非常微妙的神经。

    “真是孪生兄弟,居然想到一块去了。”凌谦啧啧笑着,也低下头凑近,舌头啪嗒啪嗒地舔起来。

    凌卫不安地动了动。

    因为受到皮带抽打,红肿的肌肤感觉敏锐到可怕,舔在上面的舌头好像长着倒刺一样,虽然并不是痛的很厉害,但这种轻轻的,好像被小动物贪婪舔舐的带着刺激的微痛,却比真正凌厉的抽打更令人受不了。

    察觉到凌卫的紧张,不知是孪生兄弟中的哪一个,忽然用唇覆住伤口的一小块肌肤,吸果冻似的狠狠一吮。

    “啊......”凌卫腰腹上的肌肉猛然一抽,猝不及防逸出丢脸的呻吟。

    “呵,”凌谦笑谑的声音传进耳膜,”哥哥这里已经半硬了。”

    下体被人轻轻握住,隔着裤子,好整以暇地轻轻揉搓,凌卫不用低头,也能察觉到自己的性器正在别人手中慢慢膨胀。

    只是隔着布料,用手挤捏着玩弄了几下,感觉却强烈到头皮发麻。

    “不......不要了......”凌卫忍耐了一会,终于无法忍受地从牙齿间迸出破碎的话。

    “不要什么?”凌谦嘻笑着反问,凌卫裤子上的皮带早已被抽走,解开纽扣后,很容易就把蓝色的笔挺军裤一口气褪下来。

    修长大腿往上的地方被干净的白色三角内裤包裹着,中间隆起的部分引人遐想,因为被刺激到勃起了,可以从裹着弹性布料的外头看到大概形状。

    “哥哥看起来很期待下面的节目。”

    凌谦今晚的耐性似乎特别好,并没有急不可待地把内裤剥下,为了要增加情趣似的,只是把手探入裤头。

    “哥哥这里,应该有一阵一阵的刺激感吧,很想被人抚摸玩弄,对吧?”

    在靠近鼠蹊的地方,凌谦探索着用指尖轻轻打圈。

    不知是否真的心有灵犀,凌涵也默默把手探进内裤里面,找寻什么似的移动着手指。

    没有很暴力的动作,秘密之地遭到亵玩,甘美感就像澄净水池里游动的鱼一样清晰。

    “停......停下来!”凌卫压抑着下体泛上的快感,嘴唇发白地抗拒。

    竟然在这种情况下也能被逗弄到兴奋,屈辱的同时也深深痛恨自己没骨气的身体。

    “哥哥连声音都开始变得甜了。”双手玩弄着哥哥的器官,凌谦改变了姿势,上身往前移,唇覆在哥哥唇上轻轻吻着,”束缚得快**了吧?”

    唇瓣受到弟弟用舌尖可以挑逗制造的刺激,一阵轻微的带着快感的哆嗦掠过脊梁。凌卫更加窘迫,想扭过头躲开。

    凌谦发出吃吃的笑声。

    他看破了哥哥的心思,捏着猎物的下巴,更加温柔地加强攻势。

    “哥哥配合一点,就当是今晚对我做的事情的弥补吧。”凌谦微笑着对凌卫说。

    “可是......”

    刚刚才说了两个字,一直压住身体的膝盖似乎挪开了,得到喘息之机的凌卫连忙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

    但好不容易直起腰,凌谦又去而复返,手里拿着两条一看就知道非常难以挣开的皮绳。

    他丢了一条给凌涵。

    “干什么?”凌卫感觉不妥,瞪着他们。

    凌谦笑了笑。

    凌涵把手从内裤中抽出来,思考着说,”哥哥,今晚我们都听凌谦的吧。”

    凌卫骇然看着两人拿着皮绳向自己靠近。

    “住手!”

    双拳难敌四手,何况凌卫连双拳也被手铐铐住了,这种情况下,双方实力根本不成正比。

    很快,连双脚也被绑成奇怪的形状。在皮绳捆绑固定下,完全是小腿和大腿贴在一起,双膝打开的羞耻姿势。

    在孪生兄弟眼下丝毫毕现的男性部位,因为刚才的一阵扭打反抗,似乎有点失去兴致的样子。

    “哥哥的欲望真是敏感啊,稍微有点情绪不安就一副要罢工的模样。”

    隔了一会后,凌谦靠过来,低头含住顶端。

    “啊!”凌卫惊叫起来。

    凌谦口里的温度出乎意料的高,甚至可以说是烫人了,对于敏感的命根,温度骤然提高,还被含住吸吮,是可怕的双重刺激。

    连大腿根部也在强烈的刺激下不由自主地抽搐。

    好一会,脑子乱成一圈的凌卫才隐约察觉,凌谦口里似乎有别的东西。

    液体吗?

    好像含着热水。

    耳边传来清脆晶莹的声音,凌卫勉强转过头,看见凌涵炯炯有神的眸子。

    凌涵手里端着一个玻璃杯,大半冰块混合着少量冰水,轻轻晃动杯子,就发出凌卫听到的悦耳的撞击声。

    愣了一下后,似乎体会到杯子里面为什么会装着冰块和冰水,凌卫头上渗出一层冷汗。

    凌涵优雅地扬起嘴角,”没必要露出这么惊惧的表情,只是小小的情趣而已,哥哥会喜欢的。”

    凌谦松口后,凌涵往嘴里灌了一口冰水,凑上去接班。

    “啊!不......不要!呜——”从没有尝过这种滋味的凌卫,眼泪立即逸了出来。

    从热水到冰水的骤然变化,放在手臂之类的普通皮肤上不算什么,但对于布满末梢神经的敏感出来说,就是天和地的差别。

    脆弱的地方刚刚才适应凌涵带来的高温,忽然转变到另外一个极端,像烧红后插入冰窟窿里,发出”滋”一声的烙铁。

    冰冷到龟裂般的,要命的刺激快感。

    “不——不!啊——啊——呜——不要——”

    低温的刺激中,仍然不肯放过的用舌头翻搅,好像不愿漏过任何一条褶皱。

    凌涵含住嘴里的冰水还混合着小许冰块,偶尔硬硬地被舌头顶着摩擦可怜的**。

    凌谦在一旁等待着,凌涵一稍微让开,他就探过脖子,含着热水的口腔慢慢包裹住蹂躏的对象。

    “呜——停——停下来——”凌卫被这种循环的刺激折磨得哭喊起来。

    双腿被绑得很紧,连想把他们随便哪个踢开的机会都没有。

    大张的膝盖,好像欢迎凌谦和凌涵似的,接受着兄弟俩轮番的唇舌玩弄。

    但即使如此,从腰杆往下的地方,却渐渐泛起宛如被猫咪爪子挠着的痒痛感。下体根部不断发胀,哭啼着抽动,直到一动一动,青筋迸动的地步。

    凌涵冷眼观察着,就是含着**的姿势,手握住没有含进去的膨胀的根部,冷不防紧紧一压。

    “啊!”凌卫喘息着叫起来,脊背籁然反弓起来。

    热流从根部穿过**管的感觉强烈得令人诧异,鞭子一样抽的脑神经一阵迷糊。

    一切忽然松开了,晕陶陶的,好得如漂在云端。

    但几乎在瞬间,凌卫又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在弟弟嘴里兴奋到**,连令自己如在天堂的快感也是淫邪的。

    他闭上眼睛,背贴在床垫上,房中传来默默喘息。

    “感觉好吗?”凌谦凑过来抱住他问。

    凌涵却不知什么时候跪倒他打开的膝盖中间,指尖开始摩挲秘处周边美妙的皱褶。

    凌卫猛然颤抖,睁开眼睛。

    “还要继续吗?”他问凌谦。

    凌谦点点头,理所当然的表情。

    其实,这个问题根本不必提出来,以凌卫对两人的认识,也知道他们一定要插入,在自己身体里发泄过后才肯罢休。

    “至少,把绳子解开吧。”沉默一会后,凌卫低声说。

    “不行啊!”

    凌卫不解的看着凌谦。

    “因为哥哥会挣扎。”

    “绑着很难受,再说——呜——”凌卫忽然皱眉。

    在周边处抚摸的指头,忽然突破了括约肌,毫不客气地刺入体内。

    本来就不适合被插入的器官,即使深入的手指上涂了润滑剂,也一样引起不舒服的异物感。

    “帮哥哥做一下事前扩张,不用怕。”凌涵温和的开口。

    可是,几乎是立即的,另外一根手指也钻进来,紧挨着就是第三根。

    凌涵不做声,连给凌卫反对的机会都没有,就把四根手指插入到甬道,为了让即将接受更大物体的粘膜沾满润滑剂,手指在狭小的甬道内不断翻搅。

    “嗯——呜——”体内被强烈刺激着,凌卫凌乱得抽着气。

    凌谦抚摸他额前湿漉的黑发,忽然忍耐不住地抱紧他,取笑着说,”哥哥,敏感到这样不行吧,只是事前扩张,**还没有碰到你的洞洞呢,就呻吟出这么教人激动的声音来。”磨蹭到**大腿上的东西,硬邦邦的挺立着,光凭触感,也给人十分粗大凶恶的感觉。

    凌涵把整整一管润滑剂用完,又把挤到外面的膏状物仔细抹在紧张收缩的括约肌上,才完成任务似的抬头,”你要先还是后?”

    “让我挑吗?”凌谦笑着问。

    对话的时候,抱在怀里的凌卫习惯性地紧张,身躯变硬。

    “今晚的话,就让着你吧。”凌涵口气有点无奈,”随便你挑好了。”

    凌谦失笑,”好像最后的晚餐一样,其实没那么严重啦,我的心灵也不是这么脆弱的。不过,承蒙你这家伙难得的发挥兄弟爱,我就享受一下了,嗯,我先吧。”

    在凌卫脸上亲了一下后,凌谦才移动到床边。

    因为捆绑的姿势,秘处比往常更显露无遗,好像专供人赏玩似的。

    凌卫几乎能感受到视线烙上肌肤时的刺痛。

    “哥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