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53

作品:《惩罚军服 (1-5+番外)

    动抱着你亲一口,你也会高兴得要命吧?”

    “嗯,这个倒不能否认。”

    充满期待的声音,让黑暗中偷听两人对话的凌卫脸颊微红。

    “好困了,我要去洗个澡,你也快点洗澡睡觉,明天军部那里还有其他事情,不是吗?”

    “你也没有洗澡?不是比我早很多回来吗?”

    “为了等你回来,好好警告你不许再把哥哥弄生病,所以一直守着门。”凌谦一边回答,一边打着哈欠。

    “去洗澡吧,我还有文件要看,看完估计快天亮了。凌谦,等一下上床的时候的,不要吵醒哥哥,病人需要好好休息。”

    “啰嗦,我是这么不顾轻重的人吗?照顾病人,我比你在行。”

    听见靠近卧室的脚步,凌卫赶紧回到床上,装作熟睡的样子。

    被弟弟们发现自己偷听,内容还是和自己有关,会非常尴尬的。

    房门被打开,凌谦走到床前,低头看看沉睡中的哥哥,静静待了一会,才到浴室洗澡。

    出来后,轻手轻脚的上床,把凌卫抱在怀里。

    轻柔的动作,好像抱着的是一碰就碎的绝世珍宝似的。

    其实非常清醒的凌卫。从心底感觉到被小心翼翼对待的甜美,另一方面,却又深深察觉到自己的堕落。

    怎么可以这样?被弟弟像情人一样在床上抱着,内心深处,连一丝想推开的念头都没有。

    一丝厌恶也没有。

    连从前那种罪恶感,被逼迫的羞辱感,通通好像蒸发了一样。

    连鼻尖嗅到的必于弟弟的气味,都令人觉得安详、舒服,仿佛,真的是天经地义的了。

    第十五章

    清晨.

    未睁开眼睛,身体已经传递了温热触感,即渐渐熟悉,而又仍然有一种令人脸红的异样.

    似秋只要是军校出身的人,都会养成某种难以更改的习惯,好像沿着一条画好的轨迹运行.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两兄弟睡觉的习惯,大概难以纠正了.

    每晚都被这样紧紧地夹在两人之间,好像两条大八爪鱼同时缠绕上身体,凌卫真的很奇怪自己居然可以安然入睡.从背后把手贴着腰绕过来,不着意地摆出占据姿态的,不用说,一定是凌涵.

    明明有自己单独的房间,却每晚都过来和凌谦还有他这个哥哥挤在一张床了.....

    “哥哥起床吧,你现在可不能学凌谦那样睡懒觉.”

    听见凌涵的声音,才知道他已经醒过来.

    环着腰杆的手离开了,凌卫听见身后凌涵下床走动的声音.

    凌卫把凌谦抱着自己脖子的手轻手轻脚剥下来,也翻身下床.

    “太辛苦你了,凌涵.”

    正打算去梳洗室的凌涵停下脚步,”这是什么话”

    “你才睡了一下吧一直忙到凌晨,现在又这么早起来,就为了我考试的事.....”

    “也不是全是为了考试,我也有很多分内的工作要处理.”

    “可是你这样一在只睡三个小时不行吧,对身体也不好.”

    “哥哥,”凌涵回过头来,唇角忽然轻轻一掀,”我才是你的长官,明白么”

    “嗯”

    “军队有森严的笔级纪律,身为被指挥的下属,无权过问长字做事方法.”很有魅力,但同时也具有胁迫力的英俊笑容.

    凌卫有点愕然.

    被凌涵的目光射到皮肤,有微麻的痛感,他呆了一下,才不自在的清清嗓子,”哦....抱歉,我只是.....不,我明白了.”最后一句,恢复了硬朗.

    凌涵笑容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深邃玩味的眼神,就像发现了什么值得逗弄一下的有趣东西.

    他转过身,朝着凌卫优雅地踱步过来.

    “哥哥讨厌当我的下属吗被年龄比自己小的弟弟指挥,而自己不得不充当听从命令的那一个,心里会很不是滋味”

    “没有这么一回事.”凌卫平视着停在自己面前的凌涵.

    相差三岁的两人从小就开始接受系统的体能训练,身体一样的匀称修长,如果单调个头,得到凌承云将军优良基因的凌涵甚至比凌卫高出一点点.

    “真的吗”

    “我没有必要说假话.”凌卫斩钉截铁地回答.

    凌涵深深审视他片刻后,抓住他的手用力一扯.

    没有任何提防的凌卫,脚步趔趄地往前一步,被凌涵顺势抱在怀里.

    “不是要抓紧时间训练吗”凌卫一边不顺畅的呼吸,一边问.

    “哥哥记得你还欠我什么吗”

    “嗯”

    “答应扣交的事情,不会忘记了吧”凌涵的热气轻轻喷进耳道.

    凌卫立即在他怀里僵硬了.

    “如果我想哥哥现在为我扣交的话,哥哥会遵守诺言吗”

    “.....”

    “会吗”

    “....当然,会的.”凌卫的声音变得略为干哑.

    得到答案的凌涵露出微笑,用手抚摸凌卫的后颈,慢慢往上移动,五指插进短短的柔软的黑发里.

    “虽然很有吸引力,但这种凌谦喜欢的玩意,对我来说没什么意思.”

    “凌卫的目光里藏了一丝疑惑.

    “我说的是要威胁哥哥扣交这类的事.”凌涵用慵懒自然的口吻说,”比较起来,我反而喜欢就这样安安静静地抱着哥哥,当然,如果哥哥的身体放松一点,那就更好了.”

    凌涵的话,奇怪的让凌卫莫名其妙脸颊有发热的迹象.

    不是什么很奇怪的话,可是从凌涵嘴里轻描淡写地说出来,却恰好能挠到心灵上的痒处一样,让凌卫情不自禁地猜想,他是在和我说情话吗

    身为品性端正,律已极严的军校生,会平白无故想到这个方向上去,同时心里也觉得很不安.

    有点不知羞耻的自责感.

    “昨天哥哥做的题目,我已经看过了.”

    “对不起,最终还是只做了一半,答应全部完成的.”

    “已经做好的题目,大部分都答得不错,没想到镇帝军校里面也有人能够认真看完这本书,哥哥只花了一天训练中的小部分时间看书,但是在这个科目上的掌握已经超出我的预期,只能说哥哥你有着令人嫉妒的天份.”

    “是吗过奖了.”

    “可是也要请哥哥留意,大部分答得不错,并不等于答出了满分,哥哥虽基明白空间变化对战略的影响重大,却忽略了交战双方的舰支情况改变,也会对采取的战略有很大影响.

    “舰支的情况改变”

    “对.”凌涵的语气,俨然具备指挥官风范了,缓缓地指出,”假如哥哥以后率领一支舰对碰上敌人,必须关注敌人的舰支情况,例如帝国二世代型的舰支,和帝国三世代型的舰支,就绝对不能使用同一战略,因为帝国三世代军舰已经具有瞬间加速空间跳跃功能,制定战略时不考虑到这一点,敌人可能就能寻找机会进行瞬间跳跃,从此进行战斗突破或者逃走.”温和平静的语调,侃侃说着使凌卫把注意力从两人拥抱的姿态转移到课本上的话题.

    很有效果.

    被他拥在双臂间的哥哥,身体从僵硬渐渐放松.

    “听你这么说的,真是茅塞顿开,书本上虽然提及这一点,但没有举出形象的例子,一眼看上去好像老生常谈.这样延展开来考虑的话,除了敌人舰艇的情况要予以重视,也必须对已方舰艇性能瞭若指掌,跳跃系数和反空间能力都和舰艇当前燃料和完整等参数有关,也是一定要考虑到的.”一本正经在思考的凌卫,如此近距细看,异常迷人.

    凌涵微笑着,催眠般继续缓缓移动指尖,感受黑色短发的柔软质感,”真不错,哥哥懂得举一反三,真的要--奖励一下才行.”

    唇触碰到一起,凌卫才猛从空间战略的深一层领略中想起自己还被凌涵抱着.

    来自凌涵的吻,轻缓自然,像绅士对淑女的吻一样.

    但温馨之下,涌动着陌生的浓列感,优雅而有尺度的挑逗.

    如果像凌谦那样贪婪狂热的,掠夺式的吻,凌卫一定会伸手推开面前的人,可并不是那样的感觉.

    真的一定要形容的话,只能说,此时如果贸然推开凌涵,不但会彻底破坏融洽的气氛,而且可能还会有对不起凌涵之类的负罪感.

    滋滋的舌头搅拌在一起的声音,在清晨微凉的空气里游走,凌卫感觉牙床被舔时轻微的酥麻,小小地担心了一下是否会把床上的凌谦吵醒.

    一直由凌涵含蓄地引导,只让人感觉舒服而不会有抗拒感的吻,在这个时候结束了.

    脸颊浅红起来的凌卫看向脸往处挪开一点的凌涵,心里琢磨他是不是因为察觉自己想到别的地方而不满.

    哥哥又不专心了!凌谦通常会这样生气地叫唤.

    凌涵却是不会大呼小叫的类型.

    “哥哥.”

    “嗯”

    “今天继续体能训练.”

    想起体能训练,凌卫心脏紧张地扑腾一下.

    “还是像昨天那样.....惩罚”

    “我也不想惩罚哥哥,”凌涵温柔地看着他,”不过,哥哥还没有达到我的要求,是吗”

    “......是的,还没有达到.”凌卫低沉地坦诚.

    心底非常狼狈.

    说话的时候,大概是身体也知道这句话的含义,要承受惩罚的部位,紧张的缩放起来.

    即使身上穿着睡袍,但凌涵的视线仿佛可以透过睡袍把里面的情况都看到似的,凌卫正努力控制身后的地方不要丢脸的蠕动时,一只忽然按在臀部的手让他差点跳起来.

    “哥哥这里完全绷紧了.”凌涵摸着凌卫结实的半边股丘说.

    凌卫顿时红到脖子下方,勉强保持镇定,”凌涵,别这样.”

    他把手从凌卫臀部挪开,抓住了凌卫的小臂,带动他往房间的另一头走.

    “干什么”

    “起来这么久却连梳洗室都没进,哥哥不觉得我们太浪费时间了吗”

    进入梳洗室,凌涵随手反锁了门.

    “你锁门干嘛”

    “我想,和哥哥亲热一下.”凌涵盯着他,清晰地说.

    凌卫怔住.

    部在大理石洗手台帝,不用转头去看大镜子,也知道自己的表情一定很蠢.

    面对弟弟,即使是非血缘关系的弟弟,用坦然正常的语气说出这种话,他根本不知道该露出怎样的表情.

    以道德或者纪律什么的去责备对方是不行的,他这个当哥哥的早就堕落到没资格站在正义者的立场了,而且凌涵也绝不是可以训斥的人物.

    凌涵一脸专注地等着他的回答.

    “说什么奇怪的话”凌卫逃开他的目光,转身弯腰,在扭开的水龙头下掏了一握水,揉在脸上,利用一点清凉缓解快烧起来的灼热,”不是要抓紧时间训练吗”正经的语调.

    “这是不可以的意思吗”

    “.....”

    “哥哥,是在拒绝我的请求”

    凌卫忽然之间觉得忍无可忍,站直身体面对凌涵,”你是可以命令我的长官,没必在问可不可以,不是吗”

    面对反抗性的言辞,凌涵的视线忽然可怕的犀利起来,但很快,可以刺伤人的犀利忽然消逝了,转为一种难以形容的淡淡的哀伤.

    “哥哥一点也不明白我的心思.”隔了一会,凌涵低沉地说.

    “你的心思,恐怕全联邦没有几个人能明白.”凌卫冷冷说了一句.话一出口,他就觉得自己这句话的语气似乎太重了,斟酌后,加了一句解释,”我想,也许是当将军的人,想得和我这种普通军人不同吧.你脑子里面到底在想什么,到底要我怎样做才满意,不说出来,我真的没办法猜.”叹了一口气.

    讨厌凌涵的眼睛.

    明明没做错什么,但是被凌涵静静地看着,就会被暗示自己做错了什么,对凌涵有所亏欠似的.

    这是令人负罪感的,即深邃又温柔,藏着很多东西的闪亮眸子.

    “我没办法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