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43

作品:《惩罚军服 (1-5+番外)

    改变普通监测方向。

    “小心哦,我也有设定针对战机后方的袭击,要看看哥哥的空中回旋能力。”

    必须用最快的速度不断根据情况调整参数的情况下,还有被凌谦悠哉游哉的话扰乱心神,真是一件讨厌的事。

    “哥哥驾驶战机的样子也很性感。”

    “别吵!”

    模拟环境中,低飞的战机急速升到三万英尺高度,传递过来的警报信号说明后方有跟踪性导弹正在不断接近。

    心无旁骛盯着荧幕进行操作时,凌谦的手悄悄解开军校生制服纽扣,蛇一样滑入衣料下,涩情地抚摸哥哥结实平坦的下腹。

    凌卫猝不及防地一震,手上动作顿时迟滞。

    轰!

    荧幕闪耀刺眼的白色光芒,瞬间全黑。

    差点就避过跟踪性导弹的战机,功亏一篑化为碎片

    控制台前的荧幕跳出一行血红大字——被击落,模拟实习失败了!

    “凌谦!”凌卫终于怒吼出来,猛然转身,在狭窄的控制舱里和凌谦形成胸膛贴上胸膛的兴师问罪姿态,“你搞什么鬼?”

    凌谦用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他,“哥哥还好意思发火?这么简单又低阶的低飞模拟,而且还没有任何一个袭击是静态的,居然连这种模拟实习也可以失败?哥哥到底是怎么上课的?”

    “我……”

    “不要用被骚扰作为借口!”凌谦忽然使用了严厉的语气,露出军官的威严眼神,“战争是无所不用其极的,如果在实战中受到敌人的骚扰,你可能有投诉或辩驳的机会吗?被击落就是被击落了,连人带战机都化为飞灰,谁会管你是由于什么意外的原因而无法全神贯注的操作战机?如果这一点都无法明白,哥哥就不要去参加考试了。恕我直率的说一句,不明白战争是何等残忍的人,根本没有上战场的资格,反正去了也是白白送死!”

    被训斥得狗血淋头的,居然是受到骚扰的凌卫。

    凌卫心有不甘的瞪着他,却颓然地发现,自己找不出可以批驳凌谦的话。

    “你这是……假公济私。”很久,凌卫才说出一句。

    凌谦用几乎可怕的目光打量他,“哥哥觉得我不配当你的战机操作教官,对吗?”

    凌卫把视线别到一边,“我没有这样说。”

    气氛变得敏感,空气蓦然沉寂,一丝丝仿佛凝结成随时可以扎进肉里的针。

    片刻令人窒息的沉默后,凌谦干冷的开口,“我累了。”

    钻出控制舱。

    因为挤了两个人而变得狭窄的控制舱,在少了凌谦后猛然变得空荡荡,凌卫默立了一会后,紧追着从战机里出来。凌涵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低头翻看着手里的文件。

    却看不见凌谦。

    “凌涵,凌谦呢?”

    “一出战机就气冲冲地摔门出去了。”凌涵抬起头,“他又和哥哥吵架了?”

    “也不算吵架……”

    凌涵的眼神,仿佛能够看穿人心似的有穿刺感。

    凝视凌卫一会后,凌涵露出不在意的微笑,“没什么好担心的,在哥哥面前,凌谦总有点小孩子脾气,气完了就会回来了。”

    凌卫说不清楚,心里那种,是否是挫败感。

    “真难应付啊。”他轻轻地叹气。

    “比哥哥更难应付吗?”

    凌涵的反问,让凌卫生出力不从心之感,面对不讲理又高高在上的一对将军亲子,再多的理论都是徒然。

    在三人的关系中,他从来不是主动出击的那个,怎么会令人难以应付?

    幸好,凌涵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深究下去他重新关注起手里未看完的文件,一边翻看着,一边问,“晚上想吃什么?”

    “都可以。”

    “哥哥去做饭吧。”

    “嗯?”刚刚要走进房间的凌卫停下脚步,回头,“学校不是为套房住客专门配备了手艺不错的厨师吗?”

    “那种酒店式出品的东西有什么好吃的?每天吃,就和军校生饭堂的简陋饭食味道差不多了。哥哥不乐意吗?”

    “做一顿饭没什么大不了,”刚才的事,带来的坏情绪还未消散,凌卫顿了顿,带着一点抵抗性的语气,沉声说,“不过这样被自己的弟弟理所当然的当成厨师使唤,换了谁都会不太乐意。”

    “原来哥哥也懂得这个道理。”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和我没关系。”凌涵的目光在文件上移动,连眼角都没有瞄向凌卫所在的方向,轻描淡写地说,“反正那个满腔热情,要把全身本领交给哥哥,不管为哥哥付出多少心血,都被哥哥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人,又不是我。”

    “不要把所有的事混淆起来谈。”凌卫情不自禁露出恼火的表情。

    凌谦和凌涵,骨子里一样的不讲道理。

    一直以来,被揉来搓去的,只是他这个长兄而已。

    “哥哥也打算对我发火吗?”

    “是你在兴师问罪。”

    “嗯,我确实想兴师问罪了。”凌涵终于再次把文件放到一边,抬起头,清冷地问,“既然我可以为哥哥参加可能会失去性命的考试,凌谦可以为哥哥花心血弄来昂贵的微型战机,请哥哥回答一下,为什么你就不能为我们两兄弟做一顿饭?难道你凌卫做一顿饭的时间,比我凌涵的一条命或者一架诺亚型战机更值钱?一直高高在上,只懂得接收又不肯付出,整天摆出一副吃亏模样的人是谁?”

    落在凌卫脸上的视线,看似平静,却也异常深沉,足以令人生出站不住脚的心虚感。

    凌涵就是那种在有意无意中,能把歪理说得头头是道的人。

    即使知道有着特权的弟弟在强词夺理,但凌卫的个性却好像潜意识具有服从性的军人一样,不由自主会顺着对方的话去考虑。

    细想之后,对于自己的恼怒,也开始觉得不那么理由充分了。

    “我也……没有摆出一副吃亏的模样。”

    凌涵坐在沙发上,用含着笑意的目光注视着凌卫,让凌卫愈发窘迫。

    “好吧,我去做饭。”

    虽然套房贵宾没有自己煮食的必要,但本着尽善尽美的原则,套房还是设有以防贵宾一时性起而下厨使用的小厨房。

    凌卫走进小厨房,翻看着冰箱,考虑做什么为兄弟三人充饥时,后面走进来的凌涵把他拖进了客厅。

    “干什么?不是要我做饭吗?”

    “满肚子气的人能做出什么好吃的饭菜?”把凌卫压倒在柔软的沙发上后,凌涵掏出准备好的手铐,反锁起哥哥的双手,微笑着解释,“再说,对受了哥哥气的凌谦来说,与其吃哥哥做的饭菜,不如直接把哥哥当成晚饭吃掉。”

    “放手!”

    “放心,我可不是凌谦那头贪婪的小色狼。”

    令人惊讶,把凌卫的手腕铐住后,凌涵松开了对凌卫的压制,把他扶起来坐在沙发上。

    他的行事,确实和凌谦有很大的不同。

    凌谦是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的。

    察觉不会立即受到侵犯,凌卫绷紧的神经稍微放松了一点。

    “把手铐也打开。”

    “不行。”

    “凌涵!”

    “哥哥是得寸进尺的人。”凌涵忽然用观察后得出结论的语气说,“刚才只希望不要受到侵犯就好,可一旦发觉我比凌谦好商量,不但没有感激之心,还立即得陇望蜀的进一步提出解开手铐的要求。”

    凌卫闭上嘴。

    凌涵比凌谦更令人难以招架。

    坦白说,他从来没有觉得凌涵比凌谦好商量。

    被弟弟用手铐反锁了双手,等待另一头小色狼回来,对自己进行身体上的侵犯,也和感激之心扯不上关系。

    “得寸进尺的人是你,刚才要我做饭,现在却又……”

    “够了,”凌涵沉下脸,“考试正在一分一秒的接近,哥哥打算在这种无聊的情绪问题上浪费多少时间?只要可以尽快恢复训练,别的都不在话下。连轻重缓急都分不清的话,我就不得不好好教训哥哥了。”

    凌卫不寒而栗。

    接受过教训的身体,不禁紧张的僵硬起来。

    被惹怒的凌涵,一定会使出令人痛不欲生的残忍手段。

    门铃声在这时候响。

    “看来是凌谦回来了。”凌涵过去开门。

    不一会,两兄弟一起来到硬着头皮坐在沙发上的凌卫面前。

    本来一脸不愉快的凌谦,在发觉凌卫的双手被反铐起来后,下意识的把视线转向和自己并肩的凌涵,“是你把哥哥弄成这样的吧?”继承自凌夫人的优美唇角,逸出一丝心领神会的微笑。

    凌涵拦住想弯腰去和凌卫说话的孪生哥哥,“想享受哥哥的歉意的话,还是先露两手让哥哥心服口服的绝招比较好。”

    凌谦挑起眉。

    “哥哥之所以对你在控制舱里的举动反感,是因为他还没有亲眼见识过你的战机操作。我们是军人,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露两手是吗?求之不得。”凌谦好看的脸扯出一抹冷笑,吃醋似的悻悻然,“要不然,在哥哥心里,我就只能被定义为一头没本事的色狼了。”看向凌卫的目光,明显地带着恼意。

    嗒!

    拉开机舱门后,凌谦走向凌卫。他的力气很大,双手被铐在后面的凌卫被他从沙发上硬扯起来,趔趄了一下。

    虽然知道自己也许伤了这个弟弟的自尊,不过凌谦也是在太粗鲁了。

    凌卫不满地挣扎,“要展示战机技巧的话,就让我向你刚才一样到驾驶舱去亲眼旁观。”

    “就是要让哥哥和我一起进去啊。”

    “那么,先把手铐打开。”

    令人惊讶,凌谦居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凌谦向凌涵把钥匙要来,让凌卫转过去背对自己,痛快地打开手铐,“不过,哥哥如果心服口服的话,等一下要自己把手铐戴上向我请罪。”

    手铐取下,被铐住的双腕一阵轻松。

    “说什么胡……”转身时,说到一半的话,被凌谦迅雷不及掩耳的吻给挡住了。

    和唇舌热度一起传递过来的,还有淡淡的酒味。

    舌头探进来,津液在翻搅中发出令人脸红的水渍声。这么热情的吻,和刚才悻悻的,生气的眼神根本联系不起来。

    真是个任性又让人猜不透的家伙。

    “不是要示范战机操作吗?”凌卫用手抵在凌谦胸前,费了一番功夫才把明显未够的凌谦推开,表情严肃地问。

    “示范之前要点酬劳,不是很正常吗?”

    “你喝酒了。”

    “哥哥放心,我这样的高手,就算喝醉也能好好驾驶战机。”

    “自大。”

    究竟会使驾驶员反应迟钝,这是战机驾驶课程第一节教官就反复叮嘱过的,对于在星空翱翔的战机来说,哪怕是千分之一秒的迟疑,都可能招致杀生之祸。

    反正不让哥哥见识一下,是无法扭转哥哥的顽固脑筋的。“他转身进去驾驶舱。

    凌卫跟在他后面,进入驾驶舱后,把舱门关上。

    挤进两个人后,驾驶舱显得拥挤,虽然并没有想占便宜的意思,凌卫却还是不得不贴在凌谦身后。

    为了担心骚扰到凌谦的模拟驾驶,凌谦尽量往后缩,可后面就是机舱壁,没有多少退让空间,身体肌肉绷紧后,隔着布料的彼此接触,反而更令人感觉异样。

    越过凌谦的右肩,凌卫看着凌谦在控制台上熟悉地输入资料。

    “这次不用低空模拟实习环境?“凌卫有点惊讶。

    “低空模拟实习环境这种小儿科的东西,是没经验的军校生才玩的。“凌谦启动星空模拟实习环境,用不屑的语气说。

    但是,心里却因为哥哥惊讶的口气而感到甜滋滋的得意。

    “凌谦,这么快就设定静态弹的攻击?”

    “反正迟早都要教哥哥怎样躲避静态弹。”

    “二十五颗静态弹?还有乱数的常规动态炮弹袭击……”这样惊险的设定,让凌卫诧异万分。“可是,即使是镇帝军校战机操作课有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