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28

作品:《惩罚军服 (1-5+番外)

    神圣的仪式,确定了彼此间的束缚。

    他加快腰问的动作。

    猛烈的贯穿.**似乎要把哥哥戳穿了。

    [哥哥,你好像洋娃娃一样在我怀里上下晃呢t]

    [呜。。。。好难受。。。。太烫了。。。。]

    狂热视线下,被自己占有的兄长脸上的表情难以形容。人概是被极度的快感控制了,凌谦脑海巾的一切美好

    的近乎麻痹,视野下是朦胧的.哥哥的眉目也是朦胧的,看起来仿佛是羞耻愤怒和沉浸在快感中甜蜜的综合。

    分泌出的体液帮助了润滑,在变媾处发出了快速而湿润的啧啧声。

    这声音很快演变成带水渍撞击声。每次抓着哥哥的腰狠狠地靠向自己.两颗肉囊就会痛快的敲打在哥哥的

    皮肤上。

    他把充满韧性的大腿分得更丌.试图将两颗肉囊也强硬的挤进去。

    [不!不。。。。]身下传来惊恐的拒绝。

    不过凌卫的力气并没他想象中的大,凌谦仿佛简单的就将扭动的哥哥给制住了.[哥哥.让我全部进去吧!]

    打开的身体做不出太人的反抗,在他执拗的侵入后,窄小的花蕾终于不得不把肉囊也吞了下去。

    红色的小嘴勉强的腰这两颗肉球,要爆裂似的鼓鼓囊囊,被欺负到不行了,淫靡的露出边周圈被挤山来的

    粉色嫩肉。

    奇怪的是,哥哥丌始的哭叫变小了,儿乎只剩下断断续续的喘息。

    [哥哥,不许和我耍脾气啊。]凌谦腾出一只手在哥哥脸上抚摸。

    湿湿的,大概是冷汗。

    哥哥冰凉的汗水,也带着性感。

    [哥哥.含着我的手指吧!他把食指轻轻的压在凌卫的下唇上。

    下唇很柔软,不过和汗水一样冰凉。

    这跟哥哥内部的柔软火热截然不同。

    凌谦牛出几分惧意,他狠狠抽动了几下,肉囊从小穴里抽出来,又猛地扑哧一下半挤进入。身体随着着猛烈

    的动作骤然升温.欲望火焰腾腾燃烧到头顶。

    [哥哥,我好担心。]他猛烈动着腰,向前冲刺的时候,还要手勒着哥哥的腰杆,让两人贴近到毫无缝隙的

    程度。凌谦在身体的快感中喘息着.[我会不会喜欢上哥哥呢]

    就着占有凌卫的姿势,他把身体伏下,直到两人鼻子碰上鼻子的距离,动作的改变,带来身体的异样快乐,

    和凌卫呜咽的呻。

    [哥哥也喜欢我吧]

    [我们接吻好吗]

    得不到回应,惹起了凌谦奉性中的暴戾。

    不许哥哥逃避!

    我好像真的喜欢上你了,绝对不许你从凌家逃走。

    他凶狠的用更快的速度贯穿,身下的人完全被压迫着带动起来,全身都在随着他的动作摇晃。

    每次被顶往上方,柔软的唇就会轻轻地擦过凌谦的脸,这发现让凌谦糟糕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好极了。

    他露出笑容.高兴的凑上去,[哥哥,你在吻我。]

    故意把脸调整到适当的角度和距离,腰杆不断穿刺哥哥的身体。每一次哥哥呻吟着被带动往上时,两人的唇

    都像接吻样磨蹭。

    仿佛来来回回的接着吻。

    [好喜欢哥哥被欺负的样子]

    [被我欺负到呜呜的哭]

    [根喜欢。。。。]

    紧室的甬道,包裹着的,是自己的占有权。

    胯下的东西又粗又硬,大概要把哥哥的下而给磨出血了吧

    从根部到顶端,快感好像毛细血管一样密密麻麻分布在上面,每一个细胞都拨挑着呐喊着爆发。

    [哥哥,再来儿下就好。]凌谦喘息着在哥哥耳边说。

    凌卫细碎的呻吟。

    凌谦听不清楚他在呻吟什么,不管怎样.凌谦把他抱得紧紧地。在他狭小的花蕾里用尽气力乱捅。紧闭的八

    口被他契而不舍的穿刺拷问到松软了,见将更能容纳更粗暴的动作。

    切变得越来越顺畅。

    细微的电流,在鼠蹊处悄悄闪动,风暴来临的时候,猛然一边狠狠地抽打在凌谦的腰背上,让他发狂似的吼

    叫山来,[哥哥是我的人了!]

    下体爆发宣泄的快乐,人口喘息着,不知过了多久,凌谦才似乎觉得有些不对劲。

    双臂问的哥哥.为什么那么轻

    他疑惑的低头。

    哥哥苍白的脸突然跳进眼帘,端正脸庞上死灰的颜色吓了他跳。

    [哥哥!]凌谦急切的叫了声。

    他浑身打着哆嗦,似乎犯下了大罪。

    [哥哥,]

    凌卫虚弱的躺着,一动不动,简直就如到了奄奄息的地步。凌谦惊慌的低头,忽然,他察觉到手上冰凉的

    感觉越来越诡异。

    手上为什么会红色血吗

    慌慌张张的视线下,鲜血从哥哥的身体汩汩冒出。

    凌谦大汗淋漓。

    一定是刚才的侵犯

    [哥哥.我去找药。]他吓坏了似的僵硬半天.拖着发软的双腿站起来,自言自语着,[我要去叫医生.不.

    先去找急救箱]

    他发狂样的跑到客厅,把整个客厅都找遍了,可是竟然连管家都不在,凌谦冲上三楼把急救箱连滚带爬的

    下来,到了露台,却蓦然一震。

    [哥哥]他小声的叫了声。

    露台上空空的,只剩下一滩触目惊心的血迹。

    哥哥走了

    他一定再不会回来了。

    凌谦惊惧的看着空荡荡的露台。阳光不知躲到哪里去了.一切都变得阴沉.很快连而前的饭桌都看不见了。

    他被黑暗包围起来,古怪的声音充斥耳边。

    凌卫哥哥走了,他早就想着离丌了,他本来就不是凌家的人,迟早会走的。

    不!

    是你把他吓走的,本来他也许会留下,你弄伤了他,他逃走了。

    不不!不会的。你轻举妄动,你鲁莽的行动,你导致的后果t

    不不不

    [不!]凌谦嘶哑的吼叫着从床上翻做起来,浑身都是冷汗。

    儿秒之后,他才看清楚这是自己的房间。

    该死的梦!

    凌谦悻悻的诅咒着,抓起床单的角随便擦擦脖子上的冷汗。

    察觉到有异,他掀开了身上的薄被一看,短裤上占有的体液痕迹在灯光下一目了然,凌谦又低咒了一声。

    果然.又在梦里高潮了。而且,这次更丢脸.竟然在梦里对那个人说什么我喜欢你。

    凌谦对自己没审美观的身体真是咬牙切齿的痛恨,身边有这么多丰动投坏的漂亮女生,甚至男生,为什么每

    次的春梦里面.都是那个冷淡得像是木头的凌卫呢

    什么哥哥根本就是个没有血缘关系,养大之后就会头也不回溜走的家伙。

    那张端正的过分.正经八百的脸.真是为什么会让人胯下紧张呢

    梦中被惊吓的心情让他不爽到极点,凌谦那股恼怒半天都不能平息下来。他黑着俊美的脸换上衣服洗了一把

    脸,打算山门找点痛快。

    待在家里,一定会憋到发疯。

    下到楼客厅,经过露台的时候,却诧异的猛然站住了。

    凌谦震惊的屏吸,眼前的一切,和梦境中的太像了。

    正抱着双臂,靠在露台的栏杆上的,不正是凌卫吗紧闭的眼睛,恬然的表情.全身肌肉放松着毫无戒备.

    一眼就能看出已经入睡了。

    不是今天晚上才回到家吗怎么中午就回来了

    讨厌,还是像过去一样,不管回来还是离开,都不会专门和自己的弟弟打个招呼,这个家里难道只有爸爸妈

    妈是他的亲人吗什么不想麻烦弟弟们,总想把自己隐藏起来不想被人发现似的,真是让^痛恨的疏远。

    可是,那没防备的睡相,真是。。。。千年难得一遇。

    想起梦中贯穿这人的顶级快感,凌谦露山狐狸看见猎物的欣喜.邪恶的悄悄挪出脚。

    肩膀却忽然被人拍了一下。

    [别惊动他。]熟悉的声音传入耳里.低低的,仿佛不想把睡梦中的兄长惊醒。

    是凌涵。

    凌谦回头,向孪生弟弟露山个不欢迎的表情.[你怎么在这不是下午约了人山去吗难得的假期,快点

    出去玩吧。]

    [凌卫哥哥回来了,我哪有空出去玩

    [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哥哥你应该很明白吧孪生兄弟怎么说都应该有点心理感应才对。]相貌酷似父亲的凌涵.露

    出心照不宣的眼神,[而且审美观,往往也相同。根据统计,孪生子往往会抢夺同一样东西哦。]

    凌谦故意作出淡漠的样子,[是吗]

    [如果不是的话,那么哥哥你就别对凌卫哥哥动心思了,反正你也没看上他,对吗]

    [做梦吧!]凌谦危险地笑着,低声说。

    凌涵耸肩,[看来还是避免不了争夺同一样东西的命运。不过,现说定一个比赛规矩好吗]

    [嗯]

    [不可以暴殄天物,对凌卫哥哥采取暴力手段。]凌涵另有所指地说,[哥哥你的脾气比我更糟糕.万一耐

    性不够就来硬的。凌卫哥哥这样的个性,如果被暴力侵犯的话.说不定会立即崩溃,到时候我会和你翻脸的。

    凌谦心头凛然。他想到了刚才的梦境。

    以他的本事和无法尤天的胆子.要侵犯没有防各的凌卫,实在太容易了。

    但如果真像梦境里的一样,**了一次以后,就完全的失去凌卫,那

    [那么大家就说好,不允许暴力侵犯,不管是谁.都必须让他自己肯配合的情况下才做而且不能弄伤他。]

    想起梦境里那一濉血,凌谦就浑身不自在。他的表情,也不自然的认真起来,[凌涵。你要是让他崩溃了,

    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那么,]凌涵微笑,[就说定了。]

    [等他再k大点。]

    [呵.应该是等我们在强人一点吧]

    [强大到可以不让他跑掉]

    [不,强大到——可以爱他,又可以保护他的时候。]

    [啧啧.凌谦的眼眸里藏着不肯认输的争斗,狡黠的笑着,

    [换句话说,就是强大到只能由你欺负他,而别人都不能欺负他的程度吧,

    凌涵眼神不变的淡然,[也许是。]

    [好。。。。]

    你好好做梦吧.他是我的。

    这个总是一脸正经,对人礼貌生疏,在阳光下恬然入睡的家伙,可以欺负他的,只有我而已。

    从今天丌始,我会争分夺秒的把他弄到手。

    第一步,嗯,先在他的房间里装监视器,在他电脑里装控制器,至少先掌握他的日常作息和交友状况

    欺负兄长的计划,在那一天起各自开始布置。

    孪生兄弟暗中着觊觎着日渐成长的长兄,如同看护着慢慢成熟诱人的果实,按捺之中一同成长的,还有他们

    越来越迫切而深沉隐忍的欲望。

    一切,终于在某个背得假期像酝酿已久的火山般爆发。

    欲望的火焰,将陷入其中的三人,都深深淹没了

    《完》

    危险军校 手机阅读 mbook.

    楔子

    假期结束,回样的日子总算来临。

    凌卫坐在联邦最新型的蝶式豪华浮房车,透过单面可视玻璃看着右下方快速后退掠过的圆球形建筑,保持着沉默。

    心情无比复杂。

    在采用君主立宪制、军权高于一切的联邦,军部的将军及其亲属们已经逐渐演化为联邦的特权阶级。

    自己目前乘坐的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