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1

作品:《惩罚军服 (1-5+番外)

    楔子

    十八岁的孪生兄弟,默默坐在安静的豪华学生独栋别墅里,已经对峙了很久。

    [你的考试申请通过了]凌谦打破沉默。

    [嗯。]晚出生几分钟的弟弟凌涵,从容地点了点头.[爸爸总算签名同意了。]

    虽然是孪生兄弟.两人容貌却不尽相同,一般人都可以轻易将他们两个区分出来。

    哥哥凌谦继承了妈妈部分的美貌,长着一副中性的俊美脸孔。弟弟凌涵,却完全像他爸爸凌承云将军一样,

    有着英挺刚毅的轮廓,气质也更为沉稳。

    同样都是征世军校的优秀牛,两人因为高贵的血统和本人突出的天赋,在校内拥有无数拥戴者。不过如果让

    不知情的人来猜的话,多半会出为稳重沉默的凌涵反而是哥哥。

    [这只是爸爸偏心罢了。同意让你参加考试,却驳回了我的申请。]凌谦说着,优美的眉轻微皱起,在似恼

    非恼之间,逸出诡异的气息。

    凌涵却完全无动于衷地平淡,[总不能让两个儿子都同时参加一个随时会没命的考试吧。]

    [哼,这也是个通过之后可以提前从征世军校毕业,并且取得军部特权的考试。]凌谦和凌涵都是著名上

    等将军凌承云的亲生子。

    [凌谦,你不会在嫉妒吧]

    [嫉妒你不过是一个为了用特权把哥哥早点弄到手去就参加不顾死活的考试的无知小子而已。]

    [你也提交了申请,只是不获批准罢了。能拥有特权保护哥哥的人,才有资格得到哥哥,凌谦,你之前不也

    是对此表示赞同吗]

    山生在对军部权利敏感的将军世家,即使是孪生兄弟,也早就丌始了明争暗斗的各种较量。随着年龄增长,

    为了得到心中向往多时的那个人,竞争越来越激烈化。

    [考试如果通过了,你打算怎么办]

    凌涵淡泊地微笑着,隐藏着稳操胜券的超然,[我打算怎么办当我拥有军部特别权利,可以为所欲为的时

    候,你难道猜不到我会怎么办]

    [你能活着回来再说吧。]凌谦毫不相让的回视,[胜负还未定。]

    [是吗

    两个高人身躯之间,犀利视线在半空中交会,擦出火花。

    决不把哥哥让给你!

    对峙的孪牛兄弟,脑海里瞬间浮现的,是同一个挺拔帅气的身影。凌承云的养子,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是

    名义上的兄长凌卫,充满英气的端正脸旁,身上充满阳刚和正直的笔挺军姿,不知从什么时候丌始成了两兄

    弟窥视的物件。

    凌涵和凌谦的较量,也直暗中围绕哥哥凌卫展丌。

    可是对于这个,凌卫却一无所知。

    可笑,凌涵这小子,以为获得考试资格就万事大吉

    不过万一他成功通过考试,获得军部的特殊权利,取得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一定会立即对哥哥出手。

    这个时候,坐以待毙才是笨蛋。

    离开别墅后,凌谦按耐着翻搅嫉恨和焦急的情绪,匆匆进去需要密码才可以接近的机密级电脑丰机室。

    从成绩上来说,也许凌油那家伙确实比他略胜筹,毕竟孪生弟弟的成绩,连对头修罗家族的培堂都不得不

    佩服。

    可是,这并不代表凌卫就应该被凌涵独占。

    下逃口令关闭丰机的厚重金属门后,凌谦开始熟练的操作人型电脑主机。

    滴。

    灯光开始闪烁,电脑丰机发出美妙的女生,[欢迎,凌谦。你拥有征世军校牛最高级别许可权,请输入操作

    指令。]

    [开起类比性格与行为系统。]

    [请选择类比性格的任务档案。]

    [凌卫。]

    [凌卫的档案已经开启。]正前方的大荧幕上,山现虚拟化的熟悉身影。裁剪合适的深蓝色军装,把修长的

    身形衬托得非常英挺,正是凌谦一心仰幕的长兄。

    [请输入类比状况说明。]

    [将我和凌涵的性格与能力瓷料调入。]凌谦斟酌了下,发出指令,[执行预测性软体,假设凌涵通过娄

    比封闭式特殊考试,成功取得军部特权,凌卫状态不改变的情况下,被凌涵占有的儿率是多少]

    灯光闪烁个不停。电脑运行复杂的预测性计算,人概两三分钟后。

    [按照假设情况,凌卫被凌涵占有的几率,超过百分之九十九点六。]

    [可恶!]

    电脑上的红色警告灯亮了下,[指令不清晰,无法执行,请重新输入指令。]

    [继续计算,假设凌涵通过类类比封闭式特殊考试,凌卫状态不改变的情况下,我加入竞争,独占凌卫的几率

    是多少

    [按照假设情况,你独占凌卫的几率,小于百分2零点三三。]

    [凌涵通过考试后,我和凌涵同时开始接近凌卫,两人共同拥有凌卫的儿率呢]

    [按照假设情况,几率小于百分之四。]

    凌谦垂下的双手,不知不觉紧紧攥成拳头。

    思索多时后,一丝诡异的决然,从俊美的脸上一掠而过。

    凌谦的声音变得低沉危险了,[查询类比式特殊考试的过程时间。]

    [考试过程为二十日,期间考试者与外界完全隔绝,采用单向讯息传递系统。]

    [也就是说凌涵在考试的时候,绝对不会接受到任何外界消息吧]

    [是的。]

    [真不错。]凌谦低声喃喃,嘴角邪气地勾起微笑,对电脑发布指令,[调用内部级机密软体,以凌卫的

    性格档案作为基准资料,计算凌卫对无血缘关系的兄弟进行身体变媾的接受度。]

    电脑这次的运转时问,比刚才长了近倍。

    [无血缘关系的兄弟进行身体变媾的接受度,百分之三十五。但同时,存在可供利用的关键性心理因素,可

    以调整接受度。]

    [关键性心理因素是哪些]

    [家庭感,报恩感,责任感。]

    [调用类比行为预测系统。]凌谦提出非常关键的问题,[进行多路线预测,前提要求,二十天不,十

    无。在十无内,占有凌卫的最佳方式是什么]

    滴滴滴滴

    复杂的性格行为预测系统,在闪烁个不停的多色小灯中发山轻微的运转声。

    [在十天内,占有凌卫的最佳方式,百分2四十的胁迫,百分2二十的暴力,百分之十的温和行为,百分2

    十的示弱,剩下的十,属于不可预测因素。]

    胁迫暴力

    还真是合胃口啊。

    哥哥那个一丝不苟的模样,确实很适合被强压着狠狠贯穿。

    在弟弟狰狞**的侵犯下,摆动屁股哭泣求饶时,哥哥那张端正阳刚的脸,会扭曲成淫靡不堪的性感妖媚吧

    凌涵,你就继续做那个考试归来后把哥哥完全占有的美梦吧。

    我可是遵循先下手为强原!l!l』的指挥系专业的学生。

    变幻莫测的实战中.抓住战机也是很关键的一点哦。

    十八岁少年的脸上,荡漾山微不可察的目邪恶笑意。

    丰意很快敲定。

    只要确定弟弟凌涵进入封闭考试状态,无法了解外界姿讯后,就立即实施抢先占有凌卫哥哥的计划。

    时间不多,凌涵的考试只有二十天,他必须分秒必争。

    发动进攻前,各种准各至少用去十天。

    剩下的十天,则将是和哥哥直接接触的关键性时间,在这十天里,不但要占有哥哥的处子之身,还必须利用

    珍贵的每秒,对个性正经的哥哥进行强化xing爱调教。

    把哥哥调教到爱上自己的**,在自己胯下化身为美丽的淫兽t

    凌谦在脑中估算着时间,边拿山通讯器,拨通个号码,用从容高傲,但绝不惹人反感的语气,优雅地开

    [你好,我是凌谦,军部上等将军凌承云的次子。]

    [抱歉冒昧打扰,有一件小事,想请您为我在镇帝军校稍作处理。

    [可否在十天后,为我的长兄凌卫安排个短暂的假划,休假日有十天就够了。这件事,我将来,定会重重报答的]

    第一章

    未来纪元,3798年。

    旋磁浮动在高速道上的车厢停止下来,没有发山任何声音,轻微的惯性力让凌卫察觉目的地已经到达,打开车门,跨出车厢。

    宏伟的建筑物大门前,自动感应的电子灯光无声l尤息地亮起来,照亮靠近的挺拔身影。

    修长,优美,举手投足都符合刚毅理智的标准。

    那时,目前屉被世人所称道的,军人的端正姿态。

    但那身整洁的,一丝不苟的军校服饰,还有处于男孩和男人之间的年轻端正的脸庞,说明有着这样优秀军人风度的人,不过只是名仍然在校的军校生罢了。

    {卫管家,是我,凌卫。]凌卫放弃家门的常用门铃,反而使用通常供建筑物内朴人联系用的小门铃,[请帮我开门。]

    军校宣布他得到十天假期的当天,凌卫就立即起程回家了。

    经过长途造跋涉,到达家门的时候已经很晚,身体虚弱的妈妈应该已经睡下,他不希望自己这个时候把妈妈吵醒。

    {噢,是凌卫少爷。]卫管家在对话器里应了声。

    很快,将军府森严华丽的人门,从里面被打开了。

    不过分的奢生,但却绝对有着震撼感和高贵感的客厅,在柔和的灯光下,缓缓随着房门的打开呈现在凌卫眼

    前。

    卫管家站在凌卫而前,衣着整齐,[凌卫少爷,军校的假划吗]

    [嗯,十天。]谢绝卫管家为自己提行李,凌卫自行跨入家门。

    从小受到军事化的教育,他的随身物品很简单.只有几件需要换洗的衣服。这一切,不但有殉职在战场上的亲父血统的延续,更有养父,全联邦里面权力数一数二的将军凌承云悉心栽培的功劳。

    本打算不引人注意地回到自己的房问,走上楼梯的时候,却看见了个绝对不想惊动的纤弱身影。

    [妈妈]凌卫愣了一下,帅气的眉毛内秀地收敛了一下,[我吵醒您了对不起。]

    [妈妈本来就醒了。幸了这样,不然连你回来了都不知道。凌夫人慈爱地走过来,打晕着在军校里待就

    是一年的人儿子,带着责备的语气,[凌卫,你这个孩子,老是把妈妈当成外人一样,这样让妈妈很不好受。

    [不是的。]凌卫的脸上参杂着感动和些许不安,语气温柔地解释,[妈妈,我只是不想把您吵醒,太晚了。本来打算明天早上就来陪妈妈聊天。你看,我接到军校放假十天的通知,立即就收抬东西赶回来了呢。对了,妈妈为什么这么晚还没睡]

    [被人吵醒了啊。]看见收养的长子日益英俊的脸上,又出现如同孩时的愧疚不安,凌夫人立即怂笑着说,

    [不是被你,是被凌谦那孩子吵醒的。]

    [凌谦他回来了他的军校也放假]

    提起这个,凌夫人不由想起了二儿子的头疼事,低声叹气,[这个孩子,如果有你这个哥哥三分之一的听话孝顺就好了!]

    [怎么了]

    [被开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