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38

作品:《娇养

    我小的时候好骗,任你胡来,现在你还骗我,还胡来。我打你,打死你,让你骗我生孩子!”

    他把她一放,身子转正了,脸渐渐沉下来,她还在嚷嚷不休,过一会他只说:“爹最近身体不太好。”

    明明他只说了一句,为什么她就静下来了?是的,她知道,有两次见着盛昌,眼圈都是红的。钟家人对她好吗?扪心说,好。她把手放到肚子上,他一手轻轻按在她的手背上。

    好。

    那就好吧。

    —————小生命的分割线—————

    章一一遍遍告诉自己,他长他的,你什么别管。但眼看肚子一点点鼓出来,心情又开始复杂了。一复杂她就开始使小性了。她现在拽啊,是钟家的重中之重啊,连钟父都表了态。前段时间还闹着要上学,这下,自己也不好意思去了。学校方面的事自然轮不到她操心,她现在每天做的事就是养。其实这是不好的,越养越娇,越娇越养。你看她靠在床上,两腿分开放,怀里抱着大枕头,边捞旁边的水果拼盘吃,边看星际宝贝,看到一处,手指头还放嘴里,只顾眯着眼睛笑,也不知到底是酸的,甜的,还是乐的。

    他走过来说:“别看了,眼睛该休息了。”

    她也不说话,拿小下巴望着他,颇趾高气扬。她不听,你就再说,再说她就不高兴了,不高兴夜里就闹腾了,白天她精神头是养足了的,因此闹起来着实让人伤脑筋。这还是开头,以后还有得受。

    说起来,她这只简直是幸福得冒泡,多少人在怀孕初期过不了孕吐这关,她就没事,整天大吃大喝。人说酸儿辣女,她是酸的也吃得开,辣的也吃得嗨,你说她怀的是什么东西?她自己也是知道的,有次还跟他说:“不会是一男一女吧。那长起来,还不把我肚子撑破了。”

    孕妇也需要适当运动。她现在就是犯懒,还不是宠出来的。没显怀就这样,以后肚子大起来那还了得,连走几步路都要他陪着。他能怎么办,陪着吧,以前是娇养一个,现在是两个,说不好……还有第三个。

    番外二三事(3)

    其实早知道怀着的只一胎,她既在嘴上说,谁知道是不真的想要双胞胎,甚至龙凤胎。现在还看不出男女,她就一天到晚瞎琢磨。刚知道怀孕那会,两个人是别扭了一阵,现在好了,怎么正常怎么来,成天叨唠着男孩儿女孩儿啊,男孩儿叫什么,女孩儿又叫什么。她把汉语词典翻出来了,还有高中全班订购的古汉语辞典,这还不够,问他:“你有‘康熙字典’不?”

    “没有。”凑过来问,“看中哪个字?”

    她正翻难检字表呢,叹气说:“可算知道我为什么叫章一了。”因她自己名字简单,所以总想起个复杂的,还要外形好看的,叫起来响亮的,最好起码多数人是认识的。把字典往他手里一塞,说:“我不管了,紧费脑子。”听听她这是什么话。(作者:俺也讨厌起名字!= =)

    突然又想起来问:“为什么……要叫你醒山?”她早就想问了,心里不舒服,是非常不舒服,因为叫起来仿佛是另外一个人的独一无二。

    他看她一副要抓小辫儿的模样,淡笑着说:“是很小的时候,学古人命字。我母亲是萧山人,为纪念母难,我就给自己命了这个字。其实命字是挺讲究的,那时候哪里懂,后来弃而不用了,偏偏有人喜欢,一直叫到现在。”

    她撅起嘴,脸色相当难看,气鼓鼓说:“我知道那人就是凯旋。”突然转身跨到他腿上坐着,“我不喜欢这两个字。”红嘴唇贴上他的,喃喃说:“也不喜欢她这么叫你。”他啄她一口,“嗯。”她不满意,“下次她再这么叫,不许你答应。”他笑着看她,不作声。她半撒娇半威胁,“好不好,好不好?”她其实很难得有这么明显醋意的,他一把搂住了,抱起来,半扛在肩上,疾步往卧室走,她重心往下坠,出拳打他的背,他拍拍她的屁股,“好!”把她放在床上,错开身免得压到她,吻上去,她主动伸小舌头到他嘴里,香丁与唾液,濡湿与纠缠。分开来,他手指揉着她的唇,“好不好,好不好?”她笑起来,小眼神之傲娇,之勾人,也拍拍他的屁股,吐出香香的字:“好。”

    爬到他身上,替他解开,用手握住了,套一套,要笑不笑地看着他,慢慢低下头,送进嘴里,滑腻腻的小舌,一经舔上去,那嘴里的愈昂了头,张了眼,眼子泌出东西了,如龙头上透明的一颗珠,勾在舌尖,混在银丝液里缱绻,最终吞下去。他捧着她的头抬起,吐出嘴里的一根擎起来,粗而壮,热烘烘上头裹着亮晶晶,散着气丝丝。从确诊过后,他克制下来了,头三个月,实在想了,她就用嘴,她技巧差,力道也输,往往到最后都是用手才出来的。可今天明明才开始。他坐起来,只是抚她的脸,那眼神……竟然有点委屈的。她躺下来,说,别压着宝宝了。他一声不吭,附上来,探手往她下面摸,桃源口涓涓,伸进两指,滑而湿,仿佛无数小吸盘。哪里还忍得住,一点点捣入,密而无隙,洞深而窄,根入,是主非客,旧径重开。那蓬门户,粉嫩贝,珊瑚珠,销魂 洞,湿声潺潺,那迷离眼,藕莲臂,耸云峰,樱桃口,娇喘吁吁。两腿间,是娇恩客细柔抚慰,还是红头将军披甲伐挞,软酥酥承载着他,湿这两片芳草,溅这一榻琼浆。真个冤家阿,滑唧唧同你难舍难分,我洞中有蜜,纠缠你这一刻,世上便已千年,怎道不销魂。

    中途换过两次姿势,因为她说累,他顾及她的身子,不敢压着她,不敢用力,不敢太快。她今天水特别多,特别容易兴奋,一声声叫得也美,真想就这么一直爱她下去。埋着,她那里愈发娇气,不敢顶着她, 退出来一点,仍锁着。她嘘嘘啜着气,被疼过的身子粉嘟嘟,窝在他怀里,餍足了,软绵绵打个哈欠,真正娇儿无力啊。搂着,还心肝宝贝的唤着,亲着她,就这副娇到极致的摸样,叫他怎舍得放手啊。轻轻拍着,以为她睡着了,突然笑嘻嘻张开眼。问她笑什么,她又不说。多问了几次,她说了,还有点不好意思,“我想起一个笑话。然后就想……我们这样,宝宝到底知道不知道。”他咬一口她的鼻子,“小坏蛋。”她扭一扭,“你还不出去。”他狠狠咂她一口,“好容易进来,不出去。”轻轻一顶,“想不想他?”她笑着不说,他又一顶,“嗯?”她将下面一收,“她想。”他疼出一个妖精啊,清纯容颜,轻启口,说出的竟是这样的放荡话,偏偏是他爱听的。他作势要再来,她连忙讨饶,“别啊,真没力气了。”

    两个人蔓藤一样缠着,身下一塌糊涂,仍连着,密不可分。她这段日子,说骄横都不足为过,难得有现在这么乖巧的日子。说来,这怀孕的日子也实在无聊,他说请同学来陪她,她赶紧说不行,让同学知道了,她以后丢脸丢死了,他也就没再提。以前有兴趣的,什么都不想做了,倒能一心一意的看书了,只是看完一本就要问些稀奇古怪的问题,他有时候还真没办法。加上跟盛昌的感情愈好了,学得那叫一个精,一般的手段还拿她不住。

    似乎……折腾他成了最大乐趣,有时候睡到半夜,就开始嚷,我想吃什么了,我想吃什么了,推说明天,她还不肯,就闹你。头疼不已,想法子替她搞来,一看,小女人趴在他的枕头上,睡得呼呼正香。他就是有千万分浮躁也生不出一句抱怨来,纵然有半句,见着这样的安谧,还能说什么呢。

    还离不得他,这一点倒愈发像个孩子了。软软一团黏在他身上,就扒不下来了,跟他混到公司去。种种她没见过的,可算是有兴趣了。在他办公室里玩,无聊就玩游戏,有时候什么都不做,就是看他,被他发现了,也不躲不避,嘻嘻一笑,小虎牙露出来,心就被一戳。是他宠出来的,就这么一辈子宠下去了。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