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18

作品:《京华烟云之木兰

    “牛少爷,好久不见,没想到能在这儿遇见你。”

    “呵呵,介绍一下,我旁边这位是好朋友莺莺,今天是陪她来看蜀绣的,不知姚小姐是这家店面的?”牛同义指着店面说道。

    “原来是莺莺小姐,你好,这家店只是木兰闲来无事所管理的,还望莺莺小姐以后多多光顾哦。”莺莺?传说中的那位交际花,木兰恶寒不已,再次为牛同义的剽悍折服!

    谁都知道他和那些交际花关系良好,但都是私底下说的,这位倒好,自己公然的承认了,虽然说流落风尘的女子都有自己的逼不得已,但木兰对面前这位莺莺,始终是没有好印象。

    “姚小姐客气了,早就听闻姚小姐的美名,今日一见果然漂亮大方,难怪会闻名整个北京城的权贵阶层。”莺莺也客气的说道。

    对于这种话,木兰也只得笑笑作为回应。

    “羽毛画?这倒是稀奇了,我这俗人可只听说过水墨画,不知道这羽毛画是怎样的?不过看着倒还很漂亮,挺吸引人的。”牛同义在店里转了一圈,评价道。

    “羽毛画只是一种民间艺术,牛少爷不知道也很正常,若是牛少爷喜欢,木兰可以做东送牛少爷和莺莺小姐一副。”拿了画就滚吧,木兰心中的小人咆哮道。

    “那就谢谢姚小姐了,我想我们家,也只有怀玉能够欣赏。”牛同义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木兰嘴角抽抽,合着您还真有自知之明啊。

    好不容易摆脱了牛同义,木兰有些疲惫的回到了姚家,哪知道家里还有一个大大的惊喜等着她。

    “嫁给平亚大哥?!”木兰惊讶的叫出声,神色已经趋近于呆滞了,她只知道京华烟云中木兰和曾荪亚有过关系,怎么现在还冒出曾平亚了?不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平亚大哥貌似是曼妮姐的吧?

    意外的惊吓让木兰觉得人生真是充满各种刺激!

    “是啊,曾太太亲自上门提亲,甚至都向我们下跪了,说是白云庵的师傅说了,冲喜能够挽救平亚一命,若是单纯的结亲,你爸爸和我都能想办法拒绝,可是事关平亚的性命,曾家又有恩于我们,你爸爸和我,是真的不知怎么办了。”姚太太也是满脸的苦相。

    要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一个没有多少日子的人,他们也舍不得啊。

    “冲喜?爸爸,妈妈,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冲喜一说,平亚大哥呢?他也同意吗?他不等曼妮姐姐了么?”木兰只觉得额角青筋直冒,这都什么跟什么,所以说封建迷信害死人,太可恶了,什么冲喜,若是她真的和平亚大哥结成一对,那绝对不是喜,而是悲了。不行,自己一定要想个办法把这件事解决了。

    “这事儿平亚还不知道,主要是曾太太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对平亚说,至于曼妮,已经和曾家失去联系好几个月了。”姚太太叹气道。

    “就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吗?”木兰内心焦急万分,这事情一点都不科学,对平亚大哥的病情也没好处,做这个牺牲不值得啊。

    “木兰,你和白少爷的关系如何?”一直沉默着的姚老爷突然出声道。

    木兰一怔,白字诺?

    作者有话要说:电脑坏了,借用的同学的,泪奔~~~~~~~~~~~~~~~~~~~~~~~

    23

    23、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

    “子诺?为什么这么问?”怎么又和子诺扯上关系了?

    “木兰,爸爸不是不知恩图报,只是你我都知道,曾太太希望你进门冲喜救平亚,本就是不正确的想法,咱们不能愚昧的做出这种牺牲,你和白少爷从小就相识,能不能用他来挡一下?”至于曾家,就只有他姚思安来报恩了,哪怕是散尽家产,也绝对不会让自己有愧于曾家。

    “这个,我和他的关系,应该还没到那种要好的地步吧。”木兰有些尴尬的说道,用子诺来做挡箭牌确实很不错,只是她如何开这个口啊?

    姚思安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一下木兰的神色,见木兰确实不是因为害羞而不承认,心中有些犯难了。

    北京城的朋友圈子里都在说自家女儿和白子诺的事情,怎么看木兰的神情似乎是根本不知道啊?难道真的是谣言。

    这可不好办了,此时此刻,姚老爷万分期望传言是真的,至少白子诺比较健康不是?

    “那可怎么办,难道我苦命的女儿真的要随着平亚陪葬吗?”眼看着最后的希望都破灭了,姚太太心一慌,一阵眩晕袭上,差点摔倒,好在身后的丫鬟急忙扶了一把。

    “太太!”

    “夫人!”

    “妈妈!”

    将姚太太扶好坐在椅子上,木兰担忧的道

    “妈妈,怎么样?感觉好点没有,您别担心啊,办法是人想出来的,千万别气坏了身子。”大不了不要这张脸,让子诺帮一下罢了。(木兰放心,你家子诺会很乐意帮这个忙的。)

    “是啊夫人,先深呼吸,慢慢吐气,对,再来一次……放松……”

    见姚太太慢慢的平静下来,姚思安和木兰同时松了一口气。

    “妈妈,保重身子要紧知道吗?若是为了女儿的事情伤了身,那女儿可是万死难辞其咎了。”蹲在姚太太面前,木兰轻声说道。

    “是啊夫人,凡是看开一点,车到山头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咱们的木兰连生死大劫都过了,难道还怕这一次的劫难,曾家的恩情确实不容咱们拒绝,可是凡事都得讲个理吧,木兰若不愿意,曾太太也强求不了去,再者,还有平亚呢。”

    “爸爸说的对,妈妈,平亚大哥那么喜欢曼妮姐姐,是不会答应的。”木兰也加入劝说的行列。

    “可是平亚他会知道吗?”以曾太太的个性,八成是想生米煮成熟饭。

    “妈妈,放心好了,我已经告诉荪亚了,有他在,平亚大哥不知道也会知道的。”才回家的莫愁只听到后面几句话,便知道他们在讨论什么了。

    “莫愁,你去找荪亚了?”木兰微微皱眉,若说她和平亚的事情荒唐,那莫愁和荪亚的事情就是木兰更担心的了,毕竟她和平亚大哥的事情只是曾太太一人热衷。

    “是啊,他们家那么过分,我当然要去教训曾荪亚一番了。”莫愁扬眉道,然后神采飞扬的坐在另一边的椅子上。

    莫愁好像,一直都是充满着活力。

    “莫愁,女孩子家的,什么教训不教训,你就不能安静点。”姚太太习惯性的揉揉额角,对于这个二女儿,她实在没什么好说的了,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变得成熟稳重起来。

    “妈妈,你别整天的说我,难道女孩子就不如男孩子吗?我为什么不可以教训他?大家都是生而平等的,女子一样可以撑起半边天……”

    “呃莫愁。”木兰打断莫愁的话语,笑道

    “上次你不是问我店铺的事情吗?今天姐姐已经开张了,里面有很多漂亮的羽毛画,什么时候感兴趣记得去看哦,还可以带着你的朋友一起来,姐姐绝对给她们打折。”木兰汗颜,知道自己在做此地无银的事情,不过她实在不想看莫愁又顶撞妈妈,徒惹妈妈生气了。

    虽然,莫愁的想法也不见得全错,总之,这只是新一代与老一辈的思想冲突而已。

    对于木兰的转换话题,莫愁暗暗翻个白眼,却还是顺着梯子向下道

    “好啊,到时候姐姐可要大出血了。”

    “这可没关系,老板是秀珠。”木兰笑,反正那位也不是缺钱用的主。

    “白家的小姐?”姚思安出声问道,白秀珠几人和木兰交好的事情,他还是知道的。

    “嗯,前几天秀珠从国外回来,央我帮忙的。”木兰淡淡的解释着。

    “原来如此。”姚思安点点头,和白秀珠合作,他可不怕木兰会有什么危险。

    “白秀珠,就是那个总长的妹妹?”白秀珠出国了好几年,姚太太已经记不起模样来,印象中是个美丽漂亮的千金大小姐。

    “是啊,他哥哥是总理金铨的学生。”木兰补充道。

    “木兰,和他们往来可要小心些,咱们家可惹不起那些人。”不说白子诺一家在军方的影响力,就是白雄起的总长地位也不是他们这种平民百姓惹得起的啊。

    “母亲放心,木兰知道的。”

    “其实我觉得倒没什么,前几天和红玉去白云庵,还遇上了那个七少爷呢,虽然游手好闲了点,但也不是那种横行霸道的人,其实上流社会还是有讲道理的嘛。”莫愁出口道。

    “游手好闲?不得了了,咱们的莫愁小姐也知道这个词。”姚太太揶揄道。

    “妈妈。”莫愁跺脚。

    “呵呵……”

    众人被莫愁的窘样逗笑了,沉重的气氛终于轻松了许多。

    回到房间,木兰想了想,开始给白子诺写起信来,不为什么,只是想发泄一下心中的郁闷罢了。

    若是将这种乌龙的事情告诉秀珠,八成会被那个无良人士幸灾乐祸。木兰咬牙想到。

    只是木兰没想到,她的这封信,几乎是让某人火烧火燎的赶了回来!

    曾家

    “妈,你真的打算让大哥娶木兰,这太荒唐了。”赶回家的曾荪亚第一时间在大厅找到了曾太太。

    “唉哟荪亚,你这是做什么,有什么话好好说,这么急的脾气做什么。”一见荪亚的脸色,桂姨赶忙拉着荪亚坐在下手的位子上,心中则在纳闷荪亚话中的意思。

    没有理会桂姨的话,荪亚继续看着念着佛珠的曾太太。

    “妈,大哥喜欢的是曼妮,不是木兰,你以恩情要挟人家,说不过去啊。”

    “为什么说不过去?”曾太太终于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的小儿子。

    “他姚思安的两个女儿,若没有你爸爸的出手相救,早就不知道流落到何方了,今天只是我们曾家要救平亚的命有求于他们,他们不该帮忙吗?”

    “那不是帮不帮忙的问题,妈,冲喜一说,谁能保证有效,你这样做,不是葬送了木兰一生的幸福吗。”曾荪亚的火气又开始上涨。

    大哥的病只能靠药品医治,这些年来姚家也出了不少力,现在为了一个尼姑的话,而强行要求人家将女儿嫁过来守活寡,别的不说,以后曾家还有什么脸在外面混啊。

    “幸福?什么是幸福?荪亚,木兰嫁到我们曾家,我会将她如亲生女儿般的对待,将来也会让她掌权曾家,这样的优待,我们哪一点对不起他姚家?”

    桂姨一听,心中咯噔一跳,不行,以后曾家的大权落到木兰手里,还有她的地位可言吗?这事一定要求求老爷。

    “妈,木兰和大哥只有兄妹情,怎么能组建一个家庭?”

    “为什么不可以,感情是慢慢培养的,我和你爸爸不都是这样过来的。”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兴你们那一套吗?”荪亚急的大叫

    “算了,我还是告诉大哥吧,和妈你还真是很难沟通。”说完,曾荪亚转身就走。

    “站住!”曾太太站了起来

    “你想害死你哥吗?他可是你的亲大哥。”曾太太厉声道。

    “我只知道,这件事情瞒着大哥,才是对不起大哥。”荪亚顿了一下继续走。

    “我叫你站住!!”

    “荪亚。”桂姨也拉拉荪亚的衣袖。

    “什么事情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刚回府的曾文璞皱眉道。

    “老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