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38

作品:《城池【+番外】

    深入你个头。

    顾望悠恨不得一脚踹焉儿宋卿书的小弟弟,偏偏今天月色正好,某人化身狼族,三四下就把顾望悠身上那几片破布扯得粉碎。

    顾望悠连连抽气,不知是因为酥麻的触感还是某人粗鲁的举动:“我的衣服!我以后还怎么穿啊?!”

    “唔。居然还想穿。”宋卿书埋在顾望悠的肩头低笑:“以后我帮你买便是了。”……

    那天之后,顾望悠发现自己突然变成了七仙女的命,洗完澡常常找不到准备浴衣,只能含恨含恨,心有不甘的穿上某人友情提供的:c字裤,高跟鞋。护士帽等等等等。

    番外三:七奶奶

    宋家新添的boby叫宋君千,是个男孩,顾望悠打算以后再生个宝宝,就叫宋君里。

    宋君千里,必有一爱么。这么难听肉麻钮口的名字也只有顾望悠这个没文化的取得出了,偏偏这个还摆不准自己的位置,天天拽兮兮的牵着自家孩子在钟女博面前显摆那点浅薄的墨水,把钟琴打击得呦——分明欺负她还没搞定方四,额,不对,是没被方四搞定。

    宋君千小朋友遗传了爸爸的高智商,高鼻梁,双眼皮,薄嘴唇等等等等,顾望悠揪着儿子的脸看来看去,郁闷啊:“那我提供了什么呢?”

    “子宫。”钟琴言简意赅。

    顾望悠被打击的倒地不起。

    宋君千小朋友非常的讨人喜欢,看见美女姐姐便说人话,看见臭男人就说鬼话。

    每逢家庭聚会,宋君千小朋友皓齿一展:“钟意姐姐好。”又掉砖头对着江哲麟:“江叔叔好。”宋君千扑过去抱住钟琴的小腿:“干妈我好想你啊。”接着又负手大量着方四:“那个啥,我就不打击你了,居然追到了我干妈,你可要惜福啊!”

    方四抓狂:“惜福,你这兔崽子跟我说清楚,到底什么叫做惜福?”

    宋卿书弯腰把儿子扛在肩上:“不好意思,我儿子智商比较高,如果运用了某些你不明白的高级词汇,请勿自卑。”

    宋君千笑的快滚倒,一手搂住爸爸的脖子,一手和爸爸偷偷的记了下掌。

    当然父子关系也不总是这么和谐的。

    最近两父子就搞得有些僵。

    起因是某天深夜,宋卿书把睡得死死的宋君千小朋友搬到房间里的那张小床上。

    其实,宋君千小朋友有自己的卧室,在主卧也有自己的小床,偏偏喜欢横在宋爸爸和宋妈妈中间cos电灯泡,美其名曰:“要是巴巴欺负妈妈呢?”

    顾望悠为儿子掌握的另一个高级词汇“欺负”,提心吊胆了大半个月。

    儿子口中的“欺负”该不是那种“爸爸打妈妈pp的欺负把?”她忧心忡忡的把这段话转述给宋卿书,却见宋卿书微笑着伸过手来纵火:“那种打pp的欺负,是不是这样?”

    于是就出现了,宋爸爸把宋宝宝搬到另一张床上的景象。

    宋爸爸打屁股正打得起劲,打得king size的床也咯吱咯吱的响,忽然听到自家儿子大喝一声:“妈妈!”

    声音之凄惨之尖利之撕心裂肺导致宋妈妈一脚把宋爸爸踹到了一边,飞也似得奔向自己的宝贝儿子,却见儿子正皱着小鼻子,嘴巴一砸吧一砸吧,睡得要多香有多香。

    尽管如此,宋爸爸还是悲剧了,欲求不满也就算了,之后还被送妈妈们逐出主卧,宋妈妈大义凛然的把腰一叉:“要是儿子真醒来了怎么办?要是你控制不住自己怎么办?,,,呸,我能控制不住我自个儿?”

    可怜的宋爸爸,香香软软的老婆亲不的碰不得,真是叫人肝肠不断啊,只能发展非正常地点的夫妻运动,比如说在电梯里,浴缸里啊,偶尔也去一下厨房撩撩自己老婆的围裙。

    艰难啊艰难,想当初宋爸爸攀登科学的高峰时,也没有这么艰难过。

    宋爸爸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某个阳光充沛的下午,宋卿书把宋君千勾勾手指:“过来,咱两谈谈。”

    宋君千一吸溜鼻涕,绅士的抽过胸前的小方巾在嫩嫩的小鼻头上摁了摁,才小大人死的拖了条板凳坐在宋卿书面前,两只手放在膝盖上,要多有范儿有多有范儿。

    “儿子,你是男子汉吗?”

    宋君千用力点点头:“是。”

    宋卿书眼里光芒一厉:“男子汉会缠着妈妈一起睡,会天天腻在妈妈胸口上吗?”

    宋君千的小粉嘴张了半天,才委屈的摇摇头道:“,,,不会。”

    宋卿书很眼熟“知道怎么做了吗?”

    宋君千扁着嘴,很不情愿“知道了.”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连一言为定这样的高级词汇,宋家宝宝也掌握得妥妥的。

    是夜,顾望悠洗白白擦香香,跨出浴室之后,居然见着自家男人穿着青色的睡衣,胳膊里夹着一个枕头,袖子半挽到肘部,用和自家儿子一模一样的漂亮眼镜委屈的瞅着自己:“老婆,今天我们一起睡……”半天才不情愿的补了一个“吧”字,形成了疑问句。

    顾望悠不理这个老色鬼老不正经老来风流,一双大眼睛四处搜寻:“千千呢?”

    宋君千从门后探出个黑漆漆的脑袋“妈——妈——我今天自己睡。”

    这小嗓子,都快哭了。

    真可怜。

    可恶的宋爸爸。

    最高兴的是宋爸爸,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甩上门就把自己老婆结结实实的压在床上,利落的去除了宋妈妈的上衣,在宋妈妈线条诱人的胸脯上吮啊吮。

    还没吮够呢,猛地就听到咣当一声,宋君千小朋友又杀将进来,一脸鄙视又高傲冷艳的表情:“爸爸,你才不是男子汉呢!不单要和妈妈一起睡,这么大了,居然还要七妈妈的奶!”

    会高级词汇的宋小朋友,友情提醒一下,不是“七奶”是“吃奶”

    宋爸爸居然敢七宋妈妈的奶!

    天理何在啊!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