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47

作品:《穿越射雕之东邪恋

    翎一脸忧郁状的等着云若风给他解惑

    云若风眯了眯眼,慎重的思考两秒后,终于开口

    “所以事实告诉我们,出来混的,都是要还的,我们都需要和谐。暴力是要不得的,还有那啥啥也是需要严厉打击的,绯翎是好孩子,要学乖知道不,你家哥哥说江湖危险,叫你早点回家吃饭。”

    绯翎汗!

    黄药师高深莫测。

    众人——默!

    “咳咳```”曲灵风干咳两声,打断由云若风引起的诡异场景,再不屑的看向裘千仞

    “裘帮主所言差矣,《武穆遗书》是岳王爷所著,里面大多是破金要诀,什么时候成了你铁掌帮的私人物品了,而且在下所说不错的话,那边的公子,就是完颜康小王爷吧,难道裘帮主是打算着要将此书赠与金人,还请裘帮主想仔细了,荣华富贵当真比国家大业来的重要?”

    “哼,小子无礼,老夫有那么说吗?老夫和小王爷只是志趣相投,邀请小王爷在铁掌帮玩两天而已,断没有你所说之事。何况,此间还有欧阳先生相陪,以小子之言,欧阳先生也是依附大金之人?”裘千仞哼声辩驳道,不紧不慢的将事情的矛头引向欧阳锋,曲灵风是黄药师的徒弟,自己实在是不宜与之不快太多,将欧阳锋牵扯进来再好不过,此处,也就只有欧阳锋还能和黄药师对抗。

    欧阳锋冷冷的看了一下裘千仞,却也不反驳他的话,只是将蛇杖在地上重重一击,气劲有如实质的攻向裘千仞。

    “唔```”裘千仞闷哼一声,身形倒退一步,脸色难看的看向欧阳锋。

    “欧阳先生这是何意?”

    “黄老邪我自是要对付的,却不是你这般小人能够算计,做好你自己的事,否则,你要找死,难道我还会手下留情。”说完,便不管黑着脸的裘千仞,而是皱眉看向黄药师。

    “也罢,今日你我仍旧没有分出胜负,我自是不能从你手中抢夺《武穆遗书》,如此,黄药师,我们就此别过。”言罢,竟是一手抓起完颜康,一手抓起欧阳克,飞身离去。

    裘千仞见状,自是大恨,却也无可奈何,只好对黄药师一行人拱手道

    “裘千仞也是被大金六王爷逼迫,不得已而为之,几位想要的东西已经到手,还请几位高抬贵手,饶过我铁掌帮上下。”不得不说,出来混的,或多或少都研究过《厚黑学》的祖宗,裘千仞能将铁掌帮发扬光大,与他自己在江湖上的识时务是分不开的。

    诚然,现在的裘千仞是有狂妄的资本,可是,在面对着比他更厉害的高手时,如黄药师等人,他却会选择最明智的做法,那就是避其锋芒。往往这类人,都不会有江湖上那些不知变通的所谓大侠们所坚持的尊严。

    对于裘千仞所想,黄药师自是心中明白,若是通常情况下,黄药师还当真不会和他多做计较,可是不幸的是,裘千仞得罪了黄蓉并伤了黄蓉,对于护短的黄药师来说,这是不可原谅的。因此,不幸的裘千仞再次被拍飞,狂吐鲜血若干。

    “这当是帮蓉儿所讨的利息,将来的恩怨,自当是蓉儿与你清算。”黄药师漠然的说着,然后看向曲灵风怀中的黄蓉,道

    “蓉儿意下如何?”

    “如此甚好,蓉儿自己的仇```当然是蓉儿自己报!”黄蓉勉强提起精神,回答了黄药师的问话,爹爹不喜欢弱者,而自己,也不愿意当弱者,这一次着了裘千仞的道,还要怪自己太过大意了。

    “不错。”黄药师满意的点点头,牵着云若风的手,带着众人离开了铁掌帮。

    裘千仞面色阴郁的看着黄药师一行人离开的方向,恨恨的咬牙道

    “东邪黄药师,莫要欺人太甚。”

    回应他的是一个巨大的黑影,裘千仞吓了一跳,待回过神,那个黑影已经落在地上砸出一个坑,伴随着还有呜呜的痛呼声

    “裘千丈!”裘千仞恨极道。

    ```

    却说这边,黄药师带着云若风几人出了铁掌帮,便找了一个清净的所在,为黄蓉疗伤了,云若风虽然不乐意,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在他看来,小魔女这次纯粹是自找的,没事偷偷的跑出桃花岛,还在海上闹失踪,累的师傅跟着担心了那么久,现在又好死不死的受个重伤,让师傅为她费神。

    真是不可爱,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女大十八变?还是传说中的女生外向呢?不过小魔女你最好不要太出格,否则,师傅看在师娘的份上容你,我也不会容你,没有人比得上师傅在我心中的地位。

    黄蓉是在一阵疼痛中醒过来的,受了裘千仞十成的掌力,即便把命保住了,苦头也会遭受不少。

    “嗯```”难过的低吟一声,黄蓉勉强睁开迷蒙的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僻静的小屋,粗布的窗幔,昏暗的灯光,一看就知道这是临时找到的地方。

    “醒了?”淡漠的声音响起,黄蓉有些艰难的转头看去,一袭青衫,飘逸的气质,俊秀的面容,如寒星的双眸,不是自家爹爹又是谁。

    “爹爹```”黄蓉的声音有些哑,看情形是才苏醒没有喝水的缘故。

    伸手倒了杯水递给黄蓉,黄药师暗叹,总归是自己宠了十几年的孩子,即使是失望,还是不忍她受苦```但是阿蘅,我能做到的,只有如此了。

    想到这里,黄药师的眼中划过一抹不知名的流光。

    黄蓉有些忐忑的接过水喝下,有了水的滋润,嗓子好了不少,但是提着的心还是放不下,现在的爹爹,给她的感觉好奇怪,仿佛```下了什么重大决定似地要和自己说什么,直觉的,她不想知道。

    ```

    屋外,万籁寂静,云若风斜倚在一棵大树上```发呆```

    “云贤弟```”郭靖轻轻的唤了一声,就怕吵到了黑夜中的精灵。当然,郭靖不会知道精灵是什么,但是他却觉得,此时的云若风,真的好美好美。漆黑如墨的长发披散在双肩,在夜风的吹拂下飘飘荡荡,画出一个个美丽的弧圈,漂亮美丽的脸上一派闲静淡然,那双闪耀着星光,令人惊叹的凤眼微微阖着,让人不忍去打扰却又受不住这个诱惑的想要说点什么```

    事实上,郭靖确实唤出声,话音刚落,就是无尽的懊恼,该死的,自己怎么能打扰到云贤弟呢?这下云贤弟讨厌自己了该怎么办?

    “什么事?”云若风面无表情的睁看眼,淡然的看着有着苦恼的人,哟呵,真是难得,木头呆子也有心烦的一天?

    “呃```”郭靖结舌,他只是想和云若风说点什么而已,可是现在这么被云若风不眨眼的盯着,却只感到窘迫和局促,感觉无论做什么,都是不对的。

    “没事?”云若风挑眉,和着你是在耍本公子玩?云若风的眼神有着危险的光芒。

    “不是。”郭靖赶忙否定到,他是笨,但基本的危机意识还是有的,他可不认为刚刚那几乎是实质的杀气只是吓吓他而已。

    黄药师是东邪,云贤弟是被东邪宠着长大的人,郭靖再老实善良,也不会傻傻的以为云若风是多么有耐心,脾气有多好的人。

    在和蓉儿以及云贤弟的接触中,郭靖明白的知道,云贤弟除了面对黄岛主有着超乎寻常的耐心,其他的人,还是不要去挑战那个底线了。

    “云贤弟,黄岛主和蓉儿已经谈了很久了,怎么还不出来?”自黄蓉醒后,黄岛主就进去了,到现在都还没出来,郭靖有些担心了,倒不是说担心黄药师会对黄蓉做什么不好的事情,而是怕他们父女两因为自己又吵架。

    “哼,难道师傅还会为难小魔女。”云若风冷哼一声,郭靖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师傅要和小魔女谈什么连自己都不知道,他来问我做什么?

    虽然以云若风的精神力,只要他愿意偷听,还是能够偷听到的,但是云若风却不会那样做,他爱黄药师,同样也尊重黄药师的决定,师傅不要自己知道的,自己就绝不好奇。

    尽管,心里实则很是烦闷。

    “云贤弟你误会了,我是想说```”

    “师傅!”云若风兴奋的语调打断了郭靖想要解释的话语,眼眼睁睁的看着云若风飞扑进黄药师的怀中```虽然早就知道他们师徒的关系很好,可这也太好了点了吧!一般的师徒,哪有随便搂搂抱抱的?

    即便那两人站在一起很是美型,可是```郭靖在脑中想了一下自己扑进大师傅柯镇恶怀中的场景,着实被自己雷到不行```

    “师傅你们谈完了吗?”云若风撅嘴抱怨道,很显然,小心眼的他还在为自己是被排除在外的情况感到委屈。

    “你啊。”黄药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即便知道这小子是故意泛委屈,心里还是心疼了一下。

    “放心吧,该说的师傅都说了,以后蓉儿选择走的什么路,都是她自己的责任了,毕竟,为师不能左右她一辈子,所以```”黄药师扫了郭靖一眼,眼中有着不悦,却也没有再阻止他和黄蓉在一起的意思了。

    “所以以后师傅只会关心风儿一个人了么?”云若风笑得眉眼弯弯,将话题转了过来,原来师父是去告诉小魔女真相来着,这样挺好,以后师傅就是他一个人的了。

    “是啊,以后为师就陪着风儿游山玩水,看遍这天下万般风景。”黄药师宠溺一笑,将云若风揽入怀,偌大个天下,自己最在乎的,也不过是怀中的绝世少年。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期末考终于结束了,容雪雪欢呼一声,真是不容易啊!

    这篇文章的正文大约就是这样结束了,后面还有一些小番外,这两天要乘车回家,因此更新什么的也不定,雪雪万分抱歉。

    最后感谢一直支持雪雪的亲,抱住乃们使劲的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