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

作品:《我是如此喜欢你

    日子照旧过着。

    青桐现在大都时间都住在林墨荀那里。学校里偶尔也会见到林墨荀去接顾青桐下课的身影。

    起初,青桐是拒绝的。墨荀也没想那么高调。

    虽然说两人是老同学,可是现在他是学校老师,她还是学生呢。

    这也是师生恋吧

    起因是这样的。两人低调的订婚之后,青桐觉得在自己毕业之前在学校还是要低调点好。

    只不过某天,张楚老师乐呵呵的和林墨荀老师开了玩笑。

    “墨荀,我现在是明白你为什么一回来动作如此神速了。”

    林墨荀不解。

    “顾教授的女儿在我们学校还是挺受欢迎的,刚刚上课,本科部的男孩子送了一大束风信子啊。就你桌上养的这花。”

    林墨荀眉色微动,只是食指轻轻敲了敲桌面。“我知道了。”

    当天晚上回去之后,林教授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你明天在文科楼两节课”

    青桐正在修毕业论文,“是啊。”

    林教授看着她,幽幽的说道,“青桐,我桌上的风信子开了。”某人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青桐瞅着屏幕,敲了敲,又删了删。

    林教授从她手中拿过笔电,“一回来就对着电脑。什么地方有问题”

    “这儿,总觉得不妥。”

    林教授读了一遍,十指快速的敲动着键盘,侧头问道,“这样修一下怎么样”

    青桐直点头,“真是妙极了。我倒是忘了,你也是语文老师的爱徒呢。”

    林墨荀轻笑,“不及夫人。”

    青桐现在也习惯了他的话语,面上虽然做到云淡风轻,可是小心脏还是扑扑的跳着。她也没有在意墨荀刚刚问她的事。

    第二天下课,晓茹和陈璐计划着去学校门口新开的一家川菜馆尝尝味道,刚从教室出来,走到走廊尽头。他们就看到前放似乎有动静。

    “不会那个小学弟又来了吧。”晓茹说道。

    青桐微微皱了皱眉,“走吧。”

    “呦,是姐夫来了。”晓茹热情的喊道。

    墨荀看到她们缓缓而来,一手提着一瓶水养的风信子。最近风信子好受欢迎。这也太明显了。肯定是收到风声了。

    陈璐小声说道,“这消息灵通的。”

    “临时调课,正好也在这里。”偏偏林教授面不改色的说道。“你们有没有安排”

    当然是没安排了。两人自觉闪人。

    墨荀和青桐就这么在众人欣羡的目光中走了。

    林教授这招真是绝。连着几次巧合的下课碰到青桐,两人结伴而行,呆子都明白这两人的关系。

    秀恩爱,将明的暗的对手通通杀于无形间。

    青桐也是聪明人,自然明白某人的目的,她也不说,反正这样也挺好的。

    五一那天,天气出奇的好,晴空万里,微风拂面。

    当林墨荀历经层层考验走进顾家大门,说话声嬉笑声不绝于耳,而他的眼睛直直地定在她的身上,青桐一袭白纱盈盈的站在那儿,美好的妆容,精致的发饰,衬得美轮美奂。

    林墨荀一身白色西装,两人站在一起,顿时让屋里的人移不开眼。

    真是应了青桐先前的玩笑之语:天生一对,地设一双。

    他的嘴揭着笑意,一瞬不瞬地凝视着她,满是柔情。

    “亲一个亲一个”新郎军团吼起来,一时间气氛高昂。

    青桐微微垂着头,林墨荀倾身吻了吻她的脸颊,轻轻说道,“听说数学不好长相佳,青桐你验证了这句话。”

    青桐微微发窘,这算什么吗她且当赞美的话吧。

    陆平安咳了一声,“新郎的悄悄的话说完了吗该吃早茶了。好了,其他人去客厅吃早茶。”陆大哥抬抬手,大家去了客厅。

    肖雨桐端了两碗甜汤,“姐夫,姐,甜甜蜜蜜,早生贵子。”这可是舅妈亲手做的蜜枣花生汤,寓意多好啊。

    林墨荀自然奉上了一个厚厚的大红包。

    肖雨桐乐颠颠的,“我先出去了。”

    新郎和新娘拥有短暂的二人时间。喝了汤,青桐对镜一看,口红快没了,刚要补。某人凑过来,吻了下去。

    一吻结束,口红早就没了。

    青桐轻轻地捶了他一下,墨荀勾了勾嘴角,“我来帮你涂。”

    阳光透过玻璃照进整间卧室,深红的地板上点缀着星锈芒,一室温暖。画面好像定格了一般,美好温馨。

    尽管在两边的亲戚的帮助下,婚礼还是累得够呛。婚礼的仪式走完,接下来就是敬酒了。八十桌的敬酒,一半下来,青桐就撑不住了。好在四位伴郎伴娘很给力。

    墨荀扶着她,“快了,再坚持一下。”

    前方六桌都是两人的同学。新人一来,气氛立马就哄起来。

    “来,大家一一献上祝福。”陈让喊起来。当初他结婚时,他可是没少喝的。

    林墨荀轻轻一笑,“各位,想结亲家的,三思而行。”

    自然有人要打趣的,“你们要是生女儿,他们生儿子的乐了。可要墨荀你和青桐要是生了儿子,那几位已经生了女儿的怎么办”

    林墨荀举着杯子,“现在不是流行姐弟恋吗我不反对。”

    哈哈哈哈

    林墨荀这话一放,老同学都乐呵呵的,“来来,大家一起干了。”

    伴郎张楚真是服了林墨荀了,这招真是高。

    青桐看着墨荀,嘴角微微上扬,轻声说道,“太武断了。”

    墨荀回道,“我逗他们的。”

    青桐:

    秦子执坐在那儿,开席到现在他一句话都没有说。等到新人走过来时,大家都站起来,他就平静的看着她,那双眼就像是倒映在海面的星星,模模糊糊。

    她的脸上满是幸福,她的嘴揭着笑容,这一切都是因为此刻陪在她的身边的人。秦子执举着杯子,林墨荀与他轻轻一碰,两人视线相交。

    秦子执轻轻地说了一句,“恭喜。”

    青桐收到,点点头,转向下一桌。

    敬完酒,青桐终于回了休息室。一双腿都不是自己的了。陆家表姐数来人,说道,“好了,都熬过去了。晚上回去记得用精油泡泡脚,睡一觉就好了。”

    青桐喃喃道,“这就是痛并快乐着。”

    不一会儿墨荀进来,表姐对她笑笑,“青桐喊腿疼呢。”果然就见林墨荀皱了皱眉。这个妹夫真是没话说,她旁观着,妹夫对表妹真是没话说。不过这两人也是相配极了。

    表姐出去,墨荀坐在她的身旁,揉着她的腿,“怎么了还疼”眸光扫过一旁的高跟鞋,他失笑道,“让你换了这鞋子你不听。”

    青桐闭着眼,“一生就这一次,肯定要穿的。手一点,酸死了。”

    林墨荀手上的动作更加轻,他低下头,吻了吻她的额角,喃喃的喊了一句,“青桐,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青桐有些困意,无意识的恩了一声。

    轻轻地将她楼到自己的怀里,一手与她十指交握,一生相伴。

    时间好像回到了那年,她站在讲台上,马尾随着说话轻轻的摇晃着,“大家好,我叫顾青桐。”她弯着眉眼告诉大家,我的父亲是金庸迷。

    他一直记得,那一天。

    九月,高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