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36

作品:《爱与乐的彼岸(出书版)

”    “——裴雅君先生,你怎么跟你小叔一样罗唆。”书璐忍不住说。

    雅君腾出一只手摸了摸鼻子:“我们裴家的男人就是这样的了……”

    两人相视而笑,没有再说话。所谓投缘,大约就是这样吧,心宜曾一脸嫉妒地抱怨:“阿文和雅君三句话不离‘小婶婶’。”

    “你要记得想我们。”雅君忽然说。

    书璐看着他的架着眼镜的侧脸,他没有回过头看她,甚至她都怀疑起刚才是不是他在说话。

    “我会的。”书璐微笑着回答。

    他们到达机场的时候是凌晨零点十分,书璐的飞机将在四个小时后起飞。她叮嘱雅君小心上路,然后独自拉着一个小小的行李箱入了关,她的目的地是纽约。

    书璐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不得不放弃电台主持这份工作,去一个遥远而陌生的国度,这就好像是让她放弃了她曾经的梦想,而试着去成为另一种人。

    她早早的坐在机舱里,透过那小小的椭圆形的窗看着灯火通明的机场,看着伴随她长大的这座城市。当离别的这一刻到来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有多么不舍。

    书璐把耳机塞在耳朵里,随着乐曲默默地流下了眼泪。

    但她很快又笑了。因为她终于懂得了什么是放弃,因为,前方还有家修在等着她。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一日,书璐和家修站在世贸大厦的纪念碑前,仰起头看着天空。那一天的天空是阴沉沉的,人们在广场上举行悼念会,每一位到场的死者家属都会去台上宣读自己亲人的名字。

    在过去的5年里这对夫妻很少提到那一次灾难,但当家修收到了主办者的邀请信时,仍然决定去参加这个大会。

    婆婆在电话里说:“去看看也好,或许对你们有帮助。”

    在过去的5年里,他们尝试着要一个孩子,却没有成功过,医生说,他们都是健康的,问题并不是出在心理上。

    于是他们坚持去看心理医生,尤其是家修,尽管他并不是从大楼中逃生出来的人,但是他亲眼见证了两座曾经被认为是永远不可能倒塌的建筑的毁灭,在那场灾难过去后的最初一年里,他常常做恶梦。而书璐的伤痛,却是家修生死未卜的那48个小时。

    那天纽约刮着大风,八点多的时候,曼哈顿已经开始塞车,他们在好几条街之前就下了车,一路向纪念碑走去。他们面前的空地上曾经竖立着两座高塔,然而高塔在一天之内消失,许多人所爱的那个人也跟着消失了。

    他们在远处站了很久,最后鼓起勇气向那纪念碑走去。很多人高举着遇难者的照片,他们看到了一张张与那些照片相似的脸,也看到了一张张为他们的亲人、爱人骄傲的脸。

    “阿纷……”她脱口而出。

    那个女孩惊讶地看着她,好像认出了她,却又像不认识她。

    “不……我是她的双胞胎妹妹,我叫世纭。”女孩的眼中忽然充满了泪水。

    书璐唯有露出一丝鼓励的微笑。2001年的年底她才知道,阿纷这个留学交换生被交换去了纽约,并且也消失在这场灾难中。

    女孩向她点了点头,快步离开。

    书璐与家修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什么也没有说,却又像说了很多话。灾难让他们觉得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亲人。

    家修又一次抬头看着天空,并不是想从那灰蒙蒙的天空中找到什么,而是不想让眼泪流下来。书璐看看他的侧脸,想象他曾经历的一切。后来她终于明白,当她在忍受着思念他的煎熬时,他亦如此。

    他们站在墙角,闭上眼睛,忽然感谢,自己所爱的人就在身边。

    “你知道吗?”有一天家修对她说,“我常常想,如果没有那场灾难,我们或许不会那么快就明白彼此的心。”

    “但我们总会明白的,不是吗。”书璐靠在他的肩膀上说。

    他们已经搬到了那个中午才照得到阳光的房间,家修不再被阳光吵醒,却依旧早早地醒来,默默地看着书璐熟睡的脸庞。

    “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想问你。”家修说。

    “什么?”

    “我的上司希望我去纽约工作,我告诉他,我要问问我太太的意见。”他看着她的眼睛,没有期待也没有彷徨,只是想知道她的答案。

    “你想去吗?”她也看着他的眼睛。

    “我要去的,是有你的地方。”

    书璐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他,然后笑了:“你还记得,你曾经对我说,是我拯救了你吗?”

    他点点头。

    “实际上,是你拯救了我,”书璐说,“你因为爱我,想要买一本书让我高兴,才离开了那里,所以真正救了你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

    “……”

    “是因为你爱我,而且从来没有忘记你爱我。”她的眼神也变得坚定。

    家修轻轻抚着她的脸,仿佛他爱的这个小丫头,他一直捧在手心的这个小丫头,已经长大了。

    “我看了你走之前留给我的那封信,再看完那封信后,在我内心深处,已经把它当做是你最后对我说的话。我下定决心,即使你没有回到我的身边,我也会靠着那封信坚强的活下去。所以……是你救了我。”

    “……”家修被深深的打动了,说不出话来。

    “这句话应该我来对你说:我要去的是有你的地方。”

    他们再一次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就像那个劫后余生的下午。

    后来,小曼说,书璐看上去并不像是一个肯为了爱放弃的人。书璐只是笑笑,她也曾经以为自己是的,因为她是这么热爱这份工作,也从未想过放弃。但当一段关系中,总要有人选择放弃的时候,她却很高兴那个人是她,因为她终于找到了自己,找到了这个知道如何爱以及被爱的自己。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一日,书店的新书柜台上,忽然默默地多了一本书,书的名字叫做《爱与乐的彼岸》,这是一本关于宽容、信任、放弃、自省以及坚定的书,作者就是曹书璐。

    在书的最后一页有一副彩色的铅笔画,那是一场彩色的婚礼,天空中飘着五彩缤纷的鲤鱼旗,来宾们都穿的稀奇古怪,在等待着即将穿过彩色气球拱门的新人。

    一个小男孩好奇地看着这一页,喃喃自语地说:“好漂亮啊。”他缠着爸爸买了一本,然后心满意足地离开了书店。

    这一天,家修早早地回到了他和书璐在纽约的家,他买了一束花,想给书璐一个惊喜。他把花瓶放在书房里属于她的那张书桌上,左看又看,对自己的杰作颇为得意。房间里所有的家具都是他从上海运来的,书璐说很舍不得这些家具,他却很舍不得这笔国际运费。

    她的书桌依旧乱七八糟,但是在角落上,却整整齐齐的堆着几本书,放在最上面的,就是曾经救了他的那本《哈利波特》。他拿起书,里面夹着一个白色信封,就像是一个书签,但他知道,书璐并不喜欢看英文书。他想了想,微笑着打开信封。

    家修:

    你好吗!

    我很好。

    有时候不知道对你说什么,只有以上简单的这两句。不过当然,今天我还有很多话要对你说。

    妈妈在我临走的那天说,这几年我忽然长大了,我想这都是因为你。你知道吗,你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一个固执、自负、倔强的老头,就像那位不太讨女人喜欢的达西先生。不知道我留给你的印象又是什么,会不会是活泼、有趣、聪明的伊丽莎白呢。哦,你不必回答我,就让我这样认为吧。

    但让我十分惊讶的是,你竟然爱上了我——这个在我自己看来一无所有、一无是处的小女孩。而且,你竟爱地如此彻底、没有任何条件。我想,那就是我一度有点害怕的原因,我害怕自己不能回报同样的爱,我怕你终有一天要失望。

    我想,聪明如你,早就察觉到了这一切,然而你仍然固执、自负、倔强地爱着我,我是被你捧在掌心的宝贝。

    然而爱,也仍然会让人盲目,当执着于爱的时候,也就执着于付出与收获。我们曾经是这样的例子,不是吗。我们的争吵与怀疑,都只是想要从对方身上获得更多的爱,却忽略了我们相爱的本身。

    小曼曾经问我,当我们在誓言台前承诺会爱护、陪伴对方一辈子的时候,有没有真的认真考虑过这句话的含义……

    我想,她说的是对的。

    在我僵硬地微笑着接受大家的祝福的时候,我想到的是婚礼的繁复与疲累,却忘记了举行一场婚礼真正的意义——那就是在你以及所有人的面前许下誓言,并且在之后的每一天都记得这个誓言。

    我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幸运的是,我们经历了生死离别,却又如重生般地相拥在一起,这使我懂得了爱以及婚姻的意义。

    还记得我曾任性地要求你必须比我晚离开这个世界吗?我不知道你是以怎样的心情答应,然而我今天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你爱我。因为爱我,你情愿自己承载这份失去的痛苦。因为你知道,如果两个人中必定有一个人要承担,那么你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你自己。

    所以,你从来不必为我放弃了工作跟你来纽约而感到内疚(我想你大约是内疚的吧),因为我亦很高兴,能够为你做些什么——尽管这件事看起来,我什么也没做。

    这些年,我努力让自己过得好,因为那是你的意思。想念你的时候,我就会听你给我的留言,虽然每次听完都会哭,但哭过之后,我好像又找到了勇气。

    但我想说的是,你知道吗,我也爱你,非常爱你。

    我曾是一个对生活充满疑问的女孩,我总想要找到一切的答案,我想知道人生的彼岸究竟有些什么。但现在我懂得,答案并不重要。

    因为,我已经有了你。

    如果你读到了这封信,就说明我们终于明白了彼此的爱。于是,我的心中,也充满了希望。

    爱你的 书璐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