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365

作品:《夜倾尘.

    用和我说对不起,为你,我心甘情愿……”他知晓自己所承受过的痛苦让她自责于心,可若是重头开始,他依旧会做这般选择,不,他绝不让对方有陨伤的那刻。

    (六)

    “当这个世界一步一步从华丽到荒芜,请放心,我还是你的信徒。”

    ——风凌轩

    “妖王,该用膳了!”一名仆人站在风凌轩的身后,恭敬的说着这话。

    “放那,我待会再用。”

    风凌轩只是摆摆手,头也不回的吩咐道,在这个时间上,再丰盛的晚膳也抵不过某人亲手做的饺子,今日人界应是大年三十,她的府上定是热闹非常,只是不知,她是否还记得身处妖界的他。他并不想当这妖王,但是为了她,他当。

    “妖王……”仆人并未因风凌轩的吩咐而离去,依旧站在身后唤着。

    “都说了待会再吃,别再说了。”没有回头,风凌轩心中平生起一股烦躁之心,若是可以,他真的想丢开这里的一切去人界看看她,至少,现在此时他想去看看她。

    “妖王,不、不是,是……”承接着风凌轩的怒气,仆人身形微颤,好在新任的妖王不是个滥杀无辜之人,否则自己的脑袋早就搬家了。

    “不是,那是什么,都说了不要来烦…我……”这个我字挂在嘴边,回过头来,正要发怒却愣在当场,呼吸一窒,不敢眨眼,他怕眼前的这一切皆是幻觉。

    “怎么?风大哥看到我来如此吃惊?不欢迎吗?”轻尘含笑而立,看着眼前满眼吃惊的风凌轩,打趣的说道,对方那落寞的身影让她心疼,还好,她来了,一如当年,不让他独自一人孤单的面对这个特殊的夜晚。

    “你、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人界吗?”风凌轩深吸一口气,看了眼对方身旁立着的白泽,礼貌的一笑,问道。

    “这六界之内,我可自由随行。”这话算是回答了风凌轩的询问,而接下来的话,却是邀请:“风大哥,我来这是邀你随我人界一游,可愿?”

    “自然愿意。”

    风凌轩急切的回答,生怕错过这一刻的相聚,怎会不愿,即便不去人界,今日她出现在这,他便已心满意足了。目光扫向轻尘身旁的白泽,只见对方儒雅的一笑,这个男子,让人无法与其相争,这般大度更是让人自惭。

    “那,我们走吧。”

    “晚膳撤了,我今晚不回来了……”抛下这样一句话,风凌轩便同轻尘等人化为一道光消失在这妖殿之中。

    (七)

    “有你所在的地方,那就是幸福的终点!”

    ——曲终

    “冥、冥管家,没想到你包的饺子这么好,什么时候跟主人学的?”一头银狼看着硕大的桌子上那一只只白白胖胖排列得整整齐齐的大饺子,嘴馋的说道,就不知道冥管家包的和主人包的哪个好吃?最好是多放点肉在这里头,就最完美不过了。

    冥没有回答,态度异常认真的包着手中的饺子,汗珠顺着额头滑落亦来不及擦,脸上被不经意间蹭到白面粉而不自知,特别是鼻头上,一块白,身上围着一块白色的围裙,对于冥这般高大的身形来说,这围裙有些小,以至于身上和手袖上亦沾染到了白面粉。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可爱,无疑此时的冥这造型,无论被谁看到了都会有着一丝心动。火凤一手揪着黄金的耳朵,一手叉腰挺着大肚,以冥为教育典范,教育着身旁什么都不会的黄金:

    “你看看人家冥管家,为了主人洗手作羹汤,包饺子,你看看你,会什么?就只知道吃吃吃,大家这么忙的时候你还居然玩失踪,你若是再这般,我就让我肚子里的认他做爹,不,干爹,气死你!”

    “痛、痛…老婆,我,我冤枉啊,我这不是去给你买你喜欢吃的酸梅干去了吗?你又不喜欢吃饺子,若是你喜欢吃,我学还不成,你喜欢吃这个酸梅,我明年就在我们的后院种上这梅树还不行吗?”黄金一脸幽怨的瞅了瞅认真‘工作’的冥,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他。

    “这还差不多……”火凤满意的放下揪着黄金耳朵的手,身后却传来了自家主人的声音:“火凤,黄金又哪里惹你生气了?”

    “主,主人,你回来了……”

    火凤回头,黄金如愿的直接朝着轻尘的身后一躲,也正是这一躲,让轻尘从倘开的厨房大门处看到了正手拿饺子身穿围裙满脸白粉的冥以及那桌上一排排的饺子。

    “风大哥,看来,今晚只能请你吃饺子了。”

    轻尘淡笑的朝着眼前这因自己的到来而有些尴尬无措的冥走去,对着身后的风凌轩说道。

    “能吃到冥王亲手所制的饺子,着实是一件幸运之事。”

    风凌轩满脸笑意的看着冥,何曾见过对方这一面,若是可以,他也愿意抛却那妖王之位,只是在这宅子里,做一闲职。

    “轻、轻尘,你回来了……”

    冥略微有些尴尬的不知该把手往哪里摆,自己系着围裙的模样在对方的眼中定很可笑吧,想用手拍掉衣袖上沾染的白色面粉,却发觉越拍越多。

    “噗……”

    轻尘终是轻笑了出来,这么久的朝夕相处,她若是再不明白自己对对方究竟是怎样一种感情,那她真的就如白泽所言的太笨了。为何对方总是做些让她感动的事情,隐忍着想要夺眶而出的眼泪,笑看着眼前局促不安的男子,在自己的面前,他就这般不自信么?

    “低头……”

    “嗯?”冥不解其意,但还是弯腰把头低得与对方平视,看着对方:“我,我包的饺子可、可能不太好吃。”

    “没关系。”轻尘从怀中掏出手帕,做了个让冥受宠若惊的动作,用手指头点了点冥满是面粉的鼻尖,然后用手帕动作轻柔的把冥脸上的面粉一点点的擦干净,直到对方的脸上再没有丁点的白色粉末。

    “轻尘,你……”冥的确受宠若惊,对方从未这般温柔的对过她,一时之间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

    “傻子,比我还傻的傻子!”

    轻尘见对方一脸呆呆的模样,好笑又好气,脑中想起当日在冥界所听到的那般爱的誓言,贴近对方的耳边,悄悄的问了句:

    “冥,我有没有说过,我的幸福,你也能给予!”

    “原本想着亲自动手,这里竟然有人代劳,风大哥,我们先到前厅坐着等吃晚饭吧!”轻尘看着因自己的一句话而保持同一动作弯腰站在那傻了的某人,转身看向身后的风凌轩说道。

    “好的。”

    风凌轩点了点头,眼神有些古怪的看着一动不动的冥,跟随着轻尘朝着前厅行去。而白泽只是笑看着带着风凌轩离去的轻尘,这个小女人,终究是正视了自己的感情,而眼前的这个,似乎还未反应过来。

    走上前去,一手用力拍在对方的肩膀之上,笑着说道:

    “回魂了,她还等着吃你下的饺子,家里来客人了。”

    “额,白泽,你说她刚刚…我…她……”冥用手指了指自己,用指了指刚刚轻尘所站的位置,有些话不知该如何说出口……

    “你没听错,也没想错,她就是这个意思。”白泽说完,便抬步追上轻尘他们,若是自己不为他确定,估计今晚大家都得吃生饺子饿肚子。

    “冥、冥管家,你这饺子还包不包……”小银狼用手指了指冥手中已被对方捏成团的饺子,小心翼翼的问道。

    “包,怎么不包。”

    终是反应过来了,露出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此时的他,终是明白了什么叫做守的云开见月明。

    ……

    当众人终在伴随着鞭炮的响声吃着所谓的年夜饭时,兽兽们面前一人摆着一碗饺子以及一大桌子的烤肉,似乎又回到了那年,大家一起过的第一个年,此时的他们,只是祈祷着不要发生如同上次那般扫兴的事情,所以早就在大门口贴上了字条,上面写着“此屋主人已外出,门上有剧毒,勿敲!”

    可是,一连串的敲门声依旧打破了这般其乐浓浓的气氛,瞬间的安静,大家推脱着谁去敲门,索性充耳不闻,更有甚者,梦魇直接布下一道结界,想要阻去那扰人的声响。

    却不想,对方却异常执着,直接从墙外跳了进来,顿时让吃得正欢的兽兽们心生戒备,一看之下,却马上收敛气势,因为来人它们认识。

    “不好意思,打扰了,路过这里,就顺道想来看看,看到门外贴的东西,再听到屋内有响声,以为是小偷,所以才跳墙进来想一探究竟,没想你们…都在……”

    夜默离看着日夜思念的面容清楚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抑制住胸口那激烈跳动的心,微微一笑,解释道。为自己找一个能见她的理由。

    “白姐姐,我可是特意来看你的。”阿离可没有那么多的心思,有话直接说便是。

    “默离,阿离,快过来这边坐……”轻尘看到两人,连忙起身招呼。

    银和虎王自觉的让出了两位置给对方坐下,自己去和自己的属下挤一桌,整个气氛倒也没有因这突然出现的两人而有所改变。可接下来,不过片刻功夫,一道火红的身影又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让这欢乐的气氛一顿,而这出现的人,也着实让轻尘一愣。

    “都吃着东西呢,本想在此借宿一宿,我看写着没人,就跳进来了。”刚解释着这些,却感觉这眼前的这副场景怎么这样眼熟,仔细一看,便看到端坐在堂中的轻尘,惊呼道:

    “风、风轻尘,你在这?你在星辰大陆,我、我居然真的找到你了……”

    轻尘看着眼前容貌未变的端木离,挑了挑眉,能再次相见,还真是缘分:“你找我?”

    ……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