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61

作品:《《意诱未尽》

    ^_^

    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能收藏专栏的就帮忙收下吧

    据说开新文会提示的

    ☆、part062

    知道分娩的过程会很痛苦,但是那种痛苦到自己亲身经历时才懂得母亲有多伟大。阵痛已经让我全身湿透,此刻的我应该是毫无美感可言了。汗涔涔的发丝贴在苍白的脸上,双腿无力的曲起。

    我都不敢想象如此凄厉,如此那什么哭什么嚎的声音居然是我发出来的?

    岂止一个惨烈可以形容。

    那阵仗简直不像是生孩子,而像是置身电影院观看一场恐怖电影。

    我都该怀疑宝宝之所以一出生就大哭完全是被自己母亲的尖叫给吓哭的。

    看着医院白色的屋顶,我一个人躺在手术台上兀自吸气吐气缓解疼痛。一边的待产小护士拿着时尚杂志看得津津有味,两人还时不时就封面帅哥发表点意见什么的。看着粉红泡泡飘了满屋,我按捺不住好奇偏头看了一眼,差点吐血。

    靠,那不是我老公么?!

    “看着小肌肉,啧啧,一看就是练过的。”护士a一边摇头一边感慨,还伸手在上面摸了摸,“这不是p的吧?”

    你老公才是p的呢,你全小区都是p的!我一边疼得冷汗直流,一边还不忘腹诽,就知道拍完杂志之后免不了要有这种事,别人对着我老公的照片一阵yy流口水,可是为毛要在我生孩子的时候啊,为神马?

    “唉,这种冷酷帅哥一看就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摆在家里当当雕塑还不错。没什么实用价值啦。”护士b露出点小不屑,好像觉得自己说的很有见地。

    酸狐狸,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我默默的鄙视回去。

    “也不是啦,要是能嫁个这么帅的老公,摆在家里做雕塑也是件赏心悦目的事啊。再说了,这身板,一看就ooxx能力超强的。”

    噗……护士a的话让我差点内伤,nnd,能不当着我的面琢磨我老公这个能力强不强么?子宫收缩的痛苦让我连飞去小白眼的力气都没了。

    八成是看我一直在猛翻白眼,护士a良心发现终于知道过来慰问一下我了,“哎,再忍会啊,都开了四指了。对了,你老公呢,叫他进来喂你点巧克力补充补充体力吧。待会使力的时候还长着呢。”

    “……”我默默的闭了闭眼,颤巍巍的说,“我老公……不在,让我妈来吧。”

    护士a、b奇怪的对视一眼,满眼同情的望着我,“你生孩子你老公都不在啊——”两人默契的咽下了后半句,但是眼里的怜悯分明写着“真、可、怜”三个大字,闪闪发光。

    我无语的望着天花板,要是告诉她们,她们现在心里正在鄙视的男人正式刚才她们口中摆在家里赏心悦目的男人一定会很有震撼力吧?

    不记得在手术室呆了多久,一切就好像一场梦境一样不真实。但是那种疼痛却又真真实实提醒着我,我的确经历了一个女人到母亲的蜕变。

    宝宝出生之后发出的第一声啼哭,清脆嘹亮的在我耳边回荡着。

    我心里不断翻涌着一阵阵悸动,热浪涌向眼眶,生命原来就是这样传承的。这么真实、这么清晰的感受到了一个小生命的降临,我控制不住的流下泪来,一边微笑一边闭上眼。

    “恭喜,是个小公子哦,6斤6两,很健康。”带着口罩的医生眉眼弯成月牙的形状在我面前说着,然后一边帮我擦了擦汗,“好好休息一下。”

    “……”

    咦,不是应该把宝宝报过来让我看一眼么?电视里不都这么演的?!

    我怨念的瞪着医生和忙碌的护士,但是全身都虚软的说不出一句话,昏昏沉沉的看着头顶的灯光越来越模糊,渐渐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是在急救室,入眼的是透明的玻璃瓶,里面无色的液体缓缓流入体内。我茫然的转过头,看到趴在床边的人,露出了半个侧脸。眼圈下有浅浅的乌青,面色疲倦。

    我抬手轻轻抚了抚他的头发,细细软软的。

    可乐的睫毛轻轻动了一下,缓缓睁开眼,我紧张的注视着他。虽然之前就知道手术成功的消息,也知道他已经在复健,可是这么面对面凝视彼此时,我还是忍不住紧张。

    乌黑的瞳仁里有我小小的影子,澄净明亮的光在眼里流动。我握紧手指,吞了吞口水,“可——”

    可乐低下头,准确的吻上了我的唇。四目相对,他弯起眼角,缓缓的在我唇上辗转,低声说,“宝贝,我爱你。”

    我呆滞的看着他,艰涩的抬起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可乐含笑握住我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下,“都当妈了,怎么还是这么二。”

    “……”我抿着唇,看了他许久,最后终于忍不住攥着他的袖子哭出声来。

    可乐看着我呜咽到连肩膀都开始抽动,越哭越伤心,手忙脚乱的帮我擦眼泪,“怎么了?怎么哭了?”

    我抽抽搭搭的说,“我就是高兴。”

    可乐无奈的坐在床边抱住我,小心翼翼不敢碰到我输液的手,“快别哭了,刚生完宝宝不能哭,会留下病根的。以后眼睛就会变成金鱼眼,多难看。”

    我一听他这么说,抽得更厉害了,还不住的打起嗝。

    可乐皱着眉,侧过头来望着我,“……怎么越说你哭的越厉害了?”

    “……停、停不下来。”我也不想变金鱼眼啊,那么俩大眼泡,眼白大得带美瞳都遮不住。可是就是越压制越停不下来,我痛苦的一边打嗝一边皱起眉。

    可乐好笑的抱紧我,低下头含住我的唇,一点点舔舐过唇瓣,舌灵巧的在我唇角滑过上腭。

    因为怀孕,可乐总是格外克制。我们除了偶尔的接吻之外几乎没有别的亲密举动,再加上小别胜新婚,很快我就被吻得全身瘫软。可乐漆黑的眼深深的看着我,捧着我的脸又吻上来。

    “咳。”

    一阵咳嗽声欠揍的响了起来,一听就是故意的。

    我们无视他,然后继续,那人不死心的又咳了好几声。

    “咳咳咳——”

    靠,也不怕咳出血来!我黑着脸转过头,看到沈笠环着胳膊站在病房门口,要笑不笑的盯着我们俩,“看来我出现的很不是时候啊。”

    如果不知道什么叫厚脸皮,那么各位荣幸了,眼前这就是!

    我斜眼瞪着那欠揍的俊脸。那人丝毫不在意,大喇喇的走进来,往我床边的沙发上一坐,一双眼在我身上扫了扫,“看样子恢复的还不错,恭喜啊。”

    我翻了个白眼,“你就非得这时候恭喜我啊。”

    沈笠忍不住笑出声,“喂,易暮橙你怎么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好歹我也算是你们家的恩人吧?以身相许是不可能了,让你儿子认我做干爹得了。”

    不管怎么样,沈笠的确是帮了我们很多忙,所以我收起刚才那点小心眼,一本正经的坐好,“唔,干爹什么的……”我悄悄望了他一眼,弱弱的说,“现在‘干爹’这两字不单纯呐,你确定要?”

    “……”沈笠刚才还得瑟的眼睛跳了跳,一副活见鬼的脸。

    可乐弹了我脑门一下,“不许胡闹。”

    我悻悻的捂着脑袋坐好了,对着沈笠吐了吐舌头。

    沈笠无语的望了望屋顶,大概觉得我无药可救了,和可乐又聊了会才起身离开。他昨晚和可乐一起连夜赶回来,到现在都还没来得及回去休息。看着他疲惫的身影,我觉得很抱歉,有这么个朋友真的很幸福。

    待沈笠走后,我拉着可乐的手,一直在他脸上比划来比划去的,盯着他眼睛瞧个不停。我还是觉得好像做了一场梦,本来一切可能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的,瞬间就好像被施了魔术一样,朝着最美好地方生长。

    可乐一直在晃神,也没有阻止我胡闹,过了会才揽过我,静静的看着我的脸。我歪了歪嘴,不好意思的移开目光,“那什么……看、看什么?”

    可乐无声的笑了笑,微微闭了闭眼,把我稳稳的抱进怀里,声音很轻的说,“以后对沈笠好一点。”

    我有些困惑的皱了皱眉,我没有对他不好啊。我们俩一直都是那样嘻嘻哈哈的互相挤兑,但是绝对没有敌视的意思就是了。

    “他对你很好。”

    我惊讶的睁大眼,连忙从他怀里钻出来,“喂,你可千万别误会啊,我和他没什么。”

    可乐的目光有些沉重,然后他默默抬手揉了揉我的头发,叹了口气。

    我虽然不懂他在想什么,但是还是开始沉思,或许真的该好好谢谢沈笠,我欠他的还真的是越来越多了……

    可乐陪了我好一会,我开始琢磨起另一件事。

    那就是宝宝,我是他麻麻哎。为什么现在所有人,包括他不靠谱的二缺表姨俞以燃都见过他了,我这个亲麻麻却还没见过!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而且,我开始心寒的想,我家这些个没良心的,为神马就只有可乐和沈笠来看过我。其他人都围着宝宝转,偶尔来个人慰问我一句让我感受下人民给予的温暖也成啊。

    可乐郁闷的摸了摸我的头开始安慰我,“乖,等下午你就可以转回普通病房了,到时候就可以看见小家伙了。”然后他神色诡异的转过头,尴尬的咳了一声,“咳,那个,妈她们不给我抱宝宝,说我不会抱……”

    “……”

    “……”

    我和可乐默默的对视,然后沉痛的移开目光。

    太伤自尊了!简直是歧视我们新手粑粑麻麻嘛?!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