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113

作品:《伊尔迷的武侠之旅

    是真的不想理我,竟然说自己是个瞎子,明明好好的眼睛,却偏要睁着眼睛说瞎话,我却没有去揭穿他,我倒要看看他打得是什么主意。

    从第一次见他时,我就知道他是琼华派的人,而我,永远不会原谅琼华派的人,也包括他。

    我曾恨着他,虽然在那场战争里,我没有看到过他,但……谁让他是琼华派的人呢。

    我忍着杀死他的**,耐着性子与他聊得很是‘愉快’。

    不得不说他的确是个很特别的人,短短的几年不见,他的实力我更加看不穿了。

    如果我们不是敌人,如果他不是琼华派的人,我才我不会错过和他成为朋友的机会。

    可这世上没有如果。

    一个可怕的想法瞬间在我的脑海里闪现。

    我装作很热心的样子帮助他寻找光纪寒图,为的就是在未来的某个时刻让他相信我说的每一句话,让他对我失去戒心。

    我看得出他是个对修真界一知半解的修真者,对六界的事情知道的并不多。

    所以我利用这个机会欺骗了他,我说我是魔,我要将所有的责任推到魔族身上,甚至他也许到死都不会知道是谁害死他的。

    我知道他的实力很强,但他再强还能强国魔?他不过是个小小的人类罢了。

    他要找梭罗果,我骗他去魔宫找紫竹玉露。

    一个人类,到了魔界那种地方,怕是凶多吉少,如果擅闯魔宫,只有死路一条。

    魔界的生物不是吃素的,魔尊重楼最不喜欢弱小的人类了。

    将他亲自送到神魔之井入口处,我便离开了。

    一个死人,没有必要去想他。

    我从不知道自己的心究竟是怎么想的,但在那之后的几百年甚至更久的岁月里,我一直忘不了那个动人的小美人,也许我看上的不仅仅是他的容貌。

    我再也没有见到过他,他大约已经死在神魔之井里。

    那个令我魂牵梦绕的美人死了,但我却从未开心果,我本以为自己会开心,他毕竟是琼华派的人。

    心像是永久的留下了空缺,无法忘记。

    我以为自从我不再是归邪之后就已经没有心了,也或许我从未有过心。

    我不是登徒子,但我乐于装作登徒子的样子去嘲讽这世上所有爱慕虚荣的人类,看着他们付出真情后被抛弃时的痛苦。

    我做过无数次的负心汉,人类是最可笑的生物,也是妖界的天敌,我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

    但这一次我却后悔了,也许我是真的爱上了那个人类,那个拥有一双深邃的黑眸的少年。

    我曾徘徊在人界的每一个角落,每一条街,每一座城镇。

    寻找他的足迹。

    不甘心,不愿想。

    他是否还会忽然出现在我眼前,那怕是来报仇。

    我多次假设他拔出刀愤怒一刀杀死我的可能性,或许我不会反抗,就这样死在美人刀下一会欣然接受。

    但上天没有再给我这个机会。

    我没有反悔的资格,也没有反悔的余地。

    我的初恋,也是让我在生与死之间唯一动过心的美人儿。

    曾今有一份美好的爱情摆在我眼前,我没有去珍惜,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不会再负他。

    人海茫茫,岁月匆匆。

    我对你的思念比海还深,比山还高。

    假如你听到我的呼唤。

    只求你不要躲着我。

    哪怕你已不再是你。

    下辈子,我不愿再做酱油党。

    下辈子,如若还能相遇,绝不放手。

    番外-欧阳锋

    欧阳锋自认为自己后半生过的还算滋润,儿孙满堂,虽然小儿子和小孙子们都变得越来越野了。

    几个小孙子的武功完全不用欧阳锋操心,这却让他这个做爷爷的没有半点成就感。

    除了逗逗小孙子,欧阳锋便将大多数时间花在了修炼上。

    欧阳锋觉得自己很幸福,儿子上回回家时带回来一大堆的仙丹,虽然自己是修魔的,但不代表仙丹就只许仙人吃。

    每半个月才吃一粒仙丹的欧阳锋很嫉妒将仙丹当糖果吃的小儿子,简直没天理,难道爱吃甜点的人都受到上天的眷顾吗?

    就连小悠然也是个变态体制,当之无愧的神魔之子,每顿饭里都有仙丹吃。

    那日,趁着小儿子打开时空裂缝之际,欧阳锋也随后跟了过去,接着就失去了意识,有没有搞错,为啥会头晕呢?

    啊!是谁说的穿越时空很好玩儿?

    欧阳锋可不这么觉得,他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被一个不明生物俘虏了。

    扫描着床前的红衣女子,说话一会儿男声,一会儿女声,太可怕了,妈呀!儿子,快来救救爹爹!

    “你,喜欢我是男人还是女人?”红衣美人儿无比妖孽的眨了眨眼温情的询问,尖锐的指甲在欧阳锋敞开的胸膛划过。

    欧阳锋只觉得一阵森冷,这不男不女的妖怪莫不是喜欢吃人心?

    一不小心幻想到即将发生的某种血淋林的场面,欧阳锋不淡定了,喂喂!拜托不要用那比梅超风那女人还要尖长的指甲做这种暖味的动作好不好!

    红衣妖孽将头深深的埋在欧阳锋宽广的胸脯上,嗅了嗅,眼里闪过一丝泪光:“你身上有他的味道。”

    他?欧阳锋不知道红衣妖孽说的是谁,但他知道红衣妖孽将他当作了另一个人。

    “几万年了,我火鬼王孤独了几万年,你可知道我有多痛苦。”

    “……你……”欧阳锋怔怔的看着怀里哭泣的妖孽,不知为什么,感觉心里酸酸的。

    欧阳锋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找抽,竟然伸手去帮妖孽火鬼王擦眼泪。

    “我曾爱上一个人,可他不爱我。”火鬼王也愣住了,但心里多少有些感动,这个男人……至少比当年遇到的那位懂得怜香惜玉。

    “人生不如意的事情总会有不少。”欧阳锋轻声道。

    火鬼王擦干泪,幽怨的从欧阳锋怀里出来:“可我是鬼,不是人,我爱的人嫌弃我年纪太大,我有什么办法,年龄又不是我能够改变的。”

    “你很漂亮。”欧阳锋再次暗骂自己嘴贱,多管闲事。

    火鬼王惊讶的望着欧阳锋,脸色不由自主的红了,双手捂着脸娇羞的别过头。

    看到这样的火鬼王,欧阳锋的呼吸一阵急躁,脸也烫的厉害。

    悄悄扫描着火鬼王那副娇羞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几万岁的老家伙,反而像是十几岁的姑娘,保养的可真好。

    好半天清醒过来的欧阳锋终于想到了自己想说什么了,从床上坐了起来:“你抓我来究竟要做什么?”

    火鬼王委屈兮兮的道:“人家哪里有抓你,要不是见你晕倒在火鬼殿门口,我怕你被别的鬼吸了阳气,将你带回来,你这会儿还能醒来才怪。”

    “……对不起,我误会你了。”欧阳锋不忍心看到火鬼王这副样子。

    虽然有些郁闷,自己怎么就来了鬼界,在儿子那里也曾知道鬼界有个火鬼殿,而眼前这位美丽女鬼不就是被儿子抛弃的可怜又可爱的火鬼王么?

    欧阳锋暂且在鬼界住了下来,反正他也不知道怎么去魔界找儿子,还不如多了解了解鬼界,这是难得的机会。

    经过几个月的了解,欧阳锋觉得火鬼王是一位值得相交的强者,也难怪儿子当初也差点儿的动心,如果不是年龄问题。

    火鬼王对欧阳锋也很照顾,在鬼界很多鬼都知道火鬼王有了新宠,没有谁敢去得罪火鬼王罩着的人。

    尽管欧阳锋一再表示自己其实也不弱,但火鬼王还是将欧阳锋保护的很好,没有让他被无常殿的人发现。

    火鬼王一直觉得欧阳锋是唯一了解她的人,总是替她说话,而且对她也态度很温和,这样的人让他就这样离开太可惜了,所以也没提起送欧阳锋回人界。

    半年后。

    极度**的一夜。

    欧阳锋将火鬼王吃干抹净,只留下一句话:“我一定会回来娶你,等我。”他不是不负责任的人,更何况他是真的想要娶她过门,他们彼此都太孤单,在一起在合适不过了,不是吗?

    痴痴地望着欧阳锋远走的背影,火鬼王最后一道防线沦陷了。

    她信任着他,便绝不去考虑那句回来娶她是否只是欺骗的谎言,她不愿去想,也不愿让自己失望。

    等待是漫长的,即便是一天,对于火鬼王而言,都是一种煎熬。

    欧阳锋消失的第三个年头,一顶大大的花轿出现在冷冷清清的火鬼殿门口,火鬼王傻傻的望着门口那俊美壮士的西域男子,喜极而泣。

    他回来娶她了。

    泪水模糊了双眼,话说……花轿旁边的黑发面瘫少年真是眼熟呐。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完结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