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43

作品:《雨做的云

    么多东西,怎么也不让司机去接你?”伸手接过她手里的大包小包。

    “姚洁陪我去的,刚才她送我回来的。”突然想起,“对了,里面还有你的呢。”把装衬衣的纸袋递给他。

    “给我买的?”

    “是啊,试试吧?”

    看着站在镜子前的丁楚阳,她突然想起,很久以前,自己也曾给一个人买过衬衣……

    丁楚阳搂着她,一起站在镜子前,“谢谢老婆。”

    四目相对,眼睛里的那个人是如此的幸福和满足,付子桐眼眶微酸,最后站在自己身边的人是他,只是,有如此深情的目光伴随着自己,这也未必不是一种幸福。

    番外

    “三八”节的晚上单位搞庆祝活动,气氛空前热烈,付子桐拗不过大家的热情,也喝了几杯干红,刚喝下去的时候还没太多感觉,可等回到自家楼下的时候,却觉得头有些晕。心里知道是酒劲上来了,但这种微醺的感觉好像也不错。

    知道丁楚阳在家,她摁了门铃。

    一开门,她就扑到了丁楚阳的身上,一半是脚步确实有些飘,另一半刚纯粹是想逗逗他。

    丁楚阳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抱住她,闻到她身上的酒气,皱了皱眉头,“喝这么多还告诉我没事,怎么回来的?”

    晚上他打过电话,付子桐口齿清晰地告诉他,她没事,不要他去接。

    付子桐嘻嘻地笑,“单位司机挨个送我们回来的。”她的脸恍如涂了一层胭脂般,灯光下闪着光泽,好像熟透的樱桃,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心里这样想的,忍不住就这样做了,俯下身在她的颈项处轻轻咬了一口,“下次再喝这么多看我不打你屁股。”

    付子桐也不恼,反倒抱住他的脖子,学着他的样子咬了他一下,“丁丁怎么样?乖不乖,有没有想我?”

    他们的儿子丁丁已经两周岁半了,付子桐休完产假上班后,孟庆华便请了阿姨专门来照看他,有了孙子后,孟检察长的事业心好像也没那么强了,偶尔居然会抱怨不能早点退休。而从有了儿子后,丁楚阳也有了对付孟庆华的撒手锏,有时不小心惹到了自己这个脾气火爆的妈,他便会把儿子请出来给自己说情,“丁丁,奶奶生气了,快过去亲亲奶奶。”丁丁便八鱼一样缠到奶奶身上,在奶奶脸上留下一片口水,这口水就是最好的灭火剂,让孟庆华的火气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临近“三八”节,妇联的活动特别多,付子桐连续几天都在加班,晚上回来的太晚怕打扰到老人和孩子,她一直都回自己这边的家,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儿子了。

    “抱着老公却想着儿子,太让我伤心了。”丁楚阳搂着她到沙发上坐下,故意哀叹一声,“你说当初要是生个女儿多好。”

    他一说这个付子桐就忍不住乐,当初怀孕的时候,她原以为丁楚阳会喜欢男孩的,尽管他一直说男女都一样,毕竟他们家在他这一代就一个男孩子,传宗接代,谁都不能免俗的。谁知他心里居然希望生个女儿,这是在生了丁丁后,某次他独自对着丁丁说的,却恰好被付子桐听到了。

    “为什么喜欢女儿?咱们丁丁不好吗?”

    付子桐坐在他腿上,两只胳膊还搂着他的脖子,身子软软地,语气也带着娇嗔。

    丁楚阳捏捏她的脸颊,“咱们丁丁可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怎么能不好呢?只不过,我总觉得有个像你一样漂亮的女儿,穿着那种白纱裙,小公主一样,甜甜地叫我‘爸爸’,我到哪儿都会带着她……”

    付子桐伏在他肩头吃吃地笑,“想不到你脑子里还有这么纯真的画面……”

    她的气息在丁楚阳的颈项间浮动,像把小刷子轻轻刷过,痒痒地……

    他忍不住扳过她的脸,狠狠地吻了下去.

    “你怎么这样?……,话还没说完呢……“喘息的间隙付子桐断断续续地抗议。

    “反正你心里我就是这么不‘纯真’了。”他不给她反抗的机会,翻身把她压倒在沙发上,两人从沙发一路纠缠到地毯上。

    等这场纠缠终于结束,付子桐窝在丁楚阳怀里,懒懒地说,“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女儿吗?”

    “为什么?”

    “怕她长大后被人欺负,受委屈。”

    “有我这个当爹的在,谁敢?”

    “如果恰好碰上一个和你一样浑的臭小子呢?”

    话说到这儿,丁楚阳终于明白,怀里的人影射的是谁了。

    “桐桐,你不觉得如果能碰上一个和我一样浑的臭小子是件很幸运的事吗?”

    “脸皮真厚。”付子桐啐他,“丁丁可别像你。”

    丁楚阳在她身后笑,“臭小子这么点就知道讨人欢心了,今天阿姨带他出去,不知听谁说今天是节日,回家就说要送妈妈花,喏,那儿呢。”他抬手指指桌上的花瓶,付子桐这才发现那里插着一束康乃馨。

    心里好像被那双胖乎乎的小手抚摸着,“俩臭小子我都喜欢……”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