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62

作品:《改尽江山旧(全文完结+番外JJVIP完结)

    水一般潋滟的眼睛,我才恍然觉得我家主子的眼光果然是独到犀利,善于从平凡中发掘美好的事物。可午后她却突然失踪了,以至于主子把我差去到处找她。

    我找到她时,她豁然恢复了那万年不变的冷淡样子,手里拿着一枝盛开的茶花。那天我在书房外,听见主子把她一人留下,发了很大的火。这么多年来我没见过主子这样大声说话。

    姑娘还是没有一点声音,过了片刻却从书房里出来了。我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走得比平时快,脊梁挺得很直,头抬得很正,傲然到连主子也无发摧折。那天主子在书房里沉默了许久,出来时还把我撵了下去。

    我心中有些欢快,这女人现在敢惹主子生气,估计她离被主子扔出去的时候不远了。第二天早上,我失望了。主子早上居然没起来,和她睡到了日上三竿,两人还一起躲在卧室里吃李嬷嬷送去的点心。

    午后主子入宫去时,徐夫人突然死了。我敢用脑袋担保,这事一定跟昨天姑娘失踪的事有关,她肯定在其中做了什么手脚,我就不信主子这么聪明的人看不出来。然而主子回来,我又一次失望了。他竟然听信了姑娘的解释,把这事压了下去。

    我的世界观发生了极大的动摇。一直以来我都觉得主子是英明干练,沉着理智的人,从来没有一个敌人逃脱了他的手心。

    可为什么,他对姑娘如此明显的疑点视若不见?又为什么,姑娘对自己早已暴露的疑点安之若素?这太奇怪了!我家主子变了。哪里变了,我说不上来,仿佛是心变软了。

    一天,我就忍不住去问东方大人。东方大人是主子在燕州新交的朋友,两人投缘得很。他气质洁然,风雅倜傥地往椅子上一坐,问我:“哲义,你问胡人的迷心术做什么?这种巫术你也当真?”

    我想想,道:“主子对姑娘如此宠信,大异从前。我看着,就觉得有些像是中了那种迷心术了。他自己不觉得,先生可不要袖手。”

    东方大人大笑道:“原来是这样。你别担心,你主子的迷心术不输于人,且看他们谁迷倒谁吧。”

    我有些转过弯来,敢情我家主子是喜欢上她了。这真是令人发指!我愤然地回到书房外院,老余送来几本兵部转呈的折子。我将折子送进去时,主子正襟坐在书房的软榻上,正看着手头的一份调防文书。

    他看得很专注,旁若无人。姑娘却跪在榻上,手拄着膝盖,将脸贴在他肩头,长发流泻,颇有些小鸟依人。两人这样静静地坐着,窗外吹着五月的微风,和煦暖人,像一幅静默的山水写意,朦胧而又清晰。

    看到这场景时,心里有些被打动。姑娘应该有点喜欢主子吧,我没法确定。却不太希望她被主子扔掉了,仿佛这会破坏了一种美好。什么样的美好,又说不上来。

    可惜这点好感一回燕州就被打破了。姑娘要出大营到镇上去,主子竟然让我跟着。十几年了啊,他竟然让我给一个他没有名分的女人跟班。我的心在滴血,不,在碎裂。主子洞见我的伤心,说,哲义,我让你跟着她,是信得过你。她怎么出去,你怎么把她带回来,别少一根头发就是好的。

    好吧,我是个心软的人,主子既这样说我也只好从命。姑娘不曾对我说话,却很有那番做主子的态度,仿佛天生就是那样的人。她在集市上动动指头,我就得忙不跌地帮她付钱拿东西。我就奇了怪了,按道理我不该这么像个跟班,可她一举一动都将我衬得像个跟班。

    不过,私底下她也不拿大,有她给主子做饭之后,我的膳食水平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无疑地,她是一个好厨师,却仍然不是一个好女人。

    那天,我们从镇上回来,她莫名其妙地和吴参将闹了起来,却是为了争一个叫忽兰的女孩。这事把主子闹得很难办,我热烈地支持主子给她点厉害看看,免得她一天蹬鼻子上脸。然而我失望啊!他为了护着姑娘,竟然说那女孩是他看上的。

    随后我彻底失望啊!姑娘竟然还跟他别扭上了。主子郁闷了三天,主动缴械。我的世界观被完全地粉碎了。苍天大地啊,欲哭无泪。当我还来不及重塑三观的时候,东方大人赶回了燕州。风云再起,干戈又生。

    主子这是第一次在出征的时候把我留下,让我照看着姑娘和十三公主。那晚胡人突然来袭营,我自然觉得公主更重要,便先安排人护送公主出去。回头去找姑娘时,已经太晚了。我想这好歹是主子交代的任务,只得把这条命搭上了,至少也多护她一刻。

    姑娘却并不领情,只写了个条子,让我去找主子。她神情冷静坚定,不容抗拒。这样的神色我只在主子发号施令时见过。或许她跟主子太久了,我觉得他们越来越像,都是不可窥测的人物。

    那次大战,我们彻底打败了胡人。西营兵士们最津津乐道的,却是东方大人在锗夜城外当众亲了十三公主一下,继而全军都知道了。东方大人却泰然得很,面不改色心不跳。主子挑着眉毛悠悠怪道:“我还没看出来,他这方面还挺有一套的嘛。”

    东方大人不知对主子说了什么,主子回头又把姑娘审了一遍。两人神神秘秘,卿卿我我,痴痴癫癫,我懒得奇怪了,随他们去吧。那天哲仁的师傅来杀主子。我心里疑惑,感情果然是这世上最毒的毒药,沾染上的人九死一生,万劫不复,能为不敢为之事?

    第二天我去主子帐下,突然听见姑娘说话,我惊得目瞪口呆。主子伸出一只手在我眼前晃晃道:“哲义,快回魂。你主子我妙手回春,把她这哑巴治好了。”我知道他说笑,主子爱开这种玩笑。姑娘坐在旁边,听了他这句话,也笑了。眼神柔柔地样子满是灵气。

    这灵气没用到好的地方,也挺磨人的。姑娘一经说起话来,就时常地和东方先生对论,多半时候论得主子想扎小人。姑娘总能适时抚平他的恼怒。至于怎么抚的,我不好妄加想象。

    这份纯粹的快乐照例没有持续太久,东方大人被七王送的舞姬刺伤了。姑娘又一次失踪。跟着主子去找她,看他心焦的样子,我又觉得这女人当真不好。主子现在只怕不会扔了她了,可好歹要教训教训才是。

    主子这次没有辜负我的期望,回来整整两天都没理她。她果然难受了,做饭做菜地讨好。第三天早上,我刚刚起来,她那个叫忽兰的侍女就来找我。我一看,她整整一夜做了一大堆的早点。我被深深地感动了,真心希望主子原谅她算了。主子果然也被这一桌子早点感动了,就此原谅了她。

    此后,主子和东方大人涉险,好不容易回来,闸谷又闹了哗变。这次我跟着主子去了闸谷,没人预料得到会发生什么事,姑娘同样也预料不到。我再见到她时,她已经是七王行营里一具余温犹存的尸体了。

    我跟随主子多年,见过很多死人,却没有一个像她那样让人看了难受,以至于主子下令杀人时,我毫不犹豫地砍下了那个亲兵的脑袋。主子有些混乱了,幸而东方大人一路跟在他身边,安排一切。

    东方大人走的第三天,劫后余生。姑娘醒了过来,我很高兴,主子却哭了。虽然他坚决地否认,可我看见他流泪了。此后一个多月,姑娘很少说话,极其地依恋着主子。主子也不烦她,两人整日厮守在一起。

    两个月的时间像两年,像一生,尽管闸谷酷寒,尽管与世隔绝。主子和姑娘最终出了闸谷,却没有再回上京。杨将军带了人帮主子把金子搬到了阿思海那里。阿思海重修了房子,恢复了生意。

    三个月后,高昌新的王沙诺里与主子不打不相识,邀他们去高昌。主子与姑娘商量之后正要成行,却突然又被一件事拦住了——姑娘怀孕了。我从没见过这样的女人,又不是小姑娘了,一听到怀孕惊得花容失色,神魂错乱。主子抱着她哄来哄去才哄正常了。

    此后八个月,主子几乎把她挂在手臂上,一时一刻都怕伤着了她。可是这……我又要说姑娘了,真不是个好女人。每天恹恹的,这不吃,那不吃,还吐;后来不吐了吧,肚子大了,行动坐卧都不方便。她急了拉着主子摇,说你说过的不让我再受苦,可现在就难过得很。

    主子那表情,心疼得一塌糊涂。我都不想说了,谁看了谁觉得没出息,想当年,看现在,不忍卒睹啊。五个月的时候,主子把李嬷嬷从上京接了来。李嬷嬷一来,果然是行家风范,主子和姑娘立刻被整治安生了。

    到了第九个月,姑娘仰天大叫这生孩子怎么这么讨厌啊,这零零碎碎的难受,不能来个痛快么?!痛快很快就来了。我觉得她并没有生得太久,也才半天的工夫,她就足足叫了一个时辰。我从没见过主子这么紧张,神经质地安慰她。姑娘疼得烦了,眼睛一瞪,喝道:“你闭嘴!”主子立刻不吭声了,只紧紧攥着她的手。或者说姑娘紧紧攥着他的手。

    我站在屋外听他们忙碌,心里却有些期待,主子看着就三十了,第一个孩子不知道是儿子还是女儿。夜深时,孩子平安降生了,是儿子。主子高兴极了,把孩子抱给我看,还指着我说这是哲义叔叔。我大惊之下,虽觉得这个称谓当不起,心里却很感动。

    姑娘生完孩子,不仅没胖,反而消瘦了一点,元气大伤。正巧萧墨萧公子投身商途,到北方游历,带了很多稀有的补品给主子。姑娘自己细细甄别了,告诉给李嬷嬷,每天养在家里。两个月过去,身体复原得不错。

    阿思海生意场上的客人有见着主子和姑娘的,主子总是坦然介绍说:“这是我妻子。”我疑心他们什么时候成了亲的。女人嫁人是一辈子只有一次的事,一般都比较看重。姑娘却似乎并不介意,主子说是妻子就是妻子了。

    小少爷日渐长大,眉目宛然和姑娘很像,鼻子嘴巴却跟主子一模一样。就这个样子,长大了一定是个祸害。还不仅仅如此,小少爷八个月大的时候就说了第一个字,十个月大时就能跌跌撞撞走路了。可累坏了李嬷嬷,常常跟在后面叫少爷小心些。

    他尤其爱缠着姑娘,姑娘一见儿子就头大,跟主子说,太缠人了,下次我们一定要生女儿。我怀疑她是不是不记得,当初生孩子时她愤然地说一辈子也不生了。主子肯定记得,却不反驳她,反而点头赞许道:“好。”

    炎热的窗外,正是七月流火。这句话用在风情旖旎的西域再合适不过。姑娘踩着波斯地毯跑到主子身边,挽了他手道:“我们回依度尔汗去吧,这里夏天可有的热。”主子望向她的神情乍现温柔,说:“行,你说回去就回去。”

    正说着,小少爷就蹒跚而来,李嬷嬷一路跟在后面。他一头撞在姑娘身上,拽着她裙裾裂嘴笑嚷:“娘——”姑娘登时一手抹着眼睛,一手扯着主子的袖子,哀叫道:“啊,他又来了——”主子一把抱起小少爷来,哈哈大笑:“这孩子,缠得你娘都不想要你了。”

    我不禁要质疑,她哪像个妈呀,倒像是主子另一个孩子。

    不过,好吧,我承认,看见这情形我有些砰然心动了。也许有一天,我也会找到这样一个人,与之共守一生吧。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