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233

作品:《《独占帝王心:弃妃不承欢》

。跪于地上。    女子略转螓首。淡淡道:

    “莫水。起来。”

    “娘娘。那是黄彤!”

    莫水悲恸地喊出这句话。黄彤可以让女子的容颜因为过敏悉毁!

    她用过两次。知道它的厉害!

    两次。都是放在其他后妃的妆盒内。

    一次。是受林蓁的吩咐。

    一次。是她自己因那女子的容貌。暗下狠手。

    却没有想到。第三次。看到黄彤。竟是这样的时刻。

    林蓁极淡地一笑。道:

    “女为悦己者容。如今的我。还能为谁容呢?”

    她的嗓音嘶哑着。自那日她喊出最后那一声后。她的嗓音。就再不复当初的婉转细腻。

    如同她的心。也早千疮百礼。满是苍疚了罢。

    “小姐! ”莫水。跪伏在地。无法抑制地痛哭失声。

    “莫水。你先下去。”一声苍老的声音响起。林太尉缓步入殿内。

    这个女儿。他因对她母亲的亏欠。从小待她如珠如宝。却。始终。还是眼睁睁地看着。她褪去所有的青涩。演变到连手足亲情都不顾的残忍。

    林蓁没有望向林太尉。她回过脸。纤长的指尖轻轻地擦去脸上伤口淌流下的血。

    “蓁儿。何苦走到今日这一步呢?”

    林蓁没有说话。闭上眼睛。能觉到指尖的血液缠绵。

    “若当初。不是我自私。或许 。你该在南越上卿府长大。也不会因着我的宠溺。变成如今这样。”

    她轻轻吁出一口气。可。心。依然压着。得不到任何的解脱。

    “你母亲是周朝不容的墨氏后人。因我怕影响仕途。终让她回了南越。纵然。没几个月。我就因为后悔。亲赴南越。希望能接回她。却在那时发现。她生下了属于我们的女儿。但。双生胞胎。均为女。则必被视为双生妖孽——  ”

    他说出这些话。每说一句。都将过去的疤痕悉数刹开。每剥一层。心。就越痛一次。

    但。这些。都是他彼时的罪孽所造成的结果。他的心。才是那真的孽障!

    “在那时。你就要她毁去其中一个女儿。可她不愿意。也使得。你念着骨血亲情。最终抱回了我。却永远失去了她。对么?”

    林蓁说出这句话。她的眼睛慢慢睁开。

    林太尉没有否认。

    那一晚的醉酒。他把她占有。本以为。占有一个舞姬。不过是一夜的欢情。然。却在她离开后。每一日。受着一种煎熬。

    原来。这世上。真的有一种人会让你一见钟情。

    再多的借口。都没有办法把这种钟情抵消。

    而。他也知道。那一晚的相见。不过是这段短暂情缘的结束。

    也因此。引出了。他和澹台谨各为其主。长达十几年的恩怨。

    在南越破城那日。他并不是先峰军。无法在第一时间进入城内。所以他第一次。拜托与他素来政见不和的摄政王代为寻找澹台谨的女儿。并护得周全。得来的消息。却是。她被火烧死的讯息。

    若不是。玄忆其后的拜托 。恐怕。他真的不能在有生之年。再见一次。婳儿。

    当年。所谓的双生妖孽。其实。都是他心底。最难舍的亲情牵绊。

    “错过的人。说过的话。譬如覆水。终不会再得…”

    林蓁幽幽地说出这句话。她想。她终于是明白了这句话的道理。可惜。太晚。太晚。

    夏末初秋微薄的月华映在她唯一的掌心。什么都映不出来。

    她才十七岁。却早已走完这一辈子该能走的路。

    曾经。她一直想在除夕夜能看到月亮。却。每一年。只有失望。

    除夕夜的圆满。她始终。是等不到的。

    她笑出声来。轻轻地。过了好一会儿。才抬手。拭掉腮边的泪……

    ********《弃妃不承欢作者:风宸雪》********

    明成。

    着玄黑袍子的男子。坐与庭院的躺椅上。他身边。粉裳女子轻轻替他拭去额上微沁出的汗意。

    午后的阳光终究还是暖的这样的暖融。在她和他之间。是这么多年。从未有过的。

    他望向她。浅浅一笑。她有些羞涩地低下螓首。拿起一旁几案上的香茗递于他。

    他的指尖和她的指尖在杯盏上相触。她脸上的红晕愈深。侧转的螓首。却看到。立于庭院那侧的二人。

    着绯袍长身玉立的男子和另一彪莽的汉子。

    正是冥霄和荆雄。

    “大哥。真好。嘿嘿。”荆雄悠声地笑着。

    冥霄的唇边亦是含笑的:

    “没有想到。以龙首的血催生的天圜玫瑰。不仅能救人的命。亦能让人忘记。过往的种种。”

    彼时。若非玄景肯将解七草七虫毒的药方于他。或许。玄忆的命。仍要用这天圜玫瑰去救。但因玄景这一举。反让他能将天圜玫瑰救回玄景垂危的生命。

    有所失。其实。必有所得 。不是么?

    他们兄弟多年的恩怨。其实。也可以一笑抿之。

    而他。这么多年来。哪怕。虽杀过一人。却也终究。是救过更多的人。

    “是啊。忘记。真能忘记。该多好。”荆雄突然若有所思。手从袖中取出一枚簪子。恰是琉璃簪。

    冥霄看到簪时。容色稍变。不过须臾。终只叹出一口气:

    “别打扰人家。我们走罢。”

    荆雄应声。二人转身朝另一侧走去。

    作为周朝番国的冥朝。还有许多需要他们去做的事。

    冥皇。不论最后由谁来做。天下大和。才是百姓的福祉。也是为政者该去做的。

    ********************尾声***********

    满苑的合欢树下。透明的琉璃轩窗旁。悬挂着一副。隽永的画轴。

    画上。亦是满眼的合欢树。一弯明月如钧。一俊美如谪神的男子与一倾城之姿的女子相拥于树下。树边。则是两名小童嘻戏笑闹着。

    一切。不似仙境。仅是人间极乐。

    惟那两句诗。随着风吹过。一并飘逸于画卷之上: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