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174

作品:《冷宫薄凉欢色:失心弃妃

    “重了还是轻了?”

    “重……”

    “那就轻一点。”

    “唔……还可以用力点……呜……不要……轻……轻一点……丫……”

    (此处发挥想象力三万字,如果想象不够的,可以参考最近上演的3d片)

    海公公(画外音):看吧,奴才说的就是真知灼见啊。

    后来,每天,海公公都能有幸听到,这样生猛又缠绵的声音在农舍小屋响起。

    再后来,整座农舍小屋多了好多孩子的声音,那些孩子,叽叽喳喳的,远远望去,就和一群小耗子差不多。

    再后来,终于在有一个傍晚,老耗子(自从有了无数只小耗子,自然荣升老耗子)发飚了:

    “不许再留着这支箫了!我提醒你,你除夕既然回去瞧过他了,这箫就该给带回去。”

    “哪有别人送的东西,再送回去的道理?”

    “反正不许再留着,我瞧了难受,你骗了我那一次,现在,把这箫还了,我就原谅你。”

    “我骗你哪次了啊?”

    “嘁,除夕那晚,我灌醉了他,他都告诉我了……”

    “咳……”

    “还不还,不还……我——”

    “我要不还,就凭你现在的样子,还能三妻四妾?”

    “不还我就继续……”

    ………………………………继续省略生猛五万字。

    后来这支箫辗转落到了西陵奕的手上,但奇怪的是,这支箫只有半支,剩下的那半支却是不见了。

    于是,根据西陵奕的近身太监传闻——

    剩下的那半支箫会出现在一个女孩的手上,那个女孩,到时候会脚踩七色祥云,出现在西陵奕的面前。

    而她,就是西陵奕命中注定的劫数……

    现在,如果你是千里眼,能瞧到,在很远很远的未晞谷,有一个身着青衫的小女孩正拿着半支箫瞧着:

    “爹爹,你能教我吹箫吗?”

    她的身后,一袭青衫迎风徐徐飞扬起来。

    “不对,学吹箫前,女儿想先学心蛊,据说,这心蛊……”

    小女孩的话没有说完前,我们可以看到,那迎风飞扬的青衫直挺挺地栽倒了下去……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