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50

作品:《我北行,故人南去

    这得需要多打的面子才能同时请到这么多牛人啊!然而,他们不会知道,这些公众熟悉的时尚名人对于风萍的party来说,也不过是锦上添花,真正令他们震撼的任务,他们是无缘目睹的,即便目睹了,也不一定认识,但英俊迷人的安德烈王子除外。

    他的出现点燃了所有记者的摄像机,每个人都像疯了似的对着他狂拍不止。

    ctm八卦网站因为准备充分,半个钟头之后就发布了网络视频,并迅速在网络引起轰动,被转发到各大网站论坛以及各种聊天工具。

    当这则消息流传到周新竹的名媛派对上时,大约是在十点多快十一点的样子,正是派对进入高潮的时候,但宾客们忽然之间都没了兴致,好些人都在传看手机,窃窃私语,甚至有几个贵妇表示有事,提前告辞了,这令她大为光火却也无可奈何,于是这场史上最华丽的名媛派对草草收场,与前期的宣传造势相对,就好比一首歌,起高了调子,结果高潮部分却怎么也唱不下去,令大家非常失望。

    相反,风萍则一鸣惊人,唱出了响彻云霄的嘹亮之音。这两下一对比,结果真的是……非常惨烈!

    周新竹翌日午后起床,看到报刊头条,几乎没惊爆眼球。她受到如此严重的打击,自此一蹶不振,门庭冷落。然而骄傲的自尊心让她觉得再没有脸待在圣罂市了,很快便开始着手移民,准备搬去美国洛杉矶了。

    但她的离开对圣罂市的名流们来说毫无影响,他们全都把目光聚焦在风萍身上,贵妇淑媛们都已经不介意放低姿态,就连宋氏姐妹也通过唐迦南来攀交情,每一个人,几乎是整个圣罂市都在期待她的下一次party。

    可见举办party确实是改善人际关系的最好方法。事后,风萍如是总结。

    番外二

    party结束后的当天晚上,风萍和唐迦南都已经上了床,但是两个人都没什么困意,也没有太多力气做别的事,只是沉默着,却也有幸福感觉。

    忽然,风萍想起了一件事,用胳膊碰了碰唐迦南道:“你不说有一位姓楚的客人。他怎么没来啊?”

    唐迦南颇为遗憾的叹气,“哦,他有别的事。”

    风萍好奇道:“到底是谁啊?”

    唐迦南撅着嘴巴不说话了。

    风萍哼了一声,十指交握两下,左手压右手,五指咯咯直响。那意图不言而喻,目的呼之欲出。唐迦南很愿意坦白从宽,但是他的这件事情解释起来确实有很大的困难,于是他眨巴眨巴眼睛,吧嗒吧嗒嘴巴,居然撒起娇来,“哎呀,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啦!”

    “嗯?”风萍眯起眼睛,右手压左手,又是一阵咯咯直响。

    “我以前跟你说过的……”唐迦南苦着脸,看起来像要哭了。

    “什么时候?”风萍转头瞪他。

    “就是我从纽约回来的第二天,我不是跟你说过,我遇见一个人……”

    “呃……”风萍懵然地偏过头,盯着他看了几十秒,忽然睁圆眼睛,张大嘴巴惊呼出声,“啊……你上次说的那个?”

    “嗯,嗯。”唐迦南连连点头。

    “那个是真的?”

    “我不会对你说谎。”

    “my god!”风萍一下子坐直身体,道,“你再说一遍,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唐迦南也坐起来,盘膝在她对面,生动地描述起那晚的场景,“我刚睡着没多久,忽然有个声音像打雷一样,就像那种下雨天的闷雷,轰的一声,一下子就把我给惊醒了。你知道的,高级酒店不应该出现这种声音的,而且是在半夜三更的时候,这种响声是很不正常的,我按铃叫人,然后起来拉开窗帘,看看外面,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什么?”

    “我看见有个人站在隔壁的窗沿上,好像要跳下去的样子,我赶紧打开窗库叫他不要轻生……”唐迦南说到这里表情茫然起来。

    “然后呢?”

    “然后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忽然就到了我跟前,抓着我飞了出去。”

    “他是超人?”

    “不是,就像电影里的大侠那样飞檐走壁……”

    “真的不是幻觉吗?”

    唐迦南横眉怒对,“我也愿意相信是我的幻觉,但是,如果你能够看到酒店的监控录像,你就会发现,那天晚上,我根本没有出过酒店的大门,那我是怎么到酒吧去的呢?”

    “可惜酒店的监控录像被人拿走了。”

    “是吗?你怎么知道的?”

    “别管这个了。你继续说,他长什么样子,多大年纪?”

    “他的长相倒是挺不错,剑眉星目像个艺人,年纪应该不大,看起来还很年轻。他说他本来应该杀了我,但他不想滥杀无辜,也不想看我被杀,所以就……”

    “他为什么要杀你?”

    “不知道啊。”

    “你没有问他?”

    “我问了,但他没说。他的话很少,差不多是我说十句,他才说一句,但他说话算话,一诺千金……”

    “他说了什么?”

    “他说不会替我付酒钱,走的时候就没付。”

    ……风萍噎住了,一脸无语的望着他。

    “他说不会杀我,也没有杀我。”

    “他还说什么了?”

    “他说会来找我借钱,真的来了。”

    “他找你借多少钱?”

    “三百万。”

    “你借给他了?”

    “没有,但我给他一张信用卡。”

    ……风萍再次无语。

    “不过他不会用,我教了他。”

    风萍更加无语,伸手去摸他的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唐迦南抓住她的手,握在掌心,“我觉得他不是一个普通人……”

    “没错,我看他是一个骗子。”

    “他不是。”

    “要不就是一个杀手……”

    “我开始也有些疑惑,但他实在不像个杀人犯。他气质出众,令人一见忘俗,而且行事洒脱,不拘一格。”

    风萍不由得泛酸,“怎么,你准备爱上一个男人了吗?”

    唐迦南不满地那眼睛瞪她,“我只是站在一个纯粹的男性角度,欣赏他而已。”

    “可是他没准真的是一个杀手……”风萍把昔日得到的消息,复述给他听,“我记得凯文说过,那件枪杀案的凶手是个职业杀手,而且有搭档,现在根据你说的情况,我觉得他就是那个杀手搭档。”

    “没有证据,我不信。”

    “我觉得就是他。”

    “我觉得不是。”

    “就是。”

    “不是。”

    他们这个争论,就像网友们争论风萍到底是不是灰姑娘一样无聊,很没意思。不过,想来人生是不可能事事通透、没有一点儿疑问的,所以就由他们继续争论下去吧,人生的未知性,也正是人生的乐趣所在嘛!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