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百七十九章 终成连理

作品:《望族闺秀

    佳期如梦,入冬时,流熏就在一片锣鼓喧天鼓乐震耳声中踩着一地爆竹落红被抬出了谢府,迎进了穆王府。宫里成年的皇子都要建牙开府,而十二皇子却迟迟拖到了大婚前才得了皇上的旨意封为穆王,赐了六皇子昔日的府邸给他成婚。仿佛皇上并不愿早早的让这个儿子离开宫廷,但朝中大臣们力谏皇上,不得坏了祖制。

    一切入一场梦,耳边依旧似幻听着笙乐爆竹声,洞房里已是一片清静。

    夜阑人静,绡金卷羽的喜帐,飘金走凤,华贵夺人,那满缀的珠宝熠熠生辉。龙凤花烛高燃,耀得晃目,那红红的烛火在她秀美的面颊沐浴上一层淡淡的胭脂色,莹润可人,含着温煦的暖意。

    “小姐,盖头不能自己掀的,那是要新郎官来亲手掀起。”嬷嬷叮嘱着,忙为她整好鸳鸯盖头,口中喜不自胜的嘟念道,“这才是一对儿玉人儿,才新郎官王爷穿上大红喜帕,那是一个俊俏。”流熏心头暗喜,不由唇角都勾出一抹甜甜的笑意,仿佛一场春梦,一切都在梦中,便是如今,她都分不清是梦是醒。前世的恩仇,刻骨铭心,一切散尽,大浪淘沙般,留在手心的才是最真。

    天地间一片肃静,窗外飘着细碎的霰雪,轻轻叩打疏窗,一声声沙沙声搔得人心痒痒的。只听前堂的闹酒声丝竹管弦声杂沓着在北风中送来,萦绕耳边不绝,只是不见新郎官回洞房。

    红罗斗帐四脚垂着流苏,殿内四脚暖炉熏得暖暖的,红红的炭火同烛光掩映成辉,暖的人心都透出微汗。流熏紧握潮润的手,手心里满是汗,她端坐在床边,满脸娇羞。

    门轩声动,同心、同德的声音劝着“殿下,怎么吃这么多酒,脚都走不稳了。”

    咣当一声门被撞开,懒洋洋的声音含了笑,透出几分无赖道“孤王,没有醉,嘟,大胆,谁说谁说孤王醉了”

    “哎呀殿下小心脚下,”同德话音未落,流熏就觉得身旁忽的砸来一物,喜床乱颤,险些将她震落地上。她紧张的倏然起身,撩起红盖头,还不等看清眼前那团红袍的他,就被他翻身扑起,黑熊般扑倒在床上,口中呢喃,“孤王没有醉,没有醉”

    流熏羞恼的正要推开他沉重的身子挣扎起身,却被他酒气满口的亲了一口面颊,絮絮的道来,“人生底事往来如梭醉笑陪君三万场不诉离殇”

    “殿下,殿下,王妃娘娘,殿下高兴,吃多了两杯。”同心、同德有些不知所措。

    “你们下去吧,殿下这边有我。”流熏淡淡的吩咐,打量烂醉如泥倒在床上的景璨,有些无奈,她心头不觉更有些失望。但这毕竟不是她头一次洞房,前世里,沈孤桐的细致缠绵,现在想来都如利剑刺伤她的心,她极力控制自己不去胡思乱想。

    流熏费劲气力才将景璨放妥在喜床上,用枕头为他垫上头,流熏见他胸前满是酒渍,或是醉酒呕吐,一片狼藉。平日里看似温润如玉的容颜,竟然也如此邋遢。流熏无奈摇头,亲自动手为他宽衣解带。无奈他身子沉,不多时就忽然翻身,流熏不得不重新费力的设法将他翻过来。谁想才抱住他的身子,景璨一个翻身,狠狠的将她压去身下。

    流熏静静躺在宽阔的喜床上,挣扎无力,她费力的推推他,他的面颊紧贴她的粉颊,渐渐的,起了鼾声。流熏被他压住身子,不得动弹,心里叫苦,景璨的手紧紧的搂住她的肩头,令她无法动弹,那有力的臂膀,。她只能抬眼可看那红罗斗帐在风中翩翩起舞,鼓起的帐帘如蝴蝶漂亮的羽翼。

    耳边是沙沙的雪叩纱窗声,更伴随他隐隐的鼾声。

    忽然,景璨醉眼不开的只拿鼻子在她面颊上深深的嗅着,如一直小狗,那鼻子渐渐的向下,借了几分醉意,那不安分的手开始在她身上撮弄。流熏面颊飞赤,原本是洞房欢愉,小夫妻之欢也不过与此,偏偏他醉了,酒后乱性,开始胡来。

    “十二,你醒醒”流熏急忙推推他,却无法抗拒他燥热的唇,有力的臂膀,宽实的肩,将她彻底的笼罩,渐渐的占用。流熏面颊红透,听了他急促的呼吸声,干涸的唇在她面颊索取。

    唇愈发的干涸,呼吸更是急促,他拉开她的衣衫,露出香肩,仿佛热流涌遍身躯,流熏面颊腾然赤红,她害羞的捶打他的肩头,他哪里肯听难以抑制的欲望,在红烛燃烧下仿佛越发的旺。他如个贪婪的孩子,无尽的索取,面颊滚热。

    “十二,十二你再如此,我可恼了”流熏有些气恼,那刺鼻的酒气飘逸满屋。“那你就恼个给孤王看看,十二最爱看娇妻嗔恼的模样,求之不得。”他说着,一把打横将她反身抱起,流熏一惊,惊魂未定时忙得捶打挣扎,这景璨,他在耍弄她,听他这声音,他分明是装醉。

    “你坏放下我”流熏捶打他的肩头。

    “就不如今人人都知我醉酒,醉酒者不罪,凭我今夜如何戏妻,都无人过问。”景璨笑闹着。

    竟然还有这种无赖

    “你再胡闹,我去喊皇上了。”流熏羞恼。

    “你喊,莫说父皇听不到,就是听到,哪里有老公公深夜闯儿子儿媳洞房的道理”景璨依依不舍的在他颈间亲昵,口中呢喃不已。

    如此,二人闹了一夜,鸡鸣破晓,景璨才依约睡下。

    天明,要入宫去给皇太后、皇上和端贵妃娘娘请安,景璨却赖床不肯起来,口中还叨念着,“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不早朝。”

    “是谁要春宵苦短不早朝”一个幽幽的声音,惊得流熏一愕,皇上

    景璨几乎是同流熏异口同声呼了一声,翻身滚落下榻,胡乱披了衣衫跪地接驾。

    皇上身边只随了三皇子景璞,待门一开,景璨出来接驾,这才打出十二万分正经,不敢胡闹。这还免不了皇上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嗔恼道“混闹了”

    “父皇,还是做傻子好,做傻子娶了媳妇如何赖床懒睡,都无人理会十二的。”十二悻悻道,一副孩子的模样,在父兄面前,还是有几分骄纵。景璞立在他面前,面色阴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流熏心里暗想,这对儿君臣父子也够奇怪,儿子娶媳妇,一大早这老公公和大伯子来从被窝里抓人了。

    流熏上前见礼,心还在突突的跳,怕是从未料到竟然会有如此离奇的事儿。

    “朕不放心,过来看看。”皇上负手踱步向内,景璨都是笑着将父兄向内迎。流熏立在原地,她分明察觉三皇子回眸看他时,眸光里有一分不祥,却又扭过头去。她不由心头一惊,仿佛即将发生什么事儿,同她相关。

    “熏儿,你下去吧,朕同瑞儿有些国事要谈。”皇上平淡道。

    流熏服礼跪安,出门反掩了房门,丹姝捧了点心过来神秘地问“小姐,这一大早的,怎么皇上来了”

    流熏对她摇摇头,示意她轻声,退到廊下,殿内的对话声也听不清,只依约听到一句“赵王,景珏”

    流熏心内狐疑,莫不是赵王谋逆一事迫在眉睫,皇上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