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百七十八章 鱼传尺素

作品:《望族闺秀

    秋光向好,平息了所有的纷乱暴雨,满庭繁花落尽,更是一片葱翠金黄色彩纷呈的美景。谢府庭院四周种了许多五角枫,那枫叶入秋是就火红色,那红色如血,点缀金黄,仿佛将四下的青苔山石都点染上一层淡淡的血色,格外刺眼。

    流熏信步闲庭,秋风乍起,薄衫不胜清寒,拂面的风微热,那寒气都不知从何而来,浓郁的花香,那是甜得腻人的桂花香,不过是庭前一株丹桂,还是昔日她同旎姐姐种下,如今清甜香馥的气息润物细无声,萦绕指尖唇角,流溢在每一根发梢,不觉醉人。

    不知不觉到了傍晚,身上还有些潮腻,她正欲去前面给老祖母请安,却见十二殿下景璨贴身的小太监同心赶来。

    笑儿堆起来满脸的诡笑,见了流熏打个千,眉开眼笑地说,“奴才给郡主千岁请安,咱们殿下百忙之中打发奴才随驸马爷一道回府来,给郡主千岁捎来一物。”

    说罢,同心从袖笼里取出一个红绫蜀锦小包裹,但是这包裹就是精致异常。他小心翼翼的打开两层包裹,从里面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一扎长,贝壳玳瑁镶嵌的精致,再打开盒子看时,里面覆着红色的绒布,向内打开来看,里面躺着一枚赤红的珊瑚珠雕琢的同心环,巧夺天工,那双环扣中缀着一对儿红红的心,分外瞩目。一看这一对儿红心,流熏一阵心动,凭了是谁,都明白这是一对儿同心结。

    “这是咱们十二爷亲手为姑娘做的,是皇上赏赐的一株珊瑚树,咱们那位牛心眼的爷,可真是暴殄天物,毁了那么长一株珊瑚树,只截去这一截儿,一点点用小锉刀日夜的磨呀,琢呀白日殿下要随皇上列殿站班,晚上还要去军机处批阅奏折,桩桩件件不得有半分差错的,落是如此,他还誊出时候来雕琢这劳什子,一点点的,可是用心呢”见流熏手捧那同心珊瑚仔细观看,同心神秘的说,“姑娘莫看这相思扣是血红色的,咱们殿下的手被磨破了,那血就染红这珊瑚相思扣呢。”

    流熏心头更是一颤,听他娓娓道来,不觉更是心绪起伏,十二用情至深,让她何以为报她重生一世,可值得他倾心相许

    流熏故作糊涂,将那枚血红的相思扣珊瑚环托在手心,用长长的指尖砰砰,唇角勾出一抹笑说,“辛苦你跑腿了,回去替我谢过你们殿下。这珊瑚环果然可爱精巧。”

    “就这话了”同心有些失望的问,又提醒说,“咱们殿下说,奴才是双手奉了宝贝而来,那回去定然不能空手的。姑娘好歹赐个什么东西,让奴才回去也好向咱们殿下交差呀”

    流熏思忖片刻,不觉莞尔一笑,她故作糊涂道“我哪里有你们十二殿下如此的心灵手巧便是有些现成的值钱物,也不过是些大俗之物。莫不如权且欠下他,,再不然,你自把这东西拿回去,待我日后迷得回馈之物,再去寻他去换”

    听她如此说,同心哭笑不得,搔搔头说,“难怪怎么殿下说,他狡猾,姑娘可是狡猾她十倍。”

    流熏听得不由暗笑,脸上去一脸认真的问,“你且说说,平白的如何下面又拿我寻趣儿了”

    同心忙分辩说“也没什么,不过那日端贵妃娘娘去南书房看望咱们殿下,恰是咱们殿下做这宝贝专心致志的竟然没听到贵妃娘娘的脚步,贵妃娘娘不由叹气说,果然天下的儿子都是生给媳妇的,还没等媳妇过门,就如此了。咱们殿下就敷衍几句,娘娘笑他口舌狡猾,又同他说起了郡主千岁您”

    “说我什么”流熏追问。

    “佳期呀,咱们娘娘说了,皇上已经点头,同谢阁老议婚期了。说是只待江大人从江南查访民情归来,就着礼部依祖制为十二殿下和郡主完婚。”

    同心一句话,流熏心头一惊,原本一池平静的秋水如镜,被扔进一石子惊起层层涟漪。她原已不指望什么,但她前世的仇怨正一步步的剥茧抽丝般得以报仇。可此刻忽然得知自己此生即将嫁人,一段另世重头再结的姻缘,一段弥补前世所有过错的情缘,又将如何呢觅错了容颜如玉的沈孤桐,错将芳心暗许了才华洋溢英武的珏世子,如今又逢了景璨这装疯作傻的冤家。初次见面时,她做梦都不曾想过,一朝她竟然能同他去结为连理。

    她转身,看一眼同心,对他吩咐一声说“你且等等,我去去就回。”

    她回房,倚疏窗,提笔沉吟,只在自己一方锦帕上题了一句诗“冷烛无烟绿蜡干,芳心犹卷却春寒。”她含嫣一笑,将那帕子对风吹干,打成个同心结,再塞去一个香囊里,吩咐丹姝交给同心说“拿去给他。”

    丹姝凑上来偷偷笑她,“小姐,等会子丹姝替小姐打扫梳妆台,将那平日不用的首饰呀,物事呀”她拖长声音说,“都收去了,只留些地方给这新的稀罕物。俗话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丹姝的话中有话,流熏不由记起,那梳妆台上摆着那对儿小豆人,还是景珏表兄送她的。曾经写满的柔情蜜意,如今就如此散了。景珏殉难疆场,她还曾睹物思人为他落泪。丹姝果然是个心细的丫头,竟然为她收拾了所有的昔日残碎的情感,鼓励她向前。

    岁月静好,佳期悄然而至。

    皇上终于开口赐婚,十二皇子景璨纳谢府嫡长孙女谢流熏为皇子妃,因景璨一时还没有封号,流熏这皇子妃也没有品级。但这门婚事却是人人争羡,都说十二皇子前途未可限量,是潜龙于渊,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如今十二皇子在皇上身边,文韬武略都是众皇子中的佼佼者。昔日六皇子的才华洋溢,三皇子的沉稳谨慎勤勉,太子的敦厚,赵王世子的英武决断,似乎齐集于十二皇子一身。加之他生出一副比女人更俊俏的面颊,更是万人瞩目。望族闺秀不知多少人嫉妒谢流熏得此佳婿,恨不得眸光如箭的齐齐将谢流熏射杀了。

    赐婚的喜讯传到谢府时,府里上上下下喜气洋洋。自府里的大公子成了当今皇上的佳婿驸马,迎娶了公主,怕就是大小姐要嫁十二皇子的消息更是振奋人心了。

    这些日子,谢府门庭若市,贺喜的亲朋故旧络绎不绝,门前车水马龙。

    而流熏却在碧照阁内闭门不出。

    少有的彷徨,她先是在夜里莫名其妙的梦到了世子景珏,梦到景珏一身是血的冲在她面前紧紧搂住她疾呼着,“不要我不许你嫁给他凭什么你等我,我就回了娶你。”她被那紧紧的束缚勒得几乎窒息,她拼命的挣脱呼叫,喊着“十二,十二,救我”挣扎起身,一头大汗濡湿后背,长喘粗气惊魂未定,恰听了门外一片欢腾笑语声,一群丫鬟婆子齐齐入内道贺“大小姐大喜,奴婢们给大小姐贺喜了。”

    流熏这才定定神,喜讯来得突如其来,反令她措手不及。她愕然片晌,竟然不知该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