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四章 葵水

作品:《望族闺秀

    岫儿慌得噗通跪地周身颤抖哭告,“是四小姐打发奴婢来禀告太太,四小姐腹中的孩子许是落了,出了好多的血”

    “啪”的一声清脆的声响,岫儿脸上着了记响亮的耳光,金嬷嬷指了她怒斥,“羊油迷糊涂心了,浑说什么四小姐还是未出阁的姑娘家,哪里来的什么孩子”

    本是府里如今议论纷纷的话题,不再是秘密,一时岫儿也被金嬷嬷的巴掌打懵了,哭哭啼啼的慌张道,“本是四小姐亲口说的,姐姐们在伺候四小姐慌了手脚,才打发岫儿来这里给太太报信的。岫儿学话一个字都不敢差的。”

    封氏颤抖了唇bi问,“快说出了什么事儿”

    “四小姐同咱们三小姐在床上扔羊骨头丢包玩得尽兴,忽然四小姐惊得大叫,她身下红了一大片,都是血,裹着的被子都脏了。奴婢们自当是魁首来了污了被褥,可四小姐吓得大哭说,说是怕是她的孩子落了。”

    封氏大惊失色,也顾不得许多,急得惨呼一声“我的儿呀”踉跄着向谢展颜的厢房奔去。金嬷嬷急得在一旁碎步紧跟了搀扶,一面喝问岫儿,“可是四小姐不留心被撞到了腹部,或是跌了摔了再或是吃了不该吃的东西”

    岫儿只是抽抽噎噎的哭着在前面引路,频频摇头说,“好端端的,就落了红,是芳奴姐姐说起,先前二姨奶奶小产就是如此,污血把褥子都染了一片。”

    封氏的脚步放缓,她定定神,端出些大太太的威严,吩咐众人道,“下去,守住院门,此事不许声张。”

    她疾步赶去谢展颜的房里,谢展颜已经急得六神无主的大哭,谢舞雩更是吓得周身瑟缩了喊,“颜儿你别哭,别吓我呀。”

    一见封氏到来,谢展颜纵声大哭扑去母亲怀里,周围的丫鬟们也哭诉着事情经过,看似一切都是好端端的,忽然间谢展颜见了红,不痛不痒。

    倒是金嬷嬷,上前查看一番,又看了看炕褥上的血污,迟疑良久,神情透出几分怪异,“夫人,四小姐这,怕不是病,更不是滑莫不是,葵水来了”旋即看一眼四下的丫鬟,示意她们退下,又嘀咕一句,“老奴不过是一猜。”

    封氏恍然如梦中惊醒。

    谢展颜害喜,不过是呕吐,有日子没来红,才推算是可能害喜了。因是一时急乱,更怕家丑外扬,都没去寻个太医给她诊脉,求个确切的说法。封氏原本想顺水推舟将女儿速速的嫁了,也就相安无事。谁想节外生枝,忠孝王府又来闹事,她竟然疏忽了。或是女儿根本没有害喜,不过是一时着凉害了胃,经脉凝寒不通才断了葵水。可惜她却心虚,一早的信了。她用手按按谢展颜的小腹问,“可疼”谢展颜含泪摇摇头。

    她忙吩咐金嬷嬷,“快,快去请太医来”又慌忙改口,“去请个郎中来”

    一面说一面和颜悦色的对谢舞雩说,“雩儿,你尚未婚聘,女儿家的言行最要紧,此事你就当没有看到,不得去私传,反害了你自己的名声。”

    谢舞雩惊慌的喏喏称是退下。

    为了掩人耳目,封氏这些日子觅到一位民间郎中,匆匆赶来时只为谢展颜一号脉,就噗嗤一笑道,“夫人莫惊,小姐这是葵水来了。前些时候想必受了寒,吃坏了胃,才有症状。如今大好了。”

    送走郎中,封氏恨得咬牙。大好了葵水来了

    原本她就觉得怪异,如何那忠孝王小世子一发中的,颜儿就怀上了那死鬼下了地府都不肯放过她的颜儿。若早知一切是一场虚惊,她何苦要处心积虑的要把好端端的女儿许配给那下jian的男娼沈孤桐还白白受一番奚落羞辱。想来如大梦一场,心头百味陈杂翻涌,也分不清酸甜苦辣,她目光呆滞,坐在炕沿没了声。

    “太太,太太”金嬷嬷担忧的近前喊了两声,提醒道“眼下,这沈公子同四小姐的婚事,可还要cao办”

    封氏徐徐摇头,深抿了唇有些发狠,“怕他还没这个福分”

    “可是舅爷的意思,对沈公子还颇是垂青。”金嬷嬷提醒。

    谢展颜似知道自己无事,一场虚惊,如今一听母亲似要悔婚,急得从床上窜起扑去摇摆母亲的胳膊哀求,“娘,颜儿要嫁沈师兄,颜儿只嫁沈师兄”

    封氏的脸色苍白,痛心无奈的望着女儿,本想痛骂她“没有见过男人吗”但看着谢展颜那可怜的神色,小女儿痴情的样子,满心悲恸,竟然骂不出口,反只剩用手去抚弄她的头顶,心中一口郁气憋得她胸口都要炸开。原本她煞费苦心重金寻来一男娼去迷惑大小姐谢流熏,引得谢流熏身败名裂。可到头来,竟然算计了自己的女儿,倒是子她的颜儿被那男娼迷得神魂颠倒,非他不嫁了。冤孽,真是冤孽

    封氏定定神,问金嬷嬷一句“送走舅爷,孤桐可是回房安歇了”

    金嬷嬷定了定,一阵沉寂,窗外忽然飞来悠扬的笛声,静夜里时断时续的。谢展颜眼前一亮,惊喜道“是沈师兄,是沈师兄在吹笛子。”

    金嬷嬷脸色阴沉,奚落的嘀咕一句,“谁知这大半夜的吹什么笛子。”

    想了想有几分担忧的提醒,“听说,明儿一早,宫里的十公主和赵王府的小郡主要过府来游湖。”

    封氏的心头立时生了几分恨意,沈孤桐果然贼心不死。十公主要过府,他今儿就开始练起了笛子。

    次日,潇潇细雨如织,渐渐停歇。天空如洗,却是阴沉沉的天色不开。

    转眼已是春尽,藕花深处,乌篷船缓缓撑行在接天莲叶无穷碧的湖水里。碧波清漾,芙蕖娉婷摇曳多姿,船上美女联袂向湖里投食喂着追随船侧的绿头鸭,嬉闹尽兴。

    “姐姐,看湖里有鱼银色的”兰馨公主惊喜的拍手叫嚷,身子半探出湖面。“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