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三章 和解

作品:《望族闺秀

    流熏怅然起身要离去,却被方春旎疾呼一声“熏儿”一把抓住了她的裙摆,仿佛怕她会被一阵风吹走一般,哀哀地仰视她,紧颦秀眉,担忧地问一句,“咱们可还是好姐妹”

    流熏心头有气,但仔细想来,春旎姐姐前番悄悄的在哥哥伤口上下毒嫁祸封氏,如今借只猢狲抓花了小五的脸害得封氏肝肠寸裂,都是因哥哥而起,旎姐姐一心为哥哥,报复封氏不择手段的狠辣了些也是因为封氏和沈孤桐招招要置她兄妹于死地。黄蜂尾下针,那是不伤友人的,想到此处,流熏的心就渐渐的软了几分,但总是隐隐觉得事出蹊跷,旎姐姐那眸光中,总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似在故意躲藏什么。

    她对旎姐姐无话不说当做知己,可旎姐姐背着她缕出险招,令她急也不说恼也不是。可为什么旎姐姐不同她商议她有前世的血海深仇,而旎姐姐只是为了方家的冤情吗可那桩没头案子至今还是个谜,莫不是旎姐姐这些日子跑太医院查出了什么

    见她不动,若有所思,方春旎轻轻松开握在手中的她的裙摆,轻声道,“便是不看在你我多年姐妹情谊上,好歹也看在你哥哥的薄面上。前番她当众受责,颜面尽失,这些日子在翰林院处处被谢府的声名所累要避嫌,仕途坎坷。他心情不好,郁郁寡欢的,看得人心都要碎了。”

    方春旎起身,曳着湿漉漉的裙行了两步随在她身后道,“熏儿你同十公主交好,能否去求十公主开恩去恳请皇上,或是去求求礼部的江舅父,也保举一下俊表兄,谋个正经差事。翰林院不过是闲差,空闲少年头的地方,听说近来朝廷里各部都有开缺,眼见军机处开缺的一名章京被封尚书保荐了沈孤桐去,听说江维宇也要擢升去吏部,外祖父古板刚直,大舅父对表兄”

    流熏回身凝视她,见方春旎眸光里透出些绝处逢生的期冀,仿佛她比哥哥子骏更焦虑,更急切。旎姐姐对哥哥一往情深,为了哥哥粉身碎骨全不怕,这话她是深信不疑的。若非走投无路,旎姐姐才不会让她去求十公主。比起旎姐姐对哥哥的一番深情,她倒是有些自惭形秽了,只顾了这些日子狠狠的对封氏和沈孤桐反戈一击,反间计让她们反目成仇,却不想疏忽了哥哥子骏。

    “熏儿,你可以怨怪我,可是你哥哥除去了谢府长子长孙这个名还无尽的责任,这些年他可得到了什么继母的刁难欺凌,父亲的苛责,听说他入翰林院惹得无人人艳羡嫉妒,背地里冷言冷语是有的,原本这个章节小军机的差事是皇上钦点了俊表兄的名的,因他一笔字写得好,文章锦绣。可是外祖父说要避嫌,执意的替他辞了。如今且不说同科的榜眼探花都要高升而去,就是他那些今科的同年们,都在各谋前程。只他还要守个青灯同些白发夫子一起编撰古籍抄誊文章。”

    “我本约了十公主和毓宁妹妹明来府里游船采莲藕,会寻个机会提上一句。”她望一眼方春旎,仍有几分担忧道,“既然你我姐妹戮力同心,就要心无隔阂,处处商议。”

    方春旎点头道,“不过是我多虑,只是毕竟怕你少不更事,一时冲动,或不会做戏逼真,若是让那些狐狸看出马脚,功败垂成就不好了,这才不忍事先告诉你。日后我处处同你商议就是。”

    一阵沉默,方春旎拉住流熏的手,轻声逗她道“这好戏才唱到叫彩处,偏偏你一甩袖子扯了头面转身下台了,端端的满楼的看官被冷在一旁,这翻场子可是使不得的。”

    流熏不觉噗嗤一笑,甩开她的手,娇嗔地问“吩咐你去换的那药汤子,可是还妥了”她伸出四只手指摆了摆,被方春旎迎了月色一把握住,点点头宠溺的一笑道,“还用你费心,自然是妥了。若是算得日子不错,怕此刻那边都忙乱了爪儿了。”

    方春旎含了几分狡黠的笑望着流熏,各自心领神会。

    “明儿宁儿来府里,我便去大慈悲禅寺陪俊表兄去给舅母的牌位上香去了。宁儿那丫头同我不睦,免得生事端。”方春旎迟疑道,面露难色。毓宁郡主最是看不惯春旎,流熏明白旎姐姐的难处,便点点头说,“宁儿太过任性娇贵,或是再过几年懂事些就好了。”

    方春旎沉吟片刻,释怀的一笑又问,“还怪我逢事不告诉你。姐姐还没派你的不是呢。常春楼纵火这么大的事儿,你竟然也瞒着我,害得姐姐好一阵子提心吊胆,你这可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了”

    流熏不觉垂头一笑,想来是自己太过任性跋扈了,前世里的xg子还是没有改。但常春楼的事儿,她自然不好对人明言。

    “沈孤桐忽然向封氏投诚,怕是在常春楼被修理得不人不鬼的。偏偏一把大火,他倒是抱得美人归名利双收了。”方春旎感叹一声,仿佛对此事心存疑虑。

    流熏只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姐姐放心,该活的死不了,该死的活不了。”

    谢展颜自害喜后就没什么胃口,整日望着满桌佳肴发呆,便是半碗粥都是金嬷嬷连哄带骗的强喂了她的。封氏望着女儿日渐清癯的小脸不觉心疼,如今酒宴罢了送走了娘家兄长,她就记起了女儿展颜,便吩咐金嬷嬷备下一碗鸡茸松花粥,洒上些细碎的青菜沫,再将各色小菜拼了两碟,点上些麻油香醋提味,准备精致一一过目,才吩咐丫鬟们前面引路去看望展颜。

    还不等起身,恰是帘子一挑,慌慌张张的闯进来了谢舞雩的丫鬟岫儿,大喊着,“大太太,不好了,不好了,四小姐她”

    封氏一怔,如何舞雩的丫鬟如此没有规矩慌慌张张的未等通禀就闯了进来,身后追来丫鬟宝相气得骂着,“奔丧的野马似的,一路喊都喊不住你,要死了,闯来太太房里撒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