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九章 弄巧成拙

作品:《望族闺秀

    转眼已是玉兔东升,灯山上彩,金碧相射,锦绣交辉。

    行过一所光怪陆离的彩楼,灯影明灿晃得人眼晕。

    大红填漆匾额上书着鎏金的“露华浓”三个字。

    兰馨满眼新奇,扯着流熏的衣袖指着那高耸如云灯火辉煌的楼台问“这是什么所在呀姐姐,咱们上去看看。”

    流熏面颊一红,她已不是昔日那十四岁的少女,自然知道这里就是花街柳巷中的青楼。

    她急忙岔开话指了一旁的脂粉铺子说“公主咱们去那边看看。”

    兰馨仍是依依不舍地望着不远处那剔透光莹如水晶宫殿般的高楼,一步三回头地问“那里的姐姐的衣衫真美呀,霓裳羽衣,仿佛九天仙女,咱们还是去看看吧。”

    景璨见兰馨好奇地挪不动步,不禁寻了她手指方向探头探脑地看去,随口说“我当是什么所在,这里是青楼,男人去作乐的所在,你一个闺阁女娃,去这种地方做什么”

    一句话羞恼得兰馨公主无地自容,甩个手才要走,忽然听着一阵喧哗声,撕心裂肺的哭声。

    “不要不要呀”

    乱哄哄的一群人扯着一名女子向外来,那女子的手一把紧紧抱住廊柱撕心裂肺般哭嚷“我是清官人,卖艺不卖身,放手”

    “你说放手,爷就放你了人在窑子里,还装什么贞节烈妇”

    “也不打听打听我们爷是谁,说出来吓死你”狗仗人势的奴才歪个头双臂环胸还不忘挑个大拇指猖狂着。

    “啊,你们爷是哪一位呀”景璨好奇地凑过去嬉皮笑脸的问。

    恶仆上下扫他几眼,“咱们爷是当朝兵部尚书封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恶仆歪个脑袋耀武扬威地骂着,一脸横肉肆无忌惮。

    “呦,难怪这么大口气,原来是兵部封三畏尚书要请姑娘出局子呀”景璨揉揉鼻子阴阳怪气地大声嚷。话音更是吸引了不远处摇个扇子同谢祖恒和江昊天说笑的皇上。但这恶仆的嚣张,早已令一旁的皇上驻足打量,谢祖恒更是面颊一紧,有些尴尬,毕竟封家同他是姻亲。

    恶仆一愣,旋即咬牙切齿地说“我家老爷是兵部尚书封大人府里的官家,丞相家人九品官,压死你”他向景璨迫近几步,似乎看出景璨生得单薄,又是个白净的读书人,也不拿他放在眼里,上前挥舞拳头bi近几步。

    景璨向后一跳抱住脑袋惊慌叫嚷,“别打我,别打我,好怕呀”

    “爷,爷,有话好好商量,先消消火气”龟公一路紧随了劝着。

    “咱们爷喊你去陪,那是看得上你。推三阻四的装什么惹恼了咱们爷,要你全家尸骨无存”恶仆上前狞笑着捏一把姑娘泪水洗尽的粉颊,更是狠狠的拧一把,挥手吩咐手下说“抬起来塞去马车里拉走”

    “不,不不要,妈妈,救救女儿,女儿是卖艺不卖身的,妈妈呀”女子死死抱住门口廊柱不肯从命。

    “女儿,不是妈妈心狠,你,你是看到了,总不能让这位大人将咱们露华浓夷为平地吧”子无奈地跺脚叹气,假惺惺的擦把泪。

    那女子更是哭嚷不从。

    见吐口,恶仆捻了山羊胡狞笑了上前吩咐一声“还不麻利的把人带走”

    大汉们上前,七手八脚拉扯,就听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嘎巴一声,女子的手指被掰断,疼痛钻心瘫软地上几乎昏厥,惊得围观众人失声惊叫,转眼那姑娘已被恶仆打横抱了就跑。

    起先谢子骏早已看不过眼,才要将身上前,被沈孤桐拦阻在后低声道“保护圣驾要紧,莫鲁莽了”

    待景璨晃上前,被恶仆挥拳威胁退后,流熏更觉得景璨那表情举止愈发的可笑,她自然知道这十二皇子深藏不露,这些恶仆分明讨不到半分便宜。

    谢子骏和江维宇忍无可忍大喝一声上前,“光天化日的还有王法了”

    “公子,公子救我”女子惊哭着扑过来躲去二人身后。沈孤桐看到流熏望着他失望的目光,这才抢先上前一把拉住恶人喝道“苍天在上,朗朗乾坤,岂容你们如此胡为”

    那恶仆也不说话,一拳狠狠打来,直扑谢子骏面门。

    “子骏,快逃”十二皇子一声喊,一把握住谢子骏的左腕,做个拉拽的动作,却忽然将谢子骏身子向前一推,“啪”的一记响亮的耳光,那恶仆惨叫一声踉跄了倒退几步,倒仰扑去地上。

    一旁的恶仆一见同党吃亏,更见几人是白面书生,齐涌而上。江维宇自幼练过拳脚,一抖袍襟掖了前襟在腰间丝绦上挽袖应战毫不示弱。

    倒是景璨紧紧抱住谢子骏的腰哭喊着“快逃呀,我怕,子骏,这边,快躲”

    边说边做出逃命的样子拉住谢子骏东躲西藏,但人却在同那些恶仆周旋。眼见谢子骏被景璨挡在身前如挡箭牌一般,挥手踢脚左一拳右一脚,脚下一个扫堂腿,那恶仆应声惨叫扑倒在地一个狗啃泥,爬起身落荒而逃。

    兰馨公主看得兴奋,跳脚拍手喊好,赞不绝口的问流熏,“俊哥哥功夫拳脚如此厉害呀应该考武状元了”

    流熏深知景璨不会吃亏,但哥哥自幼身子骨弱,祖父也曾令四大护卫教哥哥拳脚功夫健体强身,但若是出来斗地痞可未必能行,他不过是一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可景璨才是深藏不露的大侠,侠之大隐者,必有不可告人的玄机。

    谢祖恒和江昊天见势不妙吩咐人护送皇上退后,就要喊回几位少年。早有随行的大内侍卫冲上前去解围。

    皇上却笑了说“随朕去酒楼坐坐,由这些孩子们闹去,不经一事不长一智。”

    流熏是女孩儿家,同公主紧张的手腕手一步一回头的被带去熙攘热闹的酒楼,恰是正对了那露华浓,尽观战事。

    不多时,楼下尘埃落定,三鼎甲眉飞色舞的归来,颇有番凯旋而归的得意。

    十二皇子景璨如数家珍地道着菜谱“那八宝水鱼又滑又嫩还洒了松子,松鼠桂鱼外焦里嫩酸甜可口,那个马蹄炖的蟹粉狮子头”

    话音未落,就听一阵嘈杂声涌来,有人声相继叫嚷着“这边,就是这边,分明是看到向楼上去了。”

    景璨立时收住口,倏然跃身而起,流熏更是一惊,莫不是寻仇的来了

    “新科状元郎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