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七章 过继风波2

作品:《望族闺秀

    方春旎一笑说“你严儿弟弟倒是巴不得有个爹爹呢,可惜没这个福分。”

    封氏惊得面如金纸,紧紧搂住两个孩儿,慌张地望向四爷谢祖怀强打笑容愧疚道“四叔叔,不是如此的”

    谢祖恒忿然的眸光射向她道“慈母多败儿自作孽,不可活,你自己定夺吧”

    “老爷,冤枉的,小五他,冤枉的,分明是”她忽然扑想慕容思慧的床前哭道,“你,你是知道的,你说话呀”

    慕容思慧眸光中一阵慌乱,忽然歇斯底里的打断她幽幽地要挟“表姐要妹妹说什么”慕容思慧见她双眼喷火似要吃了她,慌得瞪视她说,“表姐说过,什么都能依妹妹的,若是姐姐要妹妹说,怕是说出什么不好听的,大家都不好看吧妹妹如今不能生育,破罐破摔,姐姐可不同,好歹是府里的大夫人呢。”

    慕容思慧眉头一扬,有些疾言厉色,丝毫不肯让人的样子,哪里像才滑胎的妇人

    流熏心知二人如今果然狗咬狗一嘴毛儿,不由暗自庆幸。也是她情急之中急中生智,求其次而设的反间计。与其让慕容思慧替封氏当出头咬人的狗处处盯咬住她和方春旎不肯放口,让她们日日疲于提防,反不如让这条狗反口转去咬封氏,让她自食其果

    看到如今,方春旎才明白流熏的用意,对她偷偷会意的一笑。

    忽然,封氏乞怜地望着四爷谢祖怀道“四妹妹这么年轻,不能再延续子嗣,实属意外。横竖事儿是出在了大房这边,难辞其咎,若说为四叔叔补偿,莫不如嫂嫂将功折罪,为四叔叔纳几房妾室传续香烟,再过继几个在慧儿妹妹名下如何”

    慕容思慧问题一惊,封氏这分明是要挟她。更见封氏用手指不安的揉弄耳边一枚夜明珠,幽亮的眸光只从她面上掠过,透出几分要挟的厉意。慕容思慧自然明白,若是她一味的苛求,封氏就要将明珠许给丈夫为妾,那是她最为忌惮的事儿。

    只她一怔的功夫,流熏已抢前插口道“此事不必母亲提醒,四婶婶如此贤德大度之人早就暗自为四叔物色妾室了。那日四婶婶还暗中派银碟来向丹姝打听明珠的品行,似是有意从母亲那里讨来替她伺候四叔父呢。还不许声张。四婶婶还私下愧疚说,身子不便,无法伺候四叔父,于心不安。与其从外面任人选了不跟底细的女子在四爷身边兴风作浪,不如从府里寻些安分手机端淑贤良的。”

    说罢,还有意问四夫人慕容思慧“四婶婶,熏儿猜的可是没错”

    慕容思慧何等聪明之人,响鼓不用重锤敲,立时心领神会。她气息微弱地悲戚道“明珠那丫头,我私下打听,人还是个规矩的,模样也还算周正。本想待我临盆前,就替四爷向大嫂嫂求个情,讨了明珠过来的。既然我命薄如此,眼下四爷的香烟为重,不如就纳了明珠过来吧”

    谢祖怀被她这几句哀婉动情的话一说,立时心里一阵柔软。往日慕容思慧跋扈,河东狮吼般令他嫌恶,但如今才见小儿女的哀婉,更有那心思细腻和暗藏的对他的牵挂。男人最经不得女人的眼泪,铁丝心肠如今都被融化在那几句善解人意委曲求全的“大度”里,忙嗔怪道“你好好养身子要紧,纳妾那都是后话。”

    封氏始料未及,她原本将慕容思慧用“明珠”这尊宝塔震慑住,可如今明珠竟然来个将计就计顺水推舟,反自己宁可做好人收买四爷,抢前一步应了明珠这门婚事。

    她眸光有几分惊诧不解地打量慕容思慧,慕容思慧更是颊边透出一抹神秘的笑意。既然封氏拿明珠要挟她,既然她如今再无法为四房延续香火,此事一经传出,那四爷纳妾不过是早晚。没了明珠还有宝珠、金珠、玉珠反不如她以退为进,忍下这口气还在丈夫跟前留个好名声,让丈夫对她心存亏欠。

    果然此记奏效,看着封氏失望的眼神近乎绝望,慕容思慧反有了丝报复的快感。

    “至于过继一事,还求大伯伯秉公而断。还四爷一个公道呀。”慕容思慧悲咽。

    一片肃静,无数惊愕期盼的目光望向大老爷谢祖恒,更有封氏内心忐忑地偷偷望了丈夫一眼,满是胆怯。她是曾对慕容思慧许诺过,若是不行,可以把儿子过继给她。但那毕竟是戏言,况且是她安抚慕容思慧怕她情急中胡乱行动的托辞,她哪里舍得亲生儿子过继给他人为子

    谢祖恒怒其不争的眸光扫一眼五公子谢子佐,长叹一声说“就把小五给四弟为子吧,都是谢府的骨肉,大房四房本不分彼此。再者,小五他自作孽自受”

    他话音淡淡的,小五惊愕的眸光望着他眨了又眨。

    封氏撕心裂肺的一声喊“不老爷,不要”

    小五眼前一阵惊骇,他似懂非懂的一声哭喊,扎去母亲的怀里哇哇哭个不停,“娘,不要,小五不要”

    她抱住谢祖恒的腿哭求,绝望着哀哀求告“老爷,留下五儿吧,小五他,他冤”

    “他冤四嫂嫂平白死去的孩儿不冤呀”谢妉儿幸灾乐祸的幽幽道,颇有些报复的快感。

    谢祖恒转身拂袖而去,冷清清的殿堂内,流熏同春旎相视互换个眼色出了房门,身后是小五的挣扎哭闹声。无人敢多话,似是眼前的事情已经既成事实。

    那一声声“娘”哭喊得撕心揪肺般令人不忍去听。流熏为之一愕,春旎回头看看,低声道“她或许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

    这说得是封氏。

    但封氏眼前也是回天无力。

    方春旎说“许是她能安分几日,同那个人生掰了。”她竖起四个手指一笑,道一句“阿弥陀佛,不知俊表兄如何谢我才是,不然就要认个新爹娘了。”

    看春旎姐姐略带顽皮的笑容,那笑容只有在提到大哥时才会浮现,流熏心里一动。旎姐姐果然对大哥子俊一往情深的。

    只是继母封氏,如今定然恨死了算计她的慕容思慧。慕容思慧得了孩子,地位稳固,那低人一头的把柄没了,哪里还会任由封氏驱使她抢的是封氏的儿子,据为己有,日后定然会处处提防封氏。

    这表姐妹的联盟土崩瓦解,果然天下只有长久的利益,没有永久的友情。流熏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