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三章 蛊毒3

作品:《望族闺秀

    牛公公迟疑说“赵王千岁未带一兵一卒一剑一刃,一袭便衣2c只身入宫,”

    皇上颇有几分诧异,眸光一转,打量牛公公片刻,旋即摆手说,“传”说罢带了内侍阔步出了寝殿向勤政殿正殿而去。

    不多时,外面一阵仓促的脚步声沉重,殿外响起叩拜声,声音忧郁深沉“臣弟翊炫叩见皇上金安,吾皇万岁万万岁”

    四下里一片沉寂,无数目光寻味地望着皇上。

    皇上摆摆手示意内侍宣召他入内。

    殿门大开,一股夜风袭来,流熏向那殿门望去,似是前世到今生,十年未曾见过小姑爹了。

    顶了满脸的沧桑,殿外阔步走进一人,进殿匆忙拜倒。

    一阵沉默。

    皇上冷冷一笑,猛的狠狠一拍桌案喝问“你倒还知道有君臣之份”犀利的话音,仿佛眼前闯宫的是一逆臣贼子。

    赵王面带寒霜,话音沙哑,凛然道“臣弟罪该万死,只求皇上开恩,让臣弟再见珏儿一面。”

    赵王徐徐抬头,期冀的眸光满含了无尽悲哀望着皇上,喉头里挤出两个字“三哥”

    皇上紧咬牙关,避开他的眸光,无奈地摆摆手,指指身后的寝殿。

    牛公公如释重负,忙惊喜地低声敦促,“王爷,谢恩呀,随老奴这边来。”

    赵王早已迫不及待地起身,怕是起得疾,脚步未稳一个趔趄几乎扑跌出去,险些扶住梁柱颇是君前失态。

    皇上气恼道“你就是如此领军打仗的这么点事儿就承不住了”

    赵王痛苦的闭目,甩开牛公公搀扶他臂肘的手,哀哀道“皇兄,臣弟,只此珏儿一孽障”

    皇上长叹一声也不深究,起身亲自引了赵王入内。

    一进寝殿,赵王疾步奔向病榻上横卧的景珏,颤抖的声音喊一声“珏儿”

    话音哽咽,可见怜子的一份深情。

    周围人为之动容。

    流熏同春旎忙上前拜见。

    赵王正眼也不打量她们,草草摆手示意她二人免礼,皇上见赵王凄苦的神情,才要开口说什么,就听榻上才恢复些许神智的景珏呢喃道“父王,父王”

    赵王坐去榻边,紧紧握住儿子的手,低声“珏儿,父王在此,珏儿”

    “父王,”众人以为景珏要说什么,就听景珏费力的说出一句,“红衣大炮红衣大炮的图,儿子无用,尚未”

    赵王心头一紧,鼻头微酸,他一把握紧他的手宽慰说,“父王知道,父王不强求你”

    景珏还要费力的解释什么,只是咳喘更甚。洪太医忙上前劝阻,“王爷恕罪,请王爷暂且回避,不可再令世子千岁心绪激动,若是气血冲了毒发,怕回天无力了。”

    “这边来”皇上示意赵王随他出殿。

    殿外,赵王红透的眼眸愧疚的望一眼皇上哽咽道“都是臣弟,平日对珏儿苛责太过。”

    赵王平日英雄,威名响彻边关,蛮夷番邦为之闻风丧胆。如此铁血的汉子,如今竟然如此失态。

    皇上也颇有些为之动情,虽然面色从容,却还是话音哽咽“是珏儿救驾”

    赵王沉着脸说“皇兄,这都是命数,更是珏儿为人臣子的本分。一路上臣弟在想,或许,一切都被张天师当年不幸言中”

    皇上如闻惊雷霹雳一般一惊,颤声道“浑说”

    张天师已死,但张天师平身说准过两件事,一是先皇无疾而终,暴毙,一是陕北大灾三年;第三,就是世子景珏生来就是个冤孽,命不过弱冠之年

    而张天师的秘密怕是只有皇家这两兄弟心知肚明。

    “若果然是个冤孽,命不过弱冠之年,就由他去吧。”赵王咬牙低声,痛心的扭头。

    皇上责备的目光道“朕就不信这鬼话”

    方春旎端了药汤来散毒,一抬头,恰同赵王目光遭遇,惊得赵王周身为之一震,颤抖了唇问,“你,妉儿”

    春旎一惊,皇上淡然道“她是妉儿的女儿春旎呀,十八弟不认得了难怪,你常年在边关,这孩子长大了,颇似妉儿了。”

    只那迟疑惊诧的眸光中,随在方春旎身后的流熏看出些异样,心头一动,却说不出哪里的不是。

    “皇上,寻来了寻来了方姑娘的古方果然见效,大理国滇南的那些马队的人,果然有灵蛇药,而且所说古方同方姑娘说得无二”牛公公兴奋的奔来。

    十二皇子景璨尾随其后,惊喜的上前说,“父皇,珏二哥有救了”

    流熏凑来看,那竹藤编绕的小筐,颇有异域风情,严丝合缝的紧闭。那是救命的药。

    洪太医说“不过,那引子要一味药,需要赵王爷的鲜血一碗”

    “什么妖方,要人血做药引”太后厉声质问,有些迟疑,“子嗜父血,天打五雷轰顶,这如何使得”

    太医为难道,“只有生父之血才可,不然微臣就为殿下出血了,若非嫡亲,那血引反适得其反,要害了世子的命”

    “啊”流熏一惊,看向方春旎,方春旎点头称是。

    赵王沉口气说,“也罢,待这孽障醒了,看本王不好好拾掇他一顿”

    皇上伸手说“不,朕贵为天子,血更能压邪,用朕的血”

    “皇上,万万不可”惊得太医和赵王都来制止,但皇上一意坚持说,“朕意已决,朕的血,为世子疗伤治病解毒”

    赵王眸光里透出几分诡异,一掠而过。

    血药为景珏灌下,果然过了不到一个时辰,景珏渐渐苏醒,先时吐了几口污血,旋即昏昏沉沉继续睡去,只贴在赵王身边喃喃叫了声“父王,冷”

    赵王鼻头一酸,双眼朦胧,却又强自板起脸训斥一声“好大的人了,还做这些妇人之态,羞是不羞若不看在你身上有伤,更当着你众多姊妹的面,早就赏你掌了吃药”

    景珏一脸窘态,偷眼窥视恰是眸光遇到流熏,更是羞愧得汗颜避开。流熏掩口噗嗤一笑,倒是方春旎在一旁捧个药碗笑得格外优雅,抿了口,薄唇含俏,一双媚眼分外动人。恰烛光照在她细瓷般莹润的面颊上,显出些旗开得胜的欣喜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