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四章 满堂大乱

作品:《望族闺秀

    众人失声惊叫,“祖恒”老夫人更是惊叫一声。

    春旎急于扑向前去搀扶谢子俊,却被母亲一把拦住,倒是流熏急忙上前扶起了尘埃中的兄长。

    谢子俊痛苦的从地上挣扎起身,唇角的血涎沿着下巴断断续续的低落,他倔强地强自起身,谢祖恒却气得周身颤抖指着他斥骂“好好的书不去读,却扎来内宅打探些嚼老婆舌头蝇营狗苟的勾当,你好生去水缸里照照你自己看看,哪里还有分毫天子门生的模样有辱斯文,无可救药”

    谢子俊自然不服,更是冷哂,原本对父亲那敬畏的眸光变得有些含混不清,他惨然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治国齐家平天下,圣人之训。如今谢府乌烟瘴气,家宅不宁,出了这种丑事。忠孝王世子竟然当众奸污了谢府的女儿,爹爹好气魄,这巴掌如何不去打那畜生,如何不去同忠孝王爷理论”谢子俊一通排揎,吓得流熏惊愕不已,都不知如何是好。平日里哥哥见了父亲都如避猫鼠儿一般,聆听庭训,耳提面命恪守父子之礼,不敢越礼半步。如今竟然敢公然顶撞爹爹这可还是她的那个文弱书生的哥哥

    封氏惊诧地叫道“俊儿,放肆,你,你如何敢对你父亲如此无礼天下无不是之父母,你父亲不过是想你去潜心读书,毕竟你考期近在眼前。哎,你这孩子。”封氏边叹边紧紧拉住谢祖恒,拿柔弱的身子挡住怒发冲冠的谢祖恒含泪劝说,“老爷息怒。俊儿如今大了,就是要金榜夺魁有功名的人了,好歹你给孩子留几分颜面。”

    众人纷纷替谢子俊求情,流熏急得捅了哥哥一下低声道“没见爹爹气头上,大棒则走,哥哥别在这里惹爹爹气恼了。”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书呆子哥哥远离是非之地。哥哥xg子太过直率,如今为了春旎姐姐寻继母理论,她哪里是老谋深算的继母的敌手

    谢祖恒已经是面色沉青,咬牙瞪目,上前几步,飞起一脚狠狠向地上的谢子俊踢去,众人忙做一团来拉劝,谢祖恒却挣脱众人狠狠地踢向子俊大骂“逆子,不孝的孽障,你的书是白读了。这功名你也不必考了,就在家里同小五小六一道去私塾学些为人子弟的规矩”

    堂上人仰马翻乱作一团,谢妉儿拼命护着子俊在身后,她最心疼这个侄儿。

    封氏劝道“老爷,怕是一场误会。俊儿来兴师问罪,怕是误会了以为是旎儿在赵王妃受了委屈。两个孩子自小一道长大,可见情深”仿佛谢子俊的诸多行为不端都因方春旎这美人妹妹而起。

    悲天悯人体贴的一番话,老夫人拉过谢子俊为他擦了唇角的血心疼道“你心疼你旎妹妹,可也不能如此鲁莽胡乱冤枉了好人。”

    流熏心知凭了老祖宗的心智,哪里会不知其中的玄机,如此开导哥哥,不过是为了息事宁人。但继母的一番话分明是在误导父亲。

    流熏忙戚戚地接话说“母亲说得极是呢,哥哥最是疼惜府里的兄弟姐妹,岂止是旎姐姐这表妹,府里的哪个姐妹有个闪失他不心疼也是哥哥宅心仁厚的地方。才不过是四婶婶吩咐旎姐姐去赵王妃经堂送本经书,可巧怎么忠孝王府的小世子就恰在经堂里醒酒昏睡,还说是被母亲安置在那里,错把颜儿当做了母亲曾许诺来伺候他的通房丫鬟。定然是府里如今口口相传,想入非非,所以才让哥哥误以为是四婶婶和继母”

    流熏抽噎垂泪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谢妉儿冷冷道“莫说丫鬟婆子们议论纷纷生疑,就是我也颇为不解呢。府里这么多丫鬟,如此多女眷,怎么四嫂嫂忽然如此看中旎儿,吩咐她去送一本经书”她抬起下颌冷冷一笑说,“若有人敢伤我旎儿半根头发,我定让她生不如死”

    封氏脸色大变,深知谢妉儿不好惹,更忌惮流熏的厉害,不由揉了泪眼道“总是我的不是,赵王妃央告我去府里代为cao持,我千推万辞的不能。这果然出了事儿,我那可怜的颜儿”

    她哽咽难言,谢祖恒长长深吸一口凉气,狠狠瞪了神情耿耿的谢子俊,才要开口发落,忽然外面一阵杂乱的叫嚷声,小厮玄儿一头大汗的冲进来,跪地上气不接下气地回禀“老爷四夫人出,出事了”

    出事了众人诧异地望向玄儿,封氏揉了泪眼一声嗔怪,“好好回话”

    玄儿跪地回禀“慕容七公子回府来了,他”

    慕容思慧从玄儿惊惶的表情上看出分不祥,忙问“慕容公子如何了”

    玄儿脸色惨白,如谈鬼魅般说“慕容公子在庙里夜宿,被被糟蹋了如今被下人扶回府来,腿不能行,一路哭嚷了求四夫人前去做主呢。”

    慕容思慧吓得双腿发软,难以置信地哆嗦了唇问,“你,你说什么他,如何了”

    慕容隽是个男儿,不是女子,如何被糟蹋了她还在狐疑,转念一个腌臜的念头忽然飘过脑海,慌得她一个寒战,喊一声“隽儿”疾步奔去殿外。

    只流熏看到方春旎那惊讶的目光望向她,似猜出些什么。

    流熏故作糊涂地问“四婶婶这是怎么了慌慌张张的。莫不是七表兄同人口角败北吃亏了谢府何等门第,一定替慕容七表兄撑腰做主”

    封氏已经察觉事态不妙,但不敢贸然前去。慕容隽是为了避嫌才去了大慈悲禅寺去小住几日,驱驱鬼气。才不过一日的光景,如何就生出事端来

    老夫人忙吩咐“快,快去看看,又出了什么咄咄怪事儿呀”

    待众人急急匆匆的都奔去前面看个究竟,封氏才不乱不惊的吩咐婆子们扶老夫人回房安歇养神,自己强自从展颜被作践暴雨摧花的痛苦中镇定下来,跟了几步凑去谢祖恒身边哀哀道“都是妾身疏忽了,原是忠孝王妃要两名丫鬟伺候小世子,妾身只寻思不好作践了好人家的姑娘,还特地将府里两名被贬不本分的丫鬟里挑了一名去伺候。想那丫鬟绿婵是熏儿的贴身丫鬟,心有不服,听到了风声,有意挑起事端。如何引了忠孝王世子去了经堂,又如何害了我的颜儿,这,这真是,冤孽”

    谢祖恒脚步放缓,也不回身望他,只问一句“你是说,熏儿的那个贴身丫鬟绿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