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六章 择婿

作品:《望族闺秀

    一句话问得流熏一怔,祖母这是让她做主自己挑选夫婿,这可是天大的恩典,在如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似有些匪夷所思。可见老祖宗对她的骄纵疼惜。

    “老祖宗,拿熏儿取笑吗”她一笑极力摆脱尴尬。

    老夫人认真道“痴妮子,祖母是为你的终身大事早作打算。皇上有意让你入宫做太子良娣,怡贵妃却举荐你替国出塞和亲。”话音又顿了顿,老夫人脸色有些苍白叹息道,“齐大非偶,祖母知你不情愿如此。可是,除非你定下一门亲事,太后才能有个由头替你做主。”

    流熏心头豁然明了,原来如此。难道是宫里有人旧话重提bi她成亲可是,难不成就为了躲避嫁给太子做良娣,不去出塞边关,她就要草草的嫁人不成

    老夫人思忖片刻问“你大姑母倒是有意,趁了如今年府正依照旧俗替你世子表兄觅续弦,让两家亲上加亲。”

    流熏心头一动,珏表兄她面颊一赤。不由记起适才珏表兄拦住她的那番表白,不由心头乱跳。只是她此刻心头哪里还有什么心思估计儿女情长可若她不早作决断,万一皇上圣旨一下,bi了她嫁给太子做什么良娣,或者中了怡贵妃的奸计去和亲可该如何是好

    心下犹豫,她鞋尖在地上划着,沉吟不语。

    老夫人一见笑着拍拍她的手背说“乍一说,怕你也觉得突然。珏儿这孩子,在谢府长大,皇室宗亲,也是人中龙凤。嫁作续弦虽然委屈了你,可珏儿是个体贴懂事的孩子。百里挑一的人物,也不算屈了你。皇上都夸赞说,皇子中少了如此的人物。”

    流熏眼前一片杂乱,千头万绪涌上心头。绝崖上绝处逢生,珏表兄只身匹马来救她出险境,同甘共苦联手扳倒怡贵妃母子的大快人心,如今相视都有份说不出的亲近。仿佛那魁伟挺拔的身影就在眼前,仿佛能闻到他温润清冽的鼻息。她深深抿抿唇,若是果然没有退路,难道她真要在今世嫁给表兄景珏吗

    一时间心思杂乱,若不如此,她还能有什么选择呢

    只是,她大仇未必,是不甘心。若是日后要报仇,势必要经常出入谢府。嫁给景珏,亲上加亲,珏表兄日后一定会重返边关,而她就可以坦然的高居谢府,一心一意的同那些蛇蝎斗到底

    更何况,如今只剩世子妃奄奄一息病入膏肓,年府才为显示大气慷慨而为景珏世子觅续弦。若是世子妃能转危为安,或许此事就作罢,恰也错过了太子选良娣和和亲番外的眼前危机。

    想到此处,心里暗叹,莫不是今生的命数她心一横,温婉道“全凭老祖宗做主。只是,皇上金口玉言即出,有太子良娣的由头在前,可能允了这桩亲事”

    老夫人一听,仿佛心里一块石头落地,拉住她搂在怀里拍哄了说“心肝宝贝,太后娘娘会劝服皇上玉成这桩好事儿。若能了却你一桩姻缘,待你哥哥金榜夺魁,娶房媳妇,就为你和珏儿完婚。我这老婆子就是撒手西去,也安心九泉了。”

    流熏慌得伸手横去老夫人唇边嗔怪,“老祖宗长命千年的。”

    噗嗤,老夫人笑了,摇头说,“那岂不成了活王八了”

    流熏被老夫人留在房里用晚膳,只祖孙二人,守着窗外暮色晨晨,房内烛光灼灼,谈笑正欢。

    红罗斗帐绣满争艳的牡丹,映了高烧的红烛在风中飘展,葳蕤生辉,夹杂室内弥漫的苏合香的气息,颇是怡人。重现前世里的富贵安祥。

    外面有人来报大夫人封氏过来请安,流熏才要起身相迎,老夫人对窗外吩咐一句“我倦了,吩咐她们回去吧。”

    草草的一句话便打发了。

    不知何时下起了濛濛春雨。

    隔着琉璃窗,流熏依稀看到封氏立在庭院里举止迟疑的身影,丫鬟们打着油绸伞,雨滴轻敲沙沙的声响不断。大夫人封氏就伫立在细雨里,立了片刻才转身离去,踩着小径上的积水发出扑打扑打的声音格外清晰。

    庭院恢复宁静,老夫人问“听说,你今儿去了娘舅府里”

    流熏一愕,旋即起身微微一福告罪,也不想遮掩,更不必多说,只禀告,“舅父舅母让熏儿代为拜上恩师师母,说改日一定登门拜谒。”

    老夫人一笑,旋即慨叹“你祖父昔日最是赏识你舅父,谁想如今,哎”

    流熏心想,这还不都是父亲不会带眼识人,竟然引狼入室害死了母亲心里的仇怨升腾,脸上害死从容的含笑说“或是舅父同祖父一样,日理万机的忙碌。听说今科春闱将至,舅父更是忙得分身乏术。”

    提到春闱,老夫人一愕,打量流熏的眸光透出些深意,似猜出了这丫头忽然造访江府的用意。

    流熏心头一动,试探着问了几句昔日的那桩无头官司,老夫人却忌惮的严守口风不语,将话题岔开。

    一阵风寒,卷动玫瑰紫色冰蚕丝帘子在风中飘展,反复暗中有鬼魅在悲鸣飞舞。流熏见天色已晚,起身告辞。老夫人也不留她,见她穿得单薄,吩咐丫鬟将自己那袭二色金鸦青色蜀锦斗篷给流熏披上。

    流熏绕过穿廊,向碧照阁自己的房里去,才转过园子,就见丹姝急急的奔来。

    “大小姐,大小姐不好了绿婵,绿婵被她们带走了”丹姝慌张的冲进来,发髻松散,急得欲哭无泪。

    “绿婵被谁带走了”流熏急得问。

    丹姝气喘吁吁道“才我去寻绿婵,追到后园,恰逢了大夫人房里的贝婆子带了人来拿人。说是府里的规矩,受了杖责的奴婢都不得去伺候主子的,怕是身子污秽惊扰了主子们安歇。还说是受责的奴婢都要送去前院耳房养伤,有郎中统一的上药调治。她们不容分说的揪扯了绿婵走。丹姝劝说,绿婵只挨了两鞭,没大碍的,可是贝婆子说,这是府里的规矩,更是老夫人当年定下的。若是大小姐有疑义,可以去寻大太太或老夫人说理去。”

    流熏气得血脉贲张,这些人咄咄bi人,竟然绑走了绿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