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三章 药到病除

作品:《望族闺秀

    徐太医愕了愕,进退不得,难以置信地偷眼望景璨。

    “爷说不必请脉了,就是不必了”同心将徐太医推了向外送。

    徐太医还在纳罕,出了门见到廊子下抱个珐琅开光花鸟手炉闲然踱步赏月的流熏问“亏得大小姐果然医术精湛,十二殿下,如今药到病除了。”

    听这话,流熏心里得意的一笑,果然那纨绔王爷不闹了,她可以去睡个好觉。

    “下官斗胆,敢问那药,是何方秘方,可否让下官开开眼。”徐太医试探问,似还对此药好奇。

    流熏露出一痕谦逊的笑说“不过是寻常的三七、大黄、马钱子,苏木”

    徐太医掐指算着,还在纳罕,流熏说,“还有一味,民间常用的土鳖虫,殿下火气旺,多用了两只。”

    徐太医恍然大悟一般拱手称谢,“承教了,承教”

    “徐太医客气了,”流熏脸上浮现出一抹微笑,又叮嘱说,“殿下的病,若是明日再犯,就依了这方子,请护卫搀殿下在庭院中大日头下揉伤,便可药到病除。”她故意扬高声音,让屋内的人听了不会造次,悠悠地说,“这药百试百灵的”

    徐太医连连称谢。

    流熏心里暗笑,心想我倒要看看你还能闹出什么名堂来。想来这厮太过放肆,唇间似仍有温意,她一阵面赤,心里还有几分愤恨。

    她带了丹姝、绿婵就要回房,哥哥子俊和沈孤桐已搬来照顾十二皇子景璨,闻讯都走来关切地询问。

    流熏故弄玄虚地夸大了十二殿下的伤,又说了殿下服了灵药今夜无事,还推说是春旎给的药,让二人安心,谢子俊凝重的神色才舒缓许多。

    沈孤桐打量流熏,她眸光里透出聪慧,眉眼里的自信和得意更显得月色灯影下那张容颜美丽耀目,他痴痴地望着流熏,自从那夜“捉奸”之难后,流熏对他若即若离。他起初以为是谢师傅和老夫人叮嘱流熏要对他留意花田李下,不得像往日一样亲近。但流熏的眸光里看他时,分明还带了少女的羞涩和难舍的情意缠绵。是耶非耶,如今那双眸子更令他捉摸不定。越是捉摸不定,越是撩得他心烦意乱难以静心。

    “沈师兄,你莫辜负了流熏一片心呀,”流熏忽然开口说,反是惊得沈孤桐一怔,张开无语,愕然望着她。

    流熏噗嗤一笑,掩口说“流熏昔日可在祖父面前夸下海口,赌沈师兄一定能位列三鼎甲,沈师兄可不要让流熏失望呀。”

    沈孤桐微微释怀,原来是为这个,他英俊的面颊上露出一分羞涩,一笑,拱拱手无言。

    流熏转身而去,背影消散在雾霭中,漫着淡淡的芳香飘萦在沈孤桐鼻尖。他握紧拳,他一定会得到她,得到本该属于他的一切。

    流熏大获全胜,快步流星地向碧照阁而去。

    丹姝悄声问“小姐,那枚山楂丸如何调治了小王爷的病痛呀”灵慧的眸光里分明看出小姐有诈。

    流熏笑了,轻声说“他要装鬼,我便专有灵药让鬼现形。”

    “小姐,这小王爷赖在咱们府里,闹得家无宁日的,什么时候能走呀”丹姝问。

    流熏摇摇头,她哪里知道这小王爷要留到哪一天。

    第二日,宫里的圣旨已下。皇上有旨,太子景瓍因被魇胜之术镇慑,致使前些时神志不清举止失常。此实属平日修身读书养xg不够,令他即日起师从谢阁老在南书房读书养xg。

    谢阁老如今要亲自去宫中执鞭督导太子,等于皇上将太子托付给了谢家,谢氏满门在朝中的威望顿升,责任却也重大。

    封氏一早依旧尊了礼数去老夫人房里问安,伺候梳洗,陪着老夫人用早膳,如坐针毡一般,那芙蓉粥如今吃来也如同嚼蜡。

    看着老夫人满眼的笑意都晕去眼角额头的皱纹里,不停口的夸着流熏的聪颖睿智光耀门楣,又随口提起日后长孙谢子俊就要金榜夺魁,光耀门闾。众人随声附和,尤其是小姑子谢妉儿更是眉飞色舞的恭维说这都是老祖宗平日出的人儿,功不可没。老夫人听得心里受用,更是笑逐颜开,一连的打赏了几次下人们,乐得婆子丫鬟们各个眉开眼笑。

    总算挨到老夫人用过早膳要去佛堂诵经,感谢菩萨保佑。封氏这才告退回房。她脸色沉滞的笑容才略略的散去,面颊上的肉都似有些僵紧。她轻轻揉揉面颊,心里暗自咬牙。她堂堂一品诰命,竟然被个丫头算计了去,压得她难以喘息。原本一个痴傻任性的丫头,如何突然间变得如此厉害

    封氏回到宅院,恰是小五、小六两个顽童在庭院里同婆子撒泼打滚的闹着不肯去读书,婆子粗了声板起脸吓唬“十二皇子不好好读书只一位淘气,都被皇上打烂了屁股送来咱们府里读书,哥儿若再胡闹,就禀告老爷笞肉了”

    小五不服,一脚从后面狠狠踹去婆子的腚上大骂“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来管小爷”

    封氏正是一肚子郁气无从发作,愤愤地嚷着吩咐婆子们“去取家法,狠狠的打,打断腿,就可以不必去读书了”

    吓得小五小六一缩脖,一溜烟似的奔跑逃去。

    倒是金嬷嬷凑来察言观色地小心说“夫人,旁枝末节的不必理会了。您可不能掉以轻心呀。如今熏姐儿又在宫里频频露脸,为她提亲的人怕是就要络绎不绝的踩断谢府门槛了。待开春儿,俊哥儿再若得个功名,那姐弟二人可还能降服呀”

    封氏倚在煖坑上,气恼的一把撕扯下豁亮的琉璃窗上的窗花,一张张红色的窗花纸在手里捏做一团紧紧的,随手掷去炕下的炭火盆里,腾起一股浓烟呛鼻。

    “太太”金嬷嬷惊得一声叫。

    封氏牙关紧咬,面上露出一抹冷笑说“很好,便是她们有这个心思,还要看看她们有没那份造化”

    “听说,舅老爷府里的表小姐此番入宫可也是碰了一鼻子灰回来那小脸在奔逃时被金钗划伤,落下好长一条伤疤,所幸在额头,拿刘海遮盖了。”金嬷嬷啧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