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四章 回府

作品:《望族闺秀

    景璨说“我,我来山上采梅花,这两日都住在珏哥哥这庄院里。”

    “瑞儿,退下吧”一声呼喝,景珏背个手过来,看一眼流熏,又望望景璨悻悻退下的身影,对流熏说“得罪了。瑞儿他”

    他看了景璨的背影慨叹说“瑞儿儿时被人推进宫里的御渠,他孪生的哥哥溺死,他险些淹死随波飘出宫廷。亏得他命大,醒来就变得痴痴癫癫的,举止轻浮诡异。皇上最是宠他,因他这个顽疾,更是宠溺多了些。表妹莫怪。”

    流熏不知他为何对自己讲这些,胡话应了声,听他叹息一句“天潢贵胄又如何皇族血脉又矜贵在哪里世人只知羡慕,多半是只见贼吃肉,不见贼挨揍,其中的苦楚,无人得知。就像眼前。成者为王败者为寇。”

    流熏回府,径直去拜见老夫人。

    满屋的人看到她颇有些诧异。

    封氏的神色中透出些紧张,张张口愕然片刻,才堆出笑惊喜般地上前打量流熏说“女儿,你可是回来了,可是要急死为娘了。”

    流熏盈盈含笑屈膝一福,被封氏扶起,她打量封氏的眼眸幽幽地说,“女儿也是担心母亲误以为女儿身遭不测,莫要一时心急,寻了短见去寻我那生母谢罪去。”

    流熏说得认真,封氏一抖,脸色大变,旋即一抹尴尬的笑,连声道着,“阿弥陀佛菩萨有灵。”

    流熏说,“果然是离地三尺有神灵的。昨日母亲和妹妹们离开后,女儿幸遇珏表兄和十二皇子狩猎经过,接了女儿下山。雪天路滑,耽搁了些时候。”

    流熏一一请安,听着四婶婶慕容思慧在一旁戏言“焉知不是老祖宗平日诵经积福,庙里遭难,小姐们果然一个个的都回来了。”

    只是封氏黯然神伤,悲悲戚戚道“可惜晴儿,还有喜姨娘,命苦呀”说罢垂泪黯然。

    “怕也是晴儿的福分呢。乞丐闹事,闯去庙里,晴儿为全名节跳崖自尽,这才是谢府女儿的节烈本色。若说喜姨娘,平日里千般不好,如今临危不惧吊死在房里以全名节,好好”老夫人感叹着。

    流熏一惊,原来一夕间发生这许多事儿。晚晴死了喜姨娘也死了依着喜姨娘那性子,贪生怕死,贪图小利,如何会自己吊死听老祖宗这话,似是并不知道喜姨娘母女在庙里的丑事。如今人死如灯灭,也不好再追究。流熏在一旁无语。

    “多花些银子,好好安葬她们母女就是。”老夫人说。

    “这本是她们的福分呢。”慕容思慧附和着。

    “熏姐姐,熏姐姐”毓宁闻讯赶来,人未进屋,绣鞋上小金铃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她跳去流熏眼前,拉住她的手问长问短,担忧着,“宁儿就说姐姐福报大,不会有事儿的。她们还偏偏说姐姐或许半途遇难了,说什么山路上看到姐姐死去的马夫老崔和金桂”

    流熏故作糊涂地问“金桂哪个金桂”

    封氏打量她,眸光讪讪的,似有阴翳。

    一旁,慕容思慧已经捺不住性子撂下流熏,旧话重提对老夫人说,“母亲,好歹劝劝老太爷吧。昨儿媳妇的嫂子入宫给怡贵妃娘娘请安,那万安宫人来人往的可是气派。就是这些日六皇子府更是宾客盈门,眼见这几日就是揭晓储君人选的正日子了,这岂不是众望所归吗”

    小姑母谢妉儿撇撇嘴,似多有不服之意。

    “听说,江宁织造府更是知趣,一早的依着六皇子的身量,将太子吉服都绣妥了,只等了诏书一下,就献礼呢。更有礼部,那些大小官员都无心科举春闱的事儿,一门心思的准备新太子即位的文告呢。”

    皇上还没有封立新太子,这些人早已按耐不住要跟新主子的欣喜了,流熏最见不得这些嘴脸,心想也不知真相大白的那一刻,这些人如何的失望。

    慕容思慧娓娓劝说,封氏的眸光却不时担忧地望一眼流熏,颇是揣度。

    众人说得正欢,外面帘子一打,进来一人回禀“老祖宗,老太爷听闻熏姐儿从庙里归来,传她去问话呢。”

    众人惊愕的目光望去,见是老太爷房里的大丫鬟秋彤,她衣着淡雅不卑不亢的说罢,静立一旁。

    老夫人看一眼流熏取笑说,“去吧,你祖父如今闭门谁也不肯见,单单肯召见你,可是你天大的颜面。”

    “是呀,朝中一品来求见,老太爷都不肯见呢。”四夫人怏怏道。

    流熏告辞出屋,随了秋彤行了几步,行过游廊,见不远处梅花丛中一阵积雪倏然抖落,她心头微触,四下望去,却不见有风,依约一道身影若隐若现的藏匿进花丛深处。不仅她留意到,秋彤也缓了些步伐。

    不等秋彤开口喝问,流熏忽然天真地大声问“秋彤姐姐,祖父这么急的传流熏去见,该不是为六皇子选妃的事儿有了眉目,皇上急召了祖父去议亲吧”

    她余光扫一眼梅树丛,一把拉住了秋彤欢喜地说“快咱们速速去问问祖父去”

    不容分说拉住秋彤就跑。

    她心里暗笑,多半是有人处处监督她的一举一动,既然她要看,那索性让她看个痛快

    养浩轩。

    才进庭院就听到争执声,四叔父的声音急切,“父亲,为今之计,这太子是人选”原来四处都在为此事纠结。流熏心里暗笑,若是众人知道谜底,还会如此忧心忡忡揣测圣意吗

    进到屋里,祖父卧在一花梨木榻上半眯缝了眼养神。

    秋彤回禀说“老太爷,大小姐来了。”

    祖父故作不知,问一句“老二,你怎么说”

    二叔父谢祖慎眉头紧皱,为难的问“可这,眼下的诸位皇子,只有六皇子才华出众。难道咱们就随了那些人一窝蜂似的具名力保吗”

    “心术不正者,不得为君”谢祖恒斩钉截铁地说。果然是朝廷中堂左相,有几分刚直不阿的风骨。他心里早就否了六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