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茉莉簪

作品:《望族闺秀

    丹姝口直心快,快意恩仇地说,“老天有眼,这才是大快人心呢”

    “丹姝只你长嘴”流熏嗔怪的制止,频频摇头叹气,“这话不许外传,更不能让晴儿得知。这丫头,怎么如此的命运多舛”

    一旁垂手立着小丫鬟紫棠和清茉互视一眼,透出几分局促不安。

    “都下去吧今日的事,不得透露出去半分。”流熏再三叮嘱,打发众人下去。

    不多时,打扫庭院的婆子闪身进来,同丹姝私语几句,丹姝凑来她身边低声回禀说“小姐,都看到了。才出了院儿,紫棠将小姐赏的镯子摞下来收去荷包里,生怕被人瞧见。只清茉还是簪着小姐赏的簪子爱不释手的。”

    流熏眉头一挑“极好咱们继续赏,赏些能让人人都看到眼睛里的。”

    流熏向她招招手,示意她附耳过来,明眸里透出一分狡黠,叮嘱几句,丹姝频频点头,心领神会的一笑。

    “熏姐姐,熏姐姐,”一阵咯咯的笑声,窗外人语声传来,“熏姐姐,害得宁儿好找呀”毓宁提着裙襟跑来,绣鞋上的小金铃叮铃乱响。她一脸天真无邪的笑。

    “熏儿,就知你又偷懒躲回房里了。”是春旎姐姐的声音。

    帘栊一打,方春旎携着毓宁郡主的手进来,恰见满桌金翠环绕的珠宝不觉一笑道,“好你个熏儿,自当你不声不语的偷偷回房来做什么,原来躲在这里清点嫁妆呢听说赵王妃赐了你许多新奇东西,快快拿给姐姐开开眼。”春旎说罢来道流熏身边,流熏忙迎上去。

    毓宁翘个嘴儿凑挤去她们中间扯住流熏的袖笼不依不饶叫着“熏姐姐,宁儿要搬来这里同你住,不要同母妃一处”矫情的小模样天真可爱。

    流熏哄着她说“好,就依你,只是大姑母怕是要怪罪了,宁儿一到谢府,就只要姐姐不要娘亲了。”

    “才不会,母妃说她乐得耳根子清静呢。”毓宁随手拿起桌案上一只果子就吃,圆嘟嘟的小脸红扑扑的更显可爱,毫不见生。

    “哪里来的藏香的味道这味道好浓。”方春旎嗅嗅,四下望着。

    “是秋姨在祭奠故去的大夫人呢。这两日小姐从宫里载誉而归,秋姨乐得两夜难合眼,只捧了那御赐的百花冠在夫人的灵位前哭一阵笑一阵,痴痴傻傻的,可惜不会说话,不然不知要如何絮叨呢。更不许人进去佛堂呢。”丹姝绘声绘色的打趣着。

    流熏这才记起秋姨,那日她宫中夺魁归来,倒是秋姨推她去母亲灵位前上了一炷香拜祭,她倒不觉得什么,秋姨反显得比她出阁更是惊喜感伤。

    这些年秋对她照顾得无微不至,不时望着她发呆,若有所思,怕是看到她就想起故主触景伤情吧

    “熏姐姐,宁儿也要看看那个御赐的牡丹花冠,快快取来让宁儿也开开眼。母妃路上闻听姐姐在宫里智勇双全夺魁的喜讯,乐得连道了三声阿弥陀佛佛祖保佑。”毓宁打趣着纠缠,还不服地说,“宁儿还说,若是母妃喜欢姐姐,不如拿宁儿同姐姐换了,姐姐给母亲当女儿,宁儿才不要再去那鸟不下蛋的边关呢。”

    话音未落,更是咯咯的笑个不停。

    “只一张嘴讨巧,大姨母哪里舍得你这颗掌上明珠”春旎也同毓宁逗笑,一边吩咐丹姝说,“还不将那宝贝取来给郡主看看。”

    丹姝小嘴一翘说,“旎姑娘自己去吧,那宝贝被秋姨供在佛堂,不许我们进去,才一打那门,她就像把门的老虎一般凶我们呢”

    春旎将信将疑的笑了摇头,丹姝半真半假的话,她微嗔了说,“都是熏儿惯得你们偷懒,我去取。”

    只留了流熏同毓宁说笑,自己笑了随丹姝向佛堂去。

    佛堂是碧照阁后跨院打理出的一间轩屋,僻静简单。

    循着那特质的香气,方春旎边同丹姝说笑边来到轩门紧闭的佛堂。

    丹姝在门口叫了两声门,无人应声,这才徐徐推开门,吱呀呀的轩门大敞,扑面是浓郁的藏香气息。

    “难不成府里寻常供佛的檀香也换做藏香了”春旎问。这浓郁的香气中弥漫着配料的藏红花、雪莲、麝香、红景天、丁香、冰片、甘松等味道,分外扑鼻。

    丹姝神秘地说“这是秋姨珍藏的宝贝香,听说藏了十余年了,只逢了先夫人的忌辰才焚这藏香祭拜的。”

    佛堂内碾玉观世音雕像前供了先夫人江氏的牌位。一旁长明灯高燃,香火颇盛,牌位前端端的供着那赤金镶玉的牡丹花魁冠,下面精心的铺了一快大红毡布,反显得有些肃穆。

    方春旎上前,不敢怠慢,在一旁的银盆净手,然后双手合十,恭敬地在灵位前去拜了拜,再起身时才对灵位默念一句“舅母莫怪,宁妹妹要看看熏儿得的御赐花冠,旎儿拿去给妹妹看看就送还。”

    说罢,她起身来到供案前,拈起案上紫檀香盒里的线香三根在明烛上焚髯,供去香炉中。不过拈香的片刻,手都伸出,忽觉得不妥,又将那香收回,拢在鼻间细细闻闻,面色渐渐沉冷,生出些异色。

    “旎姑娘,快些,秋姨要回来了。”丹姝在门口望风,生怕被秋姨闯来抓个人赃俱获般的紧张。

    春旎将那香匆匆插去香炉,对了江氏的牌位揖了揖,伸手就去捧那花冠。手才探到那顶耀眼璀璨的花冠,目光却被那花冠旁边端端横置的一枝羊脂玉雕茉莉花簪吸引2c那簪子非同寻常,簪身是罕见的上古青铜,已泛了淡绿的铜锈色,却不显陈旧,反是那抹绿意衬托簪头那几朵晶莹剔透含苞待放的茉莉花球栩栩如生,若非那茉莉花瓣的羊脂古玉纹理里泛了淡淡血丝的颜色,难以看出是个古物。难不成这是件古董如此品色上乘的玉,当是件无价之宝

    方春旎微惊,不由将手从花冠旁撤出,转去拾起那枚花簪,仔细打量。那簪身的铜锈色蓝如孔雀石,夹带了淡淡的绛色。方春旎心头一沉,忍不住用食指纤长的指甲去轻轻拨开那铜锈,勾了一抹锈泥凑去鼻间轻轻一闻,眸光里更透出几分惊愕。

    “旎姐姐,莫不是你贪了熏姐姐的花冠,舍不得给宁儿看”咯咯的笑声,忽听有人喊她,惊得她手一抖,险些将那簪子滑落在地,慌忙一把匆乱的放回案头。

    毓宁郡主同流熏携着手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