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换汤

作品:《望族闺秀

    “听四小姐的话,仿佛这六皇子妃是非她莫属了,大小姐你和三小姐去了宫里,也不过是给她做陪衬,绿叶扶花罢了。”丹姝在一旁忿忿不平,翘个嘴满心的不快。

    流熏一笑问“她若是喜欢,就让她去,咱们也不稀罕。一如宫门深似海,哪里有咱们府里太平”

    方春旎也附和说“毕竟你们小姐是个心思明白的人,譬如许多人稀罕那奇珍异宝,千辛万苦得了来束之高阁珍藏,却招来灾祸古往今来,比比皆是。”

    正在叙说,忽见绿婵从厅堂内匆匆而来,鬼鬼祟祟的远远停下向丹姝悄悄招手。

    丹姝那明、慧的眸子一转,探寻的做个手势,绿婵向丹姝点点头一笑。丹姝心领神会,低头掩口窃笑。

    流熏打量她二人佯怒问“你们两个小蹄子,又在弄什么鬼”

    绿婵这才讪讪的过来,垂个头透出几分顽皮可爱。平日绿婵不似丹姝调皮活泼,多是拘谨守礼,如今也偷偷掩口一脸坏坏的笑怯声说“才丹姝姐姐吩咐我趁着上乌鸡菌汤的功夫将小姐那参汤碗偷偷调换,本是要换给喜姨娘去受用的。谁想那鸡汤才端上桌,还不等奴婢动手,四小姐眼疾手快的,顺手将小姐你跟前那碗参汤就掳到自己跟前,喝得一干二净呢。”

    怎么是颜儿流熏一怔,旋即哭笑不得,“该死真真的该死了,这可不耽搁了颜儿明日入宫去选秀”

    蠢材流熏心里暗骂,哭笑不得。或是她一句戏言,千年老参参汤可以养颜,竟然展颜信以为真,迫不及待的觊觎她的那碗汤。如今弄巧成拙,那盏汤竟然被展颜吃了去。

    方春旎轻轻摇头示意她们低声,平静地说“万事皆有缘法,或这也是她的造化。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倒是熏儿你,明日入宫,须得谨慎小心了。”

    流熏点点头,抬眼看眼前的暗夜里雪花飞舞,凌乱眼前,仿佛暗中有鬼魅在张牙舞爪,躲在深处发出诡笑在审视她。

    “走,咱们回去吧,莫让人起疑。”方春旎督促着。

    “四小姐,忍忍,再忍忍,就到了”一阵嘈杂声,眼见了一队人慌张的奔来,为首一人正是珠翠环绕的谢展颜,她佝偻个腰身紧紧捂住小腹,惊惶失措的向这边跌跌撞撞奔来,一张脸儿惨白,似不曾看到眼前走来的她,火急火燎般撞得流熏贴去一面的墙上,不顾一切地向前。

    金婆子搀扶她紧张的劝“就要到了,就好了”

    “四小姐万福”丹姝和绿婵拿腔作调的盈盈一福见礼,眼见谢展颜一阵风似的从眼前掠走,再不似从前悠然的高扬个头款款而过享受那份荣威的从容得意。

    丹姝转头忍俊不禁,绿婵见那些人狼狈地跑远,再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同丹姝抱去一处大笑不止。

    “此事不许再提”流熏忍俊不禁告诫着,又谨慎地问,“才你们去换汤碗,可曾有人见到”

    绿婵低头极力忍住笑摇头,流熏才带了二人回花厅继续用膳。

    次日,晨起,天色暗淡,万物寂静,扯絮撒盐般飘落细碎的雪渣轻叩疏窗,碎琼乱玉点缀满园。春雪无声,润泽万物。

    流熏一早被乳娘秋从梦中唤醒,为她精心梳妆。

    长发如乌墨流泻,雪肤花貌参差,美艳动人。秋拾起那朵宫里桂公公亲自登府来赐的素雅的白玉雕琢的栀子花,小心翼翼地簪在流熏鬓角,对了镜中欣赏地看着流熏痴痴的目光呆滞,若有所思。

    “秋姨,有什么不妥吗”流熏问。

    秋才恍过神,挑起手指对她用手势言语“小姐活脱脱的像极了故去的大夫人。”

    流熏一愕,旋即笑了回眸望她问“秋姨,我娘生得什么模样她也喜欢栀子花吗那天桂公公赐花,其实熏儿一眼就看了这朵栀子花素雅得可爱,令人心动。”

    秋那白净的面颊泛出一抹淡淡的红晕,心仪地为流熏扶扶鬓角的栀子花,将她扳转过身子望着那菱花镜中秀美的容颜,痴痴地看了,手语道来“夫人年少时同小姐一般的模样,也是素喜栀子花的幽香素雅的。”

    “那熏儿只要看到自己的容貌,就像看到娘了”流熏天真的问,其实这些话是她前世里一直想问,但又怕勾起祖母伤心事的。

    “若夫人地下有知,见小姐如今就要簪珠花入宫,不知该多欣慰。”秋轻轻为流熏梳拢发髻,菱花镜中的她眸光里闪烁着泪光。

    “秋姨,你怎么哭了”流熏问。秋却含笑摇摇头。

    “秋姨是为大小姐高兴。”绿婵笑意满脸的进来说“外面来人在催了,老夫人都出了门向仪门去了。”

    丫鬟婆子们穿梭往来,有人兴奋的说笑“依着咱们大小姐这品貌家世,若不被选作六皇子妃,那才是老天没眼。”

    望族佳丽们谁不巴望着能在宫内太后娘娘面前一展娇颜,能被指给哪位皇子王孙才是万幸。

    府门外人马簇簇,绵延不绝,整一条街看不到首尾。丫鬟仆人们前呼后拥中,众人上了轿。小丫鬟们嬉闹着,欢声笑语满径,簇拥着一身诰命服的老夫人和府里的夫人小姐们入宫去谢恩赴宴。只是众人中不见了谢展颜。

    “颜儿呢”流熏诧异的问祖母,心里却知道了八九分缘故。

    “昨晚也不见她贪吃,却一夜间拉坏了肚子,如厕十余次,整个人都软绵绵无力,无法入宫去了。哭得昏天黑地呢。”祖母叹息一声,流熏忍了笑,故作遗憾的叹一句,“妹妹这身子太过娇贵了。”

    “也是她的命”祖母慨叹。

    “妹妹”谢子俊分开众人向前为她送行。这一转头,恰看到哥哥身后不远处立着的沈孤桐,一袭青衫,躬身抱拳向她一笑,微微一礼。

    流熏莞尔一笑,躬身对他福了福,金钗上一抹光影刺眼,似划去沈孤桐的心头,他望着流熏,眸光许久不能自拔。

    流熏却故作不查的同左右说笑登车,只顾同身旁的三妹妹谢舞雩说笑“三妹妹今儿穿得这身裙子可真是抢眼,天生丽质,一准儿让哪位王孙公子看中点了去。”

    沈孤桐的眸光里透出惘然的失落,却没逃过流熏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