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 150.15他们俩,终究要渐行渐远了么(三更二)

作品:《阿sir,嘘,不许动

    叶禾奔上去,一把扯开《黑幕》的记者,横身挡在向远和熊洁之间,伸开双臂,宛若老母鸡一样护住向远。

    “干嘛,干嘛呀?向律师已经答应了我们做独家专访,你们还来缠着他?熊大记者,不能这么不懂行规吧?”

    叶禾来了,时年便也到了,熊洁没搭理叶禾,便扬眸去找时年餐。

    叶禾趁机赶紧回头嘱咐向远:“姐夫你别发傻呀。忘了你是律师了?你怎么不维护自己的利益啊!”

    “他是律师又怎么了?难道单凭红口白牙就能逃脱杀人嫌疑么?”

    熊洁的语锋忽地直接刺过来:“他现在惊慌失措,就更证明他心里有鬼!”

    叶禾不明就里,听得有点迷糊,回头悄然问向远:“姐夫,怎么回事?”

    .

    时年问了护士,便直奔急救室。罗莎还在里面抢救,院方隔绝一切人的探望斛。

    汤燕卿已经先一步到了,正在与负责办案的警员低低交谈。

    见时年过来,汤燕卿将时年拉到一旁。

    时年指指里面:“她怎么样?”

    汤燕卿也微微蹙眉:“暂时还没脱离危险。”

    时年心下便也有些感伤。

    斗了四年的两人,终于一切恩怨都于昨晚那张协议签订而宣告结束。属于罗莎的好日子终于来了,她却出了这样严重的车祸。

    时年目光掠过那办案警员,又回首透过走廊上的大玻璃窗看向依然僵持着的向远和熊洁……她便垂下头去:“该不会不是普通的车祸吧?”

    如果只是一件普通的车祸,又何至于会惊动熊洁大驾,要这么全副紧张地来采访?

    汤燕卿点头:“她的手机里恰好有秘书打来的十几个未接来电,办案警员便打回去,得知她今天一早要去参加由她召集的合伙人会议。会议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剥夺向远对律所的主要决策权。”

    时年的心便不由得一沉。

    倘若证明了这不是一场普通的车祸的话,那么向远将因为利害关系而成为第一嫌疑人。

    走廊里,熊洁也是仰头冷笑:“这样一桩曾经同甘共苦的伙伴,为了感情而反目成仇的故事,正是读者们最好奇的。我又怎么会错过这样好的题材?”

    更何况,这可是时年的丈夫和三儿之间的恩怨情仇啊,她真是要爱死这个选题了。

    虽然隔着一段距离,可是这么瞧着熊洁那副嘴脸,时年也能想到她在得意些什么。

    她便朝办案警员走过去:“sir,向远的谋杀怀疑并不成立。”

    办案警员瞄了汤燕卿一眼。作为本州最年轻的受勋华人警探,整个警界没人不认得他的。

    汤燕卿便也走过来。

    实则时年想要说的话,他自己也明白;只是办案警员不明就里,他便问时年:“为什么?”

    时年盯了他一眼,也明白他是帮她搭架子,让她将话说出来。

    “因为……昨晚我跟向远刚刚签署了离婚协议,罗莎和律所的合伙人对他的指责理由便自动失效。他与罗莎之间的矛盾也因此而冰释,所以他不可能再去设计谋杀罗莎。”

    办案警员却面无表情,“只可惜,我们警方的看法却与女士你不同。只是出于办案的保密需要,我不便告诉你原因。”

    警员说完便走开了,时年回眸祈求地望向汤燕卿。

    汤燕卿明白她的想法,却只能摇头:“我必须要尊重同事的办案权。他是另外一组的,我指挥不了他。”

    .

    办案警员走出去,熊洁便急忙迎上来,热切地问了许多问题,不过那办案警员却没回答什么,只是跟向远说话,看样子是想要将向远带回警局去。

    时年便迎上去,伸手扶住向远:“没事的,我愿意为你作证。”

    向远黯然点头:“没想到昨晚我们才……”

    时年知道他是要说离婚的事,可是熊洁就在身边,时年便急忙拉了拉向远:“没事的,你去吧,待会儿我会叫你华堂的同事去帮你。”

    向远这才跟着警员走了,时年迎上熊洁的目光。

    熊洁便笑着走上来:“时年,作为嫌犯的妻子、伤者的情敌,你现在是高兴呢,还是紧张呢?”

    时年淡然一笑:“熊洁你现在是以一个记者的身份对我进行正式的采访呢,还是出于见不得光的小人心性儿,想要探听八卦呢?”

    熊洁被刺得脸一红:“当然是工作。”

    时年抬手指向叶禾:“叶禾,我的助手,你也认识。想采访我,出于同行的关爱,我不拒绝。只是你需要提前跟我助手做一个预约。至于我什么时候有时间接受你的访问,请你耐心等候我助手的电.话。”

    叶禾也立即听懂了,上前毫不客气地盯着熊洁:“熊洁你放心,等我想起来该通知你的时候,我一定会给你打电.话的。”

    熊洁闻言冷笑:“那就

    不必了。既然时年你这么忙,那我更喜欢从其它管道得来的消息。相信由旁人来讲述你们之间的三角关系,那故事一定会更多花边,更好听。”

    立在一旁的汤燕卿终于忍不住轻声一笑,上前隔着墨镜仔细打量了熊洁一眼。

    熊洁吓了一跳,忙问:“这位阿sir有事么?”

    汤燕卿含笑摇头:“没有,只是莫名觉得你说话的腔调眼熟。”

    “什么意思?”

    熊洁还不知道眼前这位就是被整个茄州媒体界追寻了许久的汤燕卿,于是语气很有些不客气。

    汤燕卿好脾气地一笑:“本案的伤者,罗莎,我从前在私人场合也曾见过一两次。恕我直言,她曾经说话的腔调跟你十分相像。都是一副下巴翘到了天上的欠揍模样。”

    熊洁吓了一跳:“阿sir你说什么?”

    汤燕卿轻哼:“现在她躺在哪儿呢,熊记者你不会不知道。所以我们警方呢,要郑重提醒你一下,以后说话留点口德,做事更要给自己留下一点余地。你该知道的,记者真的是一个高危职业的说。别下回我再见你面的时候,你也跟她一样,都躺在急救室里,生死难料。”

    “阿sir!”

    熊洁没想到这位轮廓俊美得宛若超级男模的阿sir,竟然说出这么阴且毫无遮掩的话来!

    叶禾立时举起拳来:“汤sir,帅爆了!”

    时年也听不下去了,忍不住微笑,伸手扯住他手腕,低声喝止:“够了。”

    熊洁却敏锐地捕捉到叶禾脱口而出的那个称呼,且经且疑地朝汤燕卿望过来。

    “汤sir?哪个汤sir?”

    时年也没想到叶禾这么一句就给说漏了,忍不住朝叶禾瞪了瞪眼。叶禾这才想起汤燕卿是个多么低调、多么一直都在躲避媒体的人,这便也知道自己犯错了,远远朝时年和汤燕卿抱拳,示意抱歉。

    可是刚刚汤sir真的帅爆了嘛,有本事把熊洁气得吹胡子瞪眼的,她叶禾和头儿都办不到,可是汤sir轻而易举就做到了,她怎么能控制得住欢呼的心情呢?

    熊洁的直觉也真的够敏锐:“本州的‘汤sir’,有两位。看阿sir你的年纪,难不成你就是——汤燕卿?!”

    汤燕卿便也高抬起下巴,抖着肩膀,傲然一笑:“我记得你还曾经揶揄过时年,说一直等着看她写我的专访呢。熊洁你放心,她一定会写的,到时候一定提醒你去看。”

    “而且我也跟你保证,她拿到的绝对是我的超级独家访问。除了她之外,我不会再接受任何媒体、任何记者的专访。”

    汤燕卿说着向熊洁走近两步,低低附在熊洁耳边含笑道:“至于你呢,连跟我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

    时年懒得跟熊洁斗嘴,她惦记着向远。她便忙拉着汤燕卿和叶禾连忙离去,路上致电华堂的合伙人之一、向远的好友路昭,一并到警局去帮向远。

    就在他们刚刚离开急救中心的时候,罗莎便醒了过来。

    急救中心根据她手机里的通话记录,便致电给了她的秘书张琳。

    张琳飞奔赶来,握着罗莎的手便落了泪:“老板你总算没事。你不知道今天一大早向律师就早早单独找了每一个合伙人谈话,一直在商量如何在合伙人会议上针对你,还说要将你赶出华堂。”

    罗莎一呆:“真的?!”

    -------------------------

    【稍候还有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