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红之崛起》正文 第43章 间谍游戏

作品:《满江红之崛起

    外交官,办理外交事务的官员,外交官驻在国享有外交特权和优遇,不过也正因其在驻在国享有的特权,才使得处交官往往会成为间谍活动的主流,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的职责,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外交、政治、军事上的需要。

    也正因如此,在帝国建元后,曾有一个时期,调查局曾对大使馆进行着严密的侦察活动,从中获得了不少外交甚至军事情报,在这个过程中,当然也有一些外交官,因涉及窃取中国的国家机密,被列为不受欢迎的人被驱逐出境。

    当然在大多数时候,这些外交官半公开的情报活动并不会受到制止,固然外交上的考虑是其一,而最根本的原因是在国际间谍游戏之中,很多时候,很多国家都是通过外交官这个特殊的渠道,刻意把一些机密情报外泄,从而为本国的政治活动服务。

    中国,同样也不例外!

    南京,法国驻华大使馆,做为盟邦,现在的法国外交官们的活动比过去更为活跃,几乎每天,在这座大使馆内,都会举行宴会,宴会是为招待各国使节举行的,但真正的目的却是为了邀请中国政界的官员、议员,对于法国驻华大使馆而言,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无非就只有两个,第一是游说中国向法国战场派出他们的陆军,而第二,则是希望中国政斧能够通过某种政斧担保贷款,用于购买中国的战争物资。

    当然一切都不是非常顺利,对于大使馆的二等参赞费米尔而言,他在大多数时候,都不需去为这些事情烦心,当别人在那里同中国的政界人物周旋的时候,他却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非常清闲,事实上,作为一名情报官员,他并不比其它人过得轻松,甚至还要紧张一些,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中国绝不是一个适合开展情报活动的国家,这里的反间谍系统非常有效。

    最近,英国人和中国人在搞什么鬼?

    想到昨天晚上康德大使透露的那个信息,英国人似乎和中国人达成了某种政治上的交易,当然是背着法国做出的,因此中国在派兵的态度上,似乎有了一些变化,否则,中国的舆论界也不会反对对法国派出军队。

    尽管法国欢迎中[***]队的到来,但现在法国必须要弄清楚,他们的交易内容,是否涉及到法国的利益,尤其是,他们是否会牺牲法国的利益。

    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了正在思索中的费米尔,接着一个低沉而有些紧张的的声音在电话另一端告诉他,希望和他见一见。

    尽管电话另一头的人没说他是谁,但费米尔还是从他那低沉而有些紧张的声音中听出了电话另一头的人是他发展的内线,在中国国务院中任职,无论在任何国家,每一个人都是有价的,而在中国,这个极为讲究官员品德的国家,适当的活动之后,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一个法兰西交际花,就可以让一位职位不高,但却非常关键的官员投降。

    和以往一样,费米尔穿着一身普通的西装,看起来和在中国工作的那些西洋教授、专家并没有什么区别,他在离开大使馆后,甚至特意步行了数百米,过了几个路口之后,才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车生产国,在大量汽车出口的同时,同样也使的这个国家的拥有世界上数量最多的城市出租车。

    作为一名情报官员,他自然知道,大使馆从来都是反间谍机构关注的中心,所以他特意选择了做了一辆出租车去了城外,然后下车,又跳上另一辆出租车去了下关,接着才坐了另一辆出租车,来到那个老地方,以确保自己,尤其是那个内线的安全,在过去的两年中,那个人提供了太多有价值的情报。

    “停车!”

    终于,到了约定的地点之后,费米尔把钱塞给司机,然后迅速钻出了出租车,然后,他并没有直接去那座公园,而是选择了另一条道路,然后便漫步在人行道上,心不在焉地看着附近商店的橱窗,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过,看似在逛街的他,几次检查之后,方才重新回到公园,然后,朝着公园中稍偏听偏僻的一个角落走去,远远的,他就看到在柳树下的长椅上坐着一个人,他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

    “老朋友,好久不见了!”

    坐在长椅上的人吃惊地抬起头,看着费米尔,然后轻应了一声道。

    “请坐!”

    然后他又刻意强调道。

    “我们并不是朋友!”

    “行了,老朋友,至少我把你当成我的朋友!”

    骨碌地转着眼珠,费米尔嗓音又补充道。

    “我们认识已经有两年了,也算是朋友不是吗?”

    费米尔一直希望自己能和这个人建立朋友关系,可他明白,这个人是不会接纳他的,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手中有他的把柄,或许直到现在,他都没能接受现在的这个现实。

    “怎么样,有什么事情吗?”

    费米尔轻声的问道,每一次,他主动打电话来,往往意味着他的手中,有非常重要的情报,至少在他看来如此,他希望得到什么呢?当然不会是金钱,而是自由。

    “我认为,我们之间的关系,也许是时候结束了?”

    男人点着一根香烟,然后有些深沉的吸了口烟。

    “为了一个错误,我已经做了太多的错事,在过去的两年中,我给了你很多东西,所以,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又是一次交易吗?费米尔在心下暗笑着,不过,这倒让他对这份情报好奇了起来,既然他说的这么肯定,而没有一丝犹豫,那……“我想你们一定非常好奇吧!”

    坐在长椅上的男人,突然开口说道,他的眼中闪动着一丝狡黠之色。

    “好奇?”

    “好奇,英国人在干什么!”

    “英国人!”

    难道……费米尔不由惊讶的望着他,这正是他想知道的事情。

    “有什么情报吗?”

    “当然。”

    “那是怎么回事?”

    “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嗯,这个?”

    费米尔到是变得有些犹豫不决,实在是难以取舍啊。

    “你有三个小时的时间。”

    坐在费米尔身边的人突然开口说道。

    “我需要底片,另外还有十万法郎,如果,你想得到那份情报的话?”

    然后他看着费米尔,又刻意强调道。

    “在全中国,知道这件事的人,不超过十五个人,而我是其中一个,如果你认为有可能说服某一位内阁大臣本人的话,或许可以得到这份情报。”

    “真见鬼,这是什么?”

    在身边的人离开之后,费米尔有些闷闷不乐地说完这句话,猛地一打长椅,今天竟然一个内线掌握了主动权,尽管嘴里这么说,可是他看着远片修剪整齐的草坪,还是摇了摇头,整个人变得极为犹豫。

    只有十五个人知道,那意味着,这份情报的机密程度非常高,范围如此之小,保密程非常高,这意味着,英国人和中国人,一定是在某些方面达成了不可告人的协议,而且内容一定非常重要,否则他也不会如此自信,难道,直的涉及到了法国的利益。

    “想喝点啤酒吗?”

    坐在酒吧内,费米尔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

    他来到这,就是为了放松一下,同时在心下做出选择,十万法郎或许很多,但是他有自信能够说服大使拿出这笔钱,但真正难以取舍的却是那个人,那个人的官阶不高,但极为特殊的位置,却使得他可以接触很多机密,只不过他从来都不愿意主动合作,否则,中国绝大多数政治机密,对法国而言,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

    真的是……手中的第二杯啤酒快喝完时,费米尔终于在心下做出了决定,既然他从来都不曾真正的合作,那么,保留他也没有什么必要了。

    又喝了一杯啤酒,他离开了酒吧,直接回到大使馆,两个小时后,他再一次离开大使馆,和上一次相比,他的手中多了一个公文包,这一次他没人绕路,而是直接拦了辆出租车去了接头的公园。

    他果然在那,坐在他的旁边,对方眨了眨眼睛,笑看着费米尔。

    “怎么样?考虑好了吗?”

    费米尔会意地笑了笑,指着自己手中的公文包说道。

    “你需要的东西都在这里,所有的!情报带来了吗?现在没有带在身上,是吧?““是全部吗?”

    “当然!”

    为了让对方放心,费米尔又特意补充一句。

    “还有另外一次,这是你从来不曾知道的!”

    说着,他拿出一张照片,那人看到照片,整个人脸色一变,迅速将照片撕的粉碎,然后看着费米尔说道。

    “钱带来了吗?”

    在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他从费米尔的手中接过那个公文包,在站起身时说道。

    “文件的副本就粘在椅子下面!”

    果然,手摸到文件袋后,费米尔取了下来,他抽出文件一件,整个人都被文件的内容惊呆了,咒骂声顿时从他的嗓间不受控制的吐了出来。

    “该死的英国佬!”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