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列表 分节阅读15

作品:《蔷薇【禁】爱

    尖角的新生胡须,一种有别于小说中男主角的器宇轩昂形象,他给人带来另类的颓废,依然耐人寻味,令女人不可自拔地前赴后继。

    或许他并不知道在这样闲置的午后,咖啡馆通常都是众已婚妇女休息的好去处,美其名曰休闲,还不如坦白说是她们寻觅猎物的最佳场所,此刻静谧的咖啡馆男子俨然已经成为在场女人议论瞩目的焦聚点,好几次,都有人借机走近想与其搭讪,更有胆大的女人以裸白的语言挑逗,而他都将之视若无睹,连眼睛看也没看。

    女老板心底踌躇着自己要不要以老板的身份过去跟他攀谈几句,可这时,她梦幻的双眸忽地黯然销魂下去,嫉妒的脸愤怒地朝店门转去。

    一个长发飘逸、戴着紫色太阳眼镜、装束时髦的女人踩着高跟鞋、裹着丝绸透风的裙摆走近店里,就算看不清她脸孔,女人玲珑有致的曲线身材依然扼杀了一票女人的自尊心。

    男人冷漠的目光因她而璀璨活力,冰寒笼罩的拒人千里因她而融化,温暖和熙的笑脸毫不吝啬地朝她放送。

    多少愤怒女人含怨藏妒的目光一致落在女人准备弯腰坐下的那一瞬间,心碎了一地,当男人企图用笑脸朝女人摇尾乞怜的时候,心死遍地的咖啡馆里气氛萎靡到了最高潮。

    “喝吧,我帮你叫的”不等她坐下,他已殷勤地将冷却温度的咖啡杯推到她跟前。

    女人优雅地坐下,嫩白的手不经意抚摸瓷杯的温度。

    “已经不烫了”男子悉心地说话提示,他知道她一切小习惯,譬如她酷怕烫。

    最终在男子无比期待的目光下,女人喝完杯中的芬香“卓炎,以后别这么做了,我喝什么自己会叫”

    “但你每次都迟到,才出炉的咖啡你又不喜欢”

    “我可以喝别得东西”

    “咖啡是你的最爱”他坚持己见。

    女人气郁的神情在男子淡雅的宠溺中却始终找不到发泄口,她脸恼怒地翩侧过去,似乎想要沉淀一下心灵的火气,不知道为什么在卓炎面前她永远像个长不大的小女孩。

    忽然,女人紫色镜片前凭空多出了一只裂痕累累的手掌,那只手的主人欲企图摘下女人脸上的眼睛,却遭女人无情地躲闪。

    抽回手掌,卓炎受伤神情地说“艾雪,好久都没有看过你的脸了,就不能让我看你一次吗?”每次他们的碰面都是以这种偷偷摸摸的形式处之,而她每次都能用道具成功掩饰自己的脸。

    “卓炎我们彼此心理都有数,我们见面本来就冒很大风险”

    “偶尔以真面目示人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的”

    “不行,我努力了这么久不能功亏一篑,所有可能导致我败露的事情,我不允许它发生”

    她的决绝刺痛了他的心“艾雪在你心理我到底算什么?”

    太阳眼镜遮挡住大半张脸庞的暮艾雪胜筹为握地说“你答应过我,要帮我实现所有梦想,卓炎,你该不会现在想反悔吧?”她刻意回避正面回答他,因为在暮艾雪心底卓炎这个男人只是她迈进豪门的踏脚石,她利用他对自己爱慕的事实操控他的人生为己所用。

    “只要是你想要的,哪怕是天上的星星都会为你采摘,这是当时我对你的承诺”

    “所以说你还会继续帮我咯”

    “没错,只要你想得到的,就算代价是我的生命也无所谓”

    “炎,谢谢你”暮艾雪眉开三度的笑脸因他的话而欢腾。

    “我们之间还用得着谢这么客气的字眼吗?”卓炎抑郁寡欢地扯动面部逐渐僵硬的肌肉。

    “有些事情还是分清楚比较好”她的言下之意是他们本不是同路人,未来的道路里更不可能成为同道人,她含沙射影地在向他阐述。

    “艾雪,难道为了你所谓的实现梦想,无论什么代价都可以舍弃?”

    “对,无论什么我都可以付出”暮艾雪镜片下的眼睛闪烁着果断的光。

    片微的沉默后,卓炎淡淡地叹息“今天找我为了什么事?”

    “昨晚秦空没有回家,最重要的是他贴身的项链不知去向,女人的第六直觉告诉我,他外边有女人了”且那女人在他心底的位置永高于自己,要知道秦空将那条项链看成是自己的第二生命,曾听佣人谈论,那项链中间吊坠的戒指是他死去母亲的遗物。

    “会不会是你想太多了?”他眼神中有刻意闪躲的光影闪烁。

    “绝不可能,我是有感觉的,绝对不是我胡思乱想,卓炎,我要你帮我,我离不开秦空,他是我的生命,离开他我会死的,你一定不忍心看着我死吧,如果离开他,我情愿自杀”哀哭时,她嫩滑的手掌越过瓷杯的阻碍牢牢抓住卓炎冰冷的手背。

    可以说对于她的要求他一向是有求必应,而这次也不曾例外。

    卓炎沉闷的脸色逐渐黯淡,心绪因她的乞求而复杂开来,种种较为矛盾的情绪在脑海汹涌翻滚。

    稍微片刻之后,卓炎在她欢喜祈盼下终于嘴唇张合起来“别哭了,我心目中的暮艾雪不是个爱哭鬼”反客为主,他冰凉的大手牢牢覆盖她的手掌“我会帮你的”。

    “真的答应帮我?”紫色镜片反射着他的影像,他表情看起是那么的不情愿。

    “从认识我起,我什么时候有骗过你?”

    “卓炎,我就知道这个世界上你对我最好”顿时,哀伤的气郁烟消云散,暮艾雪破涕为笑,喜悦沾染她眉梢,镜片遮挡下他虽然看不清,但也从她的肢体语言略猜一二。

    “艾雪”卓炎有些欲言又止“他真的值得你爱吗?”

    “值得,他值得我付出生命”她毫不犹豫点下脑袋。

    “好,我会实现你的愿望,想要我怎么做?”他厚实的大掌企图触摸她那头光泽乌亮的披肩秀发,不过她先一步站起身,巧妙避开他手的触碰。

    暮艾雪侧过身体,眼角微瞟他,口吻冰冷道“帮我杀了那个女人,卓炎,我想这对你来说应该小菜一碟吧”

    卓炎默闻无声,心在滴血,曾经艾雪的身影已经不能和面前的女人相互叠影了,遥远的记忆中,他们重逢在一个诸多变故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