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列表 chapter45

作品:《难得爱浓

    莫紫璇回房后简单地进行洗漱,换好衣服后站在镜子面前将披散在后背的头发扎起来,一边扎一边细细打量镜子里的自己。她的动作慢条斯理,眼神划过短暂的迷茫后,恢复了清明。

    她慢慢地往床沿上坐下,回想刚才莫夫人说的那些话,她的神情以及态度。很显然,若不是她及时将宋域两个字端出来,莫夫人会坚决要求她去找商家人帮忙,她又将沦落为一枚棋子,用自己某方面的“优势”换取莫家需要的一切。

    和以前一模一样。

    她七岁来到莫家,虽然年纪很小,但清澈若明的眼睛已经看出了莫氏夫妻的贪婪和功利,他们花重金教她跳舞,钢琴,骑马,茶艺,插花,四国语言等等,她心知肚明,那是他们对她的投资,总有一天需要她加倍奉还,或许还要将她榨干到一滴不剩。

    现在该怎么办?也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

    莫紫璇想着翻出包里的手机,打开通讯录,找到宋域的电话号码,盯着屏幕上那串熟悉的数字,她迟疑了片刻,按下了去。

    干净利落的铃声响起,莫紫璇一手将手机按在耳廓,另一手不由地紧攥住柔软的床单。

    宋域不接电话。

    她再拨一遍,铃声顺利响起,但宋无错小说 ledu域依旧没接电话。

    他应该看见了是她的来电,为什么不接?她又拨了一遍,还是同样的结果,他没有拒绝她的来电骚扰,但也不接听。

    直到她拨了第十一遍,紧绷的神经细若游丝,几乎承受不住这样的疲惫折磨,他接起了电话,公式化的一句:“我是宋域,有什么事?”

    她缓缓垂下眼眸,声音轻而坚定:“莫舒国出事了,有人匿名寄了一份他的罪证到家里,意图不明,我为此在莫家,此时此刻。他们要我去找商家的人,用身体换取他们需要的东西,我拒绝了。宋域,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助。”

    时间急骤地凝结起来,莫紫璇屏气敛息,瞬间脑海里闪过了无数个宋域可能会回复的答案,捏着床单的手心已经沁出了一层凉凉的薄汗,内心深处有个危险的信号在跳动,如果宋域不答应,如果宋域不管她,如果宋域拒绝……不,千万不能是这样。

    “你需要什么帮助?”宋域反问。

    “保全我,我不要被商家的人糟蹋,帮我。”莫紫璇自己都没察觉吐出最后两个字的时带上了颤音。

    “可以,不过有个条件。”宋域说,“你必须离开宋家。”

    咔嚓一下,莫紫璇似乎可以听到自己那被绷紧到极致的神经断开的声音,随即是自己有些木然的声音:“为什么?给我一个足够的理由。”

    “那份匿名罪证是我安排的,这个理由足够吗?”

    瞬间,莫紫璇那颗跳得极快的心脏有一两秒的暂停,她脸上的血色急速消褪,宋域的声音又近又远,又清晰又模糊,她分不清是幻觉还是真相,灵魂出窍似的坐在那里好一会,电话那头的男人也不急着说下一句,而是静默地等待她自己消化这个残忍的事实,即一切都是他的安排,目的是为了让她离开宋家。而她还和一个傻子似的,向他求助,却不知他早就亲自斩断了她的退路。

    她所有的自尊,骄傲如撒落在地的碎珠子,再也捡不起来了,她低着头,看着自己苍白的手背上隐隐露出的青色经络,瞳孔一阵刺痛,嘴角弯起一个冷笑:“你费这么大力气赶我走?为了她?”

    “她是我太太。”宋域的声音平静,不似刚才的冰冷刺骨,反而沾上了点暖,“我需要保证她的安全,消除存在她周围的有伤害力的外界因素。”

    “那我呢?我算什么,宋域,我彻底成为你的过去式了,对吗?”莫紫璇笑出来,“你对我再没有半点感觉了,连恨都没有了?”

    “离开宋家,在我眼前消失。”宋域加了一句,“我之前就对你说过的话不是吓你,我不会再允许你继续留在宋家,出现在我的生活中。莫紫璇,我们之间很早就结束了,别将我想的太多情,在你做出选择的那一天,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我没有机会?”莫紫璇轻声反问,“谁又真正地给过我机会?我七岁来到莫家,被他们当作一枚棋子,他们让我往东,我怎么敢向西?命运从来就没有眷顾过我,就连宋昊在娶了我之后也成了短命鬼……宋域,你当年看似对我百依百顺,实则也是拿我当一件玩具而已,你贪的不就是我给你的新鲜感吗?你有真正地为我的未来想过?你甚至都不敢在长辈们面前承认你喜欢我,你都没有去争取过我们的未来,我凭什么要为你守身如玉,要等你出来东山再起?现在,你为了别的女人要对我赶尽杀绝,你真行啊。宋域,你是一个没有心的男人,我至始至终看错了你,我一直不想承认罢了……你赢了,我输得惨烈,你顺心了?!”

    “我会给你一条路的,前提是你得离开宋家,别让我再发现你有什么小动作。”宋域顿了顿,声音越发凉薄,“尤其是不许骚扰我太太。”

    莫紫璇的手一松,手机滑落在床单上,她双眼发怔,整个人最后一丝力气被抽走,左胸口处像是空了一块,脸上毫无生机。电话那头没有再发出半个字,过了片刻,那头干净利落地切断了电话。

    整个世界静默,莫紫璇像是被置于一个无声的密封罐里,又闷又难受,心痛到极致反而没有尖锐的疼,感官像是被封闭一样,她什么都感受不到了。

    曾经,她对宋域一见钟情,曾经,她主动追求宋域,当他是一件战利品,曾经,她和宋域度过很甜蜜的时光,宋域对她百依百顺,曾经,她也幻想过和宋域过一辈子,曾经的曾经,她誓言这辈子即使自己占不了宋域的名分,也要占据他的心一辈子。

    事实却如同一把冰冻,锋利的刃,将一切支撑她的信念都摧毁,就算是此时此刻,她的潜意识依旧在拒绝这个事实。

    但再不愿承认,也得承认,宋域为了另一个女人对她的厌弃,为了另一个女人将她驱逐出他的世界。

    她莫紫璇还剩下什么?她就是一枚彻头彻尾的棋子,唯一对她掏心掏肺的宋昊已经不再人世,自己迷恋,爱慕,当成全部信仰的男人宋域对她判了死刑,她什么都没有了。

    她木然地坐在床沿,抬眸看着对面镜子里的自己,脸上纵横着泪水,哭得很丑。

    周五下午,穆飒下班,宋域开车来接她,她上了车,他亲自帮她扣好安全带,温和地说:“我们现在去和爸吃饭。”

    “啊?”穆飒没明白过来。

    “两天前他打电话给我,说想和我们吃顿饭,我们已经订好了地方,没和你说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宋域启动车子,看了眼仪表台的时间,“开车过去大概二十分钟,正好六点,不会迟到。”

    穆飒懒懒地笑了:“你们搞什么鬼。”

    宋域笑而不语,穆飒看着他笑得意味深长,戳了戳他的手臂:“你干嘛笑得这么狡猾,好像满肚子的坏水。”

    “其实。”宋域拖了拖音,腾出一只手轻轻拍了拍穆飒的肩膀,“爸的原意是找我单独吃饭,我有点怵,所以就拉上你了。”

    “你干嘛怵?”

    宋域沉吟了一会,淡淡道:“我觉得他会批评我。”

    穆飒故作“恍然大悟”状:“原来你在怕这个,你不是脸皮向来很厚的吗?没想到竟然怕这个。”

    宋域挑了挑眉,自动跳过了“脸皮很厚”的事实,谦虚道:“我怕的东西很多。”

    “譬如?”

    宋域用余光瞟了她一眼,又迅速地看向前方,声音隐隐透着笑意:“怕我在你这里的印象分越来越低,让你讨厌。”

    穆飒低头,把玩包上的狐狸挂件:“还有呢?怕我逃走?”

    “这个倒不怕。”宋域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方向盘,嘴角的弧度清浅,“你尽管试试,看看能不能成功。”

    语气里的胁迫和警告竟然又出来了。

    预定好的淮扬餐馆在市中心一家商务酒店的二楼。宋域带着穆飒走近包厢,穆正康已经坐在那里翻看菜单了。

    “先说好了,今天我请客,你们别和我争。”穆正康摘下老花眼镜,笑着看女儿和女婿。

    “好啊。”穆飒坐下,为自己倒了一杯热茶。

    宋域也坐下,举起茶壶先为穆正康面前的杯子续水,再给自己倒了一杯。

    穆正康点了一桌子的菜,大家边吃边聊,气氛很不错,服务员上汤的间歇,两个男人同时开口:“飒飒,小心点。”

    穆飒偏了偏身子,让服务员顺利将瓷盆摆在中间,心里竟然有些微妙的体会,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都在身边,同时对她表示关心和呵护,这感觉很美好。

    宋域亲自盛了一碗汤给穆飒,还用勺子将汤面上的那层油给拨去,穆飒喝了口,品了品滋味,然后说味道很正。宋域看她喝得乐,也用勺子在她碗里舀了一小口尝了尝。

    穆正康凝眸看着他们的互动,一言不发。

    待吃得差不多了,穆正康用纸巾擦了擦嘴,笑着说:“其实我本来是约宋域单独出来的,有些话想和他说。”

    穆飒递给宋域一个“你看你逃不掉”的眼神,然后乖巧十足地说:“正好我饱了,到一楼去溜达一圈,刚才进来的时候发现那个水池里的鱼很多,我去看看鱼,你们慢聊。”

    她说着起身,蹦跳着要出去,宋域按住她的肩膀,然后站起来,拿下挂在椅背上的大衣,亲自给她穿上,和叮嘱孩子一般,眼眸映射出的碎金中有一抹柔和,声音熨帖在她耳畔:“注意安全。”

    穆飒点头,然后去看鱼了,包厢里只剩下穆正康和宋域两人。

    穆飒看鱼看了近二十多分钟,最终还是可怜宋域被训,上楼回包厢去了。

    走到包厢门口,里面很安静,穆飒扣了扣门便推进去,见穆正康和宋域都坐着,似乎已经结束了交谈,一个人在喝茶,一个人坐在那里,姿态闲适地把玩手里的打火机。

    “你们说了什么?”穆飒坐下后问。

    “没什么。”穆正康摆了摆手。

    宋域将打火机立正在桌面上,侧头问穆飒鱼儿好玩吗,穆飒说挺好玩的,他轻笑,说那好,喜欢的话我们在家也养一缸。

    穆正康收回目光,喊来服务员买单。

    穆飒起身的时候,目光落在宋域左侧额际上一块淡红色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