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列表 chapter44(修稿)

作品:《难得爱浓

    莫紫璇回房进行简单的洗漱,换好衣服后站在镜子面前将披散的头发扎起来,一边动手一边安静地打量镜子里的自己。她的动作慢条斯理,眼神沉溺在短暂的迷茫中,过了好一会后才恢复清明。

    她往床沿边坐下,回想刚才莫夫人说的那些话,还有说话时候的神情。显然,若不是她及时将宋域两个字搬出来,莫夫人会命令她立刻去找商家二少爷,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她即将再次沦落为一枚棋子,用自己的美色当筹码,换取莫家的实际需求。

    和以前没有什么不同。

    她七岁时来到莫家,年纪虽小,但一点也不糊涂,早熟的孩童一双清澈透明的眼睛可以分辨真心和假意。莫夫人是个表面优雅矜贵,骨子里贪婪功利的名媛,当天晚上就送了她一份礼物,是一件镶嵌着碎钻的宝石蓝天鹅绒洋装,那个蓝像是夜幕星空,一粒粒的碎钻覆盖在上头像是蛋糕上的糖霜。

    莫夫人亲自为她穿上,陪她一起看着镜子里楚楚动人的女孩,微笑地赞美:“非常动人。”

    她从没穿过这样奢华的衣服,一颗心在左胸腔跳得飞快。

    莫夫人垂下眼眸:“不过只有衣服是不够,要成为名媛,你得学习很多。四国语言,诗词,油画,钢琴,芭蕾无错小说 {}{le}du{},骑马,茶艺,插花,网球等都是必须擅长的,最重要的是你要赢得异性的青睐,只有被男人众星拱月,获得他们的赞誉,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名媛,懂吗?我可以花钱栽培你,但你不能让我失望,你要达到完美,你要为之而努力,一天都不能懈怠。”

    那一刻,她似乎明白了什么,这件漂亮的衣服是莫夫人对她的第一个投资。

    往后的岁月,莫家给予她最好的教育,最优渥的物质,同样也有最严苛的要求。她逐渐心知肚明,他们对她的投资,总有一天要她加倍奉还,她别无选择。

    现在该怎么办?谁能救她?

    莫紫璇坐着想了很久,终于翻出包里的手机,打开通讯录,找到宋域的号码,盯着屏幕上这串熟悉的数字,果断地按下了去。

    干净利落的音乐声响起,她一手将手机按在耳廓,另一手不禁地攥住柔软的床单。

    音乐声循环了两边,宋域没电话,直到自动结束。

    她的心一点点凉下去,僵硬的手指又拨了那个号,还是无穷无尽的音乐声,宋域没接电话。

    他在那边,却选择无视。

    直到她拨了第七遍,脑神经细若游丝,呼吸急促,几乎承受不住这样的疲惫折磨,那头的宋域才接起电话,声音平常:“我是宋域,有什么事?”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声音轻而坚定:“莫舒国出事了,有人匿名寄了一份罪证到莫家,意图不明,莫夫人催我回来,此时此刻我就在莫家,她命令我去找商家二少,拿我去换取商家的帮忙,我绝不接受,但我没有能力违抗她的命令,宋域,帮我。”

    时间急骤地凝结起来,像是黎明前的黑暗,周身被迷雾包围,压得她踹不过气来。她本能地屏气敛息,脑海瞬间闪过了无数答案,捏着床单的手心已经密布冷汗,内心深处有个危险的警报在跳动,如果宋域拒绝,如果宋域不管她……不,不可能是那样。

    宋域会和以前一样,不会对她见死不救。

    “你需要什么帮助?”宋域反问。

    “保全我,我不能被商家人糟蹋,宋域,我需要你。”莫紫璇的尾音发颤。

    “我可以帮你,不过有个条件。”宋域说,“你必须离开宋家。”

    咔嚓一下,莫紫璇似乎听到紧绷到极致的神经突然断裂的声音,声音木然:“为什么?给我一个足够的理由。”

    “那份匿名罪证和我有关,这个理由足够吗?”

    莫紫璇感觉心脏有一秒的暂停,脸上的血色刷刷地消褪,宋域的声音又近又远,又清晰又模糊,她分不清是幻觉还是真实,灵魂出窍似地坐在床边好一会,电话那头的男人也不急着说下一句,而是静默地等待她自己消化这个残忍的事实,即一切都是他的安排,目的竟然只是为了让她离开宋家,而她还和一个傻子似的,向他求助,却不知他就是罪魁祸首。

    她所有的尊严如撒落在地的碎珠子,再也拾不起来了,低下头,盯着自己苍白的手背上隐隐露出的青色经络,瞳孔一阵又一阵被针扎的痛,嘴角弯起一个冷笑:“你费尽周折赶我走?为了她?”

    “她是我太太。”宋域的声音平静,不轻不重,徐徐的,如微风,“我需要保证她的安全,消除存在于她周围的,那些有破坏力的因素。”

    “那我呢?我算什么,宋域,我彻底成为你的过去式了,对吗?”莫紫璇悲哀地笑出来,“你对我再没有半点感觉了,连恨都没有了?”

    “离开宋家,在我眼前消失。”宋域加了一句,“我之前对你说的话不是恐吓,我不会允许你继续留在宋家,无论是以什么身份。莫紫璇,我们之间早就结束了,别将我想的太多情,在你做出选择的那一天,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机会?”莫紫璇反问,“谁又真正给过我机会?我七岁来到莫家,被他们当作一枚棋子,他们让我往东,我怎么敢向西?命运从来就没有眷顾过我,就连宋昊娶了我之后也成了短命鬼。宋域,你别将一切归咎在我身上,当年你表面对我有求必应,实则也是拿我当一件玩具罢了,你贪的不就是我给你的新鲜感吗?你有真正地为我的未来想过?你甚至都不敢在长辈们面前承认你喜欢我,你都没有去争取过我们的未来,我凭什么要为你守身如玉?再等你出来东山再起?真是个笑话!现在,你为了别的女人对我赶尽杀绝,你真狠,我终于看透你了,你根本是一个薄情寡义,自私卑劣的男人……好,你赢了,我输得惨烈,你顺心了?”

    “我会给你留一条路,前提是你离开宋家,还有,别让我再发现你的什么小动作。”宋域顿了顿,声音越发凉薄,“尤其是关于我太太。”

    莫紫璇的手一松,手机滑落在床单上,她双眼发红,身体最后一丝力气被抽走,左胸口处像是空了一块。

    他已经知道她做的一切,对穆飒的调查,对穆飒母亲的羞辱,她背地里的一切小动作他都清楚,这次,他没有纵容她。

    电话那头没有再发出半个字,过了片刻,那头干净利落地切断了电话。

    整个世界沉静下来,莫紫璇像是被置于一个无声的密封罐里,心痛到极致反而没有尖锐的疼,感官像是被封闭一样,她什么都感受不到了。

    曾经,她对宋域一见钟情;曾经,她主动追求宋域,从最初视他如一件战利品到后来的情有独钟;曾经,她和宋域有过很多甜蜜的时光,宋域对她有求必应;曾经,她也幻想过和宋域过一辈子;曾经,她誓言自己这辈子就算占不了宋域的名分,也要一直死死地占据他的心。

    现在的事实如同一把结了冰的锋刃,将一切支撑她的信念完全摧毁,但即使如此,她的潜意识依旧在拒绝这个事实。

    她不愿承认,宋域会为了另一个女人对她赶尽杀绝。

    她还剩下什么?她就是一枚彻头彻尾的棋子,唯一对她掏心掏肺的宋昊已经不在人世,自己迷恋,爱慕,当作人生信仰的男人对她判了死刑,她什么都没有了。

    她木然地坐在床沿,过了很久抬眸对上梳妆镜的自己,脸上一滴泪水都没有,整个人和死了一般。

    周五,穆飒下班,宋域开车来接她,她上了车,他亲自帮她扣好安全带,温和地说:“我们现在去和爸吃饭。”

    “啊?”

    “两天前他打电话给我,说想和我们吃顿饭,我做主订了地方,没和你说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宋域启动车子,看了眼仪表台的时间,“开车过去大概二十分钟,正好六点,不会迟到。”

    穆飒挑眉笑了:“你们搞什么鬼。”

    宋域笑而不语,穆飒看他笑得有点内容,戳了戳他的手臂:“笑得那么狡猾?好像满肚子的坏水。”

    “实际上。”宋域拖了拖音,腾出一只手拍了拍穆飒的肩膀,“爸的原意是找我单独吃饭,我有点怵,所以就拉上你了。”

    “你有什么可怕的?”

    宋域琢磨了一会,坦承道:“我觉得他会批评我。”

    穆飒恍然大悟:“原来你在怕这个,你的脸皮不是一直很厚的吗?还怕长辈的批评啊?”

    宋域自动跳过了“脸皮很厚”的事实,谦虚道:“我怕的东西很多。”

    “譬如?”

    宋域轻轻看了她一眼,又利落地看向前方:“怕我在你这里的印象分越来越低,越来越不讨你喜欢。”

    穆飒低头,把玩包上的狐狸挂件:“是这样啊,那你怕不怕印象分降到负值后,我就一脚踹开你,不要了你了?”

    “这个倒不怕。”宋域的手指摩挲着方向盘,嘴角的弧度清浅,“你尽管试试,看看能不能成功。”

    语气里的胁迫和警告又跳出来了,这个男人本性难移,穆飒无奈地摇头。

    预约的淮扬餐馆在市中心一家商务酒店的二楼。

    宋域带着穆飒推门进包厢,穆正康坐在里面翻看菜单,听到他们的动静,抬起头,摘下老花眼镜:“先说好了,今天我请客,你们别和我争。”

    “好啊。”穆飒大方地坐下。

    宋域坐下后持起茶壶先为穆正康面前的杯子续水,再给穆飒倒了一杯。

    穆正康点了一桌子的菜,大家边吃边聊,气氛很不错,服务员上汤的间歇,两个男人同时开口:“飒飒,小心点。”

    穆飒偏了偏身子,让服务员顺利将瓷盆摆在中间,心里竟然有些微妙的感动,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都在身边,同时对她表示关心和呵护,这感觉很美好。

    宋域盛了一碗汤给穆飒,用勺子拨去汤面上的一层薄油,穆飒喝了口,仔细品了品滋味,说味道很正。

    宋域说:“这里的煲汤有外卖,想喝的时候打个电话就行了。”

    穆正康凝眸看着他们的互动,一言不发。

    待吃得差不多了,穆正康用纸巾擦了擦嘴,笑着说:“其实我是想约宋域单独出来聊聊的,我有些话要问他。”

    穆飒递给宋域一个“完了你逃不掉了”的眼神,随即乖巧地对着爸爸说:“正好我饱了,到一楼去溜达一圈,刚才进来的时候看见大堂水池里有很多五颜六色的鱼,我去赏鱼,你们慢聊。”

    她说完起身要走,宋域跟着站起来按了按她的肩膀,取下椅背上的大衣,给她穿上,叮嘱孩子似的口吻:“一楼大堂有点冷,要披上外套。”

    穆飒去看鱼了,离开包厢前还回头看了一眼,心里琢磨着爸爸要问宋域什么。

    反正吃不了宋域,她没必要多担心,轻松地下楼看鱼去了,正好水池边有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在妈妈的陪伴下观赏小鱼,穆飒忍不住逗两个娃娃玩,直到其中一个娃娃要撒尿,妈妈牵着他去找洗手间,穆飒才反应过来,时间过了四十多分钟了。

    她回到包厢门口,发现门是关闭的,在外听不见里面的声音,她扣了扣门扭开门把进去,见穆正康和宋域还是坐在老位置,像是结束了交谈,一个人在喝茶,一个人坐在那里,姿态闲适地把玩手里的打火机。

    “你们都背着我说什么悄悄话呢?”穆飒坐下后直接问。

    “没什么,家常话而已。”穆正康看了一眼穆飒。

    宋域将打火机立在桌子上,侧头问穆飒鱼儿好看吗,她点头说很漂亮,他微笑,随即说喜欢的话我们在家也养一缸。

    穆正康只是安静喝茶。

    等结账好了,起身回去的时候,穆飒发现宋域左侧额角,太阳穴上方有一块淤青。

    “你这里是怎么回事?”穆飒伸手去摸,“来之前还没有的。”

    “刚才去了趟洗手间,不小心磕了一下。”宋域声音自然,扶了扶穆飒的后背,“走吧,我们先送爸爸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