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列表 chapter26

作品:《难得爱浓

    自从那日宋域伺候穆飒洗澡后,两只轮流给对方洗澡成了一件郑重的事情。显然,宋域皮厚骨头硬,体积庞大,吃亏的是穆飒,每次帮他洗澡都很费精力,完事后手臂酸得抬不起来。不过呢,轮到宋域帮她洗的时候,她就彻底成为享受的主,宋域很会按摩,搓背,她闭上眼睛,趴在浴缸的一头,舒服得整个人都昏昏欲睡。

    当然,他会不动声色地揩油,流连于她的敏感部位,搞得她酥□痒的,回过神来,他只是微笑不语,带着愉悦的语气,一脸正经地表示,必须得擦干净,随即再上下其手。

    洗完澡,两人一起看片,下棋,或者赤脚盘腿在沙发上听音乐,吃宵夜。

    穆飒爱喝大果粒酸奶,必须得是桑葚椰果味的,宋域有时候开车回来路过便利店,会直接买几盒放在冰箱里。

    “以前看玻璃樽,舒淇对成龙说最幸福的生活就是早晨喝热乎乎的豆浆,有热水澡洗。”穆飒说舀起大大的一口酸奶,放进嘴里,“显然酸奶比豆浆好吃多了。”

    宋域伸手擦了擦她鼻尖上的一点奶渍:“来,我喂你。”说着拿过大果粒的罐头,随意用勺子搅了搅,挖一口送到她嘴边,和喂孩子似的。

    他看着她吃东西。她低头,白皙柔腻的脖颈+无+错+小说 ledu上细细的绒毛清晰可见,和水蜜桃一样,然后很认真地吮了一口,用粉嫩的舌尖绕进去,细细地品尝,立刻眼睛亮亮的,呈现出被满足的幸福感,好像吃到的不是酸奶,而是世界第一珍馐。

    他静静地看她,然后没忍住,伸手轻轻地探到她脑袋上,很温柔地揉了揉。

    “嗯?”她抬头。

    “没什么。”他微笑,手还轻抚她柔软的发顶,“你吃东西的样子很特别。”

    “特别?”

    “很勾人食欲。”他嘴角的笑意渐浓。

    “……”

    出人意料,景至琛又来找穆飒,一连几天赶在她下班的点上,将车停在穆飒的写字楼门口,发短信给她,说有事要谈。

    穆飒不觉得和他还有谈的必要,没理会他的短信和电话,在窗口看见他的银色宾利,厌倦地将包放下,打算等他走了再出门,谁知道他在下面待了挺长时间,穆飒蹙眉,只好拿起包坐电梯下楼,从后门出去。

    就这样避了景至琛四天。第五天的时候,穆飒刚走出后门,就看见景至琛站在不远处。

    “飒飒,你躲我好几天了。”景至琛见穆飒出来,迈着长腿,优雅地走来。

    穆飒立刻抓紧挎包的带子,一脸的戒备。

    景至琛自嘲地笑了笑:“上次冒犯了你,我向你道歉,不过你不用紧张,我不会再对你动手动脚。”

    穆飒不言不语,冷冷地看他,她没那么傻,还对他保持信任。

    “我想找你说说娇娇的事情。”景至琛眉峰微蹙,语气颇为无奈,“娇娇的脾气越来越大了,无论我说什么她都不信,哄也哄不好。说实在这段时间我挺累的,手头有两个项目同时进行,其中一个还是和政府有关的,必须谨慎对待,不能出半点差池,神经绷得很紧,娇娇非但不理解,还整日让我分心去想该怎么哄她。”他说着轻轻叹了叹气,“我母亲那方面,对我和娇娇的事情也不赞成,我自己也静下来认真想过,自己和娇娇的确存在不少问题。”

    “你和我说这些干嘛?”穆飒说,“你找错对象了吧。”

    景至琛静静地看着穆飒,薄唇紧抿,沉吟了一会后说:“我觉得现在最好的方式就是让彼此独自冷静一段时间,否则情况会越来越糟,但这个决定我还没和娇娇说。”

    穆飒明白了,景至琛已经起了和穆娇分手的念头,想到他们当时打的火热,却只维持了一年不到的时间,真是让人唏嘘。

    “我还是那句话,你找错对象了,你如果要和她分手就找她去说,和我有什么关系?”

    “她是你妹妹,不是吗?”景至琛走近一步,逼问,“我只是想问问你的建议,你觉得我应该和她分手吗?”

    “我不知道。”穆飒嗅到景至琛身上性感诱人的香水味,立刻后退一步,“这是你和她之间的事情,和我无关。”

    “飒飒。”景至琛压低声音,眼神深邃而悠长,“第一次见到娇娇我就有种错觉,她是另一个你,她有和你相似的脸庞,五官,尤其是眼睛一样漂亮,但她和你又完全不同,她活泼,可爱,俏皮,像是一个鲜活的小精灵,我立刻被她吸引了,有了亲近她的冲动,但是现在,我在想,当时究竟是被她这个人吸引,还是因为她和你的那几分相似……”

    “景至琛。”穆飒立刻打断他的话,“你现在说这话未免太不负责任了,你当时选择娇娇的任何理由都别扯上我,那是你们两个你情我愿,没有人逼你的,和娇娇在一起的时候,你也快乐过,享受过,何必现在摆出这副难言苦衷的模样给我看?我已经结婚了,不会再和你有玩什么暧昧游戏。”

    “你很幸福?”景至琛的眼睛不放过她,攫住她的脸,想找出她神情上的破绽,“你嫁给他后感觉很幸福?”

    “对。”穆飒言简意赅。

    景至琛不语,双手垂在两侧,堵在穆飒面前,不进一步,也不退一步,就这样堵在她面前,像厚墙似的。

    “让开,我要走了。”穆飒侧身,肩膀擦过了他高大的身子。

    景至琛本能地伸手,按住了穆飒的肩膀,穆飒提声:“别碰我。”

    他轻笑,随即挪开了手,她立刻走了,他看着她的背影,略有思考。

    第一次见到穆娇的时候,他心中暗喜,竟然有这样一个女孩,和穆飒有相似的五官,但不似穆飒那样整日穿着烟灰色的套装,将头发一丝不苟地盘成古板的发髻,还化着精致的淡妆,举手投足间都是稳妥,清爽利落的气质,穆娇是俏皮,可爱又不羁的小精灵,水汪汪的眼眸一层不染,脸上还有小雀斑,典型的涉世未深,活在象牙塔的小姑娘,和一张白纸似的。最有趣的的是,她好像是穆飒的另一个□,如果说穆飒是秋天已经成熟的果实,穆娇就是早春还未完全绽放,露出鲜嫩一角的花,他立刻对这朵小花有了征服欲,果断地采撷。

    而现在,他开始怀疑当时被穆娇吸引的真正理由是什么。

    后面的一段时间,幸好景至琛没再来骚扰她,她大松一口气,真心不想再被带入景至琛和穆娇的事里。

    接到宋母的电话时候,穆飒很是意外。

    宋母让她立刻过来一趟,都没能给她问一句发生了什么事,老人家就匆匆挂下了电话。像是电话里不方便说一样。

    穆飒赶到宋宅,看见莫紫璇正坐在宋母身边帮她捶腿,宋母脸色不好,低着头,闭着眼睛打瞌睡似的。

    “妈,我来了。”穆飒开口。

    宋母睁开眼睛,开门见山地说:“飒飒,今天早晨有人寄了个包裹过来,里面是一堆关于你的照片,我想了想还是直接找你过来问个清楚,你怎么会有这样子的照片?”

    顺着宋母的视线,穆飒低下头,这才看见沙发前的长几上的水果盘左边有一叠反着放的照片,她俯身拿起来一看,神色惊骇。

    一张又一张,全部是她和景至琛的照片。他们在激烈地拥吻,纠缠在一块,不同角度,不同光线的都有,还有景至琛的车停在她公司门口的照片,以及那日在后门,她和景至琛近身交谈的照片,最后一张是她要走,景至琛伸手按住她的肩膀,她转头看他……所有照片一下子让穆飒的脑子轰得一般炸开了。

    怎么会有人偷拍她和景至琛?还如此高清?

    “飒飒,你怎么解释?”宋母看着穆飒,一字一句。

    穆飒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宋母的态度冷静中带着严苛,完全不似平常那般和蔼可亲,说真的,她突然有些怕了。

    “你和照片里的这个男人是什么关系?”宋母又问,“你们为什么要见面,还有这么亲密的举止?”

    “他是我以前公司的老总,我和他……”穆飒顿了顿,不知道该怎么向宋母解释,“我和他之间清清白白的,不是照片上看到的这样。”

    宋母认真地看她,然后说:“飒飒,你可不要对我撒谎。”

    “我没有撒谎。”穆飒迎上了老人家的眼睛,“是他强吻我的,事后我警告过他,如果他再这样做我会报警。至于在公司门口,那是一周前的事情了,他找我有些私事谈,但我没有和他多说什么,也郑重表示,我结婚了,不会再理他。”

    宋母没说话,似乎在思量穆飒话里的真实性,身边的莫紫璇轻轻叹了口气,柔声说:“妈,我想这不是飒飒的错,您都不知道呢,现在啊有些偷拍技术很高明,也许只是两个人面对面站得近了一些,拍出来的效果就如同他们在亲吻一样,所以,这大部分偷拍照片都不是事实,您千万别急。”

    穆飒抬眸看了一眼莫紫璇,没说任何话。

    “你和这个照片上的男人真的没有任何关系?”宋母问。

    穆飒坚定地摇头:“没有。”

    “我觉得这事的重点不是谁在偷拍我们,想搞出我们宋家的什么丑闻,而是你必须要知道一个已婚女人的原则和底线是什么。”宋母声音不轻不重,但透出一种难以形容的压迫感,像是一张密密麻麻的网,兜住了穆飒的脸,“这次我相信你的解释,但绝不能有下次。”

    这样的照片对宋母来说不啻于是一种羞辱,她老人家可以对其他的事情无所谓,但一个女人的忠贞和操守是她的底线,她绝不能睁一眼闭一眼。她这辈子最在意的就是清白两字,因此看到小儿媳妇和陌生男人搂搂抱抱,拥吻在一起的照片,气血直接往脑门上涌,难堪无比,放下照片后就喊穆飒过来问清楚。

    穆飒心知肚明,自己再多说也是徒劳,就算宋母相信她没做过对不起宋域的事情,但这些照片是在太扎眼了,每一张都可以成为她行为操守的污点。

    “妈。”莫紫璇轻轻地说,“您别急,小心身体,刚刚才吃了药呢。”

    宋母点了点头,又失望地看了一眼穆飒,半句话都不再说了。

    穆飒站在原地,手脚微凉。

    门铃响了,阿姨去开门,宋域的声音传进来。

    “你自己和他解释吧。”宋母点了点走过来的宋域。

    穆飒有些僵硬地转过身,对上宋域的脸。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喊我过来?”宋域走近穆飒,发现她面色不对劲,又看宋母,“您叫她过来的?”

    宋母还在生气,抿着唇,不肯说话,莫紫璇一边抚着宋母的背帮她顺气,一边尴尬的,小心翼翼地说:“宋域,今天早晨有人寄过来一个包裹,里面是一叠照片,妈妈看了后就生气了。”

    顺着莫紫璇的视线,宋域看见长几上凌乱的一叠照片,伸手随意拿起一张。

    正是景至琛强压着穆飒在树干上,疯狂地,沉醉地吻她。

    一张又一张,宋域看了七八张后,将所有的照片整齐地叠在一块,然后利落地撕成两半,丢在长几边的竹篓里。

    “这个男人我认识,是飒飒之前公司的领导,也是一个骚扰者。”宋域语气平静,态度成熟,“他骚扰飒飒有段时间了,之前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避开算了,现在我们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我会去处理的。”

    莫紫璇抬眸,看着宋域英隽的五官线条,沉稳不破的气质,左手轻握,尖锐的指甲划过掌心。

    “不管是谁骚扰谁,现在有这么难看的照片,够丢脸的。”宋母蹙眉,脱口而出,“我是再也不想看到有此类事发生了,心里难受得很。”

    “我保证没有下次了。”宋域浅笑,“妈,您别生气了,难得我们几个小辈都在,晚上叫几个菜,好好吃一吃,聊一聊,您不是爱吃净素居的菜吗,我现在打电话去。”

    宋母递给了他一个不争气的眼神,然后撇过头去,继续生闷气。

    莫紫璇起身,伸手拦住宋域,柔软的手不动声色地擦过他的手臂,手指触碰到他手背上的热度,又因为贴近了嗅到他身上好闻的男人味,心立刻有些热,眼眸露出妩媚的神色,体贴地说:“我去打电话,你一路赶来也累了吧,赶紧坐下休息一会,我等会给你泡壶茶。”

    “劳烦大嫂了。”宋域看了她一眼,声音微冷。

    莫紫璇款款而去。

    宋域拉着穆飒坐下,主动和宋母聊了些家常事,宋母开始还不爱搭理他,慢慢地,也就转过头来,和他聊天了,说到之前莫紫璇的茶艺店铺被砸的事情,宋母提醒儿子多多注意那些人,千万别让他们再去捣乱,影响你大嫂的名誉,还嘱咐他有空过去看看,能帮忙就帮一点。

    自始自终,穆飒的手都是冷的,她低头,静静地看着自己的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宋域专心和宋母说话,也没有怎么将视线落在她身上。

    吃完饭,宋域带着穆飒走了。

    宋母坐在沙发上唉声叹气,莫紫璇端着温水和药丸过来伺候她吃下。

    “妈,您怎么还叹气呢?宋域不是已经说了吗,照片上的男人他也知道,和飒飒没有关系的,那就是一个骚扰者。”

    宋母脸色疲惫,摇了摇头:“我觉得不是,你看照片上的男人衣冠楚楚,开的车也是名牌,怎么看都不是那种胡搅蛮缠的骚扰者,那些照片还是他和飒飒在不同地方照的,日期都不同,说明他们之间不只是偶尔来往。”

    莫紫璇轻抬美眸,小心翼翼地问:“所以,您是觉得飒飒对您隐瞒了什么?”

    宋母轻声叹气:“但愿不是吧,我一直觉得飒飒的品性没有问题,但今天这样的照片真的吓到我了,我有点怀疑她是不是真和表面上一样懂事,大方,也担心她会不会背着宋域和别的男人有什么关系。诶,现在这样的事情还少吗?”

    “不管怎么样,您最重要的还是要照顾自己的身子,千万别因为这些事而生气,气坏了身子就不值了。”莫紫璇乖巧地摇了摇她的手,“好了,这些糟心事不提了,明天啊我早点起来去新鲜集市买鸡炖汤给您喝。”

    宋母点了点头,这才露出了点欣慰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