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列表 chapter25

作品:《难得爱浓

    乔慧慧打电话过来的时候,穆飒正吃完午餐,坐下来重温经典的营销策划案例。

    “飒飒,明天是周五,晚上回家吃饭吧,阿姨给你做好吃的。”乔慧慧的声音温婉,像是半个月前的那场闹剧没发生过一般。

    自从那日在穆家被穆娇闹了一番,时间过了大半个月了,她一次电话都没往家里打过。

    她可以不介意穆娇的任性娇蛮,但那仅限于对她个人的不满,一旦扯到了她的母亲程颢英身上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未给穆飒拒绝的时间,乔慧慧继续说:“飒飒,上次的事情之后你爸爸严厉批评过我和娇娇了,希望你别介意,再亲的人都会有闹不愉快的时候呢,说开了就好了,我们还是一家人,如果你心里不舒服,阿姨向你道歉。你爸爸最近精神也不太好,多来陪他说说话。”

    隔天傍晚穆飒坐车回了穆家,一进门,看见圆桌子上已经摆满了丰盛的饭菜,其中青椒牛柳,肉末茄子和炸虾菇都是她爱吃的。

    “飒飒来了啊?快进来。”乔慧慧起身,笑着说,“我去盛饭。”

    “宋域呢?”穆正康问。

    “他今天早晨开始就在开会,大小会议五六个,到现在还没结束。”

    “真够(无错)(小说)ledu忙的,让他多多注意身体。”穆正康笑容和蔼。

    坐在一边的穆娇至始至终低着头刷手机上的新闻,没给穆飒一个目光。

    乔慧慧端着饭碗过来,放在穆飒面前,又用手肘顶了顶穆娇:“别玩了,赶紧吃饭,姐姐来了,怎么连人都不叫一声呢?”

    穆娇未停下动作,嘴里厌烦道:“来就来了,有什么好叫的,又不是贵人。”

    穆正康轻轻咳了咳,有些无奈地瞟了一眼小女儿,收回目光,让穆飒吃菜。

    乔慧慧主动问起穆飒工作上的事情,穆飒淡淡地说了几句,伸筷子去夹中间盘子里的醋溜鱼,正巧穆娇的筷子也探过来,和她的筷尖碰在一起,立刻嫌恶地挪开,因为收回手的时候动作快而急,将穆正康的汹,你还要气你爸爸啊?!”

    穆正康的脸色已经铁青。

    “随你怎么想。”穆飒轻轻地笑了一下,重新拿起筷子夹菜。

    她这样的态度在穆娇眼里是变相的默认,顿时,穆娇心里的火被完全勾起,只要想到景至琛和穆飒做过的那些事,就像是有一只手狠狠拽住她的心脏,巨大的羞辱和恐惧升腾起来,她握了握拳头,冲口而出:“穆飒,你太不要脸了,你想毁了我的生活你就直说。”

    “是你自己毁了你自己!”穆飒说,“我都和你说了,我和景至琛之间清清白白,没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你偏偏要自个展开联想,我说没有你不信,我说有你就要崩溃,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我认识景至琛在你前头,我追求过他但没成功,这是事实,但我为什么要对你报告这些?我暗恋,我单恋,我喜欢这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要对你报告吗?我就不能有自己的隐私?”

    “但我和他在一起后,你还和他发那种短信!”

    “是他自己发过来的,啰嗦了一堆,我警告他不要再发来,仅此而已。你凭什么将此定义为暧昧短信?要暧昧也是他一个在对我暧昧。”穆飒回击。

    穆娇气结,语声颤颤:“穆飒,你真够看得起自己的,你怎么不去照照镜子?”

    “现在也就你当景至琛是个宝贝,我说句不好听的,他那样的,再给我我都不要了。”穆飒说,“你放一万个心。”

    穆娇被气得面色发白,放在身边的手都在抖:“景至琛再混蛋也比你那个宋域好,你当心被宋域家暴,别忘记,他以前就是因为打人……”

    “穆娇你再说一句试试看!”穆正康大拍桌子,用力之大,连桌子都被震了震,“再敢说一句,你就滚出这个家门!”

    乔慧慧从没见过穆正康发这么大的脾气,连连吸了口气,转过身按住穆娇的肩膀:“不许再说了!”

    气氛凝滞,像是一块厚实的,坚硬的冰块突然破了一个窟窿。

    “宋域。”穆飒顿了顿后说,“你们根本不了解他。他,我眼里的他是很优秀的,穆娇,你没半点资格说他。他也好,我妈妈也好,都是我的家人,以后你再羞辱他们一句,我真会和你翻脸。”

    她说完起身,推开椅子,对穆正康说了句我先走了,转身去玄关的衣架上取下包,开门出去。

    冬日夜晚的街道清冷寂寥,穆飒漫无目的地走了好久,无视了包里手机持续的震动。

    直到步行至喧嚣的商业街,周围男男女女的笑声和广场上的音乐齐齐传来,她才意识到到自己已经走了很久,都从穆家到了湖滨路的商业街了,整整五六站的路。

    连电话都忘记接了。她回过神来,有些木然地伸手掏出手机,翻了翻未接来电,三个穆家的座机号码,四个宋域的来电。

    就在这时候,屏幕一亮,五月天的笑忘歌又响起,她按下通话键。

    “你在哪里?”宋域立刻问,“为什么不接电话?”

    “哦,调成震动了,没及时发现。”穆飒说,“我现在在湖滨路上呢,xx百货前面,准备打车回去。”

    “站在那里别动,我来接你。”他下了命令,重复道,“乖乖待着那里。”

    不到二十分钟,宋域的车子就来了,摇下窗对她示意,她笑了笑,小跑到对面,拉开车门上了车。

    “怎么在这里?”他察觉到她的脸庞被寒风吹得微红,动手调高了车里的温度,然后拢了拢她乱糟糟的头发。

    “从家里出来后就一个人逛到这里了。”穆飒说,“我常常这样,不知不觉地走很大一段路,从南区到北区,再从北区回到南区。”

    “发生不愉快的事情了?”他缓缓地挪动方向盘。

    “不想提了。”她轻声,摘掉了手套放在一边,“我想听一会歌。”

    宋域放了歌,开车缓缓前行,行驶了十分钟,路过一条分岔路,开进去,没一会,出现一家绿莹莹的进口便利店,他停车,说了句等着,下了车去买东西。

    穆飒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刚才一直发出不雅的声音,他听到了?

    他买回来好多东西,热乎乎的热可可,一大杯的关东煮,一根金灿灿的玉米棒,一只热狗三明治,一只荠菜牛肉馅的包子,两根孜然味的烤肉串,几颗茶叶蛋,一盒刚出炉的蛋挞,一盒豆沙馅的麻糬……好像店铺里热乎乎的他都买齐了。

    穆飒不知道该先吃哪一个,宋域为她剥了个茶叶蛋,递给她,她咬了口,觉得挺香的。

    “你怎么买那么多啊,我吃不完。”

    “吃不完就剩着。”

    “你刚才听见我肚子的警号声了?”

    “那声音真的不轻。”他打趣,“一直骚扰我的耳朵。”

    穆飒哈哈哈地笑,又咬了口包子,喝了口热可可,整个胃都暖起来了,想了想说:“我今天特别生气,穆娇说了很过分的话,我差点要发飙了,硬生生地压下去了。”

    “她说什么了?”

    “她说……反正是不好听的话。”穆飒说,“口不遮拦,胡说八道的。”

    “那就行了,既然是胡说八道的,你何必在意呢?”宋域态度成熟,“我们有两只耳朵,难听的,不舒服的话,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就好了。”

    “我没你那么大度。”穆飒摇头,“我觉得很难受,又委屈,想和她大吵一架。”

    宋域笑了,伸手捏了捏她的脸:“以后呢,如果你有吵赢的把握就大胆去吵,没有把握的话就忍着,回家向我告状,我替你去吵。”

    虽然知道他是玩笑话,但穆飒心里立刻升腾起一股暖意,她低头,鼻尖碰到热乎乎的玉米,轻轻反问:“你保护我啊?”

    “对,我保护你。”

    “你在意我?”

    狭小的空间里弥漫开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流,足够让人的心悄然加速。

    “嗯。”他顿了顿,指腹划过她清馨柔软的脸,声音和外头的夜色一样有魅力,“你是我太太,我当然在意你。”

    “你以前对女孩子也是这样吗?”她好奇了,“说情话的时候这么正经?”

    他想了想说:“我都忘得差不多了,以前好像不爱说情话,对女孩子的态度也硬邦邦的。”

    “现在变圆滑了?”穆飒笑,又伸手去拿麻糬。

    他替她拿过来,拆开,取出一颗递到她嘴边:“应该是脾气变好了,懂得察言观色了,知道女孩子什么时候是开心,什么时候在生气,于是比较能应付了。”

    穆飒趁机咬了咬他的手指:“听起来你是越来越狡猾了。”

    他捏了捏她鼓出来的腮帮子,笑得风光月霁,不否认也不承认:“快点吃,时间长了,交警叔叔回过来检查我们到底在做什么。”

    吃好了东西,宋域开车,穆飒的坏心情被彻底治愈了,回家的路上还哼起了曲子。

    睡前洗澡,宋域脱下外套和衬衣,拉了拉领带,很正经地提议:“要一起?”

    穆飒拒绝。

    他被拒绝,笑意不减,眼眸很认真地看她,表现出“我不接受拒绝”的态度:“一起吧,我们还没有一起洗过。”

    说着,没给穆飒退路,走过来抱起她,穆飒“啊”的叫了一声,说杀人了,宋域拍了拍她的翘臀,点头承认:“对,我要先奸后杀。”

    他抱着她进去,长腿甩上门,将她剥光后放在浴缸,拿下莲蓬,调了调温度,洒在她身上,她有些疑惑,原来他是要伺候她洗澡,他的手温柔地蔓延在她的肌肤上,低头,凑近她,淡淡地笑:“先洗干净,等香喷喷了,再下手。”

    说归说,他还是很认真地帮她洗了个澡,里里外外地帮她擦干净,连那害羞十八禁的地方都不放过。洗好后先亲了她一下,帮她裹好浴袍,嗅了嗅她颈窝的味道,声音愉悦,说很好闻,随即低笑着去咬她细腻,圆润的香肩,手掌慢慢覆盖她莹润,可爱十足的酥胸,很有技巧和力道地揉捏,故作严肃:“公平起见,明天轮到你帮我洗。”

    她不禁想起自己很小的时候,程颢英不在家,穆正康帮她洗澡的情景,那时候她觉得让大人帮自己洗澡是件特别舒服的事情,她只要低头玩水里的小鸭子就好,安心被伺候。

    也只有家人才能如此亲密无间吧。

    洗完了澡后的莫紫璇用干净柔软的毛巾擦头发,款款走到梳妆台前,对着镜子涂抹乳液,细致地按摩颈部的细纹,安静地观察镜子里的自己。

    做完这些工作,她轻轻拉开金色的花枝状抽屉拉手,拿起里面的一只信封,取出照片。

    偷拍的角度取得很不错,至少从照片上看,这就是一对热恋中的男女疯狂地缠在一起,吻得情难自禁。

    穆飒,她轻念这个名字,真是一个令人越来越厌恶的名字。

    凭什么可以光明正大地和宋域在一起,她莫紫璇认识宋域的时候,这个穆飒都不知道在哪里,凭什么后来者居上。

    她既然选择继续留在宋家,抱的就是那点念想,宋域这个男人,他的感情,他的宠爱,那些都是属于她莫紫璇一个人的。

    记得在很久以前,同班的一个女同学不知好歹地看上了宋域,竟然借着宋域来接她的时候不要脸地上前和他搭讪,而宋域不过是和那个女同学说了几句话,她就放在了心上,她使了不少小手段,让那个女同学成为班上的众矢之的,人人皆可羞辱的对象,最后对父母哭闹要转学。

    人人都有破绽,这个穆飒也不例外,找到就好办了。

    她这么想着,将照片塞回信封套,放进抽屉,嘴角弯起冷冷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