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列表 chapter23

作品:《难得爱浓

    “受委屈了?”宋域低头,亲了亲她的眼睛,问道。

    穆飒点了点头,又情不自禁地往他的怀里贴了贴,他的怀抱宽敞,厚实又温暖,给人安全感,他伸臂搂住她,应允她的撒娇。

    “我想妈妈了。”穆飒呢喃,“好想好想。”

    “妈妈在的时候,怎么安慰你的?”宋域微笑地问。

    “抱着我,给我做好吃的,哄着我。”

    “怎么哄?”

    “叫我宝贝。”

    宋域的嘴角弯了弯,下巴轻轻磨蹭她的额头,说了句宝贝。

    他的声音本来就好听,低低的,清润如夜晚的一池凉水,此刻说出如此宠溺的两个字,带着些许愉悦的尾音轻轻上扬,传入穆飒的耳朵里头,她的心不由地颤了颤,随即跳得很快。

    妈妈说的宝贝和老公说的宝贝效果太不一样了,前者是亲昵朴实,后者是性感,磁性地将你整个人包围,骨子都酥软下来。

    一整天的不愉快在此刻烟消云散,穆飒吸了吸鼻子,扑哧笑出来:“你真的当我是孩子啊?”

    “你可不就是个孩子吗?”宋域说,“喜怒哀乐都摆在脸上,连隐藏都不会。”

    穆飒伸手拨弄他西服外套上的扣《无〈错《小说 ledu子,一下没一下的,慢慢地将下午在穆家发生的不愉快说出来,当然她省去了景至琛对她的动手动脚。

    “你说我错了吗?”穆飒问。

    宋域想了想说:“这事比较敏感,你说和不说对某些人而言都是错,所以你不用去计较他们的看法,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说,按自己的意愿来。”

    穆飒点了点头。

    宋域突然轻笑了一下,用手捏起穆飒的下巴,逼近她的脸:“你们为什么都喜欢那个景至琛,他有什么好的?”

    “那是以前的事了。”穆飒想了想还是决定坦承,“我毕业后就进维格了,那时候做的是市场部总经理的助理,那个总经理每天凶我,挑我工作上的毛病,我的自信心都被他磨光了,后来经过一次工作调配,我被提升到景至琛的部门,他虽然在工作上对下属的要求严格,但态度亲切,没有架子,手把手地教我各种细节工作,工作时间之外会和我们聊天,天南地北的,什么都聊,还分享他的职场经历给我们,我很感动,渐渐地对他有了好感。”

    宋域笑意不减,就这么看着她,不置可否,对他而言,这就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件事,新人入职场被经验丰富,魅力非凡的老总吸引,逐渐芳心暗许,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穆飒又一次强调,伸手刮了刮他英挺的鼻子,“你不会吃醋吧。”

    “吃醋么。”他想了想,“有点,但不至于很介意。”

    “你比他好很多。”穆飒加了一句。

    宋域垂下眼帘,反问:“真的?”

    “真的。”

    “再说一遍。”

    “你比他好很多。”

    他低下头,唇贴上来,封住了她的,手掌轻按她的后脑勺,吻了好一会才松开,故作无奈道:“我竟然沦落到要和别的男人比。”

    穆飒用手抚了抚他的眉心,轻轻摇了摇头。

    他捏了捏她的脸,然后起身走到主机边上,按了键,放起舒缓音乐。

    轻慢,悠悠的音乐倾泻出来,很快包围整个客厅,穆飒沉重的心情完全释然了,紧绷的神经放松后立刻感觉有些饿了,被宋域拉到长桌前吃饭。

    “不管怎么样,饭必须按时吃。”他盛了一碗饭,放在她面前,伸手拍拍她的脑袋,“否则会将胃搞坏的,我们公司每年都有人去照胃镜,发现各种严重问题。”

    “什么问题?”

    “糜烂,溃疡和癌变。”

    “你别吓我。”

    “怕了?”他夹了颗菜心放到她的白米上,“所以你要按时吃饭,以后别等我了。”

    婚后,他工作一直很忙,回家超过八点都是常事,她每次都会等他回来一起吃饭,这个坏习惯被他说过好几回了,她就是屡教不改。

    “那以后我帮你准备小点心,你回来的路上可以用来垫垫肚子,不至于饿过头。”穆飒提议。

    “好。”他点头。

    吃完饭,他难得地放下手头的工作,陪她看了一本意大利电影,剧情很简单,一群失明的孩子对这个世界的探索,但是台词很美:蓝色是骑脚踏车时风吹在你脸上的颜色,棕色是粗糙的树干的颜色,红色是如火一般,太阳下山的颜色。

    我们看不见,但可以摸到,嗅到,听到。

    穆飒看得很认真,不知不觉中宋域起身走开,等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罐酸奶,递给她,是她喜欢吃的大果粒,每晚十点钟她都会喝大半罐,他已经知晓她的习性。

    打开后,美美地吃一口,咀嚼里头的果肉感觉特别幸福。

    他一手搭在沙发椅背上,静静地看她,然后伸手擦过她的鼻尖,她总是将酸奶吃到鼻子上去。

    “周末我们去划船好不好?”穆飒提议,“我好久好久没划过船了。”

    “才周二就安排周末的事情了?”他笑。

    “去不去啊?”

    “没问题,你想去哪里玩我都带你去。”他随手拿过玻璃杯喝了口水,作出承诺。

    周末,两人吃完了中饭,准备去划船。穆飒特地准备了一只竹篮子,将榨好的水果汁,烘焙好的巧克力饼干和蜜饯果子一样一样地放在里面,打算等会一边欣赏湖光山色一边吃,双重享受。

    不料,宋域临时接了个电话,听了几句后神色就变得凝重,挂下电话后说有个事情必须去处理,今天游湖去不成了,下次再去,让她在家里休息或者去商场shoppg也行。

    穆飒心里一阵失落,但还是帮他穿上外套,叮嘱他开车慢一点。

    他低头,亲了亲她的嘴角,说了句抱歉。

    宋域匆匆出门,穆飒在客厅里转了一圈,有些无聊地上楼回房小睡了一会,待时间过了近一个小时,手机来电,她迷迷糊糊地摸到手机接起电话。

    是陆西瑶。

    “飒飒,你才我刚才亲眼目睹了什么大事?!”陆西瑶的语气很急,她好像置身在闹市区,背景有车声。

    “什么大事?”

    “我中午陪老妈和姑姑在湖畔居吃饭,吃完饭后她们两老姐妹打车到丝绸市场逛去了,我溜达到了绿茵路,竟然看见有几个闹事的人在砸店,砸的是一家茶艺店。”陆西瑶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然后呢?”穆飒问。

    “然后,我就看见你那美人大嫂了,她一个人走出来和那几个人交涉,挺有巾帼风范的,那几个人不依不饶的,嗓门很大,不一会就引起好多人的注意。”

    “真的假的?”穆飒的瞌睡完全醒了,她想起来了,莫紫璇的确是开了一家茶艺店,店铺地段很好,在栽满了法国梧桐树,文艺范十足的绿茵路上。

    “我还没说完呢,大概过了十五分钟,我看见你家宋域开车过来了,他车子后头还有辆加长的宾利,下来一排的黑衣西装,保镖模样的人马,齐齐赶来护驾,你大嫂一看见他立刻急着叫他的名字,现在所有人都进了店铺,店铺的门关得很紧,外面还挂上了暂停营业的牌子,门口还是一地的瓷花瓶碎片……”陆西瑶像是现场转播一般,说得很细。

    穆飒的心咯噔一下,原来宋域临时有事是去处理莫紫璇的事故,竟然还叫了一队人马,看来事情的性质比想象中的严重,他会不会有事?

    “那现在呢,他们人出来了吗?”穆飒紧张道。

    “没呢,门还关着呢,大概在里面协商什么,飒飒,你大嫂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那几个闹事的一看就不是良民,面相特别凶悍,刚才我看得胆战心惊的,那几个人高马大的,贴得你大嫂很近,如果动起手来,她一个女人哪里应付的了,不过我看她倒是一脸冷静,真勇敢,换作一般女孩子看到这场面都要尖叫了。”陆西瑶说,“我都为她捏了把冷汗,幸好宋域赶过来了,及时挡在她面前,身后还跟着一队看上去挺专业的人,现在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真要动起手来,那几个闹事的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陆西瑶絮絮叨叨的时候,穆飒已经飞速下了床,趿着拖鞋快步下楼。

    “我就打赌你不知道这事。”陆西瑶说,“也是,他怕你担心呢,不敢和你说。”

    “绿茵路几号?”

    “啊?”

    “我问你绿茵路几号!”穆飒急了。

    这个时间段的路况不好,堵得厉害,穆飒坐在出租车里,整颗心七上八下的,为宋域担心。

    待到了绿茵路口,司机停车,将她放下,她付了钱后匆匆往前跑,跑了两百多米,找到绿茵路一百六十二号,气喘吁吁地停下,看见那两扇镶嵌着玻璃的实木门紧紧地关着,门口一地狼藉,碎的景泰蓝瓷瓶,断了的茶壶柄,大大小小的茶饼……昭示着刚才这地方闹过事。

    陆西瑶就站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下朝穆飒挥手。

    穆飒却站在原地,没有过去,陆西瑶见状拎着包小跑过来,伸手拍拍她的肩膀,故作轻松:“别太担心了,你家宋域带了好多人来,光人数上就是压倒性的胜利,肯定没问题的,再说真要有事早传出动静来了,从他们进去到现在好久了,一直没什么声音,大概是由暴力冲突转化成和平谈判了。”

    穆飒叹了口气,抬眸直直地看着眼前两扇被关得紧紧的门。

    两层楼的茶艺店铺,装修格调雅致,路过的人都会有兴趣地看一眼,觉得这是个不错的喝茶的场所,可以静坐下来烹茶品茗,听丝竹管弦,享受一份清雅心境,但谁也料不到此时此刻,里面正发生着不愉快的冲突。

    “你就这么等着啊?”陆西瑶瞅了她一眼,轻轻地安慰,“那我陪你。放心啦,没事的,宋域带了那么多人,吃不了什么亏的。”

    “嗯。”穆飒应了一声。

    过了好一会,门被敞开,三四个人陆续从里头出来,正是前来闹事的几个人高马大的男人。

    “出来了出来了,没事啦。”陆西瑶笑着拍穆飒的肩膀。

    穆飒立刻上前,走上门口的石阶的时候,最后一个彪悍的壮男正从里头出来,嘴里低声咒骂着什么,屋子里传来宋域冷冷的声音,他字字清晰,给人一种形容不出的威压感:

    “我倒看看以后谁还敢来这里闹事。”

    穆飒脚步一滞,随即又踩了一阶上去,往里头看。

    十个保镖模样的男人训练有素地呈半月形站开,中间是宋域和莫紫璇,从穆飒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对着宋域英颀的背景。

    莫紫璇整个人轻轻依偎在宋域怀里,一手颤颤地按在他肩膀上,一手软如无骨地贴在他胸膛上,整个人心有余悸,面色苍白,叫着他的名字。

    室内一股茶香,细细的尘埃在房间里飞舞,外头的阳光照进来,将一切都镀上了安详,美丽的金色。

    莫紫璇的长发随着风轻轻上扬,越过宋域的宽肩,淡紫色的裙摆擦过他笔挺的,没有一丝褶皱的西裤,不得不说,这幅画面挺动人的,像是怀旧电影里,情侣相拥的一幕。

    “宋域,幸好有你,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莫紫璇声音轻柔,带着缱绻和依赖,长长地叹了口气,有些后怕,“刚才我一直告诉自己,要冷静,要挺住,你就快过来了……”突然间,她声音轻下来,美眸划过一抹震惊。

    她看见了门口的穆飒。

    同样的,穆飒也对上了她的眼睛。

    莫紫璇眼眸里的震惊只停留了短短的两三秒,随后,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平静,仿佛理所当然,仿佛天经地义,当然,这份平静中带着骄傲,她用如此笃定,骄傲的眼神,居高临下地看着穆飒,轻轻道,“飒飒?”

    宋域闻言侧过身来,看见了穆飒脸上的焦急和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