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列表 chapter18

作品:《难得爱浓

    宋域赶到宋宅时,宋母的面色已经恢复过来,疲惫地躺在床上,没有说话的力气。之前家庭医生已经赶来为她做过局部检查,直言引发老人突然晕厥的原因很多,需要去正规医院经过详细检查后才能确诊,但宋母对此不上心。

    自从宋昊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后,宋母对那个叫医院地方本能地有恐惧,以至于近一年来她都没有去做过一次全身体检。

    “明天我陪您去医院。”宋域言简意赅,看着母亲,“这事不用再商量了。”

    宋母想了想后点头,垂下眼帘轻轻地念了一句佛经。

    阿姨将温了的药连同蜜饯放在托盘上端进来,莫紫璇接过后,亲自为宋母喝药,她喂得非常细致,等宋母完全咽下去一口,再给她第二口,还不时地拿毛巾帮宋母擦嘴角。

    宋母用完药后躺下休息,大家退出了房间,莫紫璇将一张纸条递给阿姨,让阿姨去超市,照着上头罗列的单目买回来。

    阿姨走后,硕大的屋子只剩下宋域和莫紫璇两个人,宋域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打电话,联系自己在邵逸夫医院外科主任,让他帮忙安排一下明天的体检。

    莫紫璇抱臂站在一边看他,等他挂下了电话,轻声说:“明天我也会一起去的,你几点=无=错=小说 ledu过来?”

    “八点之前。”

    莫紫璇点头。

    宋域起身,拿起自己的外套,搭在臂弯上,转身回去。

    “留下来一起吃饭吧,我让阿姨买鳕鱼回来,我炖汤给你喝,再做几个你爱吃的菜。”莫紫璇柔声挽留。

    “不用了。”宋域头也没回。

    “就这么急着回去?新婚燕尔?”莫紫璇微微提声,语气有些不善的笑意,“还是说你不敢和我单独多呆一会,不敢面对我呢?”

    宋域脚步未停。

    莫紫璇快步上去,擦过他的身体,抢先拿过玄关处柜子上的雨伞,递给他:“外面雨大,别淋着了。”

    宋域侧过头,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伸手去拿伞,她却陡然一收,故意让他拿不到。

    “宋域。”莫紫璇的声音格外清晰,字字掷地,“当时的情况下,嫁给你大哥是我唯一的选择,我并不是要故意给你难堪,也没有伤害你的意思。你早就了解我们家的情况,很多事情我没法做主。虽说现在什么都晚了,但有一点我还是告诉你,我从头到尾都没有爱过他,在那段婚姻中,我也是受害者。”

    外面的雨淅淅沥沥,声音隐隐约约透进来,宋域的目光清冷,凛冽,和外面的气温没有两样,短暂地停留在莫紫璇脸上,然后侧过脸,神情非常淡漠。

    “请你……”莫紫璇吸了吸气再吐出,声音不无哀怨,“别厌恶我,也别……忽视我。你心里知道我选择留在宋家的最大原因是什么,请你多少给我留点尊严,行吗?”

    “你爱在宋家多久都是你自己的事情,大嫂。”宋域说。

    大嫂两个字如一把利剑瞬间插入莫紫璇的心,她一咬牙,丢下手中的伞,双手攀附在宋域的肩膀上,眼睛找到他的眼睛,声音轻而急切:“你要一直用这样的态度对我?很多事情也不是我能选择的,你将一切都归咎于我?你这样对我公平吗?!”

    “所以,你是还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宋域嘴角弯了弯,眼眸却没有一丝笑意,寡淡到了极点,他低头看着面色逐渐苍白的莫紫璇,声音上扬,“嗯?”

    莫紫璇攀附在他宽厚肩膀上的手指一根根地变得青白,看着宋域的眼神由柔变韧,贴过去,带着邀请味十足的菱唇几乎要擦过他的薄唇。

    “我要回到以前,我要你的眼神在我身上,我要你一直在我身边。”

    宋域笑了一下,随即伸手将她扣住自己的手撇开,淡淡地拂了拂自己衬衣的肩膀。

    莫紫璇轻笑了一声,看清楚他无名指上那个简约的婚戒:“我知道很难,但这是我最后的希望,如果没有这点希望,我的生活真没有半点乐趣。宋域,其实我们扯平了,你现在也用自己的婚姻惩罚了我,不是吗?难道你敢对我说,你真的喜欢那个穆飒……?”

    穆飒一个人玩了宋域送的游戏好久,中途接到了父穆正康的电话,穆正康祝她生日快乐,说了几句后将电话交给乔慧慧,乔慧慧也笑着说,飒飒,生日快乐。

    果然是生日,可以理所当然地收到很多祝福。

    突然想起妈妈程颢英,如果她还在就好了,一定会热情地帮自己准备生日蛋糕,做一桌子的菜,还会笑着捏自己的脸:“我的小公主,又大一岁了!”

    穆飒起身走到窗台,拉开窗幔,看外面的雨,轻声说:“妈妈,我挺好的,你不用担心。”

    ……

    “我知道你想知道他的情况,是吧。嗯,他人很好,和我之前想象的很不同,他很照顾我,也会养家,承担,有责任心,对了,他特别聪明,手指很长……”

    每年的生日,穆飒都会找一个旁人不在的安静时间,对妈妈说话,说一说这一年过得怎么样,自己的学业,工作,交了什么朋友,遇到最开心的事情等等,零零碎碎的,可以说上很久。说的时候,心情是平静中带着喜悦,像是妈妈就坐在她对面,慈眉善目地看着她。

    玄关的开门声。

    穆飒停止秘密倾诉,转身出了房间。

    宋域回来了,手里还拎着一只大的礼品袋,西服外套上沾着水珠子,鬓角和额头也是。

    穆飒取了纸巾帮他擦了擦,他笑着扣住她的手,将袋子递给她:“刚出炉的水果起皮酥,我记得你说过很喜欢吃这家的。”

    穆飒惊讶,打开一看,果然是自己喜欢吃的水果起皮酥,开心得简直要欢呼,拿起一块尝了一口,酥皮的香脆,鲜奶的柔腻,水果的清甜,融化在舌尖,幸福从口腔蔓延到心里。

    “太好吃了。”她由衷地说,“我这个生日怎么有源源不断的惊喜呢。”

    宋域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你也太容易满足了。”

    “对了。”穆飒差点忘记重要事了,急着问,“妈怎么样,没大碍吧?”

    “明天我带她去医院做详细检查。”

    “啊,明天啊,我得去公司报道,”穆飒说,“不如,我请假?”

    只是刚刚入职就请假,这真的不好。

    “没事,我陪着妈,还有大嫂也陪同在身边,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宋域脱下外套,随意地放在一边的椅子上,拿起水杯喝水。

    “嗯,那有什么情况要立刻给我电话。”

    “好。”宋域放下水杯,走过去,低头看穆飒一脸内疚的模样,不由地笑说,“你这个表情让我想起很小的时候看的动画片,里头有个猫咪,和你表情一模一样。”他说着,手慢慢地顺着她披散下来的头发,享受她青丝的柔软顺滑,低下头,声音笑意醇醇,“你怎么那么乖呢。”

    穆飒说:“妈生病是大事,我着急也是应该的。”

    程颢英病逝后,穆飒尤为重视长辈的身体健康,真心祈祷宋母的身体没什么大碍。

    宋域闻言看着她,然后啄了啄她的鼻尖,顺势下去,修长的手握住她的下巴,迫使她启唇,他顺势,从容地进入,吞没了她嘴上甜甜的味道。

    宋母因突然性晕厥被医生建议留院观察,宋域通过关系帮她安排了一间环境清雅的高级病房。

    穆飒因为刚入职,手头的事情又杂又乱,每天忙到晚上六点才能离开公司,即使如此,她还是利用午休的时间去医院探望宋母。

    到的时候,莫紫璇正坐在床边,喂宋母吃饭。宋母见是穆飒来了,立刻笑得和蔼,招呼她坐下。

    穆飒问了宋母的身体情况,她说没事,一切都挺好的,宋域太大惊小怪了,执意听从医生的建议,让她入院观察,她拗不过他,最后想,算了,在这里躺几天就躺几天好了,让大家都能图个心安。

    “你吃过了吗?”莫紫璇对穆飒微笑,“我炖了汤,味道还不错,给你盛一碗?”不等穆飒婉拒,她已经起身,从电锅里盛了一碗汤,递给穆飒。

    穆飒为了节约时间赶过来,只在出租车里啃了早晨拿来的两只红茶面包当中饭,现在的确饿了,于是接过汤碗,说了声谢谢。

    鲜美可口,清香四溢的鱼汤,喝着非常受用,不知不觉,一碗汤落肚,胃非常舒服,穆飒说真好喝,然后放下汤碗,说:“我先去一趟洗手间。”

    “就在里面。”莫紫璇指了指病房里头一扇小门。

    穆飒转身,快步走进洗手间。

    叩门声响起,护士推车进来,帮宋母推针,莫紫璇客气地说,麻烦你了,我妈妈的血管很细,不要好找呢。

    护士笑着说:“宋妈妈,您有这样好的儿媳妇真是福气啊,你看我们这里哪一个病人的家属不是找护工来的,只有你儿媳妇,坚持不用护工,日夜守在您身边,亲力亲为,真是难得。”

    宋母笑着应和:“是啊,我的儿媳妇都很好的。”

    护士一边帮宋母扎针,一边对莫紫璇轻松地说:“你老公等会下了班过来是吗?”

    正巧,穆飒从洗手间出来,护士听到动静抬眸,神情带着一些疑惑。

    莫紫璇看了一眼穆飒,然后收回目光,对护士解释:“那个,他不是我老公,是我小叔。”

    宋母立刻为护士介绍穆飒:“她是我小儿媳妇,人也特别孝顺,体贴。”

    穆飒走过来,坐下,和护士打了个招呼,然后握住了宋母的手。

    护士笑了一下,连说抱歉,自己搞错了。

    宋母结束了推针,护士推车退出病房,莫紫璇喂宋母喝了药,然后对正在帮宋母按摩手臂的穆飒说:“时间不早了,你下午还得上班,赶紧回去吧,这里有我,不用担心。”

    穆飒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近一点了,自己的确该走了,于是笑着叮嘱了宋母几句,起身拿起包。

    包里的手机震动声正好响起,她拿起来一看,是宋域的来电,接起一听,他问她在哪里。

    “嗯,在看妈,对,正要走呢。”穆飒边说电话,边开门,笑道,“好了,我会小心的,别总当我是小孩子。”转头对莫紫璇挥手,却意外发现莫紫璇神情有些不对劲。

    不过只是短暂的几秒,莫紫璇立刻调整好情绪,对穆飒点头,用口型示意她路上小心点。

    穆飒出了医院,打车回公司,趁着短暂的车程,手臂撑在车窗棱上闭目小憩。却不知怎么的,闭上眼睛,脑海浮现刚才莫紫璇那怪异的神情,她分明看见了莫紫璇眼里一闪即逝的嫌恶,是错觉?

    不会是错觉,那一刻,莫紫璇的神情如同慢镜头一般回放在她的脑海里。

    冷冷的嫌恶,如针一样扎过来,却在穆飒还未反应过来时,那突兀的神情瞬间烟消云散,重现温婉美好的笑容。

    她穆飒是哪里得罪了莫紫璇?还是她多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