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列表 chapter14

作品:《难得爱浓

    大婚之前,宋域带穆飒去本城一家美发会所做头发,这里有专业的发型设计师,会根据顾客的脸型,气质和个性,打造出属于个人的最佳发型。

    “剪个刘海吧。”设计师微笑地提议。

    “刘海?”穆飒摸了摸鼻尖,在她印象里,只有十几岁的小女生才会剪那种厚重的和窗帘似的刘海,“适合我吗?”

    设计师轻轻拨了拨她的头发,笑得从容:“一定会适合的。”

    穆飒坐在紫色的丝绒沙发上,整整六小时,坐到后头整个背都是僵硬的,脖子酸涩。随着最后吹发定型完毕,发型师解下她身上的围布,她看了看镜子,发现里面的自己有些陌生。

    然后,一只修长的手轻按在她肩头,另一手轻轻拂过她的发顶,同她一起欣赏镜子里的新发型,然后评价道:“很好看。”

    穆飒本来长发及腰,现在柔顺至肩胛骨的位置,还做出了一些蓬松饱满的效果,真的如古代美人的云鬓一般,刘海乖乖地垂在眉毛的位置,显得她的外形比实际年龄嫩了几分。

    宋域看得时间长了,指尖依旧轻轻的留恋在她的发间,像是摸不厌倦似的。

    “真的?”

    “很可爱。”宋域笑着说。

    《无〈错《小说 ledu  得到赞美的穆飒心情不错,点了点头,看着镜子,厚颜道:“我也觉得比之前的发型要可爱俏皮多了,之前的太老气沉沉了。”

    两人走出美发会所,又到隔壁的一家布艺家居店逛了一圈。一只憨态可掬的小羊抱枕,棉花糖的一团,软软地躺在众多方形抱枕中央,非常引人注目,穆飒笑着拿起来看了看,宋域问,喜欢吗?她点头,然后说,会不会太幼稚了点?

    “是有点幼稚。”宋域说,“不过看起来你很喜欢,那就买下来放在我们的床头。”

    于是乎,宋域刷卡替穆飒买了这只浅黄色的小羊抱枕,还有一套蓝色的全棉小花睡裙,穆飒从服务员手里接过一只精致的,打着粉色蝴蝶结的礼品袋,心里挺愉快,不得不说,女人无论几岁,内心还是渴望这些幼稚的萝莉萌物。

    一生只做一回新娘,装一次萝莉不为过吧。

    两人找地方吃了晚餐,结束后宋域开车载她回家,路况不错,他一边缓缓地开车,一边和她闲聊,很快就到了穆家,下车的时候,他照样探身过去,亲自帮她解下安全带,然后笑问:“很紧张?”

    “有点,毕竟我是第一次结婚。”穆飒说出口才发现自己的确是在紧张了,什么叫做毕竟我是第一次结婚?

    宋域眼眸里的笑意不减,凝视着她,一字字地纠正:“也是最后一次。”

    “嗯。”她离得他太近,发现他耳廓上有一颗很小的,咖啡色的痣,因为太小以至于平常没注意过,忍不住伸手戳了戳他的耳朵,好奇的语气,“我才发现你耳朵上有一颗很小的痣。”

    “嗯?”宋域说,“我自己都没注意过。”

    “就在这里,靠近头发的位置……”穆飒细致地描摹,“嗯,还挺性感。”

    ……

    穆飒开心地下了车,开心地回到家,乔慧慧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两耳塞着耳塞听戏,见她回来了,摘下耳塞,笑着问:“回来了?晚上吃过了吧。”

    “嗯,吃得挺好的。”穆飒心情不错,还主动向乔慧慧报了晚餐的菜式。

    乔慧慧有些心不在焉地听着,等穆飒说完了,轻轻点了点头,然后转移了话题:“飒飒啊,问你一个事情。你以前在维格工作的时候是小景的助理,对他的工作环境应该是很了解的,他那样的身份,条件,经常出入的场合,是不是有很多机会接触到不同的异性啊?”

    穆飒一楞,随即意识到乔慧慧如此含蓄的措辞中表达的意思。她想问的其实是,景至琛这人花不花心。

    她正要回答,楼梯口传来穆正康的咳嗽声,他套了一件驼色的羊毛衫,手里捧了一个茶壶,走下来问乔慧慧:“慧慧,我的止咳枇杷露你给放在哪里了?我找了一圈,书房的桌子,抽屉,书柜上都没有。”

    乔慧慧闻言起身:“哦,我忘记给你换上新的了。”于是去忙着找枇杷露了。

    穆正康又重重地咳了两声,摇了摇头后抿了一口温茶,看着穆飒:“剪头发了?挺漂亮的,看上去像个学生。”

    穆飒笑了:“哪有那么夸张。”

    “气色也越来越好了。”穆正康语气欣慰,“看了你和宋域真的相处得很不错。”

    “他人挺好的。”

    “那就好。”穆正康想了想说,“你嫁人了,也算了了我一桩心事,等再过个一两年,让娇娇也和小景完婚,我们家就算功德圆满了。”

    穆飒闻言点了点头,穆正康又叮嘱了她几句,过了一会,乔慧慧拿着药水瓶和勺子过来,亲自喂穆正康喝药,她道了声晚安就径直上楼,路过穆娇的房间,穆娇正躺在床上看电影,笔记本播音器的声音开得很大。

    她回房后简单地洗漱了一下,刚躺回床,听到手机的短信提示声。

    景至琛的短信:“飒飒,你要结婚了,说实在的,我心情有些复杂,好像没法大方地说出恭喜两字。想了想后还是得对你坦承,这四年你在我身边,让我过得美好愉快,我很感谢你。还有,我对你并不是完全没有感觉的,那次酒后对你的举动,说的那些话也没有半点捉弄,欺负你的意思,而是在那个当下,我说的的确是真心话。不管我们以后怎么样,我永远不会忘记你在我身边的日子,你对我景至琛的付出,我铭记在心。”

    穆飒看了两遍,眉头深深皱起,想了想敲了一串字过去:“你别再往这个手机发短信了,当心我将你发的内容给娇娇看,看你怎么收拾残局。”

    过了一会,景至琛才回复:“我知道你不会的,飒飒,无论你表面怎么伪装坚强,彪悍,内心是很柔软的,哪里舍得看到自己的家人难过。”外加一个笑脸。

    “你再发过来,试试看,看我舍不舍得。”

    穆飒敲完最后一个字将手机丢到一边,然后想了想,又拿过来,将景至琛的号码删除,一干二净。

    说实话,她真的有冲动跑去隔壁,将自己和景至琛的事情告诉穆娇,但是她深知穆娇的性子,如果得知事实后一定会引起一场剧烈的家庭风暴,闹得不可收拾。再说了,穆正康和乔慧慧已经视景至琛为自己的骄婿,穆娇虽然在和他闹别扭,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对景至琛非常痴迷,两人也有了实质性的关系,正计划未来买房的事宜,她何必做一个扰乱一池静水的小人呢?

    但如果景至琛再来骚扰她,她就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将这事告诉他们。

    十月初,穆飒和宋域完婚。婚礼举办得很低调,不过几十桌,请的是双方的近亲,和宋家有渊源的朋友以及政商界的要人。

    陆西瑶友情出任穆飒的伴娘,一整天陪伴在她身边。

    宋域的婚车在早晨准点出现在新娘家门口,他下车的时候,手上捧着一束新鲜的,红如焰火的玫瑰,轻轻抬臂,对她微笑了一下。

    不知是不是他今天帅过头,那身scabal的西服华贵,熨帖,一丝不苟,他长身玉立,身姿卓越,站在阳光下对她微笑,然后手心向前,中指指着太阳穴,以英国军人的方式,浪漫的,轻松地对自己的新娘致敬。

    穆飒立刻有样学样,跟着他的动作,也对他敬礼,旁边的陆西瑶忍不住说,喂喂喂,有没有这样半点矜持都不懂的新娘?

    在伴郎团的陪伴下,宋域很轻松地接走了新娘。

    穆正康,乔慧慧和穆娇坐上另一车,跟在后头一路前往酒店。路上,穆娇的脑海里都是宋域新郎的模样,刚才他下车的时候,她的心跳也漏了一拍,宋域是她见过最适合新郎打扮的男人,而姐姐穆飒的脸上洋溢的幸福那么真实,宋域抱着穆飒上车时周围的叫好声……让她有种微妙的感觉,具体是什么感觉她自己也琢磨不清楚,她将原因归咎于最初要嫁给宋域的是自己,结果今天做新娘的是穆飒,所以会有不可思议,怪怪的感觉。

    “怎么了?”乔慧慧笑着看发愣的穆娇。

    穆娇回过神来,说:“我在想,将来自己结婚的那天会不会像今天这样,开出这么大的太阳。”

    乔慧慧闻言笑容更盛了:“我说是吧,只要参加过一次婚礼啊,保证你就有结婚的冲动了。你也到结婚的年龄了,该考虑这个问题了,如果小景主动提出的话,你可别任性地拒绝,他这样条件的男人已经很少了,被你遇到算是你的幸运,得好好把握。”

    想到景至琛温文尔雅的模样,穆娇撅起嘴巴:“说的好像我倒贴他一样,没有他,我照样可以遇到更好的。”

    婚礼在h市唯一的七星级酒店二楼举办。

    在台上,宋域简单地发言后,拉过穆飒的手,亲吻了一下她的手背,下面立刻反对声,不够诚意,他无奈地一笑,侧过身,双手轻轻扶住穆飒纤细的腰,往自己宽阔的胸膛上一收,她和小鸟似得立刻入怀,他低头,从容,精准地攫住了她的唇瓣,品尝她今日独有的甜美。

    音乐声中,穆飒的心跳加速到了顶峰,下面的众人在她眼里一片虚无,和汪洋大海似的,只有宋域那么清晰,刻骨铭心。他垂下的眼眸,带着浓浓的笑意,专注地看着她,带着贯穿她的力量,一直看着她,好像全世界只有她。

    她情不自禁的伸手,放在他宽阔的肩膀上,闭上了眼睛。

    而台下,有一双美眸瞬间折过利刃般的锋芒。

    莫紫璇搁在腿上的双手,一下没一下地玩弄晚宴包上的钻石,因为使力,晚宴包上的碎钻的棱角划过了她的指缝,一点尖锐的痛从手指,乃至心底窜出来。

    宋母笑容欣慰,眼角泛泪,觉得不太好意思,侧头轻声地说:“紫璇,给我拿一张纸巾。”

    莫紫璇回过神来,眼眸的异样瞬间烟消云散,她笑容温婉,轻轻地嗯了一声,将纸巾递过去,亲自帮宋母擦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