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列表 chapter11

作品:《难得爱浓

    婚期将近,两人约会的次数也多起来,因为宋域的工作很忙,连续工作□日后才有一天的休息日,所以一般都是穆飒凑他的时间。她去宋域的公司次数多了,那帮没规矩的“才子”开玩笑叫她老板娘,有一次他们起哄问宋域是怎么认识穆飒的。

    宋域想了想后,微笑地说:“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她站在西冷桥边看梅花,隔天清晨我赶去西冷桥,就看见她站在那里,于是上前搭讪。”

    众人一怔后,觉得后颈有些凉凉的,这段子真不符合大老板的风格。

    穆飒背对着大家,用手擦了擦鼻尖,觉得有些热热的。

    晚上,宋域开车载她去江边的大排档吃海鲜,点了满满一桌子的菜,伴随着舒爽的江风,大厨热炒,起锅,盛盘声,隔壁桌的喧嚣声,活鱼在木桶里时不时翻腾的动静,穆飒觉得这氛围好极了。

    她向来不喜欢那种神圣到肃穆的西餐厅,中意的是这样充满人间烟火味道的地方,热热闹闹的,喝一口热汤,连脚丫子都暖起来。

    因为特别喜欢吃盐焗虾,穆飒吃了很多,慢慢的,盘子里叠了一堆的壳。

    宋域伸手轻轻挪开她面前的盘子,瞧见她的脑袋,莞尔:“怎么一个劲地吃虾,其他的东西无错小说 ledu都不动?”

    “我特别喜欢吃这个虾。”穆飒伸手戳了戳盘子里,未开动的一条盐焗虾的虾背,“这里炸得太香太脆了,肉又嫩,吃一个后就停不下来。”

    她说话的时候,眼睛亮亮的,带着十分容易满足的神情,突然间,宋域拿纸巾轻轻在她鼻尖上一擦:“沾在鼻子上了。”

    穆飒笑了笑,亲自剥了盘子里的那只虾,放在宋域碗里:“你吃吃看,也许会觉得好吃呢,就像我以前不喜欢吃苦瓜,后来在一家饭馆子里吃到了苦瓜炒蛋,觉得味道和一般的苦瓜不一样,不怎么苦,还嫩嫩脆脆的很爽口,结果整盘都吃完了。”

    宋域看了看碗里那只被剥得干干净净,肉质雪白的虾,优雅地用筷子夹起,尝了一口。

    “怎么样?”她急着问。

    “味道不错。”

    “我说嘛,一定好吃的。”

    人来人往的电瓶车,勾肩搭背的小年轻,吆喝声不断的邻桌,穆飒倒是吃得很乐,宋域弯了弯唇角,喝了口热茶,轻抬袖管,避免碰到桌子上堆得满满的贝类。

    “你今天很开心?”

    穆飒点头:“我从小就喜欢吃海鲜,尤其是在人多,热闹的地方吃海鲜。”

    “不嫌太吵?”

    “不会啊,我喜欢热闹。”穆飒想了想后,自己纠正自己,“当然也不是一直喜欢热闹劲的,有时候喜欢一个人发呆一下午,有时候喜欢去人多的地方,随心情而定。”

    “喜欢的话,以后我再带你来。”他搁下筷子,修长如玉石的手在白炽灯下真的如同一件艺术品,半点瑕疵都没有,连一点油渍都没沾到。

    穆飒本能地拆开湿纸巾,擦了擦自己的手指。

    两人继续闲聊,不知不觉中,话题被带到了读书时代,宋域提及那会笔记本电脑刚出来,他和宋昊骑车去电脑城买,回来的时候天下起了大雨,打湿了后座的纸箱,两兄弟互相指责,一个说是你骑车太快,一个说是你偏要选今天来买,等都等不了。

    ……

    穆飒听得很认真,脑海里浮现那日在宋宅,宋母给她看的相册,里头有宋昊和宋域的不少照片,好奇道:“我想起来了,你大哥的皮肤很白。”

    宋域的手漫不经心地转着小茶杯,声音不紧不缓:“他从小身体就差,有一次跑三千米后晕厥过去,幸好被及时送往医院,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从那之后,我妈就不允许他参加户外运动了,他整日待在屋子里,不见外头的阳光,所以皮肤很白。”

    “你们常吵架吗?”穆飒笑问。

    宋域放下杯子,后仰身子,靠在椅背上,笑着点头:“算是吵得比较多。”

    “为什么事情吵架?”

    “很多,小事有,大事也有。”宋域说,“我们都不是会退让的人,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性格差异很大,骨子里都一样,喜欢竞争,喜欢追逐,坚守自己的,不会轻易认输。”

    穆飒点头,又问:“那你们吵的最厉害的是哪次,为了什么呢?”

    宋域闻言,垂下眼眸,左手轻轻掸了掸右手的袖管,淡淡的口吻:“其实都是为了小事而吵,现在也不太记得细节了。”

    ……

    脑海里隐约地浮现往事,他们吵得最严重的一次,为的就是莫紫璇。

    到了八月,离婚礼越来越近,穆家的事情却越来越多。

    景至琛的母亲因为肝脏长瘤而入院动手术,穆娇因为忙着实习事宜,只匆匆去医院看过未来婆婆一次,停留不过半小时,后来有一次,景至琛叹气,无奈地说:“娇娇,不管怎么说,她是我母亲,你对她应该上点心。”

    穆娇为此和他吵了一架,回到家后大哭了一场,乔慧慧弄清楚事情后,斥责穆娇不懂事。为人父母心,她总希望穆娇可以赢得景至琛父母的喜欢,保证将来婚后生活顺利,美满,因此她亲自炖汤,做菜,盛在保温桶里,带着去医院看望未来亲家母。

    只是天气越来越热,乔慧慧三天两头在家和医院赶来赶去,结果中暑了。这日她煲好汤汤水水,烧好菜,准备送去医院,开门的时候整个头晕得不行,天旋地转的,站都站不稳,穆飒刚下楼找东西,看见乔慧慧这副样子,赶紧上前扶她往沙发上一坐,去抽屉帮她找药。

    乔慧慧吃了药后长长地叹了口气,抚了抚额角,看看时间,轻声说:“这怎么办呢,快十一点了,我昨天在电话上说好了,今天给他们送菜过去的,总不能说话不算数,但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晕乎乎的……飒飒,你能不能帮个忙,跑一趟医院?”

    穆飒正想着怎么拒绝,乔慧慧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就当是帮帮娇娇吧,这段时间她回到家就大发脾气,一定是和小景闹得很不愉快,我前几日打电话给小景,他虽然没明说娇娇的不好,但话里话外都透着娇娇不懂事的意思……诶,娇娇都不听我的话,我也只能自己亲力亲为去医院讨好小景的父母了,希望他们对娇娇别有太大的意见,毕竟现在像小景这样条件的男人,真的是可遇不可求,我也怕因为娇娇一时任性,结果两人就黄了。”

    景至琛是乔慧慧心仪的骄婿,在乔慧慧眼里,他经济实力强,长相身材出众,处事成熟干练,说话风趣幽默,尊老爱幼,简直挑不出半点毛病,反观自己的女儿穆娇,除了漂亮,可爱,年轻之外,大小毛病一堆,她深知优秀的男人对女人的热乎劲不会很久,如果女人自己不聪明,不懂得把握机会,不惜福,这个优秀的男人很可能就弃之而去。

    重点是景至琛十分孝敬自己的母亲,娇娇和他的事情能不能成,景母的态度占了很大分量。

    穆飒想拒绝,但找不到理由,今早起来,她就在房间里看书,看碟,整一个悠闲自在,乔慧慧却从早晨忙到了现在,此时此刻,累倒在沙发上,语重心长地说了这些话,诚恳地请求她帮忙,她真的无法拒绝。

    穆飒帮乔慧慧跑了趟腿,打车到二院,找到住院部,坐电梯到肿瘤科病房,沿着走廊到最尽头的房间,扣了扣门后,是景至琛亲自来开门的。

    他显然非常意外穆飒会出现在这里,在短暂的惊讶之后,眼眸划过一丝笑意,疲倦的声音带着一些哑:“飒飒,你怎么来了?”

    穆飒简单地说明来意,将东西递给他,转身要走,却被躺在病床上的景母叫住了。

    景母以为来的是穆娇,还特地亲切地喊她进来,穆飒听到老人家的声音,转身对她点了点头,打了声招呼,说明了情况。

    “哦,你就是娇娇的姐姐,之前当过至琛助理的那个穆小姐啊。”景母笑着说,“外头天气那么热,你赶过来一趟不容易,快进来喝点水,让至琛帮你削个苹果吃。”

    景至琛笑着说好,伸手拍了拍穆飒的肩膀,不动声色地将她往里头带。

    穆飒不好拒绝刚动过手术,精神虚弱的景母,只好坐下,打算装个样子聊几句,再借口有事迅速离开。

    景母显然对穆飒很有好感,她很早就听景至琛说过穆飒工作认真,勤快,待人接物细心周到,从不出半点差池,加班加点都不抱怨,是个很好的女孩,于是笑着和她说话,表示了深深的感谢。

    大约谈了十分钟,穆飒借口说还有急事得走,便起身告辞,匆匆离去。

    出了病房,她快步走到电梯口,按了下行键,过了一会,电梯门一开,她正要进去,后头的男人已经贴上来,伸手扣住了她的右臂。

    人高马大的景至琛最有名的的一点是臂力强,曾在公司的拓展训练中创下攀岩速度的记录,靠的就是手臂和手腕的强大力量,现下更是轻松将她带到一边。

    “你干嘛抓着我?我要坐电梯下去,还有急事!”穆飒既莫名其妙,又提高了警惕心。

    电梯叮的一下,门又关上了。

    “飒飒。”景至琛将她拉到一边,一手撑在墙上,圈住她,低头,呼吸略急,温热的气息和穆飒的交缠在一起,他贴得她很近,自然闻到了她身上的香味,施施然地吸了口,熟悉的幽香入鼻,缓解了他的疲倦,他低笑,语调亲切,“我很高兴你能来,本来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主动来和我说话了呢。”

    “景至琛,你要搞清楚,我不过是帮乔阿姨跑腿来送个东西,不是来找你的。”穆飒严肃地纠正,蹙眉看着他眼里莫名的喜悦。

    “我知道。”景至琛笑意不减,看着穆飒满脸的戒备,不禁莞尔,压低声音,逼近她的耳朵,“别这么怕我,大庭广众之下,难不成我会吃了你啊?”

    热气夹着调情的尾音,巨大的暧昧袭来,穆飒本能地抬膝,朝他的腹部重重一顶:“你离我远点!”

    景至琛闷哼了一声,随即松开自己的手,表示投降,嘴角的笑意却越来越深,今日穆飒来医院真的让他有形容不出的高兴,仿佛回到了两年前,他得胃病入院,穆飒也拿着水果来看望他。那份感动,喜悦和兴奋,又让他情不自禁地贴近穆飒,和以往的许多次一样。

    “飒飒,别这么讨厌我。”景至琛声音醇醇,“不管你信不信,我再没有捉弄你的意思,我只是太高兴了,你能来让我很惊讶,我知道你是来跑腿的,但至少说明你不再躲避我了,对吧,嗯?如果可以,我们也能像以前,偶尔出去吃个饭,聊聊天……”

    还未说完,身后一个平静中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

    “飒飒,你怎么在这里?”

    越过景至琛的肩膀,穆飒看见了穿着浅条纹衬衣,臂弯搭着西服外套的宋域,他抬手臂,朝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