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列表 chapter10

作品:《难得爱浓

    晚饭是在公司附近的一家做淮扬菜的馆子吃的,穆飒胃口不错,连最后那份芒果糯米糍都吃了三颗。

    吃完后,两人漫步在城西的景观大道上,边走边说话。

    夏天要来临了,风中带着一些潮热,拂面而来,穆飒步子轻快,深吸一口气,果然是属于h市夏天的独有味道,淡淡的荔枝和龙眼的甜文。

    心防一点点卸下去,身子呈现前所未有的轻松,她用很自然的语气问:“你为什么愿意娶我呢?”

    这段关系的开始就是利益互换,她既然做出了选择就不打算究其初衷,但此时此刻,这个问题很自然地浮上心头,顺势脱口而出。她开口后,有些小尴尬地摸了摸鼻尖,笑意未减:“能回答就回答,不能回答我也不勉强你。”

    宋域想了想,很认真地说:“最早的时候,是看到了照片。”

    “照片上的不是我,是娇娇。”穆飒立刻纠正,随即有些失望,“原来你一见钟情的对象是娇娇啊。”

    “是吗?”宋域垂下眼眸,轻轻笑了一下,“说实话,我记不得照片上的人长什么样了,因为照片太多了,我懒得看,随便丢了一张给家里,说就这个。”

    当时宋母催婚很急,趁宋域回国过年的一周里,[无错小说][][ledu][]拿着厚厚一叠本城适婚女子的照片给宋域,非要他挑出一个心仪的,他被唠叨得烦了,随便扫了一眼,就选了一个。

    “是这样。”穆飒沉吟片刻后又问,“那你为什么想结婚呢?仅仅是因为年龄到了,家里催的急,你就妥协了,是吗?”

    “各方面都有。”宋域简单地说。

    穆飒“嗯”了一下,然后不说话了,双手插着卫衣外套的口袋,低头看自己的平底球鞋。

    “不过,现在多了一个原因。”宋域说,“飒飒,你很好。”

    穆飒脚步一滞,缓缓抬头,对上他的眼睛。他的嘴角依旧噙着一缕很浅的,湖面涟漪似的微笑,眼眸黑而亮,很认真专注地看着你,她看得有些发怔,直到他嘴角的弧度缓缓加深,伸手将她垂挂在肩膀上的长发拨到耳后。

    他低笑了一下,笑容竟比这晚春的夜色还迷人几分。

    “你对我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可以提出来,我看看,在不在自己能力范围内。”他有些风趣地说。

    “如果真的说到要求的话……”穆飒说,“你能,专心地对我一个人吗?”

    “嗯?”

    “我的意思是,我要求我的另一半,能做到对我忠诚。”穆飒的声音轻而认真,淡淡的星光投射下来,流动在她的眼眸里,十分的璀璨,“当然,作为回报,我也会做到,对你忠诚。”

    他长身而立,修长如玉的手还停留在她的一侧头发上,看着她执着的眼神,轻轻地说:“好。”

    “其他的要求,暂时没有。”她笑了一下,“等以后想到了再说吧。”

    “可以。”

    两人继续漫步在景观大道上,他漫不经心地问:“你妈妈很早过世了?”

    穆飒不避讳这个话题,点了点头:“在我十一岁的时候因为肾病去世的,去世的时候正好是和我爸爸离婚后的第七年,她走后,我就回到了爸爸身边,那时候爸爸已经和乔阿姨结婚了六年,娇娇都五岁了。”顿了顿后又说,“我妈妈是研究天文学的,典型的事业型女人,在事业和我爸爸之间选择了前者,离婚后因为工作关系调到了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我就跟着她一同在西昌住了好多年,那边的生活环境没有这里好,但那边的星空真的很美,漫天的星星和糖霜一样,很浪漫。”

    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但不知为何,再怎么努力压抑心里突然升腾的思亲之痛,眼眸还是一点点地暗了下去。

    曾经在她心里,母亲程颢英是一个女超人,可以待在实验室一整天,回家后还热情十足地拥抱她,陪她练字,教她做功课,和她一起到楼下跳绳,踢毽子……那么热情洋溢,精力旺盛,有远大抱负的科学家,竟然说倒下就倒下了。

    病来如山倒,前后不过两年,程颢英去世后,穆飒按着她的心愿,将她的骨灰撒在西安科研基地附近那片空旷的土地上,据说那是最整个西安最接近星空的地方。

    得知噩耗后的穆正康亲自赶来西安接穆飒回h市,带她回家,将乔慧慧和穆娇介绍给她。

    乔慧慧是典型的贤妻良母,长相普通,笑容很温婉,一心一意顾家,是穆正康理想中的妻子。

    穆娇就是一个穿着粉嫩,头发微卷,抱着芭比娃娃的小公主,初见穆飒的时候,好奇又紧张地蹬着她,然后转过身扑到乔慧慧怀里,扁了扁嘴巴后大哭起来:“妈妈,为什么她要住到我们家来啊。”

    乔慧慧立刻伸手轻拍她的背,低声哄:“娇娇,昨天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今天要欢迎姐姐的,以后姐姐就和我们一起生活了,陪你一起玩,一起读书……”

    穆娇满脸粉泪,紧紧地依偎在乔慧慧的怀里,整张小脸都皱巴巴的,委屈到了极点:“我不要……不要她陪我玩……我只要和妈妈,爸爸住在一起……我不要她到我们家来……”

    当时的穆飒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手指一下,没一下地扣着肩膀上书包的背带,脑子里短暂的迷茫后,只有一个念头,她不想呆在这个家里,非常不想,她宁愿去外头流浪,自己讨饭养活自己乐的轻松自在……但想归想,现实不容许她胡来,她只能安静地站着,听到穆正康尴尬的笑声,他和乔慧慧一起努力安抚穆娇的情绪,穆娇哭得累了,乔慧慧抱着她上楼,穆正康转过来,俯身柔声对她说:“娇娇还小,不太懂事,她现在对你不熟悉,难免会闹小脾气,等相处几天就好了。孩子嘛,都是这样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

    ……

    “那我们找个机会去一趟西安,看看那边的星星。”宋域的话打断了穆飒的回忆,放柔了声音。

    “好啊。”她反应过来后点了点头,黯淡的眼睛又陡然亮了起来。

    婚期安排在九月,还剩下四个月的时间,要准备的事情一堆,幸好宋母找了一家专业的婚庆公司,授权他们全程安排,连细节都妥妥地交给了婚礼策划师。

    两家人找了个日子吃了顿饭,饭桌上,宋母很郑重地将礼金给穆家两老,乔慧慧笑得有些拘谨,穆正康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幸好宋域在饭桌上的表现很好,成熟稳妥,有礼有节,在穆正康的心里留了个好的分数。

    中途,穆飒去了一趟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看见宋域正站在门口。长身玉立,一身savilerow的西服衬得他优雅华贵,袖口的素铂金的光泽,闪亮却不逼人,他微微侧头,浅笑着看她,待她走近了,才笑问:“我的表现还可以吗?”

    穆飒动手整了整他的衬衣领子,重重地点头,肯定道:“很完美。”

    这天结束后,宋母有些头晕咳嗽,身体不适,宋域陪她回了大宅,吃完晚饭,在宋母的要求下,他没走,安顿好母亲睡下后回了二楼自己的房间,解开领带,褪下衬衣,去卫浴室冲澡。

    待穿着浅灰色浴袍出来时,看见床上多了个女人,那侧躺在床的不是莫紫璇又是谁?

    莫紫璇正侧躺着,伸手把玩灯罩下的一条缨络,指甲轻扣,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听到宋域出来的动静,她缓缓转过身,脸颊有些微红,眼眸里都是醉意,显然是刚喝过酒。

    宋域平静地看着她,系好自己的腰带,坐在沙发上,叠腿,声音没什么波澜起伏:“你的房间在走廊的尽头,别搞错了。”

    莫紫璇起身,赤着脚走到他身后,伸手轻轻环住他的脖子:“你真的要结婚了?我怎么觉得是假的。”说着,手贴着他冰冷的浴袍一点点的下滑,来到他精壮的腰间,勾了勾他浴袍的腰带,解开,手如小蛇一样滑下去,往那灼热的源泉探去,试图逗弄……

    却被他及时扣住手腕,力道大得像是要捏碎她的骨头,她吃痛,笑着说痛死了,快松开,不弄你了。

    他抓着她的手,连带她的身子,往后一甩,她一个踉跄,贴在了落地窗的窗幔上,歪了歪头,看他:“宋域,你是想彻底否认我们的以前?带着新娘子到我面前,亲亲热热的,对我熟视无睹?你就这么狠心?”

    宋域起身,轻晃了一下头,随手将自己浴袍的腰带系好,然后躺上床,拿过床柜上的那本杂志,慢慢翻起来,杂志掩住了他的脸,看不见他的神情,只有他沉沉的声音:“出去,别再有下一次。”

    莫紫璇狡黠的笑容停在嘴角,眼眸的光一下子消失了。

    她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出宋域的房间,慢慢回到自己的房间,梳妆台上还颠倒着两只玻璃杯,雪白的羊绒毯上有大团大团酒殷红的酒渍,触目惊心,她看了看,勾嘴一笑。

    浴室里热气氤氲,她躺在半月形的浴缸里,被细腻的泡沫包围。缓缓地伸出修长的玉腿搁在两边,对着面前的大镜子,打量自己。

    无疑,她的身材是完美的,每一部分都禁得起考量,但这般诱人风情,无人欣赏,和空谷鲜花一样,孤芳自赏。

    手沿着自己雪白的胸口一直往下,流连过自己平坦的腹部,最后来到腿间最寂寞的地方,一点点地逗弄,自己给自己愉悦。

    宋昊病逝,她才二十五岁就成了寡妇,她甚至比那个穆飒还小两岁,竟然要被叫做大嫂。她知道自己后半辈子是走不出宋家大宅,那无尽的苍茫,荒凉,怎么办?她会被逼疯的。

    寂寞太久,情动涌得太厉害,脑海里源源不断地浮现宋域的身影,他的低笑,他挑眉,他认真地工作,他在篮球场挥汗如雨,他修长的手指,他的气味……她就一边想着宋域,一边自己给自己欢愉,攀上了高峰。

    呼吸急促,雪白的脸上浮现红霞,镜子里的她眼眸妩媚如水,咬着的唇色泽如血,小腿被拉成直线,脚背绷紧而发颤,此时此刻,她恨不能宋域可以贴上来粗暴地撕扯自己,狠狠地宣泄怒意,将自己完全撕裂至碎,而不是刚才那副清冷,淡然的无视。

    那样的无视和忽略让她胆战心惊。

    结束后,莫紫璇整个人软了下来,气喘吁吁,然后慢慢沉浸到水面下,泪水消融在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