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列表 chapter8

作品:《难得爱浓

    “你说是不是,飒飒。”他的手不轻不重地按在她的肩膀上,视线平静地落在她的脸上,像是在陈述一个再自然不过的事实。

    “景至琛,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你何必再和我粉饰太平?”穆飒认真地说,“你早知道这四年我做的一切是为了什么,我的动力,目标是什么。你智商,情商兼备,怎么会看不出来我喜欢你呢?每当我觉得自己没希望了,你就会略施感情,再次点燃我的斗志,一次又一次,我被你耍得团团转。我承认你是这方面的高手,自己玩不过你,我认输。现在你和娇娇的关系已经定下了,我们之间绝没可能再保持以前的那点暧昧。”

    以前,他是单身,她也是单身,两人之间玩暧昧游戏,虽然对她而言患得患失,但至少也能感受到丝丝甜蜜,而现在她要嫁人了,他也选择了她的妹妹,再幻想维持以前的那种若即若离的关系,就太恶心了。

    景至琛闻言,轻笑了一下:“不管你信不信,我不是有心耍你的,飒飒,我没有伤害你的意思。”

    “是吗?”穆飒冷笑地反诘,“是谁在酒醉后拉着我的手,主动亲我,说等我三十岁未嫁出去就娶我?还信誓旦旦说是认真的,我信了,结果是不到一周,你的态度又急骤而下,冷漠,疏离,故意躲着无错小说 ledu不接我的电话……景至琛,你到现在还否认什么呢?我没资格要你负责,也不会将这些事告诉娇娇破坏你们的感情,你怕什么呢。”

    “飒飒,我知道现在自己怎么说都没用了。”景至琛按在她肩膀上的手使了使力,抿了抿薄唇,斟酌了一下用词,“你想过没有,也许那次,我对你说的都是真心的呢?至少在那个当下,我的确这么想的,你对我太好,我愿意给你我的承诺。”

    “酒后雾里看花是吗?”穆飒侧身,蹙眉躲开了他的手,“等到酒醒了,恢复神志了,就当做什么也没说过,什么也没做过,和没事人一样,景至琛你向来有这样的本事,从容,坦然地无视所有的尴尬,这是我这辈子都企及不了的境界。我不是你的对手,你以后别找我了。”

    景至琛的手虚虚地停在半空中,缓缓地收回一侧,剪裁精良的袖管熨帖着他修长的手臂,他的手指不动声色地蜷缩了一下,低头涩笑:“看来你要恼我一辈子了,也是,的确是我做得不妥,戏弄了你的感情,你生气,愤怒也是应该的,不过飒飒,我并不是对每个人都那样,本质上说我不是一个沉迷于暧昧游戏的男人,不得不说,你的很多品质让我欣赏,不知不觉中也会产生好感。”

    “我的东西呢?”穆飒的目光离开他的脸,环顾办公室,不打算和他继续这个话题。

    他口中的欣赏和好感,曾经会让她怦然心动,面红耳赤,现在却引不起她的涟漪,她认清了事实,对某些男人来说,所谓的欣赏和好感不过是最廉价的用辞,完全不代表他绝对出手,攻占你的心。

    “东西让我留着吧。”他低声说,“就当作是你留给我的纪念。”

    “我可没打算留给你什么纪念……那堆垃圾,你想要就拿着吧,我无所谓。”穆飒转身,她来之前就知道景至琛的目的不是让她拿回自己落下的东西,是另有话对她说,她决定来不过也是想真正勇敢地面对自己一次。

    没什么好躲的,她唯一犯的错就是对景至琛抱有太长太久的希望,不撞南墙不回头,现在受了苦头,一切都解脱了。

    “飒飒。”景至琛喊住了她,待她脚步一滞,他扬了扬眉,轻咳了一声,“不管怎么样,我必须诚实地说,你对我的感情让我觉得倍感荣幸,就为了我景二,你在维格付出的远比收获的多,我不会忘记。”

    穆飒转过头来,平静地看他,他照旧是最初那个样子,只不过更多了一份沉稳内敛。眉眼间神采奕奕,透着非凡的自信,天生就是一个领导者的模样。想起和他接触的四年,他在工作上充满激情,一丝不苟,是标准的完美主义者,而对同事,下属态度温和友好,说话风趣幽默,很多事都亲力亲为,一点架子都没有,绝对是一个值得员工仰慕,心甘情愿追随的老总,但对大部分女人来说,他始终是一个带着“毒”的男人。

    “你最好还是忘记吧,毕竟你现在和我妹妹关系匪浅不是吗?”穆飒学着他的模样微笑,“我这个妹妹可是眼睛里容不下沙子的,你如果真心对她就必须做到一心一意,别再想其他了。”

    景至琛闻言,眼神微顿,映着窗外的炽热阳光,如碎金子的一片,他想了想后似笑非笑地挑了挑眉,又问:“对了,还有一个问题,你父母真的决定让你嫁给宋……”

    还未说话就被穆飒截断:“这和你没关系,别问我的私事。”

    她说完拉门,闪身而出。

    留在原地的景至琛后仰了身子,靠在大班桌前,双臂抱胸,神色一点点凝重起来,像是陷入了沉思,过了好一会,他转过身,一拳压在大班桌上的一叠公文纸上。

    走出维格,穆飒轻轻叹了口气,觉得整个人异常轻松,像是搁下了背了好久的担子,连走路的步子都轻盈起来。

    回去的途中还特地吩咐司机将车开到南山路上的日式甜品屋,她跳下车,进去买了一堆的昂贵甜点,再坐公车回去,在公车上吃了两个香嫩甜腻的布丁,眯着眼睛看窗外,觉得落日熔金,树影婆娑,这个季节的h市真的很美。

    如果能找朋友一起环湖骑车,打打球,爬爬山就更好了。

    这晚,陆西瑶打电话过来,穆飒将白日里和景至琛谈的内容转述给她。她听了后感叹:“你的态度突然如此决绝,我不信没有外界因素,承认吧,你爱上宋域了。”

    穆飒闻言,眨了眨眼睛,然后摸了摸额头,诚实地说:“爱上他……?现在真没到那程度,我不骗你……哪有那么快的。”

    “爱情的发生就是一秒钟的事情,等人反应过来也许是几年后了。”陆西瑶笑嘻嘻,“你不觉得这段日子,在电话里每次提到他,你的声音就特别柔软吗?和棉花糖似的。”

    “真的假的?”穆飒觉得自己的手臂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真的。”陆西瑶一字一顿,“穆飒,你,绝,对,正,在,飞,速,前,往,爱,上,宋,域,的,路,上。”

    穆飒扑哧一笑:“那也正常吧,爱上他不是皆大欢喜吗?”

    “那他呢?他对你如何?”陆西瑶反问。

    “他挺好的。”

    “他说过喜欢你吗?称赞过你的眼睛很大很迷人吗,称赞过你的发型很令他着迷吗,海还有你的穿着让他有冲动吗?!”

    “哪里跟哪里啊。”穆飒一手扶额,不禁莞尔,“他不会那么说的,西西,他是一个务实主义,并不是浪漫主义者。”

    “啊?”陆西瑶的声音透出惋惜。

    “浪漫本来就不能当饭吃……”

    “但也绝对不能少。”陆西瑶立刻说,“你不能经历过渣男后就放低要求啊,别太宠他,也别因为欠着他们家而委曲求全。”

    “不是。”穆飒想了想,非常认真地说,“他挺好的。”

    “算了,现在和你说什么都是徒劳。”陆西瑶转了话题,“明天周六,一起去逛逛呗,要做新娘子了,当然要添置些好东西。”

    穆飒欣然同意。

    隔天,两人去平海路上的shoppgall购物,穆飒真正经历了世上最爽的事,即持着男朋友的工资卡狂刷。来之前还不知道卡里到底有多少金额,等在at机柜上一刷,屏幕上的数字震惊了身边的陆西瑶,她伸着手指,一遍又一遍地数0,一遍又一遍的因为头晕眼花而重来……

    “宋域,竟然这么有钱!”陆西瑶嗷嗷地吼,“还这么大方!我收回之前对他的所有成见!”

    穆飒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抽回卡,拉着她的手走了。

    一层,两层,三层地逛,穆飒还是老样子,很谨慎地挑选需要买的东西,翻着标签上的价格,陆西瑶不禁纳闷:“别这么做作了,就算你买下这店铺的所有包包都没问题,不过是少两个零。”

    “他赚钱也很辛苦。”穆飒脑海里浮现他抽烟,敲键盘的样子,“你不知道他的工作……很费劲,很消耗脑细胞,那堆代码我看得就想自杀了,他还得一点点解密,整理,设计,熬夜通宵是常事……总之其中的艰辛不是我们外行人可以理解的。”

    陆西瑶翻了个白眼,恨铁不成钢地咬牙:“你不要永远这么苦逼行么?之前跟了景至琛四年,什么好东西都没收到,还倒贴给他买高级衬衣做生日礼物,自己吃一个月的便宜快餐,现在要做新娘了,连一只几千块钱的包都舍不得买?”

    穆飒对她的话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拿起那只价格是一千四的包,笑着说:“这个不错啊,大小正合适,不知道有没有折扣呢?”

    因为穆飒舍不得挥霍宋域的钱,被陆西瑶从一层鄙视到四层,最终忍受不了她的刻薄,敷衍地和她回去一层的名品街逛。

    走进一家奢华,低调的法国服饰专柜,陆西瑶帮她挑选了一件紫罗兰的西装外套。

    穆飒也觉得挺漂亮的,正想拿着去试穿,余光看见有个熟悉的女人挺背,款款进来。

    是莫紫璇。她穿着优雅,外面是一件浅色的风衣,里面是一件宝蓝色的低胸薄衫,脖子上还系着一条黑白相间,印着白象图案的丝巾,丝巾下不动声色地压着一块翠滴滴的玉。头发松松地扎成一个马尾,左手持着一把黑色的伞,右手拎着一只叫不出品牌,但绝对不便宜的包。

    陆西瑶本能地轻声赞叹:“哇,美人,乍看还有点梁洛施的味道。”

    莫紫璇转过头来,陆西瑶又说:“和梁洛施长得完全不一样,但漂亮十倍。”

    穆飒笑了笑,轻轻挥了挥手,莫紫璇看见了穆飒,快步走过来,声音柔柔的:“好巧,和朋友一起买东西?”

    “是啊,很久没来shoppg了。”

    “宋域呢?他没来陪你?”

    “他太忙了,抽不出时间。”

    莫紫璇闻言,笑容深了点:“对,他是工作狂,忙起来顾不得其他的,你可别怪他。”

    “怎么会呢。”穆飒说,“你也常来这里购物?”

    “对啊,我很喜欢这家的衣服和首饰,定期会来看看有没有新货。”莫紫璇的目光沿着穆飒手中的那件紫罗兰西装外套,打量了一番,“真是巧,这件外套,上周我刚入手。”

    “是吗?”穆飒听了后又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外套,虽然很喜欢,但和未来大嫂撞衫不太好吧,就算自己不介意,未来大嫂也会介意的吧。

    “不过呢,虽然我入手的是小号,但穿在身上还是有些宽,你手上的这件就是小号吧,赶紧去试试看,如果合适的话,不用再浪费钱了,我就将我那件送给你。”莫紫璇大方地说,“我只穿过一次,有防尘袋包好挂在厨里,和新的一模一样。”

    “这个太不好意思了。”穆飒说,“这衣服挺贵的。”

    “就当是我送你的新婚礼物。”莫紫璇笑容盈盈,“你可别嫌弃啊。”

    盛情难却,再坚持拒绝就过于矫情了,穆飒点头答应,陆西瑶陪她进试衣间试穿的时候还兴奋地说:“她就是你大嫂啊?说句不夸张的,她转过来的那刹那我都心动了,皮肤怎么能那么细腻,还有她抹的唇膏是什么牌子的,也太自然了吧……”

    穆飒莞尔,脱下自己的外套,一边穿上新的照镜子,一边说:“我早和你说过了,她是大美人。”

    “可惜红颜薄命,她这么年轻就没了……”

    穆飒立刻阻止她的话题蔓延:“别说了,人家还在外面呢。”

    陆西瑶拍了拍自己的嘴巴,又说,“她对你挺不错的啊,看你喜欢这件外套,又顾虑到你害怕和她撞衫,找了个借口特地送你呢。”

    穆飒点了点头:“她人很好,上次我去宋家,是她亲自下厨,忙忙碌碌地做了一桌子的菜,还煮茶给我喝,我和宋域母亲聊天的时候,她就静静坐在一边,话很少,但时不时地为老太太添茶,人很体贴,细心。”

    “那你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

    “她人美心美,又有手艺,还孝心,都将你比下去了。”陆西瑶随意侃了句。

    “那有什么关系。”穆飒侧了侧身,看镜子,“我干嘛要和她竞争啊?”

    “因为你们同是宋家的儿媳妇,旁人自然要将你们从头到尾比一番。”

    穆飒无奈地笑了,摇了摇头:“无所谓,比就比吧。”

    穆飒对试穿效果很满意,出来的时候,莫紫璇就迎上来,笑着说:“真的很好看啊,大小也很合身,就这么决定了,我将我那件送给你。”

    穆飒从善如流,又说了谢谢。

    “不客气,算是我的心意。”莫紫璇说。

    既然来了,还试穿了这么长时间,什么都不买不太好意思,穆飒还是转了一圈店铺,挑了一个精致的钥匙包,刷卡后,她签了宋域的名字,站在一边的莫紫璇眼神顿时一暗,待穆飒抬眸,她又笑了,玩笑话似的:“这是宋域的卡吧,他为了弥补自己不能出力来陪你逛街的愧疚,只好出钱了。”

    “原来是这样啊,幸好你提醒,我晚上打电话问问他去。”穆飒应和她的揶揄。

    莫紫璇笑意不减,藏在袖管里的手慢慢握成拳,尖锐的指甲划过掌心。

    竟然有一丝快意。

    宋域显然没有将这个穆飒放在心上,连逛街都懒得陪她,什么工作忙都是一个借口,曾经的曾经,只要她莫紫璇撒一个娇,宋域就依她,带着她逛遍了h市的各大高级商厦,买数不清的东西,她要什么就可以有什么,那个时候,在宋家两兄弟,宋昊和宋域眼里,她莫紫璇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公主,羡煞所有的同龄女孩。

    她记得那会买了一堆东西后,还是因为心情不好半句话都不说,,宋域会转过来,无奈地笑着地看她忧伤的大眼睛:“小公主,你还想要什么?”

    现在,真是讽刺啊……

    穆飒拿着东西,笑着看她:“我们去别地逛了,要不要一起?”

    “不用了。”莫紫璇轻轻地说,“你们去逛吧,我有些累了,去后面的户外咖啡厅坐一坐,喝点东西。”

    “那好。”

    晚上,穆飒和宋域通电话,宋域笑着打趣:“钱花完了吗?”

    “怎么可能。”穆飒莞尔,“你那张卡真的吓死我和西西了,我没那么大能耐花完。”

    “都说赚钱难,没人嫌花钱难的,你是不是舍不得花我钱?”夜晚,宋域的声音凉如水,通过电话,像是可以沁入穆飒的肌肤,让人心神荡漾。

    “你赚钱辛苦嘛。”

    宋域低笑,懒懒道:“不算辛苦。别替我省着,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一辈子就做一次新娘子,将整个商场喜欢的东西都买下,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为什么他说情话如此好听?

    尤其是说,一辈子就做一次新娘的时候。

    “好,我试着学会挥霍。”穆飒晃了晃脑袋,“我想我会很快堕落的。”

    “我期待着。”

    “对了。”

    “什么?”

    “你现在做什么?”

    “刚从公司回酒店,洗了个澡,肚子有些饿,喝了点清酒,吃了点小菜。”

    难怪他说情话说得如此诱人深入的,原来是喝了酒的缘故,声音像是覆盖上一层细细的砂砾东西,就好像是贴在她的耳边,一字字传递入耳,缓慢的,慵懒的,低沉的,好听的。

    “我……有点想你。”穆飒本能地脱口而出。

    最后一个字刚落,手机就没电了,穆飒啊的一声,赶紧跳下床充电。

    待屏幕亮了后,看见一封未读短信。

    打开一看。

    “谢谢你想我,我很开心。”

    她坐在地毯上,静静地看着这条短信,晚春的风吹进来,覆盖在她光滑的后颈,带着醉人的花香,她觉得身体某个地方酥麻得不成样子。

    所谓春风沉醉的夜晚,原来是这样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