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列表 chapter5

作品:《难得爱浓

    这一天离开宋宅,宋域载车送穆飒回去,一路上,穆飒的心情有些微妙,像是如释重负,变得轻松起来。也许是和窗外明媚的阳光有关,也许是其他的原因,总之,全然没有来的路上的压抑和紧张。

    “觉得还行吗?”他缓缓地移动方向盘,语气也柔柔,缓缓的,“我指的是我的家人。”

    她侧头看他,干净,英俊的脸,薄唇抿起的优雅弧度,眉间淡淡的褶皱,一切恰当好处似的,于是也缓缓地笑了:“很好啊,你妈妈很温柔很和蔼,你大嫂漂亮,优雅,对我很客气。”

    他点了点头:“那就好。”

    “对了,你大嫂……需要在她面前避讳什么话题吗?我说的是你大哥。”

    他很利落地打了个方向盘,车子左拐进曙光路,一抹阳光洒金地落在他的脸上,他笑了笑,淡淡道:“没事,你随性一点,不需要刻意找话题,她愿意聊的话会主动和你说的。”

    穆飒闻言点了点头。

    宋域开车开得很稳,车速不慢也不快,令坐在驾驶座上的她十分安心。

    路过曙光路那家最大的花店,宋域突然停下来,提议让穆飒进去选点漂亮的花,理由是他还没正式送过她什么东西。

    穆飒大方`无`错`小说``ledu`地点头,说好啊,宋域亲自探过身来,帮她解开安全带。

    下了车,进了花店,穆飒发现正巧有自己喜欢的山茶花,粉白相间,和一颗颗小灯笼似地连在一起,她感叹好漂亮,宋域二话不说,让服务员包起来,除了茶花之外,服务员还推荐了一种苔藓做的小熊盆栽,小熊的脖子上打了一条蓝色的领带,领带上写着love的英文,外形娇憨可人,价格不低,宋域点了点头,也让服务员拿一个,穆飒偷偷看了看上面的标价,蹙了蹙眉,说了句好贵。

    只不过是苔藓的原料,做成了一个可爱的小熊,立刻抬价到这么高,穆飒觉得不值,她又不是小女孩,对这些外形可爱,无实用价值的东西很有抵抗力。

    “别去看价格。”宋域笑说,“重点是喜欢不喜欢?”

    穆飒微微一怔,随即捏了捏熊耳朵,说:“的确挺可爱的。”

    坐回车,穆飒打开包装精致的木盒,饶有兴致地把玩着苔藓小熊,越看越觉得喜欢,不禁地说:“你送了我这么好的东西,那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我也送你。”

    “这算是好东西?你真是容易满足。”宋域莞尔,随即回答,“我没什么特别需要的。”

    “嗯,你妈妈说你对吃的很挑剔,最喜欢吃的是栗子鸡块和香烤罗非鱼,我做给你吃好不好?”

    “好啊,我期待着。”

    “不过别抱太大希望啊,我厨艺一般,做的肯定不如你大嫂。”

    宋域垂了垂眼眸,浅浅地笑了一下,表示无所谓。

    到了穆家,穆飒跳下车,外头起风了,将她的头发吹得乱哄哄的,宋域见状将她的头发好好地拢了拢,拢她头发的时候,眼睛就一直注视她。他的指尖热热的,蜻蜓点水似地擦过她的脸,她有些痒,忍着不去挠,待他将她的头发完全理顺了,才微笑,轻声说:“好了,快进去吧。”

    “谢谢。”

    “应该的。”他突然蜷起指弯,扣了扣她的额头,声音温润自然,如早春的茶,“不用对我这么客气。”

    说着,他一点点地凑过去,凝视她的眼眸如星辰,似乎在问她可以不可以。

    她点了点头,心尖滑过了一丝涟漪,对他的绅士,守礼,克制,有条不紊的行为,没有半点反感和抗拒,很坦然地接受。

    他低笑了一下,没忍心给她太大压力,很收敛地在她的额头上碰了碰。

    “那个,等我做的菜。”跨进楼门的时候,她转身,对着他颀长的身子,笑着捏了捏拳头,“栗子鸡块和相见罗非鱼,不许嫌不好吃!”

    他慢条斯理地戴上皮手套,嗯了一下,再挥了挥手,示意风大,赶紧进去。

    上了车,刚要启动车子,手机传来短信提示,他打开一看,好几条短信,发信人都是莫紫璇。

    他面无表情地看完,冷笑着扔到一边,随即收敛了微笑,安静沉默地看着前方。

    回到家,看见玄关处有一双优质的小牛皮鞋,穆飒正疑惑家里来了什么客人,系着围裙,手里拿着铲子的乔慧慧从厨房探出脑袋,笑着说:“这么早回来了?我以为你们要在外面吃晚饭呢。”

    穆飒笑着点了点头,问家里来客人了?

    “哦,是雄住她不安分的粉嫩拳头,拿到唇边啄了两口,从容不迫地说:“看见就看见了,我们又不是在做坏事。”

    穆娇闻言,脑子里自然想起前几日晚上和景至琛在五星级酒店的情侣套房里“做坏事”的画面,脸彻底红成了猪肝色,抓起床头的猪公仔拍在他身上,说讨厌讨厌,你讨厌……景至琛笑意不减,被她打了几下后,又轻松地扣住她的手,带入怀里,伸出食指按在唇上,示意她动静小点。

    隔壁房间的穆飒正盘腿坐在沙发上,将漂亮的山茶花插在盛放了清水的花瓶里,左看右看觉得喜欢,伸手轻轻揉了揉娇嫩的花瓣,再低头看看花瓶边的那只绿色的苔藓熊,心里竟然有些小开心。

    大概是好久没收到异性的礼物了,还是这么可爱,幼稚的玩意……虽然不符合她的年龄,但着实取悦了她的欢心。

    连带隔壁两人的动静,她也觉得不那么刺耳。

    突然想到什么,她跳下了沙发,跑到电脑桌前,打开笔记本,上网后输入宋域两个字。

    页面上出现一条又一条属于宋域的信息。

    “十五岁考上国内一流学府……”

    “全省的理科状元……”

    “十九岁成立互联网公司grd,史上最年轻的的总裁……”

    鼠标轻轻划过这些内容,穆飒一点点看下来,一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从心底蔓延开来。他经历过的光辉和荣耀,他创造的财富,他的帝国被人收购,他的折戟沉沙,他的暴力犯罪……众人的赞誉,羡慕,众人的嘲讽,轻蔑……这些,那些都是他。

    穆飒看了很久,关了页面,心里沉重起来,想起曾经读过一篇论文,论古往今来,那些天才,过早获得成功的人,命运中都有悲剧的成分。

    宋域好像也是这样,即使如今的他在她面前那么成熟,稳妥,翩翩如玉,但她还是相信,那些不是他骨子里的东西。

    他有很多重要的,无法抹去的过去,而那些过去中完全没有她的参与,在他凭借自己的才华和能力赚到第一桶金的时候,她还沉迷在日本的少女漫画中不可自拔。

    这样的差距让她顿时有些清醒。

    “姐,下楼吃饭了!”穆娇扣了扣门,在门外喊了一声。

    “好,就来了!”穆飒揉了揉眼睛,起身,伸了伸懒腰,然后轻轻叹了叹气。

    因为景至琛的到来,乔慧慧做了七八个菜,热情地招待他。

    饭桌上,穆正康和景至琛就如今金融界大环境存在的忧患谈了很久,景至琛面对未来的岳父态度从容,不卑不亢,表现得体,聊的久了,穆正康的眼睛浮现欣赏和赞许。

    穆娇撒娇地要景至琛帮忙剥虾,被乔慧慧轻斥没规矩,景至琛微笑地说没关系,我给你剥好放碗里,然后用他那修长,白净的手给穆娇剥虾壳。

    正在喝汤的穆飒对他的举动一点也不意外,四年的相处足够让她了解景至琛的为人了,如果他愿意,他可以做出这世上好男人的种种姿态,将你宠上天,让所有人都夸一句,景至琛是难得的君子,好男人,丈夫的首选,但实则,穆飒知道他未必如同外表一样温润如玉。

    景至琛将剥好的一只虾放在穆娇碗里,抬眸的时候,视线和对面的穆飒碰在一起,穆飒轻不可闻地笑了一下,挪开了视线。

    景至琛抿了一口茶,眼眸含蕴,嘴角噙着一缕不知意味的微笑。

    饭后,乔慧慧在洗碗,景至琛又陪穆正康说了一会话,时间到了七点半,他告辞,穆娇吃多了正蹲在洗手间里,穆正康亲自起身送他出去。正巧,玄关门口有两袋用黑色袋子装好的垃圾,景至琛很礼貌地说,反正我要走,顺便将这个带走。

    穆正康立刻挥手,说哪能让你带呢,余光一瞟,瞟到在切苹果吃的穆飒,说:“飒飒,你倒一下垃圾,顺便送送小景。”

    穆飒放下水果刀和半个苹果,伸手往干毛巾上摸了摸,点头,走过去,利落地拿起垃圾袋。

    两人出了门,景至琛掏出遥控钥匙对准自己的宾利,穆飒看也不看他,就往前走。

    “飒飒。”他笑着喊住她。

    穆飒回头,目光微冷:“什么事?”

    他迈着长腿走过去,靠近她,依旧是俊美无俦,风清云朗的样模,卓越的气质无可挑剔,专注地看着她:“你离职那天走得太匆忙了,有些东西落在了维格,我帮你归纳到一个盒子里,你记得抽时间过来取一下。”

    穆飒纳闷:“是什么东西?”

    “一些cd,书籍还有零食。”

    “算了,我不要,你帮我扔了吧。”

    景至琛似乎料到穆飒会这么说,但笑不语。

    穆飒正要走,他却直直地贴上来,微微低头,就在她耳边,声音醇醇:“那是你过去的东西,我怎么舍得扔……飒飒,你不会是在恼我吧,因为我之前对你隐瞒了和娇娇的事情?”

    耳边一片温热,穆飒赶紧退后了两步,镇定自己,郑重地说:“你多虑了,我没有理由躲你。好,既然你帮我保管了那些东西,我找一天去取。”

    “我等你。”景至琛微挑眉锋,擦过穆飒的身子,还意味深长地看了她的耳垂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