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列表 chapter2

作品:《难得爱浓

    从提交离职申请书到正式离职用了大半个月的时间。

    这一天,拿着东西走出维格写字楼,穆飒微眯眼睛看了看头顶的骄阳,很圆很亮的一轮骄阳,投射在大地上,面前的树木和建筑像是洒金一般神圣。

    毕业后她就进了维格,跟着景至琛打拼了四年,四年里挥洒过多少汗水,有过多少委屈,也同样绽放过多少笑容。这里是梦想最初萌芽的地方,也是她从青涩单纯逐渐变为世故老练的地方。

    转过身,再看一眼—

    目光直直地对上站在四楼窗口的景至琛。

    他西服革履,背脊挺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眉目含蕴,嘴角似乎还噙着一缕温和,善意的笑。在她转过身,视线对上他的时候,轻抬手臂,对着她挥了挥,以示告别。

    依旧是这幅温润如玉的模样,像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伸出修长,骨骼雅致的手,认真,有力地和她的手相握,含笑地说:“欢迎你来维格,成为我们大家庭中的一员。”

    当时她的心怦然一动,表面不动声色,实则已经对他产生有了微妙的好感。

    这四年,既可以说是为自己的前途奋斗,也可以说是为他这个男人奋斗。只要有他一个笑容,一声赞许,一个胜利的无错小说 ledu姿势,她就可以为此扑汤蹈火,在所不惜。看,女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傻。

    而他呢,不仅纵横商场,无往不利,在情场上也是个中高手,非常懂得把握对爱慕者表达自己态度的火候;牢牢地掌控她的情感,既不会太热情地迎合,也不会直截了当地拒绝。在她迷恋过头的时候,他会表现出疏离,提醒她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上下级,在她心灰意冷的时候,他又递过来一杯热奶茶,修长的手指有意无意地轻轻掠过她的手背,低声说,辛苦了,喝点东西暖暖胃,再休息一下。

    他就像是毛驴前头吊着的一根红萝卜,永远给她希望,但令她永远啃不到一口。

    用好友陆西瑶的话说,景至琛就是一个段数很高,将暧昧玩得炉火纯青的男人,将你卖了你还会给他数钱的那种。

    偏偏她执着地喜欢了这个男人四年,心里还一直抱着希望,觉得自己的万里长征一定会到头的……

    直到那日,他开车载着她去大学城给穆娇送生活用品,到了校区宿舍门口,穆娇吮着一杯珍珠奶茶跑出来,吧啦吧啦地咀嚼糯米珍珠,笑得很甜:“姐,车里坐着的是你男朋友啊?”

    她当下微笑地澄清,不是,他是我老总,心里却泛上丝丝甜意,而后景至琛下了车,径直走到穆娇面前,温和有礼地点头:“我姓景,你是穆飒的妹妹吧,长得挺像的。”

    穆娇停止了咀嚼糯米珍珠,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面前的景至琛,小小地怔了一会,随即收敛了平日里活泼闹腾的性子,装乖地说:“嗯,您好。”

    景至琛的嘴角弯起一个欣赏,赞许,愉悦的弧度,恰当好处地传递某种情感信息,理所当然的,落在在穆娇这样的小女孩眼里,他的魅力铺天盖地而来,怎么也挡不住。

    ……

    阳光越来越刺眼,穆飒转回身,招了一辆出租车,车子停下,她上了车。

    站在窗前的景至琛一直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视野外,眼底才涌上些许复杂的情绪。

    出租车开了没多久,穆飒接到宋域的电话。

    不得不说,看到他的名字出现在手机屏幕上,有些不太真实的感觉。

    她接起,喂了一声,他没有什么寒暄,单枪直入地说,找个时间带她回一趟宋家大宅,见一见他的母亲。

    “那你定一个时间好了。”

    “好,到时候通知你。”他语气淡淡的,声音还有些哑,待要挂电话之际,听到那头传出陈奕迅的歌,笑着问了句你在哪儿呢。

    尾音微微上扬,透着一种成熟的愉悦。

    “我今天正式离职,从公司回家,正坐在出租车上。”

    “嗯,那你注意安全。”他放缓语速,体贴了一句。

    “我会的。”

    “那我挂了?”

    “好。”

    挂下电话,穆飒还有些恍惚,手紧紧攥着手机,出租车的收音机里正唱到“习惯无常,才会庆幸,讲真,天涯途上谁是客,散席时,怎么分……”她歪了歪头,摸了摸鼻子,低头看了看刚才的通话记录,一分四十秒。

    宋域,这两个字像是要从屏幕中蹦出来一般,她凝视着这两个字好一会才选择退出通话记录。

    回到家,乔慧慧和穆正康都在,一个人在厨房里忙碌,一个坐在客厅的圆桌前读报,面前搁着一杯热的清茶。

    见她抱着一只纸箱进来,穆正康放下报纸,摘下金丝框眼镜,叹了口气:“我还是想不明白,你在维格都做了四年,取得的成绩也不错,为什么突然不想做了?”

    “厌倦了呗。”穆飒放下纸箱,提起圆桌上的玻璃水壶,为自己倒了一杯水。

    穆正康显然对她这个理由非常不赞同,蹙起眉,开始语重心长地说教。

    穆飒表面应着,心里想的是,我总不能跟你们说实话,我离职的真实原因是我追求景至琛不成,他快要成为我妹夫了,我的希望彻底破灭了,我为此嫉妒,生气,脆弱无比,不能摆正心态面对他,继续和他并肩奋斗,索性眼不见为净,让自己好受点吧。

    得知真相的两老一定会震惊到吐出一口老血。

    “行了,你少说两句。”乔慧慧端着一盘玉米过来,搁在桌子上,嗔怪道,“飒飒不想做了就随她呗,现在年轻人工作变来变去也是常事,做的开心最重要,是吧,飒飒?”

    穆飒点了点头。

    穆正康握拳敲了敲额头,悠悠地叹了口气,然后转了话题,问起宋域的事情。

    “你是问我和他的进展流程吗?”穆飒抓了一根玉米,手心立刻烫呼呼的,“大概近日里会去他家见长辈。”

    乔慧慧眼眸里闪出欣慰的光泽,立刻说:“需要什么见面礼,我来帮你准备。”

    “好啊。”穆飒咬了口玉米,淡淡道,“这些我也不太懂,您看着办吧。”

    穆正康一手摩挲着瓷杯,一手捏着眼镜框,问:“那个,你真的觉得他人不错,人品没有问题?”

    “总之,我没看出他有什么暴力倾向。”穆飒放下玉米,轻拍双手,“先上楼看电影去了。”

    她说完就径直上楼,穆正康又叹气不已,乔慧慧一边帮他捏肩,一边柔声说:“其实传言大多是假的,宋家在我们这里也是有名望的,家教森严,宋域不可能有那些问题的。”她顿了顿后又说,“至于以前打人进监狱的事,我了解到的情况是他被对方挑衅,一时冲动再砸了对方的脑袋。”

    “行了,别说了。”穆正康打断了她的絮絮叨叨,神色凝重,伸手拍了拍她按在肩膀上的手,“慧慧,你也知道飒飒的母亲走得早,我对她一直有些愧疚,所以对飒飒,我必须考虑多一些。”

    乔慧慧闻言一怔,随即语带委屈:“你是不是觉得我对飒飒不够上心?穆老康,你如果真的这么想,我可就太委屈了,我自问对她和娇娇是一样的,从没有半分偏向,我问心无愧。”

    “我不是这个意思。”穆正康见不得她委屈的模样,立刻伸手拍拍她的背以作安抚,柔声,“好了,是我多想了,我向你道歉。”

    乔慧慧扭开脸,不理他,他又笑着哄了她几句,她才转过来,伸手捶了捶他的肩膀。

    房间里的穆飒正在看电影,电影很无聊,她心不在焉地快进快进,匆匆看完了一段高潮,关了浏览器的页面,喝了口水,躺上床,抱住一个枕头,打起盹来。

    下一分钟,陆西瑶的电话就来了,详细问了问她离职的事。

    “你要走,他没有留你么?”很显然,他指的是景至琛。

    “没有啊。”穆飒翻了个身,仰面朝着天花板。

    “也是,他和你玩了那么久的暧昧,现在和你妹妹好了,哪敢继续留你这颗定时炸弹在身边?要是被你妹察觉你和他曾经有过的那些,还不得闹死你?”

    穆飒垂下眼,涩笑:“不过就是拉过手,亲过几下,算很严重吗?”

    “别故意装出风轻云淡的样子,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陆西瑶不饶她,“别人不了解你,我会不了解吗?你多迷恋景至琛啊,为了他无怨无悔地熬夜赶工,加班加点,自己出钱打飞的,做幼稚的爱心便当,送他四千元的衬衣当礼物,自己吃了一个月的方便面……傻x的事做了一筐。”

    穆飒沉默,那些的确是她做过的,她在追逐景至琛的道路上向来是具有打了鸡血的劲。

    “还有,他说等你到三十岁还嫁不出去,他就收用你的时候,你多兴奋多激动啊,反复和我说了n遍。”陆西瑶说,“现在转正不成,还得看着他娶你妹妹,登堂入室地成为你妹夫,一想到这里,我都替你膈应。”

    “嗯……换个话题吧。”穆飒说,“我真的不想再提他了,一提起就觉得自己脑门上写着一个大大的贱字,自己都受不了。”

    “对了,宋域长得和网上那张翘腿照一样好看吗?”陆西瑶转话题的速度很快。

    翘腿照是宋域当年功成名就后,一本叫青年人物的杂志给他拍的封面,他穿了一套昂贵的西服,翘着腿坐在皮椅上,鬓角犀利如刀锋,五官精致,眉眼间都是意气风发,十足的天之骄子,陆西瑶常说他这张照片很帅,帅到让人心动。

    “他啊。”穆飒回忆了一下宋某人的模样,“没有翘腿照那么年轻,毕竟过了好多年了,现在的他很成熟,个头很高,长相么,的确挺帅的。”

    “那你有没有一点心动?”

    “还好,我又不是外貌主义者。”

    “那你为什么迷恋景至琛那么久?”陆西瑶又将话题绕了回来。

    “我当年喜欢他也不是因为他帅,只是喜欢他那种调调,你懂的。”穆飒叹了口气

    “我懂,你代表一部分的女性同胞,就爱那种衣冠楚楚,表面温润如玉,实则满腹心机,装腔作势的男人。”

    穆飒“呃”了一下,随即轻咳:“嗯,你说的好,我品味低劣,得改。”